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9章

    第59章

    “嗯?不错,居然没有哭。(Www.k6Uk.CoM)”瑞克修长的手指在费奇眼下轻轻摩挲,唇角勾起一个回味的笑容。

    “想看老子哭,你去死吧!老子绝对会杀了你!”费奇有些无力地瘫软在地上,话语虽然够狠,可惜一边喘息一边说,失去了原有的其实。

    “是嘛?”瑞克手指慢慢向下移动,“上面虽然没有哭,不过下面倒是哭了好多次。我怎么让你等我你都不肯,不停地哭,哭了多少次呢?嗯?”

    手轻轻握住刚刚已经发泄过很多次的现在软软的东西,像珍宝一样缓缓地抚摸着。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费奇含恨地看着他。

    “好,我等着。不过在那之前,可得让我先尝够了再说。还跟我回部落吗?我好怕这么一来胆小的你就不敢加入我们部落了呢,毕竟我在那里,你就不敢来了不是?”瑞克一边说着一边在费奇的锁骨上咬了一口,满意地看着上面留下深深的牙印,带着血迹,以后恐怕都会留疤。

    疯子!费奇坚决否认刚才那个不停发出呻吟的人是他,一定是草皮给他下了药。

    “干嘛不去!凭什么你在我就不敢!说什么我都会加入炎黄部落的!那是我母亲的部落!”猩猩气得大吼。

    见傻猩猩中了自己的激将法,瑞克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费奇,你真是太可爱了!”说完在他唇边落下一吻后,松开了一直以来对他的钳制。

    费奇一得自由,第一件事就是抬起爪子狠狠地抓向瑞克的脸。其实他现在全身无力,根本不指望自己能弄伤这家伙,只是泄愤般地动作罢了。

    可瑞克没有躲。明明是那么慢的动作,只要微微一侧头就可以闪开,他却偏偏不想动。眼睁睁地看着费奇长长的指甲刺进皮肤,脸上留下四道深深的血痕。

    猩猩有些发呆,他是很想杀了这个混蛋,可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眼见着瑞克俊逸的脸上多处四道狰狞的血痕,他竟不觉得开心。

    瑞克像不觉得疼一样,捉起那只还滴着他鲜血的手,放到费奇唇边,说:“舔干净。”

    或许是因为他伤得太诡异,或许是因为这是自己的手,还或许因为某草的枝条威胁一般地缠在自己的命根子上,总之费奇是脑袋一热,张口伸出舌头,将瑞克那带着血腥气和芳草香的血液乖乖地卷入口中。

    瑞克笑了,也不管这表情会不会扯动伤口。反正他恢复力强,明天大概就好了,不过是疼一点,算什么。

    “怎么样?好喝吗?比起你的香蕉味道如何?”他唇角挂着魅惑的笑容,自从和猩猩发生关系后,瑞克一直一直在笑,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好久好久没这么放松的笑过了。

    “臭死了!怎么可能比得上老子甜甜的香蕉!”费奇嘴硬,其实他也觉得瑞克的血比起刚刚喝的山羊血要好很多,腥气很少,甜味很浓,加上草系兽人独有的青草香,其实味道不差。

    “是吗?那我的香蕉,你一定很喜欢了。下面的嘴紧紧夹着,不肯放开呢。”瑞克贴在他耳边低声说,轻轻的呼气让费奇觉得麻麻的。

    “你他妈疯了!啊——我怎么遇到你这么个疯子!说什么香蕉!啊——”费奇抱头狂吼,他当然敌不过某草的毒舌,只能任由这家伙用言语嘲笑他。

    瑞克见他这傻不愣登的模样,心里一动,上前抱住他,摸摸这家伙的头。嗯,头发意外的软,还以为他这样容易炸毛的性格,发丝一定是硬硬的扎人。有些喜欢这样柔柔的触感,他的手不停在费奇头上揉搓,同时伸手将这个正在发狂的家伙搂在怀里。唔,块头大了点,身上硬了点,不过没关系,可爱就好。

    从瑞克摸上他的头开始,猩猩身体就有点发僵,当被搂在怀里时,他更是连动都动不了了。记得自己小时候,母亲就喜欢这样一边摸着头,一边抱着他。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是兽形,可是母亲总是喜欢摸他头上的毛,并且一脸温柔的笑着说:“我们费奇的毛发好软好可爱,以后一定会是个温柔的雄性,像你父亲一样。”

    就因为这样,明明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他应该十分厌恶这个混蛋的碰触,可当瑞克口中喃喃地说着“好软……好可爱……”这样的话后,他十分没出息地没推开这个混蛋,贪恋着他的体温。

    他有多久没这样接触同类了呢?好寂寞……

    最开始抢陆畅回来,他就是这样抱着他入睡的。因为一个人太寂寞,想要拥抱他人的温暖。

    “喂、喂!想睡一会儿我抱着你睡个够,可是现在你得先吃东西,否则很难恢复的。快!自己起来生火烤羊,我也还饿着呢,虽然你很可口,可总不能吃掉你吧?”瑞克轻轻摇晃着费奇,不让他睡着,口中还说着气死人的话。

    可怜的费奇,被折腾了那么久不说,还得拖着受伤加疲劳的身体起来烤羊肉,还得负责某个草皮的伙食。其实瑞克倒是挺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可惜他怕火,只好劳累猩猩了。而且绝对不能让这家伙知道自己怕火,否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于是瑞克就一直那么眯眼坐着,好像是故意看着猩猩的囧样一般。

    费奇双腿有点发软,打着哆嗦站起来,刚迈出一步,股间就有东西流了下来。

    瑞克打了个口哨,坐在石头上悠闲地看着。

    感觉到烧人的视线一直不离开自己的腰臀,费奇倔强地挺直双腿,不肯在那混蛋面前丢人。只不过先要洗干净,否则会让他不停地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山洞里有一处漏水,下面刚好还是个小坑,这么一下雨,就变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槽。费奇本来打算用娜丽清洗食物的,现在却管不了那许多,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去洗身体。

    才到那里,腰就被一个长长的手臂圈住,有个声音低头在他耳畔说:“我帮你洗。”

    他当然想拒绝,可拒绝要是有用之前的一切事情就都不会发生了。瑞克无视他的挣扎,绑住这家伙的双手双脚,掰开双腿,从水潭里取出一点水,开始清洗那处又红又肿的地带。

    一定很疼。当他把手指放入的时候,心中不由自主地想着。刚才他好兴奋,不由自主地要了许多次,现在才看见这处居然已经变成这样了,未来一段日子都会很疼吧。

    费奇比起陆畅,身体要好上太多,皮肤也结实很多,所以他没有流血。但那里毕竟是很脆弱,怎么经得起瑞克这么长时间的操/磨呢。

    虽然被绑着,但自已又一次就这样暴露在瑞克面前,这样的事情让费奇无法忍受。他不安分地扭动着身体,在瑞克怀里蹭来蹭去。

    “别动!”某草警告,“在你这里伤好之前,我不想再折腾你了。但你要是再这样撩拨我,我不保证!”

    形势比人强。猩猩听了这话后立刻一动不动,咬牙忍着。他也不敢咬嘴唇,之前瑞克的威胁已经扎根在他心里了。

    好容易忍到清洗完,费奇正要松口气时,却见变态草居然在翻他的包裹。

    “你别碰老子的东西!”

    被无视之。瑞克记得这家伙包袱也带了一些草药,他翻了翻,挑出消肿止痛的药草,放入口中嚼碎,拿出,轻敷在猩猩的菊花处。

    修长的手指带着清凉的草药不断深入拿出,让费奇火辣辣那处渐渐舒适起来。

    感觉到怀里的身体不再那么紧绷,瑞克满意地勾起唇角,加快手指的动作。

    “嗯……哈……”费奇口中溢出舒服的呻吟,放松身体,让瑞克能够将药物送进体内深处。

    “别这样。”瑞克拍了拍他的脸,将手指撤出,“我不想再折腾你了。想要的话,等你伤口好了,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手指的撤离让费奇感到一阵空虚,同时他也发觉自己的方才丢人的反应,他低下头,不想让变态草察觉自己的情绪。

    瑞克松开枝条,为费奇穿上衣物。做完这些后他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下他的唇,这才说:“去做饭,我等着吃。”

    “老子一定会宰了你的!”猩猩猛地抬头,愤怒的金瞳对上瑞克的凤眼。

    “好啊。”他笑,“最好让我死在你身上,我会更满意。”

    对视了一会儿,脸皮不够厚的那个丢盔弃甲,狼狈地扒皮烤肉。清洗内脏嘛,反正外面下着雨呢,不用犯愁。

    不过真当他拿着山羊去清洗时,瑞克抢了过来,随手把他推进洞内,自己淋着雨跑了出去。

    费奇隐约觉得这家伙把自己当成雌性一样照顾,心里怒火更胜,只等自己伤好那一刻,他一定要好好教训变态草,让他知道自己不是雌性,是个厉害的雄性!

    正发誓呢,瑞克走进洞,将洗好的山羊丢过来:“诺,去烤吧。”

    “哦。”丢开刚才的誓言,乖乖地拎着羊去烤,背影看起来像个十足的家庭主妇。

    瑞克今天心情非常好,连吃着费奇故意烤焦的羊肉都觉得很香。他一边看着猩猩一边吃,完全不知道自己放了什么在嘴里,好像现在他正吞咽着的是费奇的舌头。

    猩猩打了个冷战,转过身,将裸/背对着瑞克。虽然一样能感觉到烧人的视线,不过总比面对着要强。

    吃饱后又被人拉进怀里,费奇刚要挣扎,便被一个声音制止了:“你知道现在跑不掉的,乱动只会更刺激我,不是吗?”

    然后他就很没志气地不动了,乖乖地躺在瑞克怀里。呃……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是母亲教过他的话,听说是她们部落代代相传的。

    瑞克摸摸他的头,用前所未有的温柔语调说:“睡吧,我知道你很累了。咱们不急着回去,你先把伤养好了再说。”

    他本来不想睡的,可是太累了。全身环绕着草香,仿佛置身于夏日的草地中,他渐渐地进入梦乡。

    瑞克看着费奇酣睡的脸,觉得这家伙真是老实又憨厚。与陆畅不同,那家伙又阴险又缺德,与自己是同样的人,两者在一起必定互相怀疑互相损。所以陆畅才选择了傻乎乎的雷欧,而他……

    亲了亲费奇的额头,他想他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