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三大圣地(十四)

    乌林圣地在玉阳界的位置,离贝墨筎家的老宅很近。作为地主,临时照顾同行诸人的任务被他热情的包揽了下来。

    在贝家休息了两天,又在贝家下人的建议下,针对合江的地形和气候做了些出发前准备的调整,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地图上所画的位置进发。

    合江虽然名字中有个江字,地形却是连绵不绝的高原和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气候干燥寒冷,风一吹,如同刀割似的可以直接在人外露的皮肤上留下淡淡的白痕。

    好在一行人都是颇厉害的修真高手,就算是修为最差的桐叶,也已经是金丹期三层。这样的风只需要一个防御盾就能阻挡在外面,丝毫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影响。

    乌林圣地的入口却是一座沉眠的火山口,桐叶跟着碧玺的飞剑下去,没一会儿就因为火山的高温和刺鼻难忍的硫磺味觉得头晕眼花。

    没有火系灵根,一到这种地方就是遭罪。她皱着张小脸,闷闷不乐的想。

    再偷看看碧玺,他脸上没有半点汗水,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高温的影响。

    看到桐叶热得难受,碧玺很担忧。他没有想到乌林圣地居然是在火山里,桐叶没有火系灵根,一到这种环境,就会觉得格外的难受。他身上也没有可以抵挡火山高温的法宝,只能不住的给她套上坚冰盾,帮她将热气挡在身外。

    要是语然在就好了……这是他进了火山后的第七次感叹。

    “桐师妹,这个给你。”这时,贝墨筎来到他们身边,给了桐叶一个蓝汪汪剔透无比的珠子。

    贝墨筎一过来,桐叶就感觉到他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再随着他伸手递东西的动作,更让她注意到那股寒意是从他手上的珠子散发出的。

    桐叶忙不迭将那珠子接过来,果然入手的感觉只是微凉,可她周身的热气却像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完全隔了开来。

    万年寒江贝蜃珠:上品灵宝,奇寒无比,可克制上品灵火以下所有火源。

    “太好了,多谢贝师兄!”桐叶顿时感激不已,若是没有贝墨筎给的这件宝物,只怕她撑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整个队伍中第一个晕倒的人,那丢脸可就丢大了。

    “这个也给你们,擦一些在鼻子下面,可以抵挡这里的气味。”贝墨筎歉意的笑笑,将一个小瓶子递给他们。“是我考虑的不周到,忘记了你们可能不适应这里的气味。这火山里的气味带有微弱的毒性,长时间吸取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我们本地人对此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哪里的话,是我们应该多谢贝兄才是。”碧玺接过小瓶子,打开盖子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扑鼻,入鼻以后果然觉得对火山刺鼻气味的不适应少了很多。他不用仔细辨别也能闻出,这瓶中药膏的原料是一些普通的灵草。

    他先给桐叶用了,然后才轮到自己。

    看到他们两人用了药后,贝墨筎又对桐叶道:“桐师妹,那珠子我已经炼制过了,你只管带在身上,不用担心时间长了会寒气入侵。”

    “我知道了,谢谢贝师兄。”

    “那我去给其他人送药了。药带的不多,得省着点用。”说着他调皮的冲两人眨眨眼,这才转身往其他人那边走去。

    碧玺听出他话里的暗示,和桐叶相视一笑,顺手将药瓶塞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贝师兄也是个有趣的。”桐叶小声对碧玺道。

    “是啊。原本看他斯斯文文的,以为是个稳重的。认识久了才发现,也是个性子活泼,喜欢私底下捣蛋的。”碧玺连连点头,对桐叶的话很是赞同。

    “那岂不是合了你的性子。”桐叶取笑了他一句,现在有珠子在手,她只觉得全身轻松。

    乌林圣地外围的地形比众人出发前预想过的还要简单,只有一条山道蜿蜒盘旋着无限向上。桐叶的身周是冒着泡的岩浆断壁,除非御剑飞行,否则就只能沿着山道一点点往上爬。

    众人一直沿着山道往前走,一路上居然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这强烈的违和让一部分的人更加警惕起来,却也让另一部分人放松了警惕。

    终于有人不想再慢吞吞的往前爬,提出要御剑飞上去。

    江浪府的领队是一位离合期的高手,比桐叶之前见过的姜明月要厉害上许多,但在整个队伍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上。对此桐叶有些想不通,既然江浪府也想在圣地控制权中占更多的份额,为什么会只派出一个才离合期的修真者做领队呢?至少也该派个空冥期的高手出来,起码可以压制住队伍中的绝大多数人,获得更多的话语权。

    事态的发展果然没出桐叶的预料,离合期的领队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有三个人根本不理睬他的劝阻,直接御剑而去。

    碧玺拉着她的手,小声问:“童儿,你想不想偷懒?”

    桐叶看看他,再看看脸色微变的江浪府领队,摇了摇头。

    “太突出不好,我们还是随大流吧。”

    碧玺轻笑一声道:“那就依你。”

    话音才落,就听到“哗哗哗”的几声巨响,几条巨大的火红色触手从岩浆中窜出,卷住空中御剑飞行的三人将他们一把拖入岩浆。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在场的其他人都傻了眼,若不是他们都是亲眼看着那三人飞上天被拖下岩浆的,光看平静得只有小泡泡冒起破裂的岩浆,谁都不敢相信里面隐藏这么可怕的妖兽。

    那三个最低都是离合期大圆满的修为,最厉害的那个还是空冥期二层。

    “大哥!”

    “钱兄!”

    “二师兄!”

    几声惨烈的呼喊打破了火山中的沉默,一时间哭号声让所有人觉得格外的压抑。

    “早就让你们不要随意行动!”江浪府的领队脸色苍白,不住的重复着这句话。

    放在外面,那三人随便出去一个都是顶尖的高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不知名的妖兽拖进岩浆,连反抗一下都做不到,怎么不让看到的人心寒呢。

    “这妖兽一会儿会不会突然冒出来攻击我们?”桐叶微微颤抖着,手紧紧抓着碧玺的手小声问。

    “不好说。”碧玺蹙着眉头,不敢确定。他的修为比那三人高上许多,可他也不敢保证,对上那妖兽可以护着桐叶全身而退。

    “大家别慌,探索圣地原本就是件危险的事,所以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面对这不知名的妖兽。我们中任何一个,放在外面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这么顶尖的高手聚集在一起,难道还害怕一只妖兽不成?”居岚看人心有些不稳,第一时间站了出来鼓动大家。“按理说,这么厉害的妖兽领地观念肯定非常强烈,可是我们一路行来,时间也不算短了,这妖兽都没有偷袭我们,只是在有人御剑飞行后才出手。所以我猜想,这妖兽或许是圣地的守护兽,只要我们不想着投机取巧,不从岩浆上方经过,它就不会对我们动手。”

    居岚的话让慌乱的众人冷静了一些,大家仔细一想,便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大凡妖兽都有自己的领地,越是强大的妖兽领地就越大,领地意识也更强烈。像他们这样行走在岩浆边缘的山道上,照理说绝对是已经踏入了妖兽的领地之中。可是它却没有立刻攻击他们,这多半就意味着山道是安全的,只有踏入岩浆才会被视为是冒犯了妖兽的领地,才会被攻击。

    每个圣地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守护兽,只要得到圣地的控制权,就能控制住守护兽。守护兽平时处于蛰伏状态,只有进入圣地的人做出了被它认为是对圣地有害的行为后才会主动攻击人。这一点,每一个神兽后裔在第一次进入圣地时,都会有专人告知。

    “居岚说的是,童儿,你别怕。”碧玺俊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听到居岚的话,他突然想起,自己带桐叶进湛梅圣地的时候,似乎忘记告诉她关于圣地守护兽的常识了。

    “嗯。”桐叶点点头,手却继续抓着他不放。

    碧玺轻叹一声,愈发紧紧抓牢她的手。

    有了三个倒霉鬼的前车之鉴,修为再高的人也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去做实验,冒险御剑飞行往上冲。

    学乖了的众人乖乖用双脚走路,沿着山道用他们平时极为不屑的速度迈进。

    果然就如居岚预料的那样,一路上他们没有再受到过来自岩浆中妖兽的袭击,这下更让他们确信那妖兽是圣地的守护兽,也变相的激励了众人想要获得圣地控制权的心。

    在场绝大多数的人都只在传闻中听说过守护兽的厉害,如今亲眼看到三个顶尖高手无声无息的消失,这比什么都让他们觉得震撼。

    贝墨筎不紧不慢的走在队伍后方,嘴角偶尔勾起一抹意味未明的笑。

    终于山道走到了尽头,这一次他们面对的是一扇巨大的石门。

    看到石门,桐叶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碧玺更是眼底开始冒起火花。曾经被负屃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的情景,对向来自负的他来说,简直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耻辱。如今又见石门,已经进阶至寂灭期的碧玺眼底寒光一闪,心意和清火、玄水金莲剑想通,只待门一开看到敌手就会立刻展开攻击。

    有精通机关、法阵的人主动上前去开门,和他们交好的则在边上负责压阵,随时准备帮忙。

    石门上铭刻着不少法阵,上面还有很多缺口。桐叶见过碧玺和贝墨筎两人填补柳域圣地的传送法阵,如见看到这扇石门,猜测着只怕也必须将门上的法阵填补完才能将门打开。

    只是让她不解的是,贝墨筎明明应该是对法阵很在行的,这一次却独自退在最后方,没有上前去帮着破解法阵。

    她拉着碧玺跑去找贝墨筎,将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被她问到,贝墨筎也没生气,只是笑眯眯的解释了下他目前的处境。

    “我本是散人,不属于江浪府,根基也不深厚。如今,我已经有了一部分洛海圣地的控制权,其他人,尤其是江浪府又怎么可能再让我触及到乌林圣地的控制权呢?与其去惹人嫌,还不如我自己识相一些,主动避让。各大神兽世家人才济济,即使没有我出手,自然也会有人能补充完那些传送法阵的。”

    桐叶暗叹自己果然还嫩呢,这其中弯弯绕绕的人际关系,别人不说,她还真想不清楚。

    “洛海圣地的控制权,是贝兄该得的。”倒是碧玺冷哼一声,对贝墨筎所说的颇为不屑。“如果没有贝兄的地图,他们这辈子都别想找到柳域圣地。”

    “不是所有人都会像琮兄这样豁达守信的。”贝墨筎笑着道,只是在桐叶看来,总觉得他笑得颇为无奈。

    “对不起,贝师兄。如果不是我抢了柳域圣地的控制权,就不会害你现在这么尴尬了。”桐叶越想越觉得是自己对不起贝墨筎,如果当时贝墨筎和她一起在负屃面前的话,没准负屃就会选了他而不是她。

    “和你无关。其实,我得的究竟是柳域圣地还是洛海圣地的控制权都没有区别,一样都会刺了有心人的眼。”贝墨筎轻声道,“不提这个了,倒是琮兄,可有想好一旦进入圣地内部,准备去哪个方向?”

    贝墨筎的问题让碧玺犹豫了好一会儿。一个圣地最重要的地方不外乎三个,一个是中枢室,事关着整个圣地的控制权,是首重之地。一个是通明室,越早进去的人能获得传承的概率越大,是次重之地。最后一个则是藏宝室,探索一个新的圣地能获得最大的利益除了圣地控制权以外,那便是第一个找到藏宝室的人可以优先在藏宝室中挑选十分之一的宝物作为奖励。对于没有资格去抢夺控制权的人来说,往往会将藏宝室的重要性列在通明室之前。

    柳域圣地中,最后一共发现了十个藏宝室,作为奖励其中有一个就是被平分给在场所有人的,另一个作为赋税给了江浪府,最后真正到琮家手里的,只有八个藏宝室而已。洛海圣地也是一样,乌林圣地自然也不会例外。

    “我还是想去中枢室。”碧玺犹豫再三后决定。

    “琮兄的决定,我不太看好。”贝墨筎含蓄的暗示道。

    “我估计会选中枢室的人一定不少,到时候场面肯定很混乱。能不能得到控制权,或是能得到多少控制权,我并不在乎。我所在乎的是最后谁得到了控制权。”碧玺狡黠一笑,眯起妖娆的凤眸,“父亲常说,平衡是最重要的。如今父亲不在,只好我自己来了。贝兄,要不你也一起?我帮你去夺那控制权?”

    “不了,我家人丁不旺,得了守起来也不容易,维持现在这个样子就好。”贝墨筎摇摇头,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

    碧玺话中的意思他听的明明白白,只怕到时候中枢室中,碧玺第一个会捣乱的就是居岚,其次就是那些拥有其他九大圣地控制权家族的人,这里面,甚至还会包括陶怡然。

    他已经是别人眼中的一根刺,完全没有必要再进一步更让人嫉恨,尤其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那贝兄准备去哪儿?”碧玺也只是随口一说,见他拒绝,自然不会继续游说他。

    “通明室也不急,我想去先祖殿和启智殿。”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去找藏宝室。”对于桐叶来说,找藏宝室是最简单的。见识过柳域圣地的藏宝室后,她对乌林圣地的藏宝室也同样充满了期待。

    “这……”碧玺为难的皱起眉,他倒是想陪着桐叶去找藏宝室,可是去中枢室捣乱更重要一些。

    “不如我陪着桐师妹去找藏宝室,顺便保护她的安全,琮兄你去中枢室?”贝墨筎看出他的为难,提议道。“也让我沾下桐师妹的光,赚些修葺老宅的晶石。”

    “如此就麻烦贝兄了。”碧玺一听大喜,他愁的是没人保护桐叶,至于藏宝室里的财宝,反倒是其次。虽然以目前来看,贝墨筎的修为在他之下,可碧玺知道,在自己没有进阶寂灭期之前,真要和贝墨筎对上了,最后谁能赢还真不好说。同为龙裔,之前的百佛山仙人洞府和柳域圣地中贝墨筎都对桐叶非常照顾,能让桐叶跟着他,碧玺自然没有不放心的。“童儿,一会儿小心跟着贝兄,别给他添麻烦。”

    “嗯!”

    “开了,开了!总算打开了!”

    “费前辈不愧是有名的阵法高手,连圣地中的上古法阵都难不倒您老。”

    “快看!是张地图!”

    一阵接一阵的吵嚷,将碧玺等人的注意力拉了过去。

    只见关着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没有任何危险,只是一个空旷的石室。石室的中央是一个高高的祭坛,祭坛上放着一个黑木盒,里面是一张画着乌林圣地内部结构的详细地图。

    居岚从百佛山仙人洞府中得到的玉简里也记录着乌林圣地的内部结构,却远没有这张地图来的清楚。得到这张地图后,所有人兴奋不已,仿佛圣地的控制权和藏宝触手所及。

    一片欢腾鼓舞中,大家分成几路,往各自的目标出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星期应该可以完结了……

    赶完结中,更新可能不太稳定,但是更了肯定很肥厚~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