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结尾

    出了空旷的石室以后,岔路一下子变多了。不少人按着地图上所画的最近的路往自己的目的地冲去,只有贝墨筎和桐叶两人走的是另一条石道。

    路是桐叶带的,贝墨筎自然不会反对。看到两人往另一边走去,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明明有地图,却不按照地图上画的走,偏要自己去寻路,这不是傻子又是什么?

    桐叶并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当然知道了也不会在乎。

    在她眼中,圣地地形再一次化作无数平面的直线相互交叉平行构成一幅完整的地图,各种颜色的宝光在各个地点闪烁着。她去的方向,是宝光最多的地方。

    贝墨筎跟在她边上,不时看一眼她的表情。此刻的桐叶仿佛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外界的变化一概不在她注意的范围内,一个劲的往一个方向冲去。

    那个方向的最终所在地,贝墨筎很清楚,正是这个圣地的藏宝室。

    不愧是貔貅,天生就是探宝专家。

    趁着桐叶专心致志的寻路,贝墨筎瞥到边上的一个隐形的小法阵。他步子往外移了两步,走到小法阵边上的时候,右脚灌满灵气用力一脚踩在小法阵上。

    整个圣地开始剧烈的颤抖着,暗红色的石块纷纷从头顶掉下来。桐叶被吓了一跳,连忙闪身避过砸向自己的大石块,正想说什么,就被贝墨筎一把拉到怀里,往地上一扑。

    “贝师兄!”桐叶惊呼一声,她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听到贝墨筎闷哼一声。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紧接着整个身子突然失重,整个人飞速往下掉。

    “砰”的一声巨响,桐叶觉得全身像被砸散了一般的疼。她痛苦的呜咽了一声,好一会儿才伸手撑着地,想爬起来。

    眼前一片漆黑,触手传来的是人体肌肤的温热感,她呆了呆立刻反应过来是贝墨筎做了她的肉垫。

    “嘶”一声轻微的抽气声让桐叶手一抖,她连忙爬起来,摸索着想将贝墨筎扶起来。

    “贝师兄,你没事吧!”

    黑暗中,贝墨筎没有回答,好一会儿才听到闷闷的声音:“没事。”

    听到他的声音,桐叶稍稍松了口气。

    “那我扶你起来?”

    “不用。”贝墨筎伸手推开她想要搀扶自己的手,掏出一个拳头大的珠子来照明。

    有了光线后,桐叶才发现,他们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溶洞之中。头顶是各种形状的石钟乳,地面高高低低,不时能看到一些红色的小蘑菇和深褐色的苔藓,远处隐约还能听到有流水声传来。

    “贝师兄,你说这是哪里?刚刚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某处地下溶洞。”贝墨筎稍作调息后道,“刚刚或许是有人触发了圣地中的机关,我看到地面裂开,想要拉住你却没来得及,只好护着你一起掉下来。”说着,他召出一把飞剑,脸上的神情也多了分放松,“太好了,又能召唤宝物了。刚刚掉下来的时候,我想召唤飞剑都召唤不了。”

    “那我们要怎么出去?飞上去吗?”桐叶抬头看看头顶上那道犹如巨口般的裂缝,颇为头痛。若是飞到一半,飞剑又失灵了,那岂不是又要掉下来?

    “不飞了,我们走出去。”贝墨筎起身收起飞剑,眼睛盯着一个方向笑道,“本来还要绕会儿路,这下正好,可以省去不少时间。”

    “诶?”桐叶一愣,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贝墨筎脸微侧,冲着她笑了笑。而后,身形一幻,瞬间从贝墨筎变成了商无秋。

    “好久不见,小叶子。”

    “商大哥!”桐叶大惊,眼睛都差点掉了下来,怎么一下子,贝墨筎就变成商无秋了?!“你……你!”

    “嗯,我就是贝墨筎,贝墨筎就是我。”他知道桐叶肯定很难接受突如其来的变化,很好心的留了一段时间给她平复心情。“我不是说过,混进寻找圣地的队伍并不困难。”

    “所以你假扮贝师兄?”惊吓过后,桐叶反倒有了一丝兴奋,这个多像以前武侠片里看过的易容术啊!

    “不错。龙裔本就稀少,怎么可能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商无秋轻笑一声道,“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桐叶有些惧怕的往珠子无法照到的地方看了又看,“商大哥,未经探索的圣地好危险的,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藏宝室应该在另一个方向才是。”

    “谁说乌林圣地未经探索?”商无秋嘴角含笑,眼中带着一丝得意,“贝家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乌林圣地就在贝家老宅边上,你觉得它可能被掩藏了成千上万年都不被人发现吗?”

    “商……商大哥,你的意思是,乌林圣地已经是贝家的了?”这么明显的暗示,如果桐叶再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那真是白长这么大了。

    “不错,乌林圣地早在四千七百年前,就已经在贝家的掌控之中。”商无秋颔首道,“只不过十大圣地已现其九,我若是再将乌林圣地掖着藏着,对其他的神兽后裔来说很不公平。所以才借着这个好机会,让乌林圣地重现于众人面前。”

    “原来是这样。”听他这么一解释,桐叶倒也能接受。“可惜了碧玺和那些前往中枢室的人,只怕要白跑一趟了。”桐叶摇着头感叹道,看向商无秋的眼神多了一份埋怨,“商大哥真是的,也不早点告诉我,我好让碧玺不去凑那个热闹。”

    “都是女生向外,果然是这样。不就是让你家小狐狸白跑一趟,你就埋怨上大哥了。”商无秋故作委屈取笑着桐叶,然后才和她解释道,“那张地图也是我故意留下的,为的就是可以让人分散开。”

    “商大哥,你想做什么?”他的话引起了桐叶的好奇,“为什么要让人分散开?”

    “历代贝家人在这乌林圣地中设下九九八十一个聚灵阵,用来吸收这火山内和玉阳界的天地灵气,阵心那个就在前方。几千年来,圣地聚灵阵所吸取的灵气早已开始反溢,连带的这火山也从沉眠中渐渐开始复苏。让人群分散开,才能更充分的激活所有的聚灵阵。小叶子,你可知道这些灵气足以让你从金丹期进阶到渡劫期,甚至还可能直接化龙飞升。你,想不想要?”

    商无秋的话让桐叶的心猛地一跳,从金丹期到渡劫期,足足跳了五个等级,很多人,穷其一生都未必可以从金丹期进阶到元婴期。可是现在由商无秋说来,仿佛就是只要她点下头,就能轻易得到的样子。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可是心动的同时,即使对方是商无秋,桐叶也忍不住开始怀疑了。

    “商大哥,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自己用呢?还有,你明明姓商,为什么会知道贝家的事,而且贝家的人似乎都把你当成了主人,为什么你又会是贝墨筎?”

    听了她的疑问,商无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答道:“不是我不想用,而是不能用。不只是我,入这圣地的所有人中,除了你以外,没有人能用得了。至于贝家,很久很久以前,我是贝家的养子,贝家人丁稀少,我的义兄死后,我就成了这里的新主人。”

    “那贝墨筎是不是就是你义兄的名字?小负屃又是怎么事?”

    “神兽后裔死后,化形神兽却未必会消失。借由小爬虫,我能化身为义兄的样子,而且不会被人认出我其实是饕餮。”商无秋脸上多了一丝笑意,似乎对他来说能骗过其他人是件很得意的事。

    “原来如此。”

    “小叶子,我们赶快去聚灵阵的阵心。按照之前我见到的岩浆活跃的情况来看,如果再不将圣地中的灵气消耗掉,只怕用不了多久这圣地就要被火山喷发所吞没。到那个时候,受害的不但有山下的村民和贝家庄的人,所有的圣兽后裔也会少掉一个圣地。”

    “哦,那我们快去吧!”被他这么一说,桐叶立刻忘记了本来还要问他,为什么贝家的人会在这圣地里设下九九八十一个聚灵阵。

    霍重元来自一个不大的神兽世家,从小天资优异,终于在七百岁的时候突破元婴期,进阶到离合期。又经过数百的苦修,他离空冥期只差一步之遥。

    他一直觉得自己除了天资杰出,运气好以外,最大的优点就是果断懂取舍。所以当他看到江浪府年轻一辈的天才们一股脑的选了中枢室以后,毫不犹豫的决定转头需找藏宝洞去。

    和他结伴同行的其他四人,都是素来和他交好的友人,修为没有他高,但彼此之间合作多年,配合更是默契。他确信,一旦找到了藏宝洞,就算有其他人想要抢,他们几个联手就算是空冥期的高手,也未必能从他们手里讨到好处。

    何况,空冥期以上修为的,几乎都去中枢室了。

    看着偶尔被他们赶超的其他人,霍重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修为在他之上的。

    又一队才离合期初阶的修真者被他们赶超后远远的抛在身后,他并没有欺负后辈,只不过是给他们一人丢了一个定身符,让他们三个时辰内无法动弹而已。比起那种爱杀人减少竞争对手,他自认厚道得很。

    正得意着,他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脚。他提脚用力一挣,满以为肯定能轻松挣脱,哪知道反而身后拉力猛的一重,整个人被狠狠往后拖去,快的让他连方应的时间都没有。

    一阵刺痛从脚踝上传来,他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一条条直径足有一尺粗的蛇信触手无声息的从闪着各种颜色的传送阵中伸出,将从它们边上经过的修真者弄昏迷,然后一个个拖着迅速往回游。所有被拖入传送阵的修真者,都在第一时间失去了踪迹。

    除了前往中枢室的那队人和掉下裂缝的商无秋、桐叶外,其他所有的进入圣地的修真者都被悄无声息的一网打尽了。

    果然如商无秋所言,那个画着聚灵阵阵心的传送阵离他们并不远。

    这个所谓的阵心,画在一条地下河的岸边。

    水蓝色的聚灵阵流光四溢,远远的站着,桐叶就能感觉到充盈的灵气扑面而来,疯狂的往她身体里钻。这样畅快的几乎不需要自己吸收的感觉,自从皮皮进阶后,桐叶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过了。

    小皮皮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灵气,主动自她肩上钻了出来。

    “小叶子,你站到这个聚灵阵中来。”商无秋站在聚灵阵不远处,含笑对她道。

    强大的灵气和聚灵阵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亲身体验过的桐叶毫不犹豫的按照他的话,往传送阵中一站,然后就感受到无数灵气死命的往她的身体和毛孔里钻。

    皮皮“嗷嗷”叫了两下,欢腾的在桐叶肩膀上打着滚。

    桐叶觉得现在她的身体主动吸收灵气的速度是够快,但修为也没有逆天到像以前皮皮吞下宝物后狂飙猛涨的那种样子。她不禁有些疑惑,照这样的速度,等她进阶到大成期,那得花多少时间啊!

    “商大哥,这样就好了吗?感觉灵气是很充沛,但修为也没有涨的多少啊?”

    “还没有到启动聚灵阵的时候。”商无秋呵呵一笑,慢步来到地下河边,衣袖一挥,河面上出现了前往各处的众人现在的情况。“只等最后那队人到达中枢室,我就启动聚灵阵。”

    桐叶不懂阵法,但也知道启动阵法前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没有再催他。

    反正灵气充沛,她干脆就盘腿坐下,主动配合着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

    见她这个样子,商无秋静静的站在一边,全神贯注的看着水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缕银色的月光突然照在桐叶所在的聚灵阵的上方。

    商无秋仿佛感知到了一般,转头紧盯着它。

    看了好一会儿,他的嘴角突然多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用低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这真是连上天都在帮我吗?”

    顺着他视线看去,目光所及之处是一个才拳头大的小孔,那缕不知道几乎穿透了整座火山来到地下的月光,正是从那个拳头大的小孔里钻出来的。

    “只有正好可以照到猛鬼枝上的满月之光才能穿过圣地,照到聚灵阵阵心。我还以为这只是书虫敷衍我的一种借口,没想到这世上果然有银阴之月的存在。若是今晚我还不能成事,纵使魂飞魄散,我也认了!”

    商无秋的眼底闪过一丝癫狂,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恨恨道。

    桐叶全身心的沉醉在修炼之中,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修行也是件这么让人沉迷的事。

    无数的灵气盘旋在她周围,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现在她体内的灵气运行一个周天,效果比以前运行五个周天还要显著。

    水面上,以居岚、碧玺为首的前往中枢室的人群终于推开了中枢室的大门。

    商无秋无声无息的抬起手,飞快的捏了几个手诀。一时间,乌林圣地中的所有法阵都亮了起来。他的额头上,代表“乌林”的两个古文字闪着金色的光芒。

    推开乌林圣地中枢室大门的一霎那,所以选择前往中枢室的人都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巨大拉力,将他们全部拖进中枢室中心的一个大传送阵中。

    在场的人不论修为如何,都感觉到全身仿佛被看不见的绳索牢牢捆住,不管他们怎么挣扎,都无法动弹分毫。

    更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的灵气沿着全身经脉倒流,从脚底不断流进地上的传送阵里。

    按照这样的速度,只怕不消片刻,他们所有的人都会被吸成人干。

    “中计了!”一个碧玺不认识的中年修真者咬紧牙关恨恨道,“大家快想想办法,可有什么法宝能挣脱这束缚的!”

    “不行,法宝无法召唤。”另一个人试了试,顿时脸色大变。

    “这是玄天聚灵大阵!”填补过石门法阵的董一峰是所有人中对阵法了解最深的,他被拖进来的时候,匆匆瞥了一眼地下,再结合现在自身的状况,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失传已久的上古阵法。

    “董前辈,可以有破解的方法?”一听这阵法的名字,居岚心头就冒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除非能找到阵心,破坏掉阵心,否则我们只能等死!”董一峰面如死灰,很显然,这个法阵应该不是阵心,因为玄天聚灵大阵的阵心法阵不会很大,不可能能让这么多人站在里面的。

    “试着联系在其他地方的人,让他们去找阵心!”陶怡然连忙道,他心中还抱着希望,希望就只有他们几个遭了暗算。

    “恐怕凶多吉少,玄天聚灵大阵,少则三七二十一个子阵,多则九九八十一个子阵,只怕其他人也和我们一样,都已经掉进陷阱了。”董一峰叹了口气,心里很是绝望。

    “阿桃!”碧玺试了半天,发现果然入其他人所说的那样,不但身体无法动弹,宝物也无法召唤。他柳眉一挑,厉声大喝:“阿桃,出来,把这里给小爷拆了!”

    阿桃“呼”的一声从他胸口一跃而出,拉长了身体对着聚灵阵发出一道道风刃,企图破坏地上的法阵。

    法阵这种东西,除了用正面破解以外,也可以从侧面破解掉。譬如说,直接用暴力破坏掉法阵的图案,让它从源头上变得残破受损,威力减小,进而彻底破坏它。

    阿桃现在在做的,正是要破坏掉地面上的聚灵阵法阵。

    “瓜瓜,去帮阿桃一把!”居岚见碧玺能将阿桃召出,立刻也召出瓜瓜,让两只小神兽一起动手。

    阿桃是风属性,瓜瓜是火属性,火风相加,攻击威力何止增加了一倍。只可惜两只小神兽的威力再强,折腾了半天,特别说破坏掉传送阵,整个地面连小石子都没掀起一块。

    被传送阵所束的人脸上的汗毛被瓜瓜喷出的火焰烘成灰烬,除了居岚和碧玺外表还算完好外,还有不少人连头发被烧了个精光

    阿桃累的瘫在地上直吐舌头,瓜瓜停在它脑袋上,也耷拉着脑袋一副恹恹的样子。

    “没用的……”商无秋看着水镜中众人狼狈的样子,摇摇头轻声道。他衣袖一挥,将水晶中的画面全部打碎。

    回头,桐叶依然在入定吸收灵气,完全没有察觉到商无秋的变化。

    商无秋伸手直冲冲往桐叶身上袭去,桐叶还在入定,毫无知觉。倒是皮皮,惊讶的看着商无秋,张嘴反口咬了上去。

    商无秋手如灵蛇般往边上一扭,手腕一转,拇指、食指和中指轻轻一捏,将皮皮整个轻轻松松的拎在手中。

    皮皮死命蹬着四只小短腿,“呼呼”吓唬着商无秋。

    商无秋冷冰冰看了它一眼,默默召出小负屃。

    小负屃修长的身体在他四周游了两圈,突然往桐叶那边游去。

    商无秋微微皱眉,另一只手闪电般往它抓去。

    小负屃身子一扭,灵活的从他手里游走。它也不逃,只是在聚灵阵阵心中来回游动着,就是不肯出来,也不让商无秋抓到它。

    商无秋恼火的盯着它,最终叹了口气。

    “一会再收拾你!”他弹了个响指,小饕餮从他肩头爬出,瞪着死鱼眼流着口水看着桐叶。“贪吃鬼,看好它!”

    小饕餮大嘴一张,一闪身从商无秋手里将皮皮叼走。它大嘴咬着皮皮的颈皮,整个趴在皮皮身上,压的它动弹不得。

    “呜呜”,皮皮低声哀号着。

    “小叶子,别怪我狠心,若不是洛海圣地和柳域圣地出现,让我凑全了所有的残卷,看到了化龙的希望,我也不想杀你的。”商无秋眼底的杀机一闪而逝,右手探出足有一寸长尖锐的指甲狠狠往桐叶心口抓取。

    他准备直接把桐叶的魂魄抓出来喂贪吃鬼,这样一来他就等于是凑够了除他以外所有的龙裔魂魄和化形神兽。只等贪吃鬼彻底炼化桐叶的魂魄后,他也会将小负屃和皮皮一起炼化掉。

    就在商无秋的尖锐指甲快要划破桐叶胸口的衣服时,一道金色的影子从桐叶胸口窜出,如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上他的手臂。商无秋只觉得一股他无法承受住的拉力将他整个人拉近聚灵阵中,桐叶则被一个虚幻的人影一掌拍了出去。

    “好久不见,无秋。”

    桐叶被人一掌推出聚灵阵,同时也被对方一掌从入定中拍醒。

    她迷迷糊糊的趴在地上,傻眼看着暗红色近乎黑的地面,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主人!救我!”皮皮微弱的声音让她清醒过来,她抬头一看,正好看到不远处皮皮被商无秋的小饕餮欺负。

    “皮皮!商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她猛地抬起头,四下寻找着商无秋的踪影,却在不远处看到商无秋站在她原本待的聚灵阵之中,另外还有一个白色的影子紧紧抱着他。

    再仔细一看,那个白色人影,可不就是贝墨筎。

    桐叶一副活见了鬼的诡异表情,她记得不久之前商无秋才说过,贝墨筎是他的义兄,已经死了。

    “商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她颤巍巍的指着贝墨筎,被吓得魂都快没了。

    她真的见鬼了,真的见鬼了!

    “主人,快来救我!饕餮是坏人,他要杀你!是负屃大叔救了你!”

    “骗人,商大哥对我那么好,他怎么可能是坏人,怎么可能会想杀我!”桐叶下意识的摇头,心里的想法脱口而出。

    “主人,他真的是坏人!要不是负屃大叔救了你,把你从聚灵阵中推了出来,你早毫无知觉的死掉了!”皮皮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委屈,对于桐叶居然不信它十分生气。“难道我还会骗你吗!我就是因为想保护你才被抓住的!”

    “骗人,商大哥不会这样做的!”桐叶连连摇头,心里拒绝相信皮皮说的话。

    她鼻子一酸,眼眶一下子就红。

    其实她知道皮皮是不会骗她的,只是她不想相信,一直对她那么好的商无秋居然会想要杀她。

    “为什么呢?商大哥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他要收集龙之九子的魂魄和化形神兽,将它们全部炼化以后吃掉就能无视天劫直接化身成龙。”开口的是贝墨筎,他双手穿过商无秋腋下,紧紧扣着他的肩膀,面色平静异常,“你可还记得,我曾经说过,要借你的手完成一个因果,这个因果便是无秋。”

    “记得……”桐叶失魂落魄的道,她受到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没想到,商无秋是真的想杀她。

    “三千年前,我从北漠荒野将你捡回家,抚养你长大,也曾经为了让你少受天劫之苦而想尽办法。若是当年我没有从月屠圣地得到那份残籍,布下这聚灵阵,或许直到今天我们两个还会像从前一样,是一对最好的兄弟。”贝墨筎语气依然平静,语气中没有半天的愤怒和怨恨,仿佛他说的只是其他人的事。“我停滞修行,为你穿梭三千世界寻找可以让你抵挡天劫的宝物,没想到最终你会对我下手。长于彼此,毁于彼此,现在回头看来,海若神僧对我们的箴言果然半点都没有说错。”

    “万般谋算,毁于朝夕,原来说的就是这个。”商无秋苦笑一声,又是一声长叹,“我看到桐叶,还以为上天终于眷顾了我一次,让我找到了最后一个龙裔。如果不是她的出现,我还不会这么早将柳域圣地的地图拿出来。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在百佛山她刚刚结成金丹的时候该下手。原本还想再将她的修为养得更高一些,是我太贪心了。”

    “你最大的贪心,是你想要吞噬所有的龙裔来躲避天劫。”贝墨筎同样一声长叹,“无秋,我等桐叶这个因果等了两千多年,这么多年来,你犯下的罪孽实在是太多了。屠杀龙裔,毁掉的是天运,就算没有我,老天也会收了你的!”

    “若是没有你,我现在已经化身成龙了!”商无秋冷哼一声,“罢了,只能算是我气运不够。若是貔貅不是最后一个出现,我早就修改了天运,你也绝对阻止不了我!”

    “所以说,天道是最公平的。”贝墨筎低声哈哈一笑,也不知道究竟在嘲讽谁。“我想逆天运救你,结果却被你所杀。你想吞噬所有龙裔化身真龙,结果为我所破。我们两个,究竟是谁对不起谁?”

    “是我对不起你。”商无秋闭上眼,终于一脸平静的道,“你从北漠荒野将我带回家,养育了我一千一百年,这是养育之恩。你为了能让我平平安安避过天劫,四处寻找宝物、法诀,最后我却夺了你的化形神兽,毁了你的肉身,就算是我自己也不能否认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从头到尾都是我对不起你。可若是时光倒回,一切从头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我想活下去,想飞升,想化龙,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我都能牺牲!”

    “就算化龙飞升又有什么好,不过是去给人做坐骑罢了!三千小千界,自万年前就已全部在我等神兽后裔的掌握之中,统治别人难道不比被人统治好?”

    “若不会飞,怎知天空之大?没有飞升过,又怎么知道你我飞升后就是去给别人做坐骑的?我只是不甘心,想要去更远大的地方看一看。”

    “终究是我把你宠坏了,因是我种的,果也理当由我来受。无秋,你也一样。”贝墨筎摇了摇头,张嘴轻轻吟唱起桐叶听不懂的歌谣。

    随着他的声音忽高忽低,聚灵阵阵心发出刺目的光芒。朦胧中,桐叶看到商无秋和贝墨筎两人一点点的融化成水汽,慢慢消失成碎片。

    小饕餮尖叫一声,往聚灵阵中冲去,和他们一同化作空气,再也没有出来过。

    出现在桐叶眼中最后的景象,是小负屃摇摆着头尾,盘旋在贝墨筎的身边,一副两相依依的样子。

    “商大哥……贝师兄……”桐叶满眼是泪,止也止不住。皮皮扑在她肩上,不停舔着她的脸,像是在安慰她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桐叶觉得有人将自己紧紧抱住。她抽泣着定睛一看,碧玺一脸惊慌的看着她。

    “童儿!你没事吧?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碧玺心有余悸的问道,在半个时辰之前,他甚至以为自己死定了。谁也没有想到,聚灵阵会突然失去作用,这才让他和居岚等为数不多的几个修为在空冥期以上的人侥幸活了下来。

    脱困以后,他顾不得夺取中枢室的权限,在阿桃的带路下找了过来。看到桐叶没事,比得到十个圣地还要让他高兴。

    “我没事,贝师兄……贝师兄他……”桐叶目光呆滞的看着身边的那个聚灵阵,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梗咽的说不出话来。

    她该怎么告诉碧玺,贝墨筎其实死了几千年了,他们所看到的那个贝墨筎是她一直当成哥哥般看待的商无秋。商无秋要杀她,贝墨筎却救了她。如今两人都已经魂飞魄散,只留下她在一边做了次看客,逃过一场死劫。

    “我明白,我明白。没事了,童儿,没事了!”碧玺紧紧抱着她,眼神复杂的看着那个聚灵阵。

    他以为贝墨筎定是遵守了自己会保护桐叶的诺言,拼死将桐叶从聚灵阵中推了出来,而自己则被聚灵阵吸干了灵气。

    脱困后,董一峰指着这个方向说过,按照方位排列,聚灵阵的阵心很可能就在这里。

    想必是贝墨筎临死前做了什么,才让整个玄天聚灵阵失去了功效,连带的救了他们一命。

    “贝兄救了我们大家……”

    “是的,贝师兄救了我们大家。”

    “童儿,我们走吧,离开这里。回去给贝兄立个牌位,让他也在我们家享受一份香火供养。”

    “魂魄都没有了,还能享受到香火供养吗?”想到那如气泡般消失的商无秋和贝墨筎,桐叶喃喃的问。

    “能的,一定能的……”

    “好,那我们回家去,以后我再也不来乌林圣地了。”

    “好,不来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来乌林圣地了。”碧玺紧紧握着桐叶的手,带着皮皮和阿桃,两人一起没和任何人说独自离开了乌林圣地。

    红石界历10724年七月初三,江浪府共计派出一百二十一位神兽后裔探索乌林圣地,除一人外修为皆在离合期以上,仅余九人归。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完结了,明天或者后天会再更个番外。

    番外作为赠送,会更在前面那个被锁的章节也就是第32章里里。大家若是看到更新的话,直接点32章就可以了,么么一路追文的姑娘们~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