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六章煮粥

    因为舅母的苛刻,所以她总是未雨绸缪,将一些她认为有用的东西都带在身上。(Www.k6UK.coM)除了怀里和袖口的衣兜,她的腰带也是可以藏东西的。这腰带她前日还检查过,虽然比较旧,但还远远不到就这么忽然破掉的地步。

    知道她把钱藏在腰带里的,也就袁天野了。刚才袁五那一撞,绝对有问题。

    盯着小狐狸那双黑亮深邃的眼睛,两人的目光隔着火堆遥遥相撞,电光火石之间再一次弥漫起硝烟的味道。

    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得手抽筋,历来是林小竹追求的人生理想。虽然这一百九十个铜钱数量不多,手瘾都过不足。但对于林小竹来说,却是她全部的家产,自然得数清楚。所以她丝毫不觉得在大庭广众之下,数这点点连大汉们都不放在眼里的钱有什么可丢脸的,当下也不管袁五是否提了水回来,也不管袁天野是不是还饿着肚子,蹲在那里一五一十地数起钱来。

    “没少吧?”袁五将水放到火上去烧,然后盯着林小竹数钱,见她数完了,赶紧问。主子都还饿着肚子呢,这一点点钱,还数两遍,真是烦人。不过既是公子发话叫她数的,又是自己撞的她,就算她数得再慢,也不好去催。

    “好像还差三个。”林小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她就是故意的。一个山村小女娃儿,不会数数也很正常嘛。一百九十个铜钱,能数清楚就不错了,可不能在速度上要求她不是?

    袁五从怀里掏出十个铜钱,递给林小竹:“别数了。呐,这是赔给你的。”

    “不要。”林小竹头也不抬,“一定是掉到草丛里了,找找就行了。”说完在草地上东翻西找起来。

    袁五回过头去看袁天野。见他极有兴致的盯着林小竹,好像挨饿的人不是他一般,耸了耸肩膀,干脆将自己那铜钱收了起来,也不催林小竹,由得她慢地找。倒是袁林对袁天野的衣食住行操心惯了,虽然已被贬为下役,却还是放心不下,又不敢再动手煮粥,只得上前去帮林小竹找铜钱。大家一看坐不住了,赶紧起身帮着找起铜钱来。

    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终于将两个滚掉到远处的铜钱找到了。还差的一个,却怎么也找不到。

    “嗯,也许我数错了。待我再数数看。”林小竹忍住眼里的笑意,从钱袋里将铜钱倒出来,又再数了一遍。数完之后托着腮帮思考半天,终于点了点头:“好像对了。”

    “那赶紧煮粥吧。等你煮好,都半夜了。”袁林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惦着挨饿的公子,不避嫌疑地催促起来。

    折腾了那么久,饿了袁天野半天,林小竹气也消得差不多了。将钱袋放入怀里,挽起袖子,叫袁五提起锅倒了水出来净了手,煮起粥了。

    挨过饿的人,最是知道食物的珍贵,更何况是天生喜爱美食的林小竹呢?哪怕知道这粥做出来不是给自己吃的,她也会精心细作,以满腔的热情去对待她手里的食材。

    这一会儿的功夫,袁天野的手下又猎了一只雉鸡回来,还拔了毛待用了。林小竹要了一把刀,在袁林做的简易砧板上将雉鸡胸上及腿上的肉剔了下来,将骨架砍成块,放入装了水的锅里,挂到火上去煮;待水烧开,将浮沫撇去,微炖之后放进淘好的米,盖上盖子大火烧开,再小火慢熬。

    袁天野要不就是身份尊贵,要不就是极讲究吃食的。他带来的米便是林小竹在前世也没有见过。粒粒细长饱满,晶莹剔透,还隐隐带着些紫色;放在手掌上凑近一闻,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待投入锅中,水一烧开,浓郁而清新的香气弥漫开来,合着雉鸡那特有的香味,引得孩子们那边的吞咽声又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站在温暖的火边,闻着这诱人的香气,林小竹的心快乐得想要喝歌。她嘴角噙着笑,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熠熠生光,长长的睫毛在火光的映照下像两片上下飞舞的小扇子,巴掌大的小脸上迸发出耀眼的美丽,动作轻快而富于韵律美,任谁都看得出她现在非常地快活。

    “你很喜欢做吃的?”一直静静凝望着林小竹的袁天野,似乎被她的这一份快乐所感染,脸上一扫原来沉静如一潭深水的风清云淡,眸子里透出的光芒异常柔和,清越的声音里带着原本没有的轻快愉悦。

    “是啊。”林小竹微笑着回看了袁天野一眼,弯弯如月的眼眸就像那春日里的明媚阳光,晃得袁天野微微怔了一下,一时忘了自己想要说些什么。

    林小竹一面将手里的鸡肉切成丁,一面继续道:“人生在世,吃穿二字。要是连吃食都不热爱,那活得还有什么意思?”

    “人生在世,吃穿二字?”袁天野微一沉吟,哈哈笑了起来,“这话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倒也押韵。不过,你这要求也太低了吧?吃饱穿暖,是很容易做到的。”话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林小竹原来的生活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生活,有些怜惜地看了她一眼。

    林小竹说的自然不只是字面的意思,不过她也无意解释,转过头问:“袁大叔只带了盐来,雉鸡粥只放盐味道也是不错的。不过我这里有自己做的调料,你要不要放一点?”

    “什么样的调料?”袁天野很有兴致地摸了摸下巴。连米饭都吃不上的人,也不知她哪来的那么多的名堂。做饭前要洗手,烹饪中极讲究干净,便是调料都随身带着,说话一套一套的,做事滴水不漏。便是刚才捡铜钱那番折腾,多半也是故意的,以报复自己让她露财的行为。

    这小姑娘,有意思!

    袁林原本看到公子开心,目光也柔柔地嘴角带笑。可一听林小竹这话,赫然变色,紧张地走到袁天野身边,轻声提醒:“公子……”

    袁天野脸上的笑容微敛,抬起眼看着袁林,轻轻摇了摇头。如果林小竹要害他,就不会阻止他吃那碗粥。刚才林小竹满地捡铜钱的时候,阿威悄悄将莽草摘来碾碎喂了兔子,那只兔子果然四肢抽搐、不知死活。再说,袁九在村里查证过了,这小姑娘除了异常聪明机灵之外,没有任何让人怀疑的地方。她虽言行古怪,要说有害人之心,他是不信的。

    林小竹将袁林和袁天野的神色都看在了眼里。贵介公子的防犯之心,她能理解,并不大生气。倒是袁天野肯相信她,却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语调欢快地道:“姜葱去腥,菇笋提鲜。因我在山里也常设陷阱猎取野味,为了方便,便将它们晒干碾粉,加盐制成调料,以备使用。”

    “倒是好东西。”袁天野笑着点点头,“你只管放就是了。”

    (谢谢可愛莫的pk票,感谢海雁123的pk票、粉红票和一直以来对泠水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