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四章祸水袁天野

    袁十的年纪跟袁天野差不多大,性子活泼得很。(www.K6Uk.Com)只是眼神不大好,好像看不到林小竹那难看的脸色似的,一路不停地问话,走到袁天野住的院子时,已把林小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了个遍。问得林小竹直翻白眼,严重怀疑他是户籍警察穿越过来的。

    “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看看公子有没有空。”袁十看着林小竹气鼓鼓的腮帮,笑眯眯地道。

    “拜托袁十大哥了。”林小竹好不容易挤出一个笑容。

    “等着。”袁十飞快地跑了进去。不一会儿,又跑了出来,满脸歉意地道:“对不起啊,林小竹,公子在听管事们的禀事,一时半会儿没空。他让你先回去,下次等他有空了再叫你。”

    林小竹做了几个深呼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他既然没空,干嘛又要叫你去唤我?”

    袁十一摊手,满脸的无辜:“我去叫你时公子还有空的,谁知道管事们这个时候来禀事呢?”

    看着袁十脸上装得很像的表情,林小竹磨了磨牙。让自己成为大家羡慕嫉妒恨的靶子,到了这里他却没空接见!她严重怀疑那小狐狸此举是故意的,就是专门想恶心自己一把!不是她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那家伙的前科大大的!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忍!林小竹吐了一口气:“那我回去了。”

    走了几步又回转身,叫住袁十:“不知公子哪时有空,要不我自己来找他吧。”

    “这个可说不定。”袁十瞄了林小竹一眼,满眼的同情,“你还没学规矩,不知道不怪你。不过往后你要记住,不经主子传唤,下人是不可以自己跑来见主子的。打扰了主子议事或休息,那罪过可就大了。”

    林小竹悻悻地应了一声,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袁十:“那袁十大哥,拜托您下回叫我时,悄悄地叫,别让大家知道,可以么?”

    “为啥呀?公子传唤,那是多荣耀的事儿。为何要偷偷摸摸?”袁十一脸的疑惑。

    “呃……总之你不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声叫嚷就是了。”林小竹跟他哪里说得清楚?只含糊道。

    “好吧,我尽量。”袁十倒是从善如流。

    “那我先回去了。”林小竹总算得到了一丝抚慰,冲着他礼貌地一笑,转身往回走。

    这座山庄依山而建,袁天野的院子占据着地势最高、最有利的位置,俯视着整个山庄。林小竹自进了山庄,这是第一次所住的院子,自然对四周的建筑环境好奇得紧。只是来的时候被袁十问得心烦意乱,没有办法好好欣赏。这一路回去,倒是把沿路的巷子、院子、园子都仔细看了一下。回到住的院子时,心情已大好了。

    可好心情只维持到进院门前,便被一道道打量的目光和指指点点给破坏了。林小竹逃也似的回了寝室。

    “林小竹,你回来了?”正吃饭的室友一见林小竹进门,就兴奋起来,“快说快说,公子叫你去干什么了?”

    林小竹看到大家晶亮的目光,再看看隔壁房间的人也在窗外、门外探头探脑,心里一阵哀呼,再一次将袁天野和袁十暗自骂了一通。

    “小竹,我给你打了饭,快吃吧。”苏小舒倒没凑上来,指着桌上的饭菜道。

    “呜,苏小舒,还是你好。”林小竹恨不得扑上去亲她一口。院外打饭的婆子走了,她正担心自己没饭吃呢。没想到苏小舒这么贴心,知道帮她打饭。

    “快说啊,公子找你有什么事?”大家却等不及她吃饭,催促道。

    “我没见着公子。”林小竹往嘴里塞了一口饭,这才道,“我们到了院门口,正遇上有管事去禀事。袁十进去看了一眼,见公子没空,便让我回来了。”

    “你不知道公子叫你去做什么吗?”

    “原来那人叫袁十啊。他不是说公子记得你的事吗?记得什么事?”

    “是不是又叫你煮粥给他吃?”

    听到最后这句话,林小竹诧异地转过头看了吴彩云一眼,正对上她嫉恨的目光,转过脸又收到李玲儿瞥过来的一眼飞刀。无奈地耸耸肩,苦笑了一下。

    唉,真是躺着也中枪啊!她的心理年龄都已二十多了,实在无意跟这些小姑娘闹矛盾。再说,今早袁立才宣布了要考评品德呢。与人相处不睦,总不是好事。可有的人,总喜欢跟别人攀比。与比自己层次高太多的人比不上,就跟自己身边的人比,以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吴彩云显然就是这种人。袁十这一叫,便把众星捧月的吴彩云变成了布景板,她对自己的嫉恨不加深才怪。而李玲儿,则不是一般的记仇,早已将她跟苏小舒列为了头号敌人,互相之间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此时自己这风头一出,她心里一定更为愤愤不平。

    “大概是想问问莽草的事吧。”她对那两人的态度也不在意,转过头来笑了笑。

    “你再给大家说说吧。好多事吴彩云也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呢。说说你是怎么知道那东西有毒,后来又是怎么给公子煮粥的。”周玉春好奇地道。

    “吴彩云都清楚呢。她都已说过了,我就没必要再说一遍了。”林小竹看门外的脑袋越来越多,一阵头疼,“我只不过是有幸遇上公子亲自去我们村买人而已,总共跟他也没说上几句话,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看人家林小竹多好,就算公子专门叫人来请都不得意忘形。不像有些人,话都还没跟公子说上呢,就得瑟得忘了自己姓什么了!”门口站着的一个女孩儿高声道。这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吴彩云从铺位上跳起来冲着那个背影就大喊:“周二妮,有种你别走!早上是谁想要跟公子说话,结果公子理都没理?我要是你啊,臊得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躲着了,还有脸在这里大声嚷嚷!”

    这是啥状况?袁天野什么时候招惹的这群女孩子?林小竹眉毛一挑。

    收到林小竹询问的目光,苏小舒眨了一下眼睛,小声道:“早上练功时,公子到咱们这边来巡视,吴彩云和周二妮为了挤到最前面好让公子看到她们,你踩我的脚,我扯你的衣服,私底下闹了一场。当时没敢作声,练功回来的路上就吵了一架。”

    袁天野那家伙,整个就是一祸水呀!林小竹感慨。

    大家见从林小竹嘴里问不出什么来,她的态度又极好,有问必答,不骄不躁、落落大方的,对她的印象倒是大好,心里生出的一点点的嫉妒也都没有了,问了一会儿也就散了。

    林小竹忙忙地刚吃过饭,便到了上识字课的时间。学堂就在这个院子里的南边,走十几步就到了。林小竹拉着苏小舒,故意磨磨蹭蹭地走在最后,待大家都进了屋,她才拉着苏小舒进去,在剩下的最后一排角落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苏小舒见大家都进了学堂,而林小竹还在外面磨蹭,她也不催促,也不问为什么。直到林小竹带着她在那个位置上坐下来,她才极有深意地看了林小竹一眼,轻声道:“为什么?”

    林小竹眨了一下眼,佯装没听懂:“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最后进来,你是想要坐这个位置吗?”

    林小竹大摇其头:“我只是不想跟吴彩云和李玲儿她们一起进来而已。”

    苏小舒才不相信这个理由呢。那两人本着拥有共同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早已勾搭到了一块。又都是喜欢出风头的性子,是最先进来的。可林小竹却在门口让了无数人,直到大家都进来后才进来。看她那样儿,似乎就想坐在这个位置。可她没念过书,更没进过学堂,怎么知道这屋子里的摆设是这样的?又怎么知道大家都喜欢往前坐,最后剩下这张案几呢?

    (谢谢朱老咪的打赏和苏子汐的粉红票、pk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