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七章原因

    袁天野顿时黑了脸。(WwW.K6uK.COM)

    要是让她这么一数一问,他今天的所做所为不得全山庄的人都知道了?他苦心维持的翩翩佳公子形象,就跟这身白衣一样,可不就毁了吗?这丫头,他就知道不是个好惹的。却不想她还能绝地反击!有趣,实在有趣!

    看到袁天野终于把那副淡定的表情收了起来,林小竹心情大爽。哼,小狐狸,跟我斗?门儿都没有!还是乖乖认输吧。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小狐狸还是挺可爱的。要不是他的宽容,她哪能这么蹦跶?两人的交锋,就是互相试探。他在试探她的胆量和能力;而她也在试他的容忍度和底线。至今为止,她不知道自己的表现他满意与否。反正他的表现,她是极满意的。一个主子能容忍下人威胁自己,她自然不会认为这是因为她是特殊的,只不过是因为袁天野本身就是一个宽厚的人。

    有一个宽厚的主子,作为下人,何其幸也!

    “也不用这么麻烦了。”袁天野转过脸,对袁十挤挤眼,“去,无论找谁,先借个三十文钱来。”

    “……咳咳。”林小竹轻咳,“公子,这样不妥。要是有人知道公子向下人借三十文钱,这脸可就丢大发了。再说,就算借了来,我这数都还没数清呢,可不敢接公子的三十文钱。”

    袁天野怎么可能真去借?少给那二十文不过是想让林小竹跳跳脚气气她,试试她的精明程度和胆量罢了。说这个借字,只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可被林小竹这一说,这三十文似乎也不能“借”了。

    袁十收到公子的暗示,赶紧道:“公子,前一阵小人给您收拾东西,似乎在角落里发现过一些铜钱。您等等,我去找找看啊。”说完,撒腿就往屋里跑。不一会儿,就从屋里捧出一堆铜钱来,据林小竹目测,起码也有五、六十个。

    袁天野用下巴往林小竹那里示意了一下:“都给她吧。”

    “啊?”林小竹睁大了眼睛,“看样子,这可不止三十文。公子您确定都给我?”

    “多出来的,赏你了。”袁天野淡淡道。

    “小竹谢公子赏。”林小竹喜滋滋地道。有钱不拿是傻瓜。这些钱,明显就是封口费,她要不拿,袁天野就得担心她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所以说,就算是为了袁天野心安,这钱她也得拿着。唉,她真是太善良了!

    果然,看林小竹接了钱,不放心的袁天野又叮嘱了一句:“今天的事,就不要跟大家说了。那什么调侃,不是什么好词,也不必再问了。”

    “是。”林小竹得了便宜,见好就收。不过,这利息嘛……她将钱收好,又恭敬地道:“不过小竹还有一个请求,请公子能应允。”

    这丫头,还真打蛇随棍上啊!袁天野斜了她一眼:“说。”

    “虽说我天生体寒,练功可能效果不大。但不管怎么着,总要试试才知道,对吧?所以,还请公子允许我跟着大家去练武吧。至于扫院子冲茅厕这种事,我打听过了,这其实是下役做的事。我又没犯什么错,现在不光剥夺了我练功的机会,还罚我去冲茅厕,小竹心里不服。所以,恳请公子允许我跟大家一起练功。”

    “那不行。”袁天野想都不想,就一口回绝,“你这体质,再苦练十年八年都是空的,没必要再做无用功。而我这山庄可不养吃闲饭的,你既无法练功,以后成不了我要用的人,做不了我交待下去的任务,那你就得干活。至于干什么活,也是公子我一句话的事,可不是你能挑挑拣拣的。”

    见林小竹似乎还想辩驳,他眉毛一沉:“就这么办吧。”说完向袁十示意了一下,又补充一句,“对了,奉劝你一句,那钱藏在墙上的砖头里,也不是万无一失的。你可要好好保管着,丢了可别找公子我哭鼻子。”

    林小竹张着的嘴半天没合上,背脊凉飕飕地差点儿打了个寒颤。这山庄里的事,还有什么是袁天野不知道的?

    见林小竹出了院门,袁十看着凝望着她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的公子,张了张嘴,却是没敢说话。

    “想说什么?”袁天野忽然出声道。

    袁十一个激灵。他明明是站在公子的身后,公子怎么就知道他想要说话?公子总是这样,就好像浑身长了眼睛似的,任何人的任何动静都逃不脱他的眼睛。

    “小人愚钝,不明白公子为何屡次当众将这林小竹叫到这儿来。您没看到那些女孩子嫉妒的目光。这林小竹,人虽然也挺机灵,胆子也大。但毕竟瘦瘦小小,又不懂武功。那些女孩儿要使坏,她可不惨了?”

    “怎么?怜香惜玉了?”袁天野似笑非笑。

    “公子……”袁十涨红了脸。

    袁天野仰着头,看着天边的一朵白云,兀自出了一会儿神,这才道:“一锅油,如果放入一滴水进去,那将怎样?”

    “自然是爆起来。”袁十答道。忽然明白了公子所说的意思。

    他虽然才被选来伺候公子不久,但也是这山庄毕业的老学员,算得上是林小竹的师兄。想起他们刚进山庄时,同窗之间被激化的各种矛盾,再想想这两天女孩儿们那里的大吵小吵,若有所悟。

    “怎么?想明白了?”袁天野虽然坐在袁十的前面,还闭着眼睛,却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

    “还是不很明白。”袁十老老实实地回答。他现在知道了,他自己也是那一滴水。要不是他喜欢饶舌,但相当知道分寸,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他也不会在前段时间被选中来伺候公子。公子性情宽厚,但却聪明绝顶,明察秋毫。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往往都大有深意,是一个走一步看十步的人。能伺候这样的公子,他很荣幸,同时也战战兢兢,唯恐自己一时领悟不到做错了事。但公子总是耐心地教导他,让他不要怕,不懂就问。

    “每一个人,性格都是多面的。有些人看起来很是温顺,可固执起来,令人头疼;有的人看上去很纯良,可到了紧要关头,最有可能出卖你的,就是他。我们刚选进来的这些人,因为刚到山庄来,缘于对新环境和新主子的畏惧,会把自己的本性深深地藏起来,维持表现的恭顺与平静。如果是这样,哪怕一年两年咱们都摸不透他们的底子。不如加进一些水,让油爆锅,从而将沉淀在最底下的东西给搅上来,了解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的本性,好物尽其用。否则,派了不该派的人去执行任务,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谢谢jackynewton的pk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