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二章没六鱼

    “豆腐青菜倒也罢了,不想当叫花子,凑合着过也就算了。(WWw.k6uk.Com)可那猪肉,稍有钱的人都不吃这个。我可是吃不惯。”老头儿像一条尾巴似的,一路跟着她进来。看到她站在那里发愣,嘴里嘟嘟哝哝。

    林小竹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她倒是记起来了。苏东坡被贬到黄州时,就曾作诗说:“黄州好猪肉,价贱如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着火,少着水,火侯足时它自美!”可见猪肉在古代的地位是极低下的。主要是他们认为猪、狗都是比较脏的动物,猪肉狗肉的地位都很低下。一直以食草的羊、牛为重。只是牛作为古代重要的生产工具,被下令禁杀。宋朝富庶奢靡,这个禁令形同虚设,在下禁杀令的同时又收牛肉税,这才有了《水浒传》里“切两斤牛肉”的描写。直到明清时期,牛的禁杀令得以严格执行,再加上中国的大陆季风气候不利于牧草的生长,羊的蓄养比较困难,猪肉的地位才得以抬头,成为了上得了席面的东西。

    虽然不知这是什么朝代,但前世出身草根,吃着猪肉长大的林小竹对猪肉的感情那是很深的,当下两眼一瞪,理直气壮地为八戒的子孙正名:“猪肉怎么了?猪的全身都是宝。东坡肉,梅菜扣肉,糖醋里脊,金银猪肚,溜肥肠,爆炒肝尖,五香肘子,红烧猪蹄……”念了一大串,最后喘一口气,作结案呈词,“总而言之,除了猪毛猪牙,猪的全身上下,无不可用;红烧清炖,煎炒焖烤,哪一处都能做出无数的好菜来,口感多样,香浓味醇,物美价廉,是平民老百姓居家过日子不可或缺的食材。您不吃,那绝对是您的损失!”

    他丫的,她这广告打的,说得自己都流口水了。到了这古代,她就是刚到山庄那一晚吃过猪肉。这里的猪肉跟前世那些无滋无味的饲料猪不同,哪怕用最简单的烹饪手法来煮,也照样鲜甜醇香,别有一番滋味。

    老头儿被她这么一说,再看看她一脸的陶醉,不由也心生向往。却装出一脸的不信,轻“哼”一声,斜睨林小竹一眼:“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不如你做一道菜给我尝尝?如果味道真的好,我就信了你的话,明日请你去吃没六鱼。”

    说到没六鱼,他两眼放光:“你不知道,这小镇上,最有名的便是没六鱼。这种鱼,绝对是稀世奇鱼,除清溪镇东南两里外的那个岩洞,别的地方根本找不着。这种鱼煮的时候,自己就能出油,只要往锅里一放……啧啧,那叫一个香!“一家煎鱼百家香”,绝对不是夸张。爷我对这鱼啊,那是垂涎已久,今天终于吃到嘴了。啊啊,那叫一个好吃!”他咂叭咂叭嘴,无限怀念,“那个鱼肉啊,特别的嫩滑肥美,一放进嘴里,就像要化了一般,嚼都不用嚼,就没了;而它的那个鲜啊……唉,到了今天,老头儿我才终于知道,什么叫做鲜!喝上那么一口鱼汤,真能把舌头吞下去……”说到这里,他闭上眼睛,咽了一下口水,“现在想起,这嘴里,似乎还能泛出那鱼的鲜味来!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吃了这没六鱼,我才算是真正解释了这句话!唉……”

    敢情老爷子跑到这小镇上来,是为了品尝美食的。只是这没六鱼的味道,真有他说的那么好吗?林小竹被他说得那个心痒痒、那个垂涎三尺!

    老爷子咂叭着嘴陶醉了半天,这才睁开眼睛,得意地翘起胡子:“想吃吧?这容易,只要你把你说的那猪肉做得好吃,我就请你去吃。怎么样,丫头?”

    林小竹一下蔫了下来:“今天没法给您做菜,我马上就得走了。明日吧,明日我再给您做。至于那没六鱼,等您家里人来接您时,您在那小酒馆先付了账,等哪时我有空了一定去吃一次。”一听老头儿这形容,她就知道这鱼绝对便宜不了。否则也不会两顿饭吃去这么多钱了。他那二十两银子可不能再胡花了,还是忍忍吧。总有一天,她要吃尽天下美食。

    老头儿也没勉强,伸手抚着胡子,很理解地点点头:“行,那就明天吧。”

    两人正说着话,院门外面传来大牛的声音:“有人在家吗?”

    “大牛叔,您进来吧。”林小竹走出去。老头儿也跟了出去。

    “还不知二位怎么称呼呢。”大牛看着两人笑道。

    “您叫我小竹吧。”林小竹知道如果袁天野要查到这儿来,一说相貌就知道了,根本瞒不住,干脆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直接把名字说了出来。

    “我姓薛。”老爷子看看大牛和跟在他后面的年轻人,再看看林小竹,目光越发变得柔和。

    “薛老爷,小竹姑娘,这便是我堂弟,叫张东。”大牛指着跟在他后面的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道,“因他家里除了他,只有一个老父,又长年生病。所以他从小就干得一手好家务活。他家就住我家隔壁,离这儿几步远。也不用包吃住,只求在做完这里的活儿后,薛老爷能允许他回家做个饭,瞅老父一眼。”

    林小竹转过头来看着老人:“薛爷爷,这张东是我让大牛叔找来伺候您的。您看合不合适?”

    薛老爷子不在意地摆摆手:“不用问我了,反正我是你捡回来的,自然一切由你做主。”

    林小竹哭笑不得。不过她也算是摸清楚老头儿这老玩童脾气了,也不管他,转过身去,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数了数,递给张东:“这是八十五个钱,算是预支你五天的工钱。这是二十文,薛老爷明日的伙食费。今天的菜我刚才已买回来了,你再去买些柴回来,给老爷子做饭吧。”说完又递了二十文过去,“这是买柴的钱。”

    张东见林小竹契约都没签,直接就把钱交给了他,不由得一阵感动,连声道:“这二十文就不用了,柴到我家抱些过来就行了。”

    “拿着吧。”林小竹估计薛大爷随手赏人都不止这些钱,哪里肯叫张东白出柴草?一把将钱塞到张东手里。又转过身来,把剩下的钱一股脑地拿出来:“这是剩下的五十八文。您每天给张东二十个铜钱,就够用了。记住啊,钱一定要省些花。”

    薛老爷子看向林小竹的目光越来越柔和,也不推辞,接过钱一把揣到怀里,嘱咐道:“记得啊,丫头,你明天过来给我做菜吃。我叫张东提前把肉买好。”

    “行,我不会忘记的。”林小竹不敢再耽搁,挥了挥手,“那我走了。”

    从院门跑了出去,转到墙角站了一会儿,听着院里那三人的说话声仍是原地,她才沿围墙根儿回到后院,翻过倒塌的地方,从井里下去。

    幸好,老爷子叫人收拾院子,大概觉得把前院收拾起来够住就行了,这后院根本就没派人进来。再加上这口井位于后院的角落,被几大丛茂盛的冬青所挡,林小竹又搬了些杂物堆在旁边,挪了一张烂桌子放在上面,桌上还罩了一块破桌布,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不过,对于这条通道,对于这个院子,对于薛老爷子的种种行为,林小竹其实一直持怀疑态度的。不是她多心,有袁天野那种心眼比筛子还多的主子,她实在不能不多想。不过自从打定主意去试走这条通道,她就决定顺其自然了。如果这真是一个错识,那么,最根本的错识都已犯下了,那何必在乎再多错那么一两处?所以她现在的态度极光棍。反正她现在没有逃跑之心,就算这条通道,这个院子,薛老爷子,都是袁天野布下的陷阱,她也算是交上了一份让袁天野满意的答卷了吧?

    ps:推荐泠水的完结文:[bookid=1973226,bookname=《良田千顷》]、[bookid=1781633,bookname=《穿越之茶言观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