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七章安慰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

    第六十七章安慰

    看到大家吃惊的样子,林小竹面色不改地继续道:"马教习受公子之托,自然要好好教导大家的,否则岂能对得起公子?所以万不会因你们不会就不教导。(www.k6uk.com){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说完嘴角扬起一个嘲讽的笑容,“他的不教,不过是针对我一个人而已。我不知道哪里曾得罪过马教习。让马教习如此针对于我。不过林小竹不是那等器宇窄小之人,在此倒不介意为自己不知的罪过向马教习道个歉。”说完,还真向马教习福了一福,没等马教习来得及张嘴说话,她又道,“不过师长既有所命,弟子焉敢不从?既然马教习说了,让我不会就不要学,我本就不会,自然也就没办法再学下去。那我现在就离开这里好了,不在此碍马教习的眼。”

    说完,很有礼貌地再施了一礼,转过身去朝门外走去,走之前对苏小舒和夏山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千万别再冲动。她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可不能连累苏小舒和夏山。他们能为她说话,她便已十分感激,可不能趁一时的痛快而害了朋友。再说,不就是学刀功吗?凭苏小舒的聪明,一定能学得很好。她学完再来教自己,也是一样。何必要在这里看马教习的脸色呢?他既然不愿意教,就算她留在这里,也会找各种理由来推脱指责,她又何必拿自己的尊严来给别人作践?

    不过,她刚才那番话,软中有硬,硬中有软。既当众削了马教习的面子,说他器宇窄小,挟私报复,却又让人抓不到她忤逆师长、顶撞教习的罪状——她可是诚心向马教习道了歉的;而且马教习让她不会就不要学,她自然得遵从教习的命令不是?任谁拿这番话来做文章,都抓不住她的小辫子。她才不会那么傻呢,为了一口气就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不过,却也不能任人欺负了去

    快步走出院子,林小竹的看着眼前的山水树木屋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事情的发展不如她所愿,学不到自己想学的东西,被人一再刁难,当然会有些不开心。还有,袁天野会如何处置这件事呢?如果真不管,那她刀功课的时候去干什么呢?回宿舍睡觉?

    “咦,林小竹,你不是去厨艺班上课了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远处一个声音响起。

    林小竹抬头一看,却是赵虎。

    “赵大哥。”她打了声招呼。

    赵虎见她不像往常一样,招呼之后便扬起一个明媚而可爱的笑脸,心下越发奇怪。{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走近前来关切地问:"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

    林小竹本不欲说的,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没必要嚷嚷得人人都知道。但转念一想,厨艺班人多嘴杂,再有个巴不得自己名声狼籍的吴彩云,这事一定瞒不住。赵虎问的时候不说,待从别人嘴里听到,必然会不高兴,觉得自己是有意隐瞒他。便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又问:"赵大哥,你们以前也是跟马教习学的刀功吗?他是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

    赵虎拧起了眉毛:"没有啊马教习虽然挺严厉的,但人却是很好的。谁要学不会,他还手把手地教。没听说他对谁这样啊不会就不教,这是什么道理?马教习不是老糊涂了吧?不少字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说完古怪地看着林小竹,“莫非你真得罪了他?”刚一问完,他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不对啊,马教习是今天早上才到的山庄。在考试之前,你们可都没见过面。难道,是考试的时候得罪他了?”

    林小竹歪着头,细想了想,摇摇头道:"我就老老实实考试来着,怎么可能得罪他?”说完一摆手,“算了,不想了。事已至此,想也没用。”

    赵虎安慰道:"虽然得罪了马教习,但你也不用担心。这事本就是马教习不对,那么多人都看到的,公子不会不分青红皂白责罚你的。再说,俞教习一向最喜欢跟马教习顶牛,马教习反对的,他都要赞成。以后他一定会百般的照顾你。”

    “我只想好好学厨艺,没想要得罪谁,也没想要谁照顾来着。”林小竹低下头,踢了一下脚边的小石子。

    “公子不会不管的。”赵虎说完,又开玩笑道,“以后要是真不用上刀功课,那你就来厨房帮忙呗。到时哥哥教你。”

    “真的?”林小竹两眼一亮。

    “那是自然。”

    得了赵虎的安慰,林小竹心情大好。知道赵虎事多,也没敢多耽误他,便找了一个既不显眼又能看得见厨艺院门口的地方坐了下来,等着苏小舒下课。刀功课很快就要下了,苏小舒一定会出来寻她的。

    果不其然,隔没多久,马教习就从院子里出来了。紧接着,苏小舒、周玉春和夏山也从里面出来,四处张望。

    “这里。”林小竹站起来,挥了一下手。

    “林小竹。”周玉春跑得飞快,一脸兴奋地道,“你太厉害了。你都没瞧见,你离开的时候,马教习脸色那个难看呀……”

    “周玉春,别乱说话,小声被人听见。”苏小舒连忙喝止。

    周玉春吐了吐舌头,没敢再说。

    “林小竹,你还好吧?不少字”夏山看着林小竹,一脸的担忧。

    “挺好。”林小竹冲着他笑了一下,“谢谢你们,刚才帮我讲话。”

    “林小竹,刚才我……我只是……”周玉春想起就自己没出声帮林小竹说话,满脸羞愧地低下头去,嘴里嗫嚅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刚才周玉春做得对。”林小竹转过头看着苏小舒和夏山,“倒是你们两人,要是被我连累,让山庄责罚,你们叫我怎么心安?”

    苏小舒摆摆手:"咱们是朋友么?我们要受欺负的时候,你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又担忧地道,“你现在怎么办呢?马教习不会去公子那里告你的状吧?不少字”

    “林小竹你放心,如果马教习要责罚你,我们会去帮你说情的。”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林小竹抬头一看,见到厨艺班的人几乎全都出来了,正站在院门口看着她。吴平强站在中间,俨然是这一群人中的首领。刚才那句话,显然就是他说的。而吴彩云站在他身边,两眼晶亮,嘴角抑制不住笑容。眼见林小竹得罪了教习,她显然很高兴、很兴奋。

    “谢谢。”林小竹笑道,眼里却闪过一抹深思。不知道为什么,这吴平强无论是说话做事,永远那么大义凛然。可她怎么觉得,这人“高、大、全”的背后,总透着一种假。

    想到这里,她晃了晃脑袋,心里有些啼笑皆非。看来她是被袁天野那小狐狸吓着了。凡事都把人往坏处想,把事情往深处想,这样不好,很不好。再说,吴平强假不假的,关她什么事呢?现在她被马教习这么一关照,一个月后的考评根本别想再拿第一了。她已够不上格跟吴平强竞争,想来吴平强再假,也没理由跟她作对,陷害她了吧?不少字

    接下来是秦管事的勺功课。不知他是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还是装着不知道,对待林小竹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把颠勺的方法跟大家讲清楚,便叫大家练习。这一回的练习,倒是没有规定重量,只根据各人的情况而定。所以林小竹练得极为顺手。

    下了勺功课,苏小舒看林小竹又要往山上跑,赶紧拉住她道:"今天的事如何处理还没个定论。我看你最好还是不要上山了,免得公子唤你,找不到人。”

    林小竹笑道:"你放心吧,我就在山上拾柴,不会走远的。”

    苏小舒的思虑,她自然也想到了。马教习如果气极真要到袁天野那里告状,一会儿袁天野就该叫人来唤她过去问话了。此时老老实实呆在山庄里,才是上策。否则一旦唤她,又满山的找不到,山洞的事情,很有可能就会败露。偷跑到清溪镇,那才叫大事,一旦发现,性命堪忧。她才不会这么傻,在这种风头浪尖的时候再去冒险。

    然而不知是马教习没去告状,还是袁天野要等到晚饭共餐时再教训林小竹,拾柴期间并没有人来唤她。跟着苏小舒交了柴,林小竹便回了院子,等候着袁十的召唤。

    一进院门,先回来一步的周玉春便满脸兴奋地道:"林小竹、苏小舒,快些。刚才厨房叫人来传话,说让我们打了饭菜,再到厨房领今天的奖赏。马教习虽然有些蛮不讲理,倒是说话算话,亲手给我们做了一道菜呢。”

    林小竹和苏小舒对视一眼,俱都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马教习倒像是没有去告状。否则,哪里还有心情给他们做吃的?

    “林小竹才不用吃这个呢。她今晚有好吃的,要跟吴平强一起去跟公子进餐。”苏小舒心情很好地开起了玩笑,洗了手,进屋里拿了碗,对林小竹道,“你慢慢等着吧,我们去打饭。”说完,跟周玉春一道出了门。

    “林小竹,今天的事我都听吴彩云说了。你没事吧?不少字”同寝室的人打饭回来,同情地看着林小竹。

    第六十七章安慰

    第六十七章安慰是 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