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一章立威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

    第七十一章立威

    “恐怕,当众道歉还不行,你还得把马教习给你出的那道题给答圆满了。(Www.K6UK.CoM){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否则,老马就算脸皮再厚,也不能把自己泼出来的水再收回去啊”俞教习打着哈哈,看向林小竹的目光里却闪过一丝惊异。

    公子买的这些孩子,从来都是到深山里精挑细选,再查明清白身世的。可这林小竹,却不像是山民出身,态度从容,说话有理有据,出口成章,而且一点就透,聪慧异常,真不知公子是从哪儿买来的女子。而且看他对这女子的态度,明显跟别的孩子不一样,今天还特意为她破了例,又单独为她增加了一个厨艺班的名额。公子跟这林小竹,关系看来不一般啊

    “是。”林小竹躬身答道。

    “要不,我给你点提示?”俞教习越想,就越觉得刚才的推测正确。既然这女子深受公子喜欢,那么走点后门,似乎也是应该的嘛。

    “啊?”林小竹很是意外地抬起头。她虽然知道就算答不出来,也会有人忍不住点醒她的——总不能老不让她学刀功啊?但没想到这位俞教习这么迫不及待。她恭敬地施了一礼,摇头道:"多谢俞教习好意。只是小竹想自己试一试,看看能不能凭着自己的能力,把马教习这道难题做出来。”

    马教习既然出这题来打击她,让她不要那么骄傲得意的。如果靠别人提点来破题,岂不是送上门去让他看不起?她一定要凭自己的力量,把这道题解出来,而且,时间还不能太长了。

    “很好,就要有这样的志气。”俞教习大赞一声,对林小竹的态度十分满意。林小竹是否是公子喜欢的女孩子,倒丝毫不影响他对这孩子的赞赏。

    “行了,剩下的菜肴不用再点评了,你回去好好想想如何解答马教习那道难题吧。”许久没有作声的袁天野开口道,又命早已回到厅里的袁十,“袁十,你领林小竹出去,让吴平强进来。”

    “是。”

    袁十跟林小竹甫一出门,屋梁上就飘下来一个人,正是林小竹久已不见的袁九。他躬身施了一礼,轻声道:"吴平强自进到偏厅,就坐立不安。{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袁十离开不久,他便悄悄出了门,似要往这边来偷听。可不知为何,脚刚踏出偏厅之门,便又缩了回去。后来似乎拿定了主意,神情安定,坐在椅子上不再动弹。”

    袁天野微一点头,挥了挥手,袁九便一个跃身,瞬间不见,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而门外的脚步声渐起,紧接着袁十和吴平强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吴平强见过公子,见过俞教习。”等了这许久,吴平强的脸上丝毫不见焦躁之色,言行举止,似乎比刚到这里来那时候再见沉稳。

    袁天野颔首,指着餐桌温和地道:"那些菜,林小竹刚才已点评过了。现在,你再去点评一遍吧。”

    吴平强看都没看那边一眼,一掀衣摆跪了下去:"请公子恕罪。”

    “哦?你何罪之有?”袁天野看着跪在面前的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吴平强,意兴甚浓。

    “刚才跟公子共餐,属下战战競競,生恐举止粗鲁,惊扰了公子。所以除了面前的油菜,别的菜肴并未下箸。此时不敢欺骗公子,虚言妄语,胡乱点评,”

    听得吴平强这番告罪,袁天野并未让他马上起身。而是伸出手去端起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这才抬起眼来,看着吴平强,轻笑一声:"举止粗鲁?本公子记得曾让教习教过你们规矩。这规矩不光是背我山庄的规定惩罚,还教导你们如何走路,如何吃饭,如何行礼,如何对答。我看你这礼也行得不错,说话也甚是得体,为何还会举止粗鲁?举止粗鲁又如何能拿到考评第一的成绩?莫不是规矩课的考试作了假?”

    饶是吴平强刚才在偏厅里拿定了主意,又想了一些对策,但被袁天野这一顶顶罪名扣了下来,哪怕此时已是深秋,还是出了一身的冷汗。赶紧匍匐在地磕头请罪道:"公子明鉴,属下怎会作假?教习们都是公子信任之人,又岂能容属下作假?刚才之所以惶恐,只是因为公子身上无形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高贵与威严,让人不自觉地感到胆战心惊。所以属下才会如此失态。还请公子恕罪。”

    袁天野一挑眉:"本公子有这么可怕?”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情绪。

    “不不不,不是可怕,是不怒而威的气度。”吴平强拍马屁的功夫倒是无师自通。

    “不怒而威?”袁天野瞅了他一眼,嘴角轻轻扬了一下,露出一抹嘲讽,“这个词用得挺好,足见你识字课学得不错。”还没等吴平强那口气松下去,他又紧接了一句,“那我问你,林小竹为何又不见失态?难道你堂堂男子汉,竟然还比不上一个小姑娘的胆量么?这样的人,我要你何用?”

    此时吴平强身上可不再是大汗,简直是瀑布汗了。他深深后悔刚才拿了个错主意,没有蹑手蹑脚到门外偷听林小竹的点评。否则,何以如此狼狈?讨了公子的厌,没有了公子的赏识,从此以后,所有的奖励,同窗们信服而敬佩的目光,家族的荣耀,通通都要离他远去了。

    袁天野像是有透视眼一般:"你现在是否正深深后悔,没有悄悄到门外偷听林小竹的点评?”语调虽然一如既往的平和,说出来的话却如一枚刺刀,直指吴平强内心。

    “公子”吴平强蓦地抬头,极度惊骇。刚、刚才,公子派人督视他了?而且,公子又是如何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的?要不是正匍匐在地上,他非瘫软下去不可。

    “不过呢,你刚才并未偷听,说明你还知道是非屈直;没有对菜肴虚言妄语地加以点评,说明你心里对我这个主子还有一丝敬畏,不敢随意欺瞒。否则,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这里听本公子说话吗?”小说网不跳字。这句话说到末尾,袁天野语气逐渐变得严厉。停了一停,他又才缓了缓语气,“行了,起来吧。好好学厨艺,我要看你以后的表现。放心,如果你表现一如既往的出色,我以前所说的话,对你仍然有效,不打一丝折扣。”

    “谢公子,谢公子。”可怜的吴平强,一个深山里长大的十三岁少年,虽然长了些心眼却并未被人计算过的孩子,就这么被袁天野一会儿大棒一会儿胡萝卜,弄得似乎经历了几番人世沉浮。悲喜之际产生的敬畏、惊惧、感恩,就这么在心间生了根。以后袁天野再时不时地浇浇水,定会发芽生长,长成参天大树,在心田里永不磨灭。

    “好了,那些菜都热过了,你去尝尝吧。否则到这里来跟公子我共餐,吃点什么回去连个子丑寅卯都说不出来,岂不是丢本公子的脸?”袁天野又恢复那一副温和的态度,说出来的话玩笑里带着些调侃,让吴平强惴惴不安的心变得轻松了几分,着实的感激涕零。

    吴平强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俞教习早已离开了,此时提着一个食盒进来,一碟碟地菜正往桌上端。碟子里装的,正是刚才所吃过的菜肴。

    此时林小竹正慢慢地走在回去的路上,拧着眉着想着马教习所出的那道难题。

    “当时,马教习拿出一块猪肉,说:你,来把这块肉切了。然后我就用了他锋利的刀,将肉切成了薄薄的肉片。结果他说:不对,你这切得完全不对。如何不对,自己去想清楚了,再来跟我学刀功。”她自言自语地把当进的情形描述了一通,然后盯着前方的屋脊,皱眉道,“完全不对?为什么说不对呢?难道,不是切成片,而是切成丝?或是切成块?可是,他当时没有说要求啊”

    “林小竹,你回来了?跟公子一起吃了什么好吃的?”不知不觉,已回到了院子。隔壁寝室的人看到她,羡慕地大声问道。

    “芙蓉鸡片,生炒鳝丝……”林小竹把今晚吃的菜名都报了一遍。

    “听听就觉得好吃呀”寝室里的人听见,都从屋子里出来,围了上来,“赶紧给我们讲讲,味道是怎么样的?”对于林小竹跟袁天野的相处模式,大家已问过无数遍了。每次林小竹都有求必应,细细地给大家讲,可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索然无味。这一会儿,大家对菜肴的兴趣比对公子浓厚多了。

    林小竹自然也不推辞,兴致勃勃地把美味给大家描绘了一番。这回倒没有删减,把几道菜的味道都说得极为详尽。

    “没想到鳝鱼可以这样做的呀?我以前最不喜欢吃鳝鱼了。我爹好不容易捉上几条,说给我弟弟补身子,还要我把刺理干净了喂弟弟。就这么砍成段放锅里煮熟就起锅,我觉得里面有刺,理也理不净,最讨厌了。”一女孩抱怨道。

    “砍成段?煮?”现在林小竹终于想起在点评生炒鳝丝的时候,她脑子里闪过的那一丝念头了。

    “啊,我明白了”她一拍巴掌,大喊一声,蹦了起来。

    第七十一章立威

    第七十一章立威是 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