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一章小布口袋

    {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

    ()

    第一百零一章小布口袋

    “考试过关,我家公子的奖赏是药丸呢。(www.k6uk.com){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客)居不知小竹做出诗来,表公子会有什么样的奖赏?”林小竹脸上的笑容有点坏。前世好歹是中文系硕士,别的没有,就诗背得不少。拿出来换点福利,也是不错的主意。不过,如果能敲敲这位唐公子的竹杠,将利益最大化,那是再好不过了。

    唐宁远睁大了眼睛看着她,好半天才摇摇头,万分惋惜地道:"好好一个小姑娘,却学得一肚子的计算怎么的?如果我的奖赏不好,这诗,你就不做了?”他倒要看看这丫头怎么回答。

    “有奖励才有动力嘛。”林小竹却不以为悍,笑眯眯道,“表公子的奖赏如果份量够重,愚笨的林小竹被这么一刺激,也许就会变聪明一点。说不定这诗啊,想想就能做出来了。”

    “哈哈,是这个理。”袁天野这个做主子的不但不管束林小竹,反倒推波助澜。

    “哼,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有其主必有其仆。”唐宁远对表兄严重不满了,瞪了他一眼。忽然眼睛一转,转头对林小竹笑嘻嘻地道:"你说的如此有道理,那我就奖赏给你一幅字吧。只要你做出诗来,不管好不好,一会儿我都把我作的一首诗写下来,送给你,如何?”

    臭丫头,这回不乐意了吧? 不少字非哭丧了脸不可了吧? 不少字本公子就不相信你能欣赏得了本公子的墨宝。

    “好啊好啊”林小竹满脸的欢欣鼓舞,就差没鼓掌了,“隔壁寝室正好窗户纸坏了,我回去就叫她们把唐公子送的诗糊在窗户上,那可比用黄纸糊强多了。黑的黑,白的白,跟一般的窗户纸不一样。”

    “扑哧。”身后也不知是袁十还是唐安,一下没忍住,笑出声来。

    唐宁远脸色那叫一个难看啊合着本公子写的诗,就只能拿去糊窗户。

    不过他看到转过身去偷笑的袁天野,心理又平衡了。自家这聪明绝顶的表兄,也在林小竹手里吃过瘪,自己这点亏,算啥呢?

    “那个……窗户还是不糊了吧? 不少字”他只得跟林小竹商量,“要不,你说说你想要啥?”

    林小竹终于要达到目的了,心情十分的愉悦,两眼弯弯地先道歉:"小竹就是一俗人,不懂得欣赏字画。{shukeju com}看小说就去……书_客@居!刚才说要拿唐公子的字去糊窗户,现在想来多有不妥。小竹在此给唐公子赔礼,唐公子莫怪啊。”

    “嗯,不怪。”唐宁远还得装出一付宽宏大量的样子,“要什么奖赏,你说吧。”

    林小竹想了想:"不知道如果要夸唐公子的诗和字都写得好,是不是叫一字千金?”

    “倒是有这种说法。”唐宁远点点头,脸上还有些赧然。他的诗和书法,火候还不到,可值不一千金。

    “咳咳咳……”袁天野忽然在旁边拼命的咳起嗽来。

    “表哥你没事吧? 不少字”唐宁远忙关切地问。

    “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袁天野脸色涨的通红,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眼睛看着林小竹,苦笑着摇摇头。这丫头,又用小布口袋装人了。

    林小竹自然不期望自己的小九九能瞒得住袁天野,笑嘻嘻地对唐宁远道:"那不如唐公子就按你那诗的字数,算钱给小竹吧。您要是谦虚,那也没关系,您觉得值多少钱就多少钱。”

    “……”唐宁远看着林小竹,目瞪口呆,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字千金?哪怕是做一首五言律诗,那应该付多少钱?二万五千两黄金再说,有把自己的字折合成银钱赏给下人的吗?

    “林小竹,别胡闹”袁天野忍笑忍得十分辛苦,却还得出面喝斥。

    林小竹却一脸的委曲:"小竹哪里胡闹了?小竹刚才说话的意思,就是说像唐公子这么冰雪聪明之人,想必写的字一定超凡脱俗,又岂能用金钱来衡量?说什么价值千金、万金的,那多俗啊唐公子要赏赐小竹,无价宝的字画小竹是不敢当的。小竹就是一俗人,给小竹字画也是糟蹋了,或许就拿它来当了窗户纸。不如唐公子觉得小竹做的诗好,就赏小竹一些点心好了。”

    反正说白的是她,说黑的也是她,偏偏你还不能反驳,总不能说自己的字真值千金吧? 不少字那不俗了吗?那不得付账给她吗?而且人家也解释了,说字画是无价宝,刚才当窗户纸的话也不过是表明她是俗人,自己要真生气,可不是没气量了吗?再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刚才听她这么一说,还挺顺耳,还挺开心,自己这气呀,想生还生不起来

    唐宁远长叹一口气,点着林小竹的鼻子,笑道:"林小竹你这嘴啊,死人都能给你说活了。行吧,我不跟你计较,你且听我把作诗的规则说说,然后做出一首诗来。你刚才说了一大箩筐,那么咱们可说好了,你做得好,就有赏;做不出来,就要受罚。你既说一提金银就俗了,又一再说你是俗人,这暗示挺明显,本公子是听懂了。你不就是说你喜欢金银吗?那好,赏银多少视你做的诗好坏而定。当然,如果你这诗做不出来,在本公子呆在山庄这段时间,你下了课,就来伺候本公子吧。”

    “好,一言为定。”林小竹信心满满地道。这笔钱还赚不到手,她干脆找块豆腐一头撞死算了。

    唐宁远就把律诗的要求说了一遍。这丫的也不厚道,不光要求押韵,还把平仄上的要求也提了。他就想看看,这林小竹究竟聪明到何等程度。他就不相信老天竟然这么不公,不光生了个袁天野,天生聪明,死死地压在他的头上;这会儿还能来个林小竹也比他强

    将律诗规则说完,他又道:"我也不难为你,你只用《雪》来做题,写一首五言或是七言来。”

    “时间呢?”林小竹眨了眨眼。

    唐宁远被她的小布口袋吓怕了,一听她提醒,在心里连呼幸运,生恐她说出一年或是几年的时间来,赶紧道:"就以一盏茶的功夫为限。”

    “一盏茶?宁远,你这要求,也太高了吧? 不少字”袁天野看不过眼了,在一旁鸣不平。他可不想让林小竹去伺候唐宁远。

    “小竹子这么聪明,一盏茶的功夫尽够了。小竹你说是不是?”这时的唐宁远十足像那只忽悠小红帽的大灰狼,摇着尾巴腆着脸道。

    “这样吧,以今天晚餐时分为限定。在这之前我要做出诗来,就算我赢;反之就输。而赏赐的丰厚也按时间的长短而定。如果我真用一盏茶功夫做出来了,公子您在原来赏赐的程度上,再加厚几分,如何?”林小竹很公允的提出了一个要求。

    “这个啊?”唐宁远看了袁天野一眼,一挥手,“那好吧,就这样。”

    离晚餐也不过大半个时辰,作为一个连诗都没读过的人来说,要在大半个时辰里做出一首合乎格律的诗来,何其难也。

    “那我想想。”林小竹在梅林里转悠了一圈,一盏茶的功夫未到,她就跑回来了,一脸高兴地道:"我做出来了。”

    这下把向来从容沉稳的袁天野给急着了,拦住她的话道:"林小竹,诗不是那么容易作的。你要想想清楚,你那诗的每一个字,是不是都合乎格律了。别急,时间多的是,慢慢想。”

    “我相信,以小竹这么聪明的头脑,一定想得十分周全了。既然做好了,那就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吧。”唐宁远连马屁都拍上了,唯恐林小竹听了袁天野的话,再转过头去想。这么短的时候内就把诗做出来了,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天才;回头再想想,没准还真能做出一首合乎格律的诗来。

    自家公子向着自己,那是好事,要鼓励,要表扬。林小竹冲着袁天野一笑,道:"小竹先把这首说出来。如果不合乎格律,公子您帮我指出来,到时就再作一首就是了。反正这诗啊,只要在晚饭前做出来就可以了。”

    说完瞥了唐宁远一眼,大声念了起来:"一片两片三四片,五六七十片。”

    唐宁远越听眼睛瞪得越大,待她念完,一拧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心里却窃喜。

    “不过,她这两句可都合乎格律。”袁天野笑着看了林小竹一眼。

    嗨,公子怀疑我这是故意的呢?林小竹微笑,接着念道:"千片万片无数片,飞入梅花总不见。”

    场中静谧了一小会儿,袁天野率先喝起彩来:"好,好诗”

    “听起来不错。”唐宁远皱着眉,把这首诗再重头念了一遍,最后不得不承认,“不错,相当不错。全首诗虽然几乎都是用数字堆砌,从一至万至无数,却丝毫没有累赘之嫌,读之使人宛如置身于广袤天地大雪纷飞之中,但见寒梅傲立雪中,雪花与梅花相融,不分你我,意境高远。最难得的是,此诗合乎此情此景。便是我们作来,也不过如此。”

    说着,他转过头来,满脸的兴奋:"行啊,丫头。要不,你再做一首《咏梅》诗吧。放心,给你的赏赐,只会多,绝不少。”

    (泠水此次住院,是忽然间一只耳朵聋了,然后严重头晕,晕得不能行走,伴有呕吐。经过一周的治疗,其他症状见好,就耳朵还有耳鸣,医生建议再住几天院。可能周五,也可能下周一出院。现在晚上能溜回家住了。不过我家先生严格控制我在电脑前坐的时间,不能多码字,只能三千。出院后要补上欠下的课,会很忙,加更要往后延迟。反正能加更,泠水会加更的,大家放心。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关心)

    第一百零一章小布口袋

    第一百零一章小布口袋是 由会员手打,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