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六章 拈花一笑

    林小竹也没耽搁,拿起第三杯茶,品了品,抬起头道:“这一杯,茶跟原来的一样,只是所用的水,是普通的雪水。(www.K6Uk.Com)至于其他……”思忖一会儿,接着道,“只是水煮得比其他的都老,似是久沸之后才拿来泡茶。”

    “哈哈,林小竹,我算是彻底服了你了。水久沸而过老,这你也能品尝得出来。”唐宁远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品茶的是他而非林小竹。

    林小竹却不跟他多说,漱了口,直接端起了第四杯茶。虽然这屋子里暖和,茶水也是刚斟出来的,但时间久了,杯中的茶会变冷影响口感,壶里的茶则浸泡过久会影响茶汤的味道,喝起来味道都不正,无论喝哪一种,都增加了品尝的难度。所以她得抓紧时间。

    “这一杯……”还未品尝,她一看这汤色便开了口,“茶跟刚才一样,仍是黄山毛峰。”说到这里,她一挑眉,瞥了袁天野一眼。也不知袁天野屋里只有这一种茶,还是因为她就喝过这一种,所以为了公平起见,就只泡黄山毛峰。

    林小竹前三杯的成绩太好,所以还未尝就能说出这是黄山毛峰,并不稀奇。五个男人听了,脸色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连最喜形于色的唐宁远此时也不动声色。

    虽然看出了茶汤的颜色有异,为稳妥起见,林小竹还是尝了一口,道:“这杯茶,所用的水是公子这院子里的井水;而所泡的茶,品质却不如前三杯好,茶叶比较老。”

    “不是吧?这泡茶,在我喝来,跟前面三道除了水质的不同,其余并无差别。”唐宁远拧眉道。然后生怕自己记错,还拿了一个杯子,斟了壶子里的茶,细细品尝了一翻。确实是自己喝过的那泡茶没错,不由得疑惑地看着林小竹。

    林小竹微微一笑,又瞅了袁天野一眼。如果她没猜错,这壶茶,应该是袁天野亲手泡的。不过这人还算君子,并没有像唐宁远这样来诱导自己。而唐宁远现在的这表现,只是心存疑惑,想要她解惑而已。

    既然要她解释,她便解释一下,道:“水质不好,茶叶也不好。但泡茶的人却是高手,无论是水的沸度,还是泡茶的水温,放茶量,以及泡茶的时间,都掌握得刚刚好,所以喝起来,除了水味没有前三道的梅香、松香和清淳,其余并无差别。可见,这高超的泡茶技艺,可以补先天的不足。”

    “妙,实在是妙。”唐宁远除了赞赏,再无二话,盯着林小竹上下打量,“林小竹,听你这话的意思,莫非你也是泡茶高手?”

    林小竹毫不惊慌,微笑着道:“如果有人在唐公子您耳边不停地背诵泡茶知识,您便一茶不泡也能精于此道。”

    袁天野只含笑立在那里,用他漆黑的眼眸静静地凝望着林小竹,一言不发。

    林小竹早已习惯了他这深思略带审视的凝望,毫不在意地端起了第五杯茶,品了一口,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抬起头来,望向袁天野:“公子这茶,可是放久了啊。一年半到两年总有了吧?而且公子的屋子春天时有些潮湿,把茶都浸坏了。这茶,汤色沉浊灰暗,闻之有一点微微的陈霉之气,入口味淡,茶香不在。可惜了,本应跟第一、二、三道是一样的好茶叶的。”

    “说得对,这是去年的雨前茶。”袁天野微一点头,直接承认。

    “嘿嘿,你还是赶紧尝下一道吧。”唐宁远眼睛盯着下一杯,脸上又露出期待的神色。

    看来,下一杯比较有难度了。否则对她的舌头有了一定认知度的唐宁远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林小竹暗忖,漱了口,端起了那杯茶,轻轻呷了一口。

    她略忖片刻,便歪了歪头,看向唐宁远。

    “怎么了?”唐宁远忙问。

    “这是原前的老茶叶,再加了梅雪、松雪沏泡。”林小竹道。一看唐宁远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她心念一动,又开了一句,“但要说梅、松二雪相混,味道应不那么薄才对。这里边,应该还加了普通的雪,比例应为三均等。”

    唐宁远只能叹服:“全都说对了。”

    “这一道,是宁远的表情提醒的你。”林小竹神色变化,丝毫没有逃脱袁天野的目光,在一旁淡淡提醒了一句。

    林小竹看他一眼,略带不满地道:“如果公子觉得这一道茶小竹作弊了,那就不算好了。”

    袁天野盯着她,目光里有一丝恼意:“本公子又不是耍赖之人,是怎样就是怎样。就算你能哄得宁远告诉你答案,那也是你的本事,本公子怎会否认?”

    林小竹得胜,满意地收回目光:“那就好。”

    忽视袁天野瞬间黑了的脸色,她端起了第七杯茶,尝过之后,诧异地看向袁天野:“公子,您什么时候派人到我们院子去提了井水来泡茶?”

    唐宁远一听,指着袁天野道:“表哥,刚才那瓮子里的,就是林小竹她们所住的院子的井水?”说完,飞快地取了两只杯子,将第七杯和第四杯各斟了一些,尝了尝,疑惑地对林小竹道:“这两个院子,如果不拐弯,直直走,相隔并不远,你怎么能尝得出你们院子的井和这院里井水的差别呢?”

    “虽然是同一个地方,但公子院子里有溪流和小湖,草木也多,水味清冽,不像我们院子的井水,雨水、每日冲地面的水,都往下浸,水质不如公子院子里的好,味道沉郁暗浊,有一种微不可闻的、非常淡的土腥气。”

    唐宁远听了她的解释,又重新尝了尝两杯茶,最后挫败地放下杯子,拱了拱手:“甘拜下风。”又道,“七杯了,还剩最后一杯。”

    大家的眼睛都盯向了最后一杯。

    最后一杯,应该是最难的了。会是什么味儿呢?林小竹好奇地端起茶杯。

    看汤色,仍是黄山毛峰的杏黄色,颜色略深。晃眼一看,颜色似乎比顶级毛峰偏黄绿那么一点点,但仔细看去,又怀疑自己刚才是眼花。透亮度也不如刚才所见的那么单纯,明明感觉应该清澈透亮的,却又仿佛蒙上了一层微不可见的、若有若无的薄薄的面纱,让人一眼看不十分真切。

    将茶杯端到鼻前闻了闻,茶香极浓,清高持久,并没有别的异味,应该是顶级毛峰才对。但林小竹总感觉有那么一丝不对劲。按理说,这茶色比别的颜色略深,那应该是放多了茶叶的缘故,所以也才有这么浓的茶香。但清高度与持久度却又跟全用顶级毛峰泡出来的略薄那么一丁点儿。联想到刚才所看到的那一抹黄绿,她心里便有了底。

    吸入一口,含在嘴里,细细品啜,鲜醇的味道从舌根到舌尖逐渐弥漫开来,仿佛刚着墨的一幅水墨画,任由浓淡墨汁在纸上慢慢的浸染开来,口腔里充满了顶级毛峰那种特有的香气。这种香气,犹如春天里百草萌生,露珠在叶片上打着滚儿,然后在和煦的阳光下慢慢升腾,变成雾气,弥散在口腔这方寸之间,舌尖上便有了植物蓬勃生长的清新淳灵的气息。这气息里,有着茶叶这种芳香植物所特有的清新味道,还有怒放的梅,不畏冰雪的松,覆盖在它们上面的晶莹洁白的雪,还有……夏天荷叶上犹如顽皮孩子撒娇一般的不断随风滚动的露珠,沾着一抹荷香,有着其他水质所未有的洁净与清灵。

    一抹会心的微笑从林小竹的嘴角荡漾开来。

    不管是否能拿到赏银,今天这一场品鉴,她收获颇丰。拥有一条品尝百味的舌头,这世上还有比品尝到这种美妙滋味更好的事吗?还有什么比将这世间极至的美味放到你舌尖上来品尝,让你的味蕾来一次艳遇更让人感动的事吗?

    屋子里寂然无声。本来大家见林小竹吸了一口茶汤之后,闭上了眼睛,大家便自然地摒住了呼吸,生怕惊扰了她轻柔的梦。然而看到这一抹微笑,这一抹如水波一般从雪白肌肤上荡漾开来、如春天里百花盛开似的娇艳而美丽的微笑,大家俱都呆住了。

    比林小竹美丽的女子不知凡几,她们的笑容比这笑容更为动人的也不知凡几,但袁天野觉得,没有哪一个微笑能如此的打动他,拔动他的心弦。这是灵山会上,佛祖拈起一朵金婆罗花,意态安详,却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面相觑,唯有摩诃迦叶破颜轻轻一笑。佛祖当即宣布把平素所用的金缕袈裟和钵盂授与迦叶。这是“拈花一笑”的境界。

    佛祖所传的是一种至为详和、宁静、安闲、美妙的心境,这种心境纯净无染、淡然豁达、无欲无贪、无拘无束、坦然自得、不着形迹、超脱一切、不可动摇、与世长存,只能感悟和领会,不能用言语表达。迦叶的微微一笑,正是因为他领悟到了这种境界。

    而现在,林小竹这微微一笑,袁天野便觉无需再用任何言语,他已感觉到了林小竹舌尖上所感受到的美妙滋味,他已感受到了林小竹心间所蕴藏的无比的感动,他们心意相通,他们无需赘述。他们只要轻轻拈花,便能微微一笑。他只觉得这天地之间,不需再有其他,有他,还有她,便是圆满。

    (今天出院了。所以,为了庆贺俺胡汉三又回来了,于是决定加更。也就是说,下午或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