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零八章 争吵(二)

    向来沉稳如山、风轻云淡的袁天野这一怒,不光是袁十,便连唐宁远也噤若寒蝉。(Www.K6Uk.com)

    “说话,怎么不说话?哑巴了你?”袁天野见林小竹低着头,两手却用力把衣袖拧成一团,似是在抑制自己,知道她还心有不服,不由更是气急,怒声喝道。

    林小竹抬起头来,却是泪流满面:“人生在世,只吃饱穿暖就行了吗?公子不曾失去自由,哪里知道自由的可贵?你的生死,你的去留,都掌握在别人手里。别人叫你生,你想死都不行;别人让你死,你求生却也不能;别人要把你当物品一般送给别人,你连反抗的权利都没有。这种滋味,公子又何尝知道?”

    唐宁远听到“把你当物品一般送给别人”时,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

    袁天野被她这眼泪吓了一跳,可一想着这丫头一心一意要离开自己和山庄,没有一丝留恋,他就气愤难耐,强迫自己扭开头,不看林小竹那满是泪痕的脸,硬起心肠道:“我何曾叫你生、叫你死,何尝把你当物品一样送给别人?你说话可要凭良心。照你这么说,我将你带出山来,倒是带错了?就像今天那只鸟,是不是就不应该把它救回来,装到笼子里,而是任由它在山中冻饿而死才对?”

    “不知公子这辈子可遇到过困顿的时候?在你困顿的时候,如果有人给你一饭之恩,却要您一辈子做他的奴仆作为报答,您可愿意,您可甘心?便是今天救回来的那只冻饿的鸟儿,在它醒来之后,必也不愿意被人关在笼子里,失去飞翔的自由。小竹作为一个有感受、有思想的人,在劳顿过后,想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重新获得自由,又有什么错?将心比心,公子为何就这么难以理解小竹的请求?更何况,又不是让公子就这么白白把小竹放了;赎身的银子,又不要求原价。完全可以把这段时间的食宿费算进去,把你带小竹出山、让小竹学厨艺的费用算进去。而小竹也会心存感激,尽已所能的回报公子的救助和关照。”

    说完,一躬身,哽咽难语。

    袁天野眼睛死死地盯着林小竹,脸色变幻莫测。既为其这番话动容;又咬牙愤恨,不愿吐露赎身二字。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林小竹便干脆破釜沉舟,把话挑明,用袖子一抹眼泪,道:“还请公子今日说个价钱,小竹会凭自己的能力去赚钱。待回报了公子的恩情,攒够了银子,便请公子允许小竹赎身。”

    袁天野磨了磨牙:“如果我说你的身价是二十两银子,你是不是现在就想离开这里?”

    林小竹一愣,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看着袁天野。二百五十文钱买的她,花了金钱精力培养她,这二十两银子,虽不少,却也不算多。只是,袁天野说这个价,怕是因为她身上刚好有二十两吧?他这么说,是真的肯放她走?自由来得这么快、这么容易,她都有点不敢相信。

    看到那黑萄葡似的眼睛骤然一亮,熠熠生光,盯着自己一眨也不眨,生恐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只是开玩笑。袁天野心里像被针狠狠地扎下去一般,生疼生疼。

    他冷笑一声,道:“看看,一说到二十两,你这喜不自胜的样子,不用说就知道,你是想马上就离开这里,是吧?看看,说中你的心思了吧?哼,还说什么回报了恩情再赎身,全都是骗人的鬼话!不过林小竹,你别以为外面就是天堂,我这山庄就是地狱;别以为就凭你这点小聪明,就能在外面过上好日子。我告诉你,我今天放了你走,明天你就得被人捉住卖到肮脏的地方去。到时候,你才知道什么叫痛苦不堪,生不如死;什么才叫做没有自由,那是连死都成了奢望的地方。我要放了你,就是害了你。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在这儿呆着,哪儿都不许去。”

    费了半天功夫,绕了一圈又说回来了。林小竹哪里肯放弃?一咬牙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小竹既要赎身,自然会对自己的命运负责。真沦落到那一步,也是天要绝我。是小竹自己的选择,不与公子相干。只希望公子能允许小竹赎身!”

    便是沦落风尘也要离开这里吗?袁天野气得脸都青了。瞪着林小竹,眼睛快要冒出火来,冷笑一声道:“好好好,说来说去,就我是恶人;是我这个恶人夺了你的自由,挡了你的幸福。林小竹,你想赎身是吧?你想要我说个价钱是吧?那好,我告诉你,你现在拿五千两银子来,我马上放你走!”

    “五千两?”林小竹瞪大了眼睛,“你怎么不去抢”前世这句习惯性的话,差点脱口而出。

    尼玛,打劫啊!一两银子可是一千文钱,五千两是多少个二百五十文?狮子大开口也不是这么个开法吧?贩卖人口产生暴利也不是这么个暴法吧?丫的你个袁天野,世界古今第一狠人,尼玛的非你莫属!

    不过,眼睁睁看着老爷子用一个佛跳墙菜谱转手卖了五百两银子,这五千两……似乎也不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再说,身上不是还有老爷子给她的一个玉牌么?就算不能卖,用它去官府去借些银子,也是可以的吧?

    这么转念一想,林小竹也顾不得还价,立马道:“五千两赎身银子,这可是公子您亲口说的。现在小竹是没有,不过小竹会慢慢攒的。等小竹攒够了钱,还请公子不要忘了您亲口说过的话。”又指了指唐宁远等人,“有表公子和袁十、唐威、唐安大哥作证。公子是个讲信誉的人,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五千两赎身价不许反悔。”

    “什么?”唐宁远和袁十、唐威等人还没从袁天野开的天价的震憾中清醒过来,又被林小竹这迫不及待的样子给砸懵了。这可是五千两啊,不是五百两,更不是五两,林小竹有必要像占了大便宜似的紧咬着不放么?

    五千两本就是袁天野气愤之中随口所说的价钱,本意就是吓唬林小竹,好让她打消这赎身的念头。这会儿见她生怕他会反悔似的一口咬定,气极反笑,应道:“本来我说现在拿五千两,我马上就放了你。至于以后如何,以后再说的。可你既然这么生怕我出尔反尔,那咱们就说好了,五千两银子。哪时攒够钱,你就可以离开。从此以后互不相欠,再不相干。”

    “一言为定!”林小竹清脆的话语掷地有声。

    袁天野盯着林小竹,心里忽然生出极度的不安来。刚才还觉得五千两银子很吓人,可一看林小竹这样子,他便感觉不妙。虽说当初袁二花五百两买老爷子那个菜谱,是个天价;是看在老爷子的身份上,白送的银子;是不可学样儿的。但这丫头本事大得很,这不,今天一下就赚了八十两。要凑够五千两,似乎也不是很难做到的事。

    怎么办?刚刚才说出去的话,他现在就后悔了。

    不过,再想想这丫头以后会一直生活在他的身边。她能得多少打赏,能赚多少钱,来日方长,他就不相信自己控制不了。想攒够五千两银子,做梦吧。

    “口说无凭,公子是否可以写个字据给小竹?”林小竹垂着头,低眉顺眼,可说出来的话却吓了大家一跳。这丫头,竟然敢质疑主子的信誉,让主子签字画押?吃了豹子胆了不成?

    “你……”袁天野盯着林小竹,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般。他深吸一口气,冷哼一声道:“本公子从小到大,从未失信于人。你既不信我的话,要白纸黑字地写下来,那我也不妨做一回小人。现在,本公子不高兴了,要涨价了。你的赎身银子……”

    “别别别,不用再写了,我信您就是。”林小竹吓了一跳,赶紧将他的话拦住。

    唐宁远这个时候再也不能不作声,出来当和事佬:“表哥,小竹既然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她这一回吧。五千两,她也没说什么不是?就这样吧。”

    袁天野“哼”了一声,扭过脸去,不说话了。

    目的达到。虽然这赎身价有点高,但好歹有了一个价钱。所以林小竹见袁天野的脸色不愉,也不敢在那里多呆,生怕再惹得不高兴,又给把价涨上去。唐宁远欠她那六十两银子也不敢提了,要提也不是今天,撞枪口上,不值得。当即装模作样看了看天色,道:“天色已晚了,公子今天还要宴请第一名的人前来吃饭,小竹不耽误公子时间了,小竹告辞。”也不等袁天野说话,施了一礼转身就走。

    今晚表兄陪考试第一名的六个人吃饭,唐宁远本想叫林小竹陪他单独用膳的。这会儿表兄脸色不好看,他也不敢叫住林小竹。摇摇头,将袁天野拖出暖阁,拍拍他的肩膀,满脸同情地道:“表哥,被下人嫌弃,这滋味不好受啊。表弟我对你深表同情。”

    ps:谢谢也湛打赏的平安符和洛洛1982、海芙雅、安静的离开我(两张哦)、呆~小貓貓的粉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