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七十七章作一首诗吧

    第一百七十七章作一首诗吧

    这话说得极不客气,让那位侍女很不满。(www.k6uk.com)不过这位毕竟是郡主,她作为一个下人,再不满也不能顶撞。只是不慌不忙地接着道:“我家公子说,今天做点心的四位师傅,帮做了这么多点心招待客人,都辛苦了。便请他们到那边也看看风景,喝杯茶,吃吃点心,也算得是我家沈园对端王府和袁府表示的一个谢意。同时,这次比赛的结果一会儿也要在那儿宣布,所以有请四位大厨一块过去。”

    “嗨。”丹阳公主舒了一口气,笑道,“你这丫头,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大喘气?你直接说请四位师傅过去不就行了嘛。刚才那句话,我还以为只请林小竹一个人呢。”

    作为主人答谢别府来帮忙的体面下人,像这样犒赏也是有的。只不过沈子翼这么做稍稍过了一点,要赏景吃点心可以换到另一处地方,不应该跟她们这些客人在一起。便是比赛结果,有主人在那里就行了,犯不着叫厨子过去听宣。否则输了的那一方脸上不好看。不过或许这是沈子翼想讨好婉华郡主的方式也说不定,所以大家也都打消了疑虑,不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跟在丹阳公主后面陆续下了楼。

    大家都这么想,婉华郡主就更这么想了。此时的她心花怒放,只想着如何弥补自己刚才说沈子翼“疯了”那句话,哪里还管林小竹怎么样?她从手指上取下一只戒指,笑吟吟地递到那侍女的手上,道:“多谢你家公子的这份心意,这只戒指赏你了。”

    那侍女不要,婉华郡主哪里容得她推辞,不由分说地把它戴到了侍女手指上。待得那侍女施礼道谢时,她才装着不经意地道:“刚才我说的那句气话,就不要跟你家公子说了。”又语重心长地拍拍那侍女的肩,“你呀,以后说话要说清楚些,以免别人产生误会。这不,刚才便是连丹阳公主都误会了。”

    “郡主放心,刚才郡主说了什么,奴婢都没听见。”那侍女也是个机灵的,赶紧表明态度。

    婉华郡主这才带着侍女放心离去。

    林小竹看着婉华郡主的背影直摇头。这位郡主,大概是端王妃比较宠爱的女儿了,所以光长个子没长心眼。像刚才这样的话,何至于要她自掉身份地去跟侍女说?直接叫她的一个丫头去说就可以了嘛。

    “林小竹姑娘,请。”那位侍女估计对婉华郡主也很无语。看着她的背影直到她走远了,这才对林小竹道。

    “小竹姑娘,你去吧,这里我来收拾就好了。”袁五娘连忙夺下林小竹手里的碟子。

    别人都以为沈子翼的这番作为是因为婉华郡主,只有林小竹知道是因为她脖子上挂着的这块玉牌的缘故。据老爷子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她拥有了这块玉牌,地位绝不会比今天的女客人低,或许,要比丹阳公主还要尊贵也说不定。所以沈子翼看到了她的玉牌,绝不会再把她当成一个下人对待,否则有一天老爷子知道了,他吃罪不起。这就是他为什么邀请她参加诗会,却让这侍女说话大喘气的原因。把那句话放到最后说,无非就是为了表现出,他是把当她成了一个重要的客人来对待的,而不是等同于其他三位大厨。对其他三位大厨的邀请,只是为了帮她遮掩身份。

    无论谁,都是人精啊说话办事都是一肚子的弯弯绕。

    她感慨

    当然,婉华郡主除外。

    既然人家四个厨子一起邀请,自己不去反而显得无礼。如果有机会,林小竹也有话要对沈子翼说。当下便跟着那位侍女,来到了一处草地上。

    草地上此时摆上了十几张几案,几案上放着文房四宝,还有一些切好的水果和茶水,旁边有凳子可以坐。无论水榭上的女客,还是龙船上的男客,此时都聚集到了这草地上。此时没有太阳,湖边的凉风习习地吹着,站在碧绿的草地上,面对着一池盛开的睡莲,大家都感觉异常惬意。

    此时袁天野、沈子翼、袁执还有两个年轻公子,正站在一处不知在说些什么,每人脸上都露着笑容。见得林小竹跟着侍女从小径走过来,沈子翼像是专门注意这边似的,立刻转过头来,遥遥地微笑了一下。此处人多眼杂,林小竹可不想跟他做这些小动作,被人看见惹来闲话,当下装着没看见,转过头去跟侍女说话,然后看到李大厨正跟端王府的两位大厨站地一起,赶紧走了过去。却没有看到袁天野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又瞥了沈子翼一眼。

    “大家都到齐了吧?不少字点心比赛的结果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刚才吃到了美味的点心,此时又有如此美景可赏,想必心情一定很舒畅。大家不妨现在先作诗,不光是诗,词、文、歌、赋都可以。做得好的,评出前三名,翼公子有家乡的特产作为奖赏。到时我再把点心的胜出者一块公布,一起颁奖。大家说好不好?”陈驸马见大家都到齐了,走到草地中央,大声道。

    “好。不过公主和驸马可不能作诗。你们要是作诗,翼公子的好东西便得送到你们府上去了,我们岂不是陪公子赶考?”有一男子叫道。

    大家“轰”地一声笑了起来,又有几个声音附和着:“对,说得对。”

    “好,那我跟公主今天就专门陪大家赶考吧,我们就不考了。”陈驸马也是个风趣的人,笑着答道。又道:“大家就是图个开心,也不要跟那些书呆子一般弄些个韵律自己框死自己。今天什么都不限,体裁不限,韵律更加不限,大家只管随意做来。不过要说好了,今天是赏莲,便以莲为题,三柱香内做出,到时由我跟公主来评定。当然,有谁不愿意作诗想要作评委的,到我这儿来报名。”

    说完便叫小童去点香。

    这几位厨子可不管那些吃饱了撑的公子、小姐们做的什么湿啊干的。端王府的两位厨子见林小竹走过来,拱手相问:“可是林小竹姑娘?”

    “正是,两位大厨好。”林小竹恭敬地福了一福。

    端王府虽然跟袁天野与她都不对付,但这两位同行,还是让人尊敬的。不光是他们都是五十多岁的老人,而且手艺估计也跟马教习和俞教习他们差不多。作为一行翘楚,值得人们敬重。

    “小竹姑娘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建树,研制出这么多的新吃食,实在是让我们这两个老家伙惭愧啊。我看小竹姑娘有成为一代大师的资质”一位厨子道。

    李大厨忙在一旁介绍:“这是刘御厨。”又指着另一位,“这是吴御厨。”

    “刘御厨过奖了,小竹愧不敢当。倒是两位大厨做的玫瑰百果蜜糕,小竹有幸得尝了一个,味道实在是好,二位大厨深厚的功力让小竹打心底里敬服。”林小竹笑道。

    她这番话说得实在而真挚,让两位御厨大为感动。刘御厨正要再说话,却听得后面不远处袁天野的声音响起:“小竹,过来见过唐公子。”

    林小竹转过头去一看,袁天野身边站着的,可不正是那唐宁远?唐宁远见她转过头来,眨了一下眼睛作了一个鬼脸,便装着一本正经地拱了拱手:“林姑娘,你那道奶油蛋糕,实在是让本公子惊艳。不知什么时候再能吃到林姑娘的其他手艺?”

    林小竹只得跟三位大厨告辞,走到唐宁远身边,端端正正地给他行了个礼,听了袁天野介绍他姓唐,这才道:“三日后本点心铺子开业,还请唐公子赏脸光临。”

    “三日后?”唐宁远的嗓门无比的大,“那岂不是这个月二十九?嗯,好日子。”又问,“在哪里?”

    “朱雀街东头,铺子的名字叫玉馔斋。”林小竹的声音虽不响亮,却十分清脆悦耳,字字入人心间。

    说完这话,林小竹暗笑。这个唐宁远,还挺有趣。这番对答,就像跟她商量好台词,讲相声一般的顺溜。她正愁不知什么时候跟这些贵族小姐公子们说开业的事呢,现在大家都在凝思诗词的寂静当口,唐宁远这一嗓子,时间地点大家都知道了。有了今天的点心作引子,大家想吃那三样点心,自然会找上门去。

    她本想作一张贵宾卡的,但这种新鲜事物,大家不一定接受——你给他打了折,倒像是看不起他,觉得他没钱一样。在这些贵族看来,面子大过一切。所以思量了许久,她还是把这念头给打消了去。她觉得,就凭她的新鲜点心,只能涨价,绝不能打折,走贵族高层路线,生意绝对是会红火起来的。

    广告打完,唐宁远“哗”地打开扇子扇了扇,呲着他的白牙笑嘻嘻地道:“听说小竹姑娘似乎也会作诗,你也做一首来给大家听听呗?”

    “唐公子,您可真会拿小竹开玩笑。”林小竹恨不得踹他一脚。这家伙,才表扬完没三秒钟,便开始不着调了。

    袁天野也瞪了唐宁远一眼。林小竹今天本来就挺招婉华郡主嫉恨了。唐宁远这句话要是被她听到,还不知又要惹出什么麻烦来。他虽然不怕婉华郡主那没头脑的招数,可惹上一个疯女人总是让人头痛的事。

    第一百七十七章作一首诗吧

    第一百七十七章作一首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