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五章 跟我回家

    这几日林小竹都迷进围棋里去了,白天跟沈子翼对弈,晚上就自己看棋书,研究棋谱,她本就是一个极聪明的人,再加上日以继夜的研究,再加上沈子翼毫不藏私的讲解,短短几天的功夫,她竟然能让沈子翼这样的棋艺高手落败,心里自然有说不出的兴奋。(www.K6uk.com)高兴之余,她并没有注意到沈子翼眼中的异样,意犹未尽地将棋盘重新摆好,抬眼一笑:“再来。”

    沈子翼眼珠一转,眨眨眼道:“原来你棋艺不精,要是打赌的话,倒说我占你便宜。现在你既然能击败我了,咱们是否下些彩头?”

    “我可是一穷二白。”林小竹抬眼道。

    “自然不是用钱来作彩头。林姑娘厨艺高超,一直也没机会吃你做的菜。要不这样,如果你输了,你就做一顿菜给我吃;如果我输了,我就把这本棋谱送给你。”

    “真的?”林小竹的眼睛一亮。她正遗憾如果离开沈园,就不能看到这本棋谱了呢。现在沈子翼拿它来打赌,还真是投其所好了。虽然她赢的几率不大,但输了她也不怕,几日没做菜,她正手痒痒呢。沈子翼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这几日又招待得极好,做一桌菜感谢他,也是应该的。只不过前几日沈子翼不提·她也不好说。毕竟人家也有御厨,做的还是南海国口味的菜,她这手艺人家也不一定看得上眼。现在这样一来,正好可以表示一下心意。

    “那是自然。不过你想要棋谱·那就得赢了我不可。来吧!”沈子翼兴致勃勃地拿起了棋子。

    猜先,白子先行。

    林小竹拈了一枚白子放在右上星位小飞挂的位置,语调欢快地道:“白棋先行,去位人官。”

    沈子翼不加思索地用一枚黑子对小飞挂的那颗白子进行一间低夹,道:“去位人方。”

    林小竹不再说话·只是飞快地又落了一子·却是去位官行。

    不需一刻时,盘上布下了三十余颗子,都集中在棋盘的左上角,沈子翼的一块黑棋占据了角地,另一块黑棋将林小竹的两块白棋分割开,一块带着两块,三块未活的孤棋向中腹奔突厮杀、抵死纠缠。

    林小竹刚开始的轻松不见了,脸上慢慢凝重起来。已经下了五十多手棋了,棋盘右上角密密麻麻·三块棋争先求活,局势咬得很紧。她现在面临难局,她的两块棋要求活,而黑棋只需照顾一块,分散之兵力对敌大部队,极为难办!

    林小竹正蹙眉苦思间,却听得庄嬷嬷来报:“五皇子,外面小厮来禀,说袁神医求见。”

    “哦?”沈子翼看了林小竹一眼,见她仍盯着棋盘·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庄嬷嬷的话,眨了眨眼睛,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对愕然抬起头来的林小竹道:“你家公子来了。”

    林小竹一皱眉,嘟着嘴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咱们这盘棋都还没下完呢。”说是这样说,却还是站了起来。

    沈子翼沉吟片刻·对庄嬷嬷道:“你让人把他带到这里来吧。”转头对林小竹道,“咱们下咱们的,反正他从外边到这院子·还得走好长一段路。”

    “好好好。”林小竹一心惦着棋盘,觉得这办法真是两全其美,兴高采烈地又坐了下来,转头对庄嬷嬷道:“麻烦嬷嬷带我家公子进来。”

    “带客人进来,是老奴的本份。”庄嬷嬷笑道,转身出了幽竹院,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刚开始庄嬷嬷对林小竹是不屑的,毕竟不会有哪个正经人家的姑娘会这么跑到年轻男子家中,一住就是几天。但后来看到五皇子不但一有空就跑来相陪,态度还极恭敬,总怕怠慢了林小竹似的,她这才重新衡量林小竹。可这回竟然听到自己家皇子说“你家公子”,林小竹也说了这话,倒好像外面那位求见的公子,是林姑娘的主子似的,她这心里又犯起了嘀咕。

    跟着来通报的小厮到了二门处,庄嬷嬷看到门厅里坐着的公子无论相貌还是气质,都不输于自家皇子,心里对林小竹的身份更是好奇,对袁天野笑道:“公子请随老奴来。”见乘十自然而然地跟着袁天野往里走,她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没把话说出口。

    照理说,自家皇子就应该在前厅接见客人,这才合乎礼数。可这会儿不光是他自己整日在后宅女客住的院子里厮混,还把陌生男子往后宅里带。虽然沈园没有女主人,可这样做,也太不合道理了吧?自家皇子作事就没有分寸,她这会儿,自然不能叫人家小厮留在门外。

    袁天野越走就越觉得不对劲,看看路边的建筑,问道:“嬷嬷,这应该是后宅了吧?”

    “是。袁公子来时,我们五皇子正跟一位姑娘下棋。而那位姑娘,似乎也是公子您的相识。所以皇子便让老奴直接将公子带去那位姑娘所住的院子。袁公子放心,我们皇子不光没有娶妻,便是连侧妃姬妾也没有一个,这后宅不后宅的,也没有多大讲究。”庄嬷嬷极会说话,把自家皇子的失礼之处弥补得合情合理。

    袁天野听得沈子翼跟林小竹在她的院子里下棋,而且林小竹听到他来,也没见出来迎接,这脸便黑了下来。默默跟庄嬷嬷到了幽竹院,一进院子便听得林小竹欢快的声音从厅里传来:“哈,终于转败为胜了。等着吧,这一盘一定是我赢!棋谱啊棋谱,你就要姓林了。”

    “别高兴那么早,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沈子翼不服气地道。

    “袁公子请进吧。”庄嬷嬷知道自家皇子在跟林姑娘下棋的时候,是最烦有人来打扰的。袁天野的到来刚才就禀过了,这会儿她便省略了一步,直接将袁天野带进了厅里。

    袁天野走进大厅,便见得正中的八仙桌旁的椅子上并没有人。倒是屋子左侧紧靠着一扇大窗处,摆着一张足有两米长、一米宽的大木榻,木榻上放着一张小几,几上摆着一副棋和两个茶盏。而沈子翼和林小竹,正面对面地盘腿坐在木榻上,聚精会神地在下棋。林小竹身上穿着一件紫红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腰下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桃心髻上嵌着几颗闪亮的白珍珠璎珞,斜插一枝蝴蝶镂空翡翠簪子,黑亮而柔顺的几缕青丝垂在两鬓,清丽的小脸神采奕奕,眼睛似乎比平常明亮,鼻子更挺,嘴唇更红,如玉一般细腻光洁的脸上,似乎透着一层莹光,看上去让人一下移不开眼去。她这会儿似乎下了精彩的一步,脸上露出得意洋洋的神情,大眼睛一弯,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不服气是吧?那就下到你服气为止。”

    袁天野只觉得自己的心,突突地就这么沉了下去。林小竹身上的衣服首饰,并不是他送过来的;这样灵动美丽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林小竹,是他从未见过的;而她小脸上那神采飞扬的得意的表情,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她是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光彩,还是自己没给机会让她绽放这样的光彩?

    站在门口处的袁天野,心里如同打翻了调味罐子,五味杂呈。

    见袁天野像呆了似的站在门口,眼睛盯着林小竹,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庄嬷嬷赶紧上前一步,向沈子翼禀道:“五皇子,袁公子到。”

    “哦。”沈子翼转过头来,看到袁天野,连忙站了起来,笑道,“不好意思,下棋入了迷,有失远迎。失礼失礼。”

    “公子。”林小竹也赶紧站了起来,招呼了一声。

    看到这两人站在一处,高矮胖瘦都是那么的和谐,同样的笑脸,同样的举动,仿佛是相处了许多年的夫妻一般,行动里带着默契,袁天野只觉得嘴里全是苦涩和酸楚,他没有说话,只僵硬地笑了一下。

    “来,袁神医,咱们那边坐。”沈子翼将袁天野往前面的桌椅处让。

    “不了。”袁天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到林小竹身边,伸出一只大掌,像宣布所有权似地紧紧握住了林小竹的手,道:“我来接她回去。”

    “接她回去”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你······”沈子翼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那一大一小两只手。

    袁天野因练武而略带薄茧的大手,是那么的有力而温暖,被他这样一握,林小竹的心忽然微微战粟了一下,向来镇定的她一下有些慌乱起来。她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急急转过身去,遮掩道:“公子,我、我给您倒杯茶。”

    沈子翼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感觉到刚才的心情忽然阴沉得如同黑夜一般,而林小竹这一抽手,顿时让他回到了阳光明媚的白天,心情瞬间好了起来,笑道:“是啊,进门就是客,喝杯茶再走也不迟。”

    她把手抽走了,她把手抽走了……此时袁天野的心,就像被人抽走了一块,留下一个大大的空洞,窗外吹进来的微凉的秋风,让他感觉透心的凉意。他闭了闭眼,一字一顿地道:“小竹,跟我回家。”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