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上路

    林小竹雇的车夫便知道城东的车马行在哪儿,也不用问。(www.k6uK.coM)了沈园,便驱着马车直奔那里。这车马行生意做得大,行事极为正规。有专门接待客人的小厮,马车根据好坏分为几等,价钱各不相同;车费也由路程的远近而定。

    林小竹见了,暗自欣喜,选定了一辆中等马车,说清楚去哪里,又交了定金,约好马车明儿一早到客栈来接她,这才回了客栈。

    此时天色已晚,为少惹麻烦,林小竹也不出门,只在客栈里要了饭菜,吃了便上床练功睡觉。开始她还担心这客栈治安不好,睁着眼睛警惕地听着四周的动静,听了半个时辰,感觉一切正常,这才安心睡下。

    袁六娘一直跟着林小竹回到了客栈,这才转回袁府,向袁天野汇报林小竹这一个时辰所做的事。袁天野听得大小竹先是打听商队,这才去沈园辞行,脸色好看了许多。待听得林小竹要去南海国时,他摆了摆手:“你只管跟着,别让她出事就行。其他的,一律不要管。”又叫来袁五娘,“你们两人轮流跟着林小竹,不要离开她一步。如果她少一根寒毛,唯你们是问。”

    “是。”袁五娘和袁六娘躬身应道。见袁天野没别的吩咐,转身回了客栈。

    第二天一早,林小竹起身吃了早餐,又买了些干粮在身上,见有车行标志的马车来了,跟车夫对了车牌,确认无误后便上了马车,直奔城门而去。

    “林姑娘,您这孤身一人,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做什么?”车夫老孙头一面驶着车,一面跟林小竹攀谈。这老孙头也有五十开外年纪是林小竹在车行里特意挑的样子极为忠厚老实。

    林小竹在这异世,第一次出远门。到处人生地不熟,本着小心的原则,是不大愿意把自己的情况跟人说的。但这老孙头的问话·像极了前世遇上的那种健谈的“的哥”,倒觉得倍感亲切。再说,两人这一路要相处一个来月的时间,总是要聊天打发时间的。彼此有所了解,才更好相处。于是她便瞎编了一段凄惨遭遇:“我从小就没了母亲跟着父亲过活。前段时间父亲也因病去世了,他临终前吩咐我去南海国找姑母。我姑母嫁了一个走商的人家,现在定居在南海国京城。”

    老孙头倒是相信了林小竹的话,叹了一口气道:“唉,也是个可怜的娃。看姑娘这样子,斯斯文文的,说话做事也极有章法,想来你家里也是书香门第吧?你这去投奔姑母,你姑母如果是个好的,那倒罢了;可如果你姑母也不待见你你可怎么办哟。”

    林小竹沉默了一会儿,笑道:“实在不行,再回来呗。”

    “嗯,那倒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嘛。不过姑娘年纪也不小了,找一个婆家,便有了自己的家了倒不一定要寄人篱下。”

    林小竹笑了笑,不置可否,道:“我为了出门行走方便改扮了男孩儿。虽说不大像,但孙叔还是唤我阿竹吧。反正娘娘腔的男孩子,也不是没有。”

    “如此老孙头就僭越了。”老孙头笑嘻嘻地应了,又问,“姑娘……哦,不,阿竹,你这要去南海国,拿了通关文书吧?”

    “通关文书?”林小竹一怔,“什么通关文书?”

    老孙头愣了一愣,转过头来看着车厢:“你没到官府去办通关文书?那怎么能出得了国境啊?”

    “出国境要通关文书?”林小竹一拍自己额头,暗骂自己大意。现代出国也要有护照有签证的,古代也有啊。那唐玄奘,不是每到一处都要加盖文书,方可通过吗?还有关羽过五关斩六将,那是因为一开始就没有曹操的通关文书,每到一处都受到阻拦。直到后来曹操派人送去文书证明,各路才一路放行。可见,这古代出国也是跟现代一样,这通关文书就是护照,到官府去办理就是签证,一样一样的啊!

    她可没有通关文书,怎么办?林小竹皱起了眉。

    “阿竹,您看这怎办是好?”老孙头将车驶到路旁,停了下来,“要不,您先回家,先把通关文书办了,再去寻你姑母?”

    “不了。”林小竹道,“直接走吧,到了边境再说。到了那里,我看看能不能让人托一封信给我姑母,让她过国境来一趟。如果她心疼我,愿意接我去她家住,自然会帮我想办法;如果不愿意,我便直接回家,也不必麻烦办什么通关文书了。”

    “可这通关文书必须要户籍地的官府办的。您这到了边境,你姑母如果只是一介平民,可不大容易想得出办法让你过境。我劝您还是好好想想吧。”老孙头劝退。

    林小竹却在车厢里摇了摇头。

    她昨天扇的袁天野的那一个耳光恼怒之下可是用了十成力,当时就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在他脸上。袁天野长这么大想必没挨过打,还顺带丢了脸,不知他心里怎么恼恨她呢,哪里会这么快就派人去帮她消奴籍?这奴籍没消,她去办通关文书,岂不要被当成逃奴抓起来?再说,一旦到官府备了案,袁天野也好,太上皇两口子也好,那不马上就知道她去了哪里?便是逃到了他国,只要他们想让她不好过,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她还是到了北燕国边境再说吧。出不了关,就在边境住下来好了。离开京城那么远,好歹安全一点了吧?

    主意虽是拿定了,却不知这城门出不出得去。林小竹记得明朝出城,是要路引的。她提着一颗心,问道:“不知出城门要不要什么文书?”

    “那倒不用。只要你不是城墙上悬赏的逃犯,出进城门倒没关系。”

    “那就好。”林小竹放下心来,“就照我说的办!走吧。”

    林小竹出钱雇的马车,老孙头自然得听从于她。如果林小竹听了他的劝,势必要退了车马行的车,老孙头也是要被扣钱的。他劝她一句,也是本着自心的良善。此时见林小竹不听劝,执意而行,老孙头便不再多嘴,驾起车马直往城门驶去。

    到了城门前,林小竹特意掀起窗帘,看了一下城墙,发现那里倒是贴了三、四张布告,上面还画了人像。只是离得远,看不清楚上面画的什么样的人。

    想想自己的处境,林小竹还是决定问清楚:“孙叔,那城墙上的画像,都是杀人的逃犯吗?”

    “有些是犯罪的人,有些则是逃奴。”出城的人多,老孙头小心地驾着车,慢慢地跟在一辆马车后面,往城门处移动。

    逃奴?林小竹一惊。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后悔就这么大剌剌地出了门,没有化化妆,做一下伪装。不过此时再退缩,已经来不及。她也相信袁天野既给了她卖身契,是绝不会把她当成逃奴追杀的。

    守城的兵役一辆辆马车检查,到了林小竹这一辆时,他掀开车帘朝里望了望,看了看林小竹,觉得她跟城墙上画着的人长得并不像,便放下车帘,朝老孙头挥了挥手,放了行。

    林小竹这才捂着胸口,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出了城,凉风习习地透过车窗吹拂到身上,林小竹忽然觉得心情大好。她掀开跟老孙头相隔的小窗,道:“孙叔,您常年在外驾车,遇上过许多趣事吧?能不能说些给我听听?”

    “哈哈,您要不嫌聒噪,老孙便说说给您解解闷。”老孙头闻言,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他常年在外跑车,见多识广,说出来的见闻,倒比林小竹看的那些风物游记还要有趣。应林小竹的要求,他又介绍了许多各地的土特产和名胜景点。

    接下来坐在马车上跑了一天,一路倒也舒适。林小竹本就年轻,又不是娇生惯养出来的,颠簸一天,到晚上睡一觉,第二日又生龙活虎了。老孙头走了大半辈子路,对情况极熟,早上何时出发,中午在哪里打尖,晚上在哪里住宿,都能赶在时间段内找到合适的地方安置,让林小竹暗自庆幸自己雇对了人。

    这样走了两日,到了第三日中午,他们便到了一个叫吴镇的地方吃饭。

    “阿竹,这吴镇是北燕有名的水乡,所养的鸭子,个大肥美,最是有名。”老孙头道。

    本来车夫的吃食是不用雇主管的,每到饭口,雇主只要管好自己吃什么就行。但林小竹见老孙头人好,一路上吃饭,都要点上一荤两素一汤的菜,叫上老孙头一块吃。老孙头推让了几次,都推让不过,只得领了她的情。如此,他对林小竹便越发尽心。见林小竹花钱也算大方,最是讲究吃食,便每到一处,就推荐推荐当地的特色菜肴。

    “鸭子?”林小竹一听,眼睛一亮。

    鸭和鸡同为禽类,功效却大不相同。鸡尤其适合的冬季进补,民间素有“逢九一只鸡,来年好身体”说法。而鸭属于水禽,元朝的御医忽思慧在《饮善正要》里说:“经常食用鸭肉对体弱阴虚、水肿食少、大便干燥、低热者最为有益。”

    而一年当中,最适合吃鸭子的季节当属夏秋。当年的新鸭养到秋季,肉质壮嫩肥美,营养丰富。再加上鸭肉性寒凉,可以除秋燥,最适合夏秋季节和体热上火者食用。因此秋季食疗首选鸭,猪牛羊等其他肉类就稍逊一筹。

    (这两天下县里调研,实在太忙。今天只能一更了,还这么晚……捂脸!)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