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使诈

    林小竹这一声叫唤,声音着实不小,不但让内堂里打着算盘当作什么都没看到的掌柜抬起了头,还把在大厅里吃饭的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wwW.K6UK.COM)而老孙头更是站起身来,往这边走来。

    “这位大爷,你看他们拦着门不让我出去。”林小竹担心老孙头叫出她的名字,让这些人知道他们是认识的,赶紧抢先叫道。

    有人朝这边走来,这些人仍然堵在门口不动,显然有恃无恐。而大厅里的人虽然都望着这边,却又都低下头去窃窃私语,没有一人出来帮她说上一声,想起邻座的人刚才说的话,林小竹便知道面前这位男子应该就是他们口中说抢了三个女子的衙内了。她练了几年功夫,想必逃跑是没问题的。如果老孙头机灵一点,装着不认识她,先赶了车在前面慢慢走,她逃离之后追上他,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啊?”老孙头一愣。林小竹一向叫他“孙叔”而不是“大爷”,这一下换了称呼,倒底是个什么状况?他眨了眨眼,不明所以,愣愣地看着林小竹。

    “没你什么事,滚开。”一随从对老孙头恶狠狠地道,又对大厅冷冷地扫了一眼,直把大家都看得低下了头。有些胆小的,赶紧结了账,匆匆走了。

    林小竹见老孙头似乎明白了过来,掏出银子结了账,然后一步三回头地往门外去了,这才放下心来,装着害怕的样子·挤出一滴眼泪道:“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林小竹的眼睛本来就又大又圆,那长长的睫毛上再挂上一滴眼泪,颇有些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感觉,刘业看得心痒痒地着实难受。他也不愿意就这么明晃晃地把人强抢回去,一个是强扭的瓜也不甜·再一个坏名声传多也不好·父亲知道了免不了一顿责骂,当下笑眯眯地道:“姑娘真不相信我知道这鸭子的秘方?”转头叫道,“刘掌柜。”

    “哎哎,小人在。”掌柜点头哈腰地跑了过来,唤道,“少爷。”

    林小竹诧异地望了掌柜一眼。难道这位强抢民女的男子,竟然是这刘记的东家不成?看来刘记是有了保护伞,才能在此地传承百年。

    刘业颇有些得意地看着林小竹:“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这家刘记,可是我的祖业。姑娘想要知道这鸭子的做法·那咱们就进内院去谈一谈,你看如何?”

    林小竹眼珠一转,嫣然一笑,道:“你当真姓刘?”

    “这还能假吗?”刘业看得她这一笑,更是心痒痒地恨不得把她拉回家去立刻拜堂。

    林小竹摇了摇头,娇俏地睨了刘业一眼:“我不信!”

    刘业被这一眼看得半边身子都酥了,哪里还有什么理智?道:“那你要如何才能相信?”

    “如果你能带我进烤鸭子的厨房走一转,我就相信你。”林小竹道。

    刘业犹疑了片刻,正要说话,却听得掌柜在旁边叫道:“少爷·这可是刘家祖传下来的秘方,除了刘家指定的几个家奴,是不能让任何人看的。您万不可带外人进去啊!老爷要是知道了,非生气不可。”

    刘业的脑子清醒了一些,想起父亲那雷霆大怒的样子,赶紧打消了念头,对林小竹摇头道:“那不行·我家厨房重地,别人是不能进的。”他满含深意地看了林小竹一眼,挑了挑眉毛·“除非······你成为我们家的内人,嘿嘿……”

    “那算了,那我还是走吧。”林小竹嘟起了嘴,侧身就想往几人中的缝隙里挤过去。

    这娇嗔的样子,引得刘业越发的心痒难耐。他一张手臂将林小竹拦住,讪笑道:“虽然我不能带你去厨房,但可以去后院谈谈嘛。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林小竹后退了几步,见刘业和他的随从全都进了门,拥进这屋里来了,心里暗喜,估计老孙头这时已驾着马车上路了,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斜睨着俏生生地看着刘业:“那你现在先告诉我一样,你这鸭子除了放松针,还放了什么东西一起烤?”

    “我告诉了你,你是不是就愿意嫁给我了呢?”刘业满眼痴迷地道。

    林小竹垂下眼睛,娇羞地道:“公子这个问题问的,好没道理。

    婚姻大事,媒妁之言,哪有这样直接问人家的?”

    “那你凑近过来,我告诉你。”刘业笑眯眯地凑了上来。

    林小竹垂下头站着不动,任由他凑近。

    刘业看着近在眼前的皮肤,白皙细腻得都看不见毛孔,心神摇曳,轻声道:“自然是嫩苇了。”说完嘴巴就凑上去,准备亲上一口。忽然他身体一震,感觉一样东西击中了身体的某个部位似的,整个身体变得僵硬起来。

    与此同酵大家眼睛一花,一把匕首架在了刘业的脖子上。林小竹满脸冰霜,对着几个随从道:“谁敢上前一步,我就把你家少爷的脖子割断。”

    大家停住了动作,面面相觑。这姑娘刚才还是娇滴滴的美娇娘,怎么一下变成了罗刹?

    “你可知道我家少爷是谁?他可是县令的儿子。赶紧把匕首放下,饶你不死。”一随从叫道。

    “你、你用了什么妖法?怎么我的身体不能动了?”刘业刚开始还以为自己是被吓的,结果发现全身僵硬,脸色顿变,叫了起来。

    “嗯?”林小竹一愣,见刘业那样子不像是使诈,将匕首稍稍移开,推了推刘业的身体,谁知“咕咚”一声,刘业跟个冬瓜似地,一下就往旁边倒了下去,幸亏林小竹眼疾手快,这些年练手劲,手上的力气倒是不小,一把又将刘业拽了起来。她脑子里心念急转,往屋顶上飞快地瞟了一下,一面注意刘业的身体,一面道:“哼,我告诉你,什么身体僵硬?你少耍赖!想哄我,没门!走,赶紧走,送我出去。等我离开这个地界,我就放了你。”

    她话声刚落,就看见一颗石头极快地飞了过来,击了刘业的背一下,紧接着,刘业的身体一下变得柔软起来。

    这下她心里有了数,飞快地将匕首收了回来,推了刘业一把:“走吧。”

    刘业自然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这会儿见林小竹竟然大咧咧地把匕首收了起来,大喜,猛地转过身来,一把将林小竹的胳膊拿住,咬牙道:“快,把她的匕首拿走。”

    屋顶上的袁五娘和袁六娘被林小竹这动作弄懵了,不知她为何在这种时候把匕首收起来。还是袁五娘跟了林小竹一段时间,知道这女娃心有九窍,她这样做一定有什么道理。当下拦住袁六娘,用嘴型悄声道:“看看再说。”

    袁六娘点点头。反正有她们在,这些人也伤不了林小竹。

    而下面刘业的随从们,见情况陡转,一下变成了少爷制伏林小竹,大喜,上前一把夺过林小竹的匕首,又扯了绳子来,欲要把她绑起来。

    “给我绑紧了。”刘业摸着脖子,又气又恼。从小到大,他还没受过这样的威胁,竟然被人拿匕首架住了脖子。而且,还是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

    随从们把林小竹绑好,问:“少爷,怎么办?”

    “黎掌柜,拿一件女人的披风,再让人驾一辆马车到后门来。”刘业吩咐道……

    黎掌柜赶紧急急从后门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手里拿了一件红色的披风,又道:“马车已准备好了。”

    刘业给林小竹披上,看着变得越发美丽的女子,他的眼睛一下直了起来,道:“走,带回县衙。”

    林小竹倒也听话,不哭不闹地,被他推了一把,便主动跟着出了后门,上了马车。

    屋顶上的袁五娘和袁六娘对视一眼,赶紧跟了上去。

    刘知县祖业就在吴镇,所以并没有把家安在县衙里,而是住到了城东的一所豪华大宅里。马车驶到了角门,刘业下了车,便拉着林小竹,让一个随从跟着,进了獬院。

    “少爷,您回来了?”路上遇见一些丫头,只好奇地看了看林小竹,并没有问话。看样子,刘业这样带人回来,不只一次了。

    “行了,给我找一个厅堂,然后把你爹找过来。”林小竹走到二门处,忽然止了步,对刘业淡淡道。

    “什么?”刘业睁大了眼睛,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小竹。

    “听不懂人话啊?我叫你赶紧把你爹叫来。”林小竹皱起眉,呵斥逗。

    “我、我爹?”饶是刘业自诩自己聪明,脑袋也转不过弯来。莫非,这姑娘还跟自己的爹有一腿?

    林小竹一看刘业那样,就知道他想左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喝道:“你不会以为我是你捉回来的吧?我身上既然带了匕首,哪儿会那么容易被你制住?而且还不哭不阄地跟你回来?我告诉你,你绑了我回来,要想放我走,可就不那么容易了。赶紧地把你爹找来,谈谈条件。否则,不光是你爹的九品芝麻官做不下去,而且还等着一家人下大狱吧。”

    (现在女频也在搞大神之光排名。跟文的亲有不少都订了泠水三本书的,麻烦您到书页泠水的名字旁边领一枚“坐酌泠泠水之星”吧。本来排名挺靠前的,结果其他作者都在呼吁,领的人一下多了起来,泠水都被挤下来了。那么请大家也支持一下泠水,泠水躬感谢大家!)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