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二十四章 相遇

    刘业瞪着林小竹,忽然一下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到最●差点就直不起腰来。(wWw.K6uK.com)好不容易才指着冷着脸看着自己的林小竹道:“哈哈,刚才装得可真像,我差点就被你骗过去了。什么叫我爹来?我真要叫了我爹,他自然得把我大骂一顿,然后把你放出去,这样就遂了你的心愿了。是也不是?哼,还拿话吓我!老实告诉你,少爷我从小到大就不怕吓!”他慢慢停下了笑,含情脉脉地看着林小竹,“不过这样好,少爷我喜欢。嘿,少爷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那些美人,就是绫罗裹着一段木头,哪里像你这般有趣?”

    “合着你以为我逗你玩儿呢?我才没那功夫呢。”林小竹像看死人一般地看了他一眼,转头问跟着的一个丫头,“厅堂在哪儿?”

    那丫头愣愣地看了自家少爷一眼,见他没什么反应,道:“这边走。”

    反正是在自己院子里,走到哪里都一样。刘业倒也没拦着,一面仍然嘿嘿直乐,一面跟着进了偏厅。

    林小竹进到厅里,大咧咧地坐到了上首,道:“你真不去请你爹

    “我傻了吧我?”刘业看着三面有窗的偏厅,又转过头来看着林小竹吹弹可破的粉嫩的脸,色眯眯地笑道,“宝贝,你真要在这里跟少爷我亲热?”

    林小竹冷冷地看他一眼,抬起头来,叫道:“袁五娘,下来吧。”

    刚刚才跟到偏厅·正藏在横梁上的袁五娘和袁六娘一惊,面面相觑。

    “行了,下来吧,我知道你就在上面。”林小竹不耐烦了。她离开袁府时,就曾想过袁天野有可能会派人跟踪她。以她对他的了解·总觉得他不是那么容易放手的人。否则她也不会孤身一人·只雇一个老头子驾车往南海去了,起码会到武馆去请一个保镖。一路上虽然没有强盗,但像刘业这样的地痞流氓不少。她这装扮又哄不了人,一路上非得喜麻烦不可。可有了保镖,袁五娘没有出手的机会,自己就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跟踪自己。像那样被一直蒙在鼓里,一言一行都被人监视着,虽然也许是好意,但对她而言·还是觉得很不爽。

    当然,如果袁天野真没派人跟踪保护她,她自恃以自己那三脚猫功夫和机敏,对付一般的地痞流氓还是没问题的。就像今天,没有袁五娘,她往刘业等人脸上撒上一把辣椒面,自然也能逃离魔爪。

    “下去吧。”袁五娘见行藏既已被林小竹叫破,便知道再藏着也没意思了,对袁六娘点点头,飞身飘下了屋梁。

    刘业见林小竹咋咋呼呼的·还真被吓了一跳。可眨了两下眼睛都没见到人,以为她又哄自己了,正张嘴想要嘲笑林小竹两句,眼前却猛地一花,面前忽然就冒出两个灰衣人来,被吓得差点没惊叫出声来。

    “姑娘。”袁五娘知道林小竹叫自己显身的用意,很给面子地单膝跪地′抱拳行礼,一副唯她是瞻的样子。而袁六娘行了个礼后,忽然白光一闪·林小竹手上的绳索就断掉了。

    林小竹把绳索解开,面无表情地挥了挥手:“嗯,行了,去吧。一会儿我叫到你们,你们再来。”

    她话声刚落,刘业只听得一声“是”,再眨眼时,面前跪着的两个人就已经消失了。他站起来,在屋子里到处寻找,还站到椅子上把屋顶上的横梁也看过了,却连一片衣角都没见着。

    这偏厅是有丫头伺立的。刘业怔愣了半天,看了看林小竹那被解开的绳索,转过头来问那丫头:“我、我刚才不是眼花了吧?”

    “少、少爷,刚才确实有两个灰衣人跪、跪在那里。”那丫头结结巴巴地道。

    “行了,赶紧去请你爹吧。我给你一柱香的时间。”林小竹道,又瞪了那丫头一眼,“上茶!”

    “是,是。”那丫头很显然刚才被吓着了,根本没想起是否还要请示自家少爷,喏喏地退了下丢。

    “姑娘请稍等。”刘业这时候回过神来了,想起刚开始林小竹说的话,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说话也变得客气起来,深深作了个揖,便踉跄着转过身去,急急去寻他老爹去了。

    林小竹坐在厅里只喝了两口茶,刘业便跟着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进了偏厅。

    刘业虽然纨绔,但身为衙内,见识还是有几分的。知道像袁五娘这种有高深功夫的隐卫,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见到他爹后也不敢隐瞒,一路上把事情的来拢去脉都跟他爹刘远胜一一禀过了。刘远胜听得儿子惹了不该惹的人,顿时有大祸临头的感觉。也顾不得教训儿子,急匆匆赶来,一进门就跪了下去,道:“小儿顽劣,得罪了贵人,还请贵人看在我们夫妻三十岁上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的份上,网开一面,给刘府一个赎罪的机会吧。”

    不直接叫恕罪,而是说给一个赎罪的机会,这位刘县令倒是会说话!

    林小竹坐在那里,看着跪在地上不断磕头的刘远胜,心里的感觉极为复杂。一个朝代安逸的生活过久了,就容易滋生。饶是喊着人人平等的现代,特权阶层也同样存在,更何况这种封建社会呢?这段时间,前有袁执、刘四公子,后有刘业。饶是她生活的圈子这么小,还在袁天野的护佑下,就在短短的时间内碰上了这么些人。那么,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呢?岂不是更为无奈,更没有公平可言?

    “哼,三十岁上才得了一个儿子,就可以纵容儿子欺行霸市,强抢民女了吗?那四十岁上得的女儿,是不是把你儿子杀死,也可以逍遥法外?刘县令,你不要告诉我,平时你就是这么判案的?”

    “下、下官不敢!下官不是这个意思!”刘远胜一下被说得语无伦次起来。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坐在上首的这个小姑娘是一个普通小老百姓假扮的。一般的小姑娘,见了他这当官的,怕是话都说不利索。饶是那些高官家里的小姐,也不能像这位这般,出口成章,咄咄逼人。

    “你也不用猜我是谁,你也不必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也没功夫教你如何教导儿子。我只是告诉你,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你连自己的儿子都教导不了,何来指望你能教化一方百姓?行了,你的所作所为,你儿子的所作所为,必然会上达天听。至于皇上如何处置你,那就看你的造化了。”林小竹也不想再废话,站了起来,拱了拱手,“告辞!”

    她这话,倒也不全是虚言。袁五娘和袁六娘既然什么都看见了,这情况必然要汇报给袁天野听的。袁天野知道了,甚至比袁拓知道还有厉害。这位县官,就自求多福吧。

    “姑娘,姑娘······”一听林小竹这话,刘远胜被吓得魂飞魄散。也不顾形象,以跟他年纪不相符的敏捷,飞快地爬过来拦在林小竹跟着,连连磕头:“姑娘,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地管束犬子,我打断他的腿,再也不叫他出门半步;我会让他把抢来的姑娘都放回去,还赔偿丰厚的钱财,下官会带着犬子亲自上门道歉。

    姑娘,您就看在我八十老母的面上,饶了我们家这一回吧?下官做县令十年,也算得兢兢业业,为县里的百姓也做过许多好事。姑娘不信可以去查。只是在教子一事上,因有老母护着,不敢有违孝道,才纵得他如此。还请姑娘开恩,网开一面,给下官一个恕罪的机会吧!”

    看着五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人,匍匐在自已脚下一个劲儿地磕头,林小竹这心里也不好受。她开口道:“如果你说的话属实,皇上是个明君,自然不会拿你怎么样,只会略有惩罚,刘县令请起吧。”

    这时候,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柱着拐杖,被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扶着,一同进了门。两人一进门,便也跪下磕着头,哭求了起来。

    林小竹被他们哭得心烦意乱,也懒得去扶那两个女人,道:“行了,就这样吧。”转身就走。

    “姑娘,姑娘······”这下刘远胜顾不得哭泣。从他夫人手里拿过一个小匣子,爬到林小竹面前,打开匣子道:“这是下官的一点小小敬意,还请姑娘收下。”

    那匣子里全是金光闪闪的珠宝,晃得林小竹偏过头去,眯了眯眼睛。

    刘业也连忙爬过来道:“还有,还有那鸭子的秘方,小人马上叫人写了来,交给姑娘,还请姑娘原谅小人以前的胡作非为吧。小人以后再也不敢了!”

    “刘大人,你这样做什么?”林小竹这会儿真恼了,厉声道,“你这是想当众贿赂本姑娘吗?你好好管教你的儿子、好好做官,才是本份。如真有钱,想要赎罪,那就拿这些钱去铺路修桥吧。告辞!”说完,扯回被老太太拉着的下襟,便想离开。

    “好,说得好。”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林小竹抬头一看,却是袁天野和沈子翼走了进来。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