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三十五章 烤衣

    林小竹是这么想,袁天野却想着她上岸时就没了力气,现膣又走了这么久,想必是极累了,便也不坚持,将沈子翼从背上放了下来,一屁股坐到地上,然后看看四处都是湿辘辘的草木,叹了一口气道:“哪里能寻得出干柴来烤火?”

    “湿柴也能烧燃,只不过烟比较大。(www.K6uk.com)”林小竹道。以前在深山舅舅家时,有时被舅母打出去,躲在山上,便是下雨天她也要烧火烤野味吃的。想起那段日子,她便一阵唏嘘。要不是遇上袁天野,她很有可能就被卖到深山里去给人做童养媳了。饶是她再机灵,遇上力气大的,她根本都跑不了。如今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呢。

    袁天野从她这话,显然也想起了她在舅舅家的生活。虽然他不知道她以前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但她那舅母的表现和村里人的反应,当时他都看在眼里的,知道她过得一定不好,否则她也不会自卖自身了。从她一直想要赎身就知道,她要不是走投无路,是绝不会把自己给卖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林小竹的目光不由带了些许怜惜。

    林小竹却没看到他的目光,说完那句话,她便四处张望,终于看到远处有一棵大树。下雨时有大树挡着,树下不会像外面那么湿,再加上上面有枯叶覆盖,下面应该会有一些半干的树枝。她走过去,用树枝把地上的树叶扒开后,果然找到一些半干的树枝。

    “我来吧你回去歇着。”袁天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林小竹回过头去,对他笑了一下,道:“一起吧。”要是以前,她虽然赎了身,在他们眼里仍是下人这些事自然应该由她去做袁天野只管坐在那里等着烤火就是了。可现在,袁天野却没有坐在那里等,也不是过来帮忙,而是心疼她,想要替代她做事。这种变化,虽然是一点一滴极小的事,却也能看得出,她在他心目中,地位发生了变化。他们之间不再是主子和下人的关系,而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

    她对于袁天野的这种变化,自然乐见其成。所以并不推辞,两人动手,一起把枯枝捡了出来。

    “这里要比其他地方干爽,你把翼公子背过来吧。”捡够树枝,林小竹道。

    “好。”袁天野起身过去,把沈子翼背了过来。

    林小竹自从到了这古代,因为没有家,所以没有什么安全感一直喜欢把全付家当都带在身上,能生火做饭活命的火石自然也不例外。她往身上一摸,从怀里拿出火石时,忽然打了个愣,这才想起,原先在往岸上游的时候,她当时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而腰上的银两让她感觉越来越重。为了活命,她一咬牙便把腰带解开,将银两全都扔到了河水里。刚才精疲力尽没有时间想这个。现在想起,她这心啊,真叫一个疼。那可是她辛辛苦苦积攒了几年的一百多两银子啊。

    想到这里,她赶紧去摸了摸衣角。摸到一张稍硬的纸质还在衣角里,心里顿时放松下来。依着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原则,沈子翼给她的那张一千两银票,她密密地缝在了衣角里,并没有跟那些银子放在一起。幸亏那银票的纸质特殊,被水浸了,还好好地在衣角里,否则,她真要欲哭无泪了。

    还好还好,去了小头,大头还在。

    林小竹舒了一口气,就着枯枝,打着火石,好半天才把火生起来。而袁天野也扶着沈子翼到了这边坐下。他看了林小竹一眼,把外袍脱了下来,检了一根树枝,把衣服摊开晾到上面,凑到火堆旁。

    虽然在现代在游泳池看多了只穿一条内裤的男人,但到古代几年了,林小竹或多或少受了一些礼教的影响,知道即便是像袁天野这样穿着包得极严实的亵衣,也不是她这个女人能看的。当下有些不自然地转过头去,站起来道:“我去那边再升一堆火。”

    “你先别走,我运功帮他把寒气逼出来,你就呆在这里吧。否则要有什么事,我一下顾及不到你。”袁天野却道。

    林小竹看沈子翼闭着眼睛,脸上有一丝不自然的潮红,知道一定是他刚才受了凉,发烧了,点点头道:“好,你运功吧,我在旁边守着,不会乱跑的。”

    袁天野不再废话,将沈子翼转过来,背对着他坐着,开始运功帮他治病。不一会儿,沈子翼的身上开始冒出雾气来。

    林小竹开始还觉得很是神奇,看得极有趣。但她全身上下,连头发都是湿的。原来忙着还不觉得现在坐下来被秋天的凉风这么一吹,凉飕飕的、湿漉漉的,甚是难受!不一会儿,便觉得鼻子痒痒想打喷嚏,为了不影响袁天野,她拼命的呼气,好不容易才忍住没打出来。

    她看着袁天野他们,暗叹一口气。有他们在这里,她是不可能将衣服脱下来烤干的了。只能乞求上天,不要让她在这个时候受凉感冒。有个沈子翼已够让人操心的了,她要是也病了,袁天野一个人,怎么办呐?

    想了想,她转了一个方向,背朝着火堆坐着。

    在深山里时,她见过有孩子受了凉,家里的大人便烧一堆稻草,用火烘孩子的背。慢慢地把那堆稻草烧完,把背烘暖了,那孩子的风寒就好了。

    背对着火堆,林小竹慢慢感觉身体暖和起来。便是前胸穿着湿湿的衣服,也不觉得冷。她仲出手,把袁天野的长袍翻了翻,让火烤到那还没干的地方。这袍子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极其柔软,还很容易干。只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已是半干了。

    过了一盏茶功夫,袁天野放开了贴在沈子翼后背的手,作了个收势,缓缓地睁开了眼。

    看着林小竹背对着火堆坐着,抬着头看着远方,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不知在想什么。湿湿地头发披散在背上,乌油油地,越发地衬得她肤如凝脂,肌如白玉。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一道优美曲线。

    想起她嘴里那甜美的味道和河中的那一个拥抱,袁天野只觉得一阵心曳神摇,口干舌燥。他赶紧移开眼睛,作了几次深呼吸,把心里的那股躁动压下去,这才走到她身边,道:“来,我帮你驱驱寒气。”

    “你们好了?”林小竹惊喜地转过头来,见袁天野坐到她的背后,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不用驱寒。”袁天野累了那么久,又帮沈子翼驱了寒气,应该早已累惨了。如果再帮她运功,她担心他吃不消。而且刚才,她烤了后背,身上的寒意已消退了。

    袁天野不放心,拉过林小竹的手,给她把了个脉,见她果然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却舍不得把她的手放下,慢慢地用他的大掌把她的小手包裹起来,轻唤一声:“小竹。”

    感觉到那只大手有力而坚定,林小竹心如撞鹿,她低下头,“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袁天野正要说话,却听得沈子翼那里传来声响。转头一看,见他原本坐着的身体动了一动,似乎下一刻就要睁开眼了。只得恋恋不舍地把林小竹的手放开,仲手去摸了摸架在火旁的袍子,轻声道:“你找个地方,把我的外袍换上,将湿衣服脱下来烤干。”

    “嗯,好。”林小竹脸有些微红地站了起来,拿起那件袍子,走到大树的另一边升了一堆火。然后踌躇了一会儿,见袁天野已走到沈子翼身边,跟他说起话来,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两人坐着的位置正好背对着她,她赶紧跑到一处灌木丛旁边,手脚麻利地将湿衣服换了下来,穿上了袁天野的那袍子。

    虽然袁天野冲动之下吻了她两次,刚才的举动也挺暧昧,但她相信他是一个正人君子,必不会趁此机会强要了她。此时保住身体不生病才是最重要的,忸怩害羞什么的,就顾不得了。

    袁天野身材高大,他的袍子自然又长又大,林小竹穿在身上,空荡荡地,还拖到了地上。她把多余的地方折了几折,用腰带扎紧了,这才将自己的衣服挑在树枝上,架到了她这一堆火旁烤了起来。

    好不容易将衣服烤干,再换了回来,伸头见袁天野他们已将身上的亵衣都烤干穿好了,她这才放心的回到那里,欢喜道:“翼公子,你可好了?”

    “好了。”沈子翼转过头来一笑,“这一次,多亏了逸王爷。”又道,“林小竹,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你从小没吃过苦,自然跟我们不一样。”林小竹笑道,把袍子递给了袁天野。

    “唉······”沈子翼叹了一口气,很受打击的样子。

    “好了,我们走吧。希望天黑之前能找到人家。”袁天野接迁袍子穿上,站了起来。

    沈子翼也跟着站起来,看他的脸色和动作,便知道他是彻底好了。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