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五十六章 环儿(下)

    她说到这里,又换了个语调,娇滴滴地道:“娘,您也别气。(Www.k6UK.CoM)你看,这女人虽然比不上我,却也有几分姿色,尤其是笑起来,迷死个人了。她又懂厨艺,听说在酒楼里露了一手,把那些厨师都震呆了,连赵老爷都要跟她买烤鸭子的秘方。这样的货色,怕不得卖上几百两银子?娘,你就知足吧。”

    “事到如今,说这么多还有什么用?反正我是看出来了,指着你享福,怕是不能了。算了,几百两就几百两吧,好歹能舒舒服服的过上几年日子。你呢,也别东想西想的了,赶明儿找个男人,就嫁了吧。”

    环儿撇撇嘴:“要嫁我也要嫁到大户人家作妾,才不嫁那些没钱的受穷呢。

    娘,咱们去大地方看看吧,先摸清了情况,选一家有年轻少爷、家里又有钱、少奶奶软弱好欺的。这一回咱们不光要钱,还要人财两得才好。”

    刘嫂和环儿的话说到这里,许久没出声的老魏咳嗽一声,闷声闷气地道:“你们娘俩别老顾着说话,去看看那丫头醒了没有?要是醒过来了在那儿偷听,你们什么底子都漏给别人了。到时候卖到了青楼,等她混得风声水起的时候,起了寻仇的心,那就麻烦了。”

    这话一出,吓得那母女俩顿时噤了声。林小竹听了,连忙把呼吸调整成绵长而均匀的样子,心跳也尽量让它平缓下来。

    环儿走过来,听了听林小竹的呼吸声,又用力地踢了她一脚,见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松了一口气,道:“没醒呢。”

    “为了稳妥起来,到青楼之前·还是给她灌上哑药吧。”老魏狠厉地道。

    “哑药?”刘嫂子很是犹豫,“灌了哑药,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老魏狠狠地瞪了刘嫂子一眼:“钱钱钱,你就知道钱。有什么比命更重要?”

    刘嫂子显然很怕老魏,见他如此说,便不作声了。倒是环儿道:“爹说的对,把她灌哑了最好,这样最安全。不过娘您也别担心,她的厨艺好·没准价钱也不比前儿那个吴丽娘差。”

    一家三口聊了一阵,便不说话了,只听得竹篙撑船“哗哗”的声音。

    林小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脑子里却飞速的转着·极力想着如何逃走。她本来就打不过那老魏,现在又被五花大绑着,想要脱,谈何容易?但她不能坐等袁天野来救她。现在才是下午,而昨天袁天野就很晚才回到赵家院子·今天估计也不会早。再加上一到河边就没有了她的线索,想要袁天野在老魏一家给`她灌哑药前赶来将她救下,可能性太小。

    “小玉,你去看看那丫头醒了没有。”老魏忽然道。

    听得这话,林小竹灵机一动,调整了两下呼吸,便让自己进入龟息状态。这是老爷子曾经教过她的一种方法·专门在关键时刻保命用的。目的就是让身体进入假死状态,好在没有粮食给养的情况下·多活几日。不过现在,她可以让老魏一家认为她死了。一来可以拖延去青楼的时间,二来如果他们真的相信她死了,或许会把她扔下水里。毕竟一个死人·是不能卖钱的,尸体被人发现反倒容易引起官府的注意。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扔到河里。而她的手虽然被绑着,脚却是自由的。凭她的水性·下到水里先闭气一段时间,等船离开了,她便可以凭借脚的力量,让自己浮上水面来。到时候再想办法把绳子解开,如此就逃出升天了。

    “咦,怎么没有了呼吸?”环儿的声音在林小竹耳边响起。很显然,这环儿真实的名字,应该叫做小玉。

    “什么?怎么会?摸摸她的脉搏。”刘嫂子道。

    林小竹的手被绑着,实在不好摸脉博。不过小玉的经验十分丰富,她伸手到了林小竹的颈部,去摸她的大动脉。

    这个地方,是一个人的死门。作为练武功之人,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是不会让人轻易去摸自己的大动脉的,毕竟只需要手指稍微用力,就能让一个人无声无息的毙命。所以这也是小玉故意试探林小竹的,防止她装死。

    而林小竹本来就要装死,那自然要装得彻底一点。现在不让刁、玉摸她的大动脉,只有死得更快。所以她一动不动,尽量让自己的龟息状态更深入一些。

    因为她的努力,小玉在摸她的大动脉时,便吓了一大跳,飞快地收回了手,对她母亲道:“娘,她死了,她死了。”

    “胡说。”刘嫂子还没说话,老魏就吼道,“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可能就死了。”说完,把竹篙一放,走到林小竹面前,就摸她的大动脉。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脉博?”小玉急着证明自己,追着问道。

    “奇怪了,还真没有脉博。不过,身体还是温软的,不是这小丫头装假死吧?”老魏自言自语。

    “前不久我来看她时还好好的,虽然呼吸有些慢,但至少还能听到呼吸声。所以她就是死,也才死了一会儿,怎么可能马上就变硬变冷呢?”小玉嘟哝道。

    老魏对小玉使了个眼色,道:“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儿绑块石头,把她沉了河底吧。”

    而那边的刘嫂子没看到丈夫的眼色,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大声地啐了一口:“还以为能弄俩钱花花,却不想这么倒霉,竟然死了,真他娘的晦气。”又瞪着女儿,“刚才不是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小玉很不高兴地看了老魏一眼:“刚才被爹用竹篙敲了一下脑袋,又被水淹了一会儿,这么穿着湿衣服躺在这里吹冷风,能活下来才怪呢。这些大户人家的丫环,比一般的小姐还金贵呢。容易死一些,也很正常。”

    说着话的功夫,猛地仲出手去,摸住了林小竹的大动脉。然而让她失望的是,这大动脉在她出其不意的价袭下,仍然没有丝毫的跳动。更糟糕的是,林小竹的身体比刚才凉了不少,肤色也显现出不一般的

    饶是小玉跟着父母做惯了骗人的勾当,却终究是十六、七岁的丫头,面对着死人,总是有些害怕。她站起来,慢慢地退到刘嫂子身边,抱住她的胳膊,这才对老魏道:“爹,她真的死了,身体都凉了。”

    花了那么多的钱和心思,做了一个局,想把赵家的钱财弄到手,却不想最后成了这个样子,连一个铜板都没赚到。刘嫂子越想越气,指着小玉就大骂了一通。

    小玉却不是个好惹的,也还嘴对骂起来:“······我到那大户人家里面,战战,生怕露出一点马脚,整日担惊受怕的。你们倒好,坐在那里等着我把钱赚回来,还稍不如意非打即骂。哪个老子娘像你们这样?我真怀疑我不是你们亲生的。再说,这女人死了,能怪我吗?还不是爹一竹篙给敲死的?这会子却怪到我头上,那我不如自己死了算了,也省得落埋怨。”说完就哭了起来。

    “好了,这事不怪小玉。再说,就是怪又怎么样?还有什么用?”老魏见闹得不可开交,解围道,“去,搜搜她的身,看看有没有钱。”

    小玉坐在那里不动,兀自在那里生气。刘嫂子只得骂骂咧咧地走到林小竹身边,仲手到她怀里乱摸一阵,从衣服的内袋里掏出了一锭银子和一些铜板。这些钱,却是昨日林小竹买香料时,问袁天野要的钱。而赵老板给她的银票,她又照着老办法,缝在了腰带里。

    刘嫂子把那钱数了一数,叹了一口气道:“只有七两二钱零五十三文。”

    老魏道:“再搜。”

    刘嫂子又搜了林小竹的两个袖袋,两个袖袋却是什么都没有。她狠狠地瞪了小玉一眼,道:“没有了。”古人身上,基本上就两个地方装东西,一个是胸口的口袋,一个是袖子里的袖袋。这两个地方都搜过来,自然就不会再有了。

    一个丫头,身上有七两多银子,也算得是多的了。就算她要卖烤鸭子的秘方,照老魏的观念看,那钱且不说目前还没付,就算付了,也只会交给她的主子保管,而不会让她带在身上。既然两个地方都搜过了,他便没要求妻子再搜身,径自把船划到了岸边,道:“你去搬一块石头上来。”

    “照我说,直接把她扔下去得了。”刘嫂子道,“到时浮到水面让人发现,以为她是失足掉到水里的,倒省了他们到处追查。否则他们这么追查下来,咱们就还得东躲西藏一阵子。这一趟本来就没挣到钱,再还得吃惊吓,躲着什么事都不能做,真是亏老本了。”

    老魏沉吟片刻:“如此一来,绳索就要解开了。”

    刘嫂子仲出手来,摸了摸林小竹的身体,道:“人早就没气了,身子也冰冷的了,就是解开绳子,你还怕她活过来不成?”说完手里的匕首一划,便把林小竹身上的绳索割断了,然后用脚将她一踢,“扑通”一声,林小竹就掉到了水里。

    “好了,赶紧走吧。”看着林小竹沉了下去,刘嫂子道。

    老魏也不耽搁,撑起船像箭一般向下游划去。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