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六十三章 飞龙

    林小竹看着他,放缓了声音:“我知道这是你为我好,但后有关我的事,你能不能跟我商量一下再作决定?我希望自己的事情能自己作主。(www.K6UK.CoM)[].”

    这三天来袁天野对她关怀倍至,衣食住行无不过问,她能感受到他的一片心。但有些问题,却是不能退让的。他是个强势的男人,以前发号施令惯了,所以在感情上,他大概也希望能为她撑起一片天,不让她受到任何风雨的侵害。但她却不能让他这么做。她不能躲在他的羽翼下,慢慢失去自我。两个人以后的路还很长,从一开始,她就不能偏离方向。

    看着林小竹温柔却又不失坚定的目光,袁天野那一点点不高兴也不见了。相处几年,他是知道林小竹的性格的。她不是柔弱的小花,一直希望做参天的大树。即使在做奴仆的时候,她顺从里也常带着自己的主见——这也正是他喜欢她的地方。

    “好。”他温柔地看着她,点了点头

    林小竹冲着他笑了一下,趁人不注意,用袖子遮掩着握了一下他的

    他们前几句话说得比较大声,让前来送别的赵老板听到了。他忙上前几步,走到林小竹前面笑道:“林姑娘,你那辆车实在太破旧了,坐着不舒服。袁公子特地让我在易州城为您订制了一辆新马车,呐,您看,那辆就是。”说着,他抬手指了指后面,一辆新马车缓缓驶到了前面来。

    林小竹转过头来对袁天野笑了一下,转过头去跟赵老板道谢:“有劳赵老板费心了。”

    “呵呵,应该的。林姑娘教了我们赵家那么好的烤鸭法子,让我们赵家的昌盛指日可待。现在为姑娘做这么一点点小事,又何足挂齿?”赵老板万分热情地笑道。

    自从见到袁二等随从及他们的高头大马、豪华大车,赵老板就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慢待袁天野一行人。那些随从一看就是有高深武功在身的,而且行止有度,谈吐不俗比一般的有钱人都气派;那八、九匹骏马更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两辆大车更是低调的奢华,里面所铺的一块地毯都比自己家的一座酒楼值钱。这个排扬把赵老板吓了一大跳。他极为悔恨因自己的疏忽而让环儿一家钻了空子,使得林小竹有了一劫。所以这几天他用尽了赵家的全部人脉,借助官府的力量派人四处去追捕环儿一家。还好环儿一家被人捉住送到了官府里,让他对袁天野一行人有了个交待。

    “林小竹,上车,我们下一盘棋。”沈子翼一从赵家院子出来,就冲林小竹嚷道。一边嚷,一边还挑l衅地看了袁天野一眼。

    看着沈子翼这孩子气的举动,林小竹有些无奈地挑了一下眉道:“今天谁的车我都不上,我要坐我的新车。”说完,直接向自己的车走去。

    “来来来,沈兄,我来跟你下一盘棋。”袁天野一把扯住沈子翼的胳膊,万分热情地把他拉上了车。

    “喂喂喂,我不要跟你下……”沈子翼挣扎着,被袁天野拉上了车。

    袁十前后看了一转见都准备好了,高喝一声:“启程。”由袁二的一匹马在前面开路,车队缓缓向前驶去。

    赵老板连忙也上了自家的车跟在了车队后面,一直把他们送出了十里之外,又饯行了一回,这才往易州城去。他还得去“关照”被关在大牢里的环儿一家。不管怎么样,他相信,他所做的一切,袁公子和沈公子是一定会知道的。

    接下来的几日路程,倒还顺利。只是北燕国通往南海国的道路,并不是一直向南。两国之间被一条大山脉堵住了去路,只得拐往西边的西陵国边境。不过这三国交界的地方也要爬过一座叫做越陵岭的大山。这座越陵岭海拔挺高,越往上走天气也就越冷,道路也越发的不好走,走了半天都没见有人烟。眼看到了中午时分了,还是没遇上人家,大家都觉得肌肠辘辘。好在袁天野和沈子翼对这条路都比较熟悉早已有所准备,车上备了锅碗和粮食蔬菜。到了一处平坦的地方,停下车马,派了袁二、袁三和沈子翼的两名护卫上山去打猎,其余的人都烧了火堆,坐下来休息。

    “我来做饭吧。”林小竹见袁十、沈贵等人把家什从车里拿了下来,站起身来。

    这一路走来,有时遇不上人家也会这样在野地里吃饭,但袁天野和沈子翼这两个挑嘴的人,宁愿吃袁十和沈贵做的饭,也从来没有叫过她做饭,对她的尊重和爱护之情十分明显。林小竹原也想试探他们对自己的态度,所以也从来不主动去帮着做饭。现在试探结果令她十分满意,她就不会再把自己当成獬-矜的千金小姐了,做一顿好吃的犒劳大家,也是对大家关回报。

    “不用不用,林姑娘您去休息吧,我们来就行了。”袁十和沈贵哪里敢让林小竹做事?没看那边的两位公子眼睛都瞪得老大么?

    “你去歇着吧,让他们忙就行了。”袁天野见林小竹还想坚持,走过来道。

    “是啊,小竹,你还是过来歇着吧。”沈子翼也在不远处道。说完他又望了望山上:“不知袁二他们能不能猎到飞龙。要是能猎到,那咱们今天就有口福了。”

    “飞龙?”林小竹眼睛一亮,转向袁天野,“这飞龙,是不是又叫榛鸡?”

    作为了一个吃货,在前世她就听说过飞龙的大名。那是产于黑龙江大兴安岭的一种留鸟,听说体形很像鸽子,老饕们嘴里说的“天上龙肉,地上驴肉”中的“龙肉”,就是指飞龙肉。听说这飞龙肉是世界上罕见的珍馐,因明清时代每年都要进贡给皇帝享用,所以也叫“岁贡鸟”。只是到了现代,这种鸟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大家就再也没能尝到这种美味。

    莫非,这越陵岭里也有飞龙?

    看着林小竹亮晶晶的眼睛和满脸的期待,袁天野忍不住想要伸手刮她一下鼻子,不过众人面前,还是忍住了,笑道:“对,正是叫榛鸡,你吃过?”

    “没有,我没吃过。不过听说过它的大名。”林小竹激动起来。美味珍馐就在眼前,她这个吃货能不激动么?

    此时她也顾不得去抢袁十手里的活了,回到火堆前坐下来,道:“袁二他们身手不凡,一定能猎到飞龙的吧?”

    “一定能。”袁天野道。认识林小竹差不多四年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林小竹这么期待和激动。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后悔,后悔没在袁二等人上山前多叮嘱两句。

    “冬天才是猎飞龙的好季节呢,这个时候,难说。”沈子翼却道。他这几天特别喜欢跟袁天野抬扛,袁天野说一定能,他就想要反驳。不过看到林小竹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忙又道:“不过凭袁二他们的本事,一定能猎到的,你放心吧。”

    林小竹自然知道他们是在安慰她。这飞龙如果真是她知道的那种榛鸡,味道如此美味,利益驱动下,平时必然有猎人专门猎这东西的。袁二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季节又不对,想要猎到这种鸟,谈何容易?

    想到这里,她把这份心淡了下来,不再期盼。不过看着袁十他们作饭,目光还是不由自主地时不时往山上望去。

    袁天野看她那模样,有些坐不住了,道:“要不你等着,我带着袁十去给你猎飞龙。”

    “不要。”林小竹一把将他拉住,“不许去。如果袁二他们猎不到,你们也不一定能猎到。为了口腹之欲让你们进山去冒险,你以为我能安心?”

    “是啊是啊,袁天野你可不许去。”沈子翼因为林小竹的关系,这几天左右看袁天野不顺眼。

    但毕竟同生共死过,袁天野还救过他的命,情谊早已不一般。此时见袁天野要进山,连忙劝道,“其实要吃这飞龙不难,再往前走几十里,山上便有人家了,没准到时在那里就能吃上飞龙。实在没有,大不了咱们在那里多住一天,让山里的猎人带着袁二他们进山一趟,绝对能猎到飞龙。”

    “其实我不一定在吃这东西的?只不过没吃过,好奇罢了。”林小竹死死地揪着袁天野的袖子。

    “行了,放心吧,我不去了。”袁天野知道她心里不安,只得道。

    大家这才放下心来。

    袁二等人倒也没让大家等多久,袁十这边刚把饭做好,他们便下了山来。

    “怎么受伤了?”袁天野一见沈子翼的一个护卫手臂上缠着布带,上面渗出了血来,赶紧上前去检查他的伤势。

    “别说了,今天真是太气人了。”袁三气愤地嚷嚷起来,“知道两位公子都喜欢吃飞龙,我们往山里寻了好一阵,不好容易看到两只飞龙在前面,一箭过去得了手,大家正高兴地去捡猎物,却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人来,非说那两只飞龙是他们射死的。原来在我们射箭的同时,他们也射了箭,那两只鸟上,每一只身上都中了两只箭。只是他们的箭都射中了头部,便愣说是他们射死的,又说他们的箭是在我们之前射出的,死活不分给我们一只。沈大卫一时没忍住,跟他们打了起来。被他们其中一个一脚踢到石头上,这才受了伤。”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