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知味记

    “哈哈哈。(WwW.K6uK.COM).袁拓笑了起来,“你可别吓唬我。我可是知林小竹不过是轩辕圣上的普通徒弟。这样的徒弟,老爷子一生不知收了多少,现在是否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人都未可知。只要我不取她性命,便是无碍。”他将笑容一敛,“但是,派些男人伺候伺候她,还是可以的。”

    “袁拓,你敢!”袁天野大喝一声,目眦欲裂。

    袁拓冷笑一声:“你已在我手中,我有何不敢!”话是这样说,他的心里仍是惴惴的。他这弟弟的本事,深不可测。就像刚才明明已让他中了毒,将他绑了起来,又让他服了散功丸,他却仍能挣脱出来。而林小竹便是他的软肋,只有用林小竹威胁于他,才能让他臣服。只要他自愿交出兵权,那就好办了。

    袁天野面无表情地看着袁拓:“你做这么多事,无非就是想要我手中的权利。你也知道,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权利,否则也不会让你坐上这个皇位。我不过是担心交了权之后,你要取我性命,弄得我又是有国回不了,这才没有放手。而且你也清楚,我手里绝对还有你不知道的暗部力量。今日你取了我的性命,明日必定人头落地,不信你试试便知。现在你赢了我一局,我也不会不服输,这便把权利交给你。不过,我有几个条件,须得你答应……”

    且不说袁天野如何跟袁拓谈判,只说林小竹从南海回北燕,一路上有袁林细心打点,又有庄嬷嬷和碧玉伺候,虽然行程很紧,却并不觉得辛苦。离开南海国十二日之后,他们便到了燕京城。

    刚一进城,袁林张目四望,在城门口并未看到来接应他们的人正要让袁三驱马启行,一人骑着马便在后面叫道:“前面可是袁林?”

    袁林回过头去,看着那人,脸上堆出笑来:“原是袁武大哥袁武大哥在此可是有事?”话声未落,便看见袁武后面转出一个人来,却是听雨。

    听雨驱马向前,到了袁林面前,在马上施了一礼,道:“袁林大哥。”

    “听雨姑娘。”袁林回了一礼,笑道“听雨姑娘可是到这儿来接人?”

    “正是。”听雨抬起头来,看着马车的布帘,提高声音道,“听雨奉太后之命,来接林姑娘进宫。*.

    “什么?”袁林和坐在车厢里的林小竹都吃了一惊。

    “你是说,太后让你来接林姑娘进宫?”袁林看着听雨,将话重复了一遍。

    “正是。”听雨道。

    袁林转过头去,看着车厢沉吟片刻,道:“且容我跟林姑娘商量一下。”

    听雨将脸一沉:“这可是太后懿旨,还商量什么?跟着走就是了。”却见袁林根本没有理她径直往马车那边去,只得在后面嘱咐一声,“袁林大哥可不要耽搁太久。”

    袁林也不说话,朝后面拱了拱手。对此事他倒是想得不多,因为太后对林小竹的不满,他是知道的。此次王爷回国,如果太上皇身体好转,王爷或许就要大婚了。此时太后想要召林小竹进宫,想要敲打敲打她,或是给她施压让出正妃位置,都是很正常的事。太后是长辈,又下了懿旨。饶是明知她用意不善,林小竹也是不得不去的。

    袁三也听到了听雨的话,知道袁林跟林小竹说话不方便让他们听见。所以把马车往前赶了几米远,这才停了下来。

    “林姑娘这事您看……不如跟着听雨进宫先去见见太后?”袁林凑近车厢,压低声音劝道。王爷的家事,他是不好出主意的,尤其不能劝林小竹跟太后对抗。一个孝字,就能把人压死。

    林小竹却摇摇头:“回逸王府,先见了王爷再说。”

    上次被环儿一家拐骗的事,让她得了一个极深刻的教训,那就是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这听雨虽然不是陌生人,但她对自己不怀好意,她的主子对自己也不怀好意,如果跟着她走了,到时发生点什么事,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袁天野想要救她都不来不及。她还是到逸王府见了袁天野再说。有什么事,他们母子之间去谈,她只躲在袁天野后面便罢了。

    袁林见林小竹态度坚决,而且他也感觉如果自己就这么让听雨把林小竹带走,到时见了王爷必然要受他一顿斥责,便把懿旨之事放到了脑后,回转马头去跟听雨解释:“林姑娘一路来急着赶路,此时姿容不整,风尘仆仆,如此去觐见太后恐有失礼数。还请听雨姑娘稍等,容林姑娘回家梳洗之后再行进宫。”说完,也不理听雨在那里不悦地喝斥,转身驱马跟着马车离去。

    “真是气死我”听雨见无论自己怎么恐吓,袁林都装了聋子,气得用马鞭凌空朝袁林甩了一鞭。

    “听雨姑娘,现在咱们怎么办?”袁武凑上前来。

    “怎么办?跟着呗!既然她说要梳洗,那咱们就给她梳洗的时间。梳洗完之后,还是要跟着咱们进宫的。”听雨说道,两腿一夹,“走。”驱马跟上了林小竹的马车。

    袁三驾着马车,直接到逸王府大门口停了下来。林小竹见逸王府门口大开,守门的人也在,但却不见有人在此迎接,不由得心里纳闷。下了车来,正要跟袁林进门,听雨却已翻身下了马,道:“逸王爷这段时间一直在宫里给太上皇看病,此时并不在府里。林姑娘抓紧时间吧,给你一盏茶的功夫梳洗,便跟我进宫去。”

    林小竹皱了皱眉,跟着袁林进了府。这逸王府,她还是第一次来。袁天野换宅子之前,她就已离开袁府了。

    听雨催得急,袁林只得给林小竹安排了一个小院,又派人伺候烧水给她沐浴更衣,自己则直奔袁天野的书房。以往袁天野虽然不在府里,却总有一个袁成在此坐阵,处理各种事务。

    然而到了书房,却见院门紧闭。不光是袁成,便是连跟着袁成的护卫及府里的几个暗卫都不见了踪影。整座宅子,除了太后派过来的一些丫头婆子,一个自己人都没见。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袁林暗忖,心里涌出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正要找袁三商量事情,却听见转角冒出一个声音:“袁林管事。”紧接着,一个人从墙角处冒了出来。

    “袁五娘。”袁林一看大喜,忙奔过去,问道:“府里出了什么事了?王爷呢?”

    袁五娘警惕地看着四周,一把将他拉到一间屋子里,从怀里掏出一块牌子,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收起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一会儿你只要记得,让林姑娘独自进宫就是了,什么都不要对她说,只说一切正常。然后你······”她凑近几步,低语几句。

    “是。”袁林嘴里应着,眼睛却看着袁五娘,满眼的震惊。虽然袁五娘没有明说,但一定是出了大事了,很有可能王爷已被幽禁宫中,否则这个令牌不会拿出来用。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林姑娘进宫?”他问道。

    “你照着王爷的吩咐做就是了,不必问那么多。王爷的用意,岂是你能猜测的?”袁五娘道,“行了,赶紧出去吧。这府里有人监视着,没人找你你也别到处乱窜。”

    “是。”袁林看着袁五娘纵身一跳,便隐到了暗处,深吸两口气,平息自己“嘭嘭”乱跳的心,这才从屋子里出来,走到林小竹沐浴的院子门口等候。

    林小竹在庄嬷嬷的伺候下匆匆沐了浴,便出了门,正好遇上袁林出来。她朝后面挥了挥手,让庄嬷嬷和碧玉别跟上来,走到袁林跟前轻声问:“怎么样?找到袁成大叔问清楚情况没有?”

    “问了,没事。”袁林脸上堆上笑来,“王爷这段时间都在皇宫里给太上皇治病,您进宫或许能见到王爷。”

    见袁林如此说,林小竹放下心来,看着袁林道:“那我就跟着听雨进宫去了。”

    “去吧,别让太后久等。否则还不知如何罚你呢。”袁林道。

    林小竹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小院,朝大门外走去。听雨正在门房里喝着茶等着林小竹,此时见林小竹耽搁得还不算久,脸色稍稍好看了些,不过看到跟在林小竹身后的庄嬷嬷和碧玉,她伸手拦住了她们:“你们不能跟着进宫去。”

    林小竹也知道庄嬷嬷与碧玉作为临国人,是不宜跟着她进皇宫的,遂道:“你们也一路劳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袁林会安排你们的

    “是。”庄嬷嬷和碧玉福了一福,目送林小竹上了袁三的马车。

    林小竹见仍是袁三驾的那辆马车,放下心来,道:“走吧。

    “驾”,袁三驾起马车,直往皇宫而去。

    到了皇宫,林小竹下了车,跟着听雨往里面去。这皇宫她来过一次,大致的方向还记得。此时见听雨带着她一直往太后居住的凤临殿方向走,心下更没了怀疑,思忖着一会儿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太后,听雨的脚步则停在了凤临殿偏殿门口。

    ps:推荐好友文文:

    书名:《御朱门》

    作者:夜雨惊荷

    简介:简介:摆脱侯府奢靡,奔向小康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