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七章 罗家

    (昨天写的不满意,今天重新改过了。(www.k6uk.com)*.还有大家最不满意的第三部最后一章,也早已改过了,大家有兴趣回头去看一看。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打赏和粉红票、推荐票,谢谢大家对泠水的不离不弃。泠水心里一直很感动。有你们的支持,泠水才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谢谢!)

    “价钱应该很贵吧?”罗掌柜看着这匣子,暗自赞叹,心里思忖着自己是不是也要弄一些这样的东西来装点心。

    “这一匣酱菜,卖二两银子。”孙浩道。

    罗掌柜点了点头。二两银子,并不算贵。如果是他要去送礼,一定会喜欢这样的东西。

    看来,这位陈姑娘,果然是做生意的好手啊!他心里感慨。

    那天傍晚,林小竹果然让孙浩送了一匣子点心过来。里面仍是用装酱菜的小瓷碗装着,盖子上面写着点心的名字:老婆饼、钵仔糕、曲奇饼、凤梨酥、椰角。而匣子的一角,还放着一些花花绿绿的用纸包着的东西,两边扭着,跟一条金鱼似的,极为好看。

    罗掌柜拿起一个红色的纸包,一边打开,一边问:“这是什么?”

    “我们姑娘说了,红色的是水果糖,白色的是奶糖,绿色的是薄荷糖,黄色的是牛轧糖。”孙浩道。

    “哦?”罗掌柜看那红色纸包还有四、五个,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把纸包打开将里面半透明的糖放入嘴里,只觉一股清新的水果味,从那甜蜜蜜的小硬块里不断渗出来。

    “这东西,真不错。”罗掌柜连连点头。饴糖这个时代是有的,却都不是这样的味道和这种讨喜、方便携带的样子。罗掌柜觉得,这东西一定能大卖。

    第二天一早,罗掌柜便到了百味居,告诉林小竹,无论是点心铺子的事还是酱菜坊入股的事,他们东家都同意了。如果林小竹有空,立刻便可以签合约。

    这回答是在林小竹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她还是很高兴。这意味着,她不用投入太多,便可把生意做大了,而且还找到了一个大靠山。虽然这样做,有把刘记点心铺子的麻烦招惹到自己身上。但林小竹明白,没有付出,便没有收获。如果没有这次的事刘记的东家绝对不会理采她。.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林小竹便又到刘婆子那里买了些人手,挑了两个最老实的做点心,再提拔最先买回来的四人做了管事。一面每日做点心卖给刘记,一面将刘府尹或买或租的另两个铺面开了起来。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记新出的点心都是林小竹那宅子运过来的,这个情况很快就被周记注意到了。这一日林小竹从铺子里回住宅去,走到半路,便有人拦住了去路:“这位可是百味居的陈姑娘?我们东家有事要跟陈姑娘商议,还请陈姑娘移步到清心茶馆一叙。”

    “不知贵东家是哪位?”林小竹停住脚步。

    “便是周记的东家。”

    “想来贵东家找我是想要我把点心卖给周记吧?不好意思,我跟刘记签了合约,不能反悔的。只能请贵东家谅解了。”林小竹道。

    那人见林小竹一点面子都不给顿时沉下脸来,道:“陈姑娘,我劝你还是识趣些好。要知道,我们周记的东家,可是东安王。”

    一字王为亲王,两字亲为郡王。

    这东安王,应该是一位郡王爷了。难怪秦寡妇敢这么嚣张。

    “莫不是东安王在清心茶馆?”林小竹倒是有些诧异。如果真是东安王,这一趟她还真不得不去。毕竟东安王的面子是不好随意驳的。但东安王会为一个小妾的点心铺子亲自出面吗?想想都不可能。

    那人的目光闪了一闪不置可否。只不耐烦地催道:“快些吧赶紧过去。”

    林小竹便知清心茶馆里等她的绝对不会是东安王了。她自然不会送上门去让那秦寡妇发落,看了那人一眼道:“对不住,我忽然觉得身体不适不能随你去了,还请见谅。”说完转身就走。

    那人是带了两个随从来的,一见林小竹要走,立刻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林小竹本是可以施展武功的,而且她知道秦寡妇也知道她有武功在身。现在派三个没武功的人来,必不想跟她发生大冲突,所以刚才并没运起轻功离开。此时见自己的去路被拦住了,转过身来,看着那人,目光沉沉地道:“怎么的?如果我不去,你们还想硬绑着我去不成?”

    那人来之前,得了秦寡妇的吩咐,并不想如何为难林小竹。不过见她如此无礼,脸上也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不悦地道:“陈姑娘,你要知道,我们姨太太肯见你,那是你天大的福份。不过呢,我们姨太太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果陈姑娘真觉心里有亏,不敢去见我们姨太太,那也无妨。只要按照我们姨太太说的做就行了。我们姨太太说了,如果陈姑娘肯断绝跟刘记的来往,把点心和糖果卖给我们周记,以往的事情她就不追究了。否则,像你这种无权无势的小人物,灭了你跟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这件事,你可要想好了。这样吧,最迟后日,把点心运到我们周记来,价钱跟刘记一样。否则,姑娘就为家里准备七、八口棺材吧。”

    说完,手一挥,带着两个随从扬长而去。

    林小竹阴沉着脸盯了那三人的背影两眼,这才转身回家。一回到家里,她立刻派人把此事告诉了罗掌柜——自合作之后,罗掌柜便把他的住处告诉了她,让她一旦遇上这种事,就赶紧派人告诉他。她虽说有对付的方法,但此事是刘家引起的,自然要让他们去处理。

    罗掌柜的动作倒是快,不过两盏茶的功夫,他便亲自到了林小竹的住宅。让人通禀之后,到了前厅,见林小竹闲闲地坐在那喝茶,脸色这才好看一些,深深地作了一个揖,道:“为了我们刘记,让陈姑娘受惊了。罗某在此替刘记给陈姑娘赔个不是。”

    林小竹听得这话,倒是佩服罗掌柜会做人。不过一句话一个揖,却是让人心里舒服,便是有气也发作不了了。她只得也回了个礼,道:“罗掌柜客气了。”

    两人坐下,又有人来上了茶,罗掌柜道:“陈姑娘放心,关于这秦寡妇的所作所为,已有人把话传到了东安王耳里。东安王那个人,为人还是比较正直的,听了此话秦寡妇必然会失宠。一旦失宠,这周记便不是她说了算了。”

    “但她要求我最迟后日便要把点心送到周记去。”林小竹道。

    “所以还请陈姑娘委曲一下,这几日搬到我那里去住。待得此事尘埃落定,再搬回来。我家人口简单,除了母亲和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妹妹,还有一个五岁大的儿子。到时我会以我母亲的名义来接你,便说是亲戚,接去跟我妹妹作几天伴,便不怕世人说闲话了。”

    林小竹诧异地看向罗掌柜。罗掌柜对她一向冷淡而疏离,怎么这会儿却热心起来了?

    “陈姑娘不必多心,在下不会有什么别的念头。只觉得因为我们刘记的缘故,让姑娘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过意不去,这才出此下策。本来派些家丁来给你守院子也未尝不可。

    但东安王府的护卫,不是我们请的家丁能抵挡得住的。陈姑娘虽也有武功在身,但好拳难敌四手,又有这么多下人需要保护,到时出了事,受损失的可是我们刘记。”

    林小竹不过是诧异罗掌柜的态度,对于他的提议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谁知道秦寡妇会变态到什么程度呢?还是搬到罗掌柜的府上,避一避风头的好。她便问:“那罗掌柜打算如何安置我的下人?其中有三人可是做点心的,其他人也各有各的用处,一个也不能出差错的。”

    “男孩子都安排到各个铺子去,跟点心铺子的伙计呆在一起。想必秦寡妇只想找你的麻烦,对于他们,还是顾不上的。女孩子,便跟着姑娘一起到我家去,这样也不耽搁做点心和酱菜。我们家虽然家道中落,但宅子一直没卖,空院子倒是有几个,足够安置她们了。”

    见罗掌柜样样都安排妥当,林小竹便放下心来。送走罗掌柜,便命大家收拾东西。过了一个时辰,罗家果然派了车来,把林小竹和几个女孩子接走。而男孩子,本来就在铺子里忙活,罗掌柜派人一一通知下去,便都处理清楚了。为了保证宅子的安全,尤其是为了屋子里腌好没办法搬走的酱菜,罗掌柜又派了四个家丁来替她守护院子。

    林小竹坐着马车到了罗家宅子,刚一进门,便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迎上了上来,眉眼跟罗掌柜有五、六分像。她一见林小竹,便欢喜地道:“可是陈姑娘?”

    罗掌柜在一旁忙对林小竹道:“这是我妹妹罗春儿。”又对他妹妹道,“这位便是陈姑娘。”

    罗春儿走上前来,一把挽住林小竹的胳膊,道:“陈姑娘,你不知道我有多佩服你。我听我哥说,你可能干了。”

    “哪有什么能干?罗姑娘有娘和哥哥疼着,才让我羡慕呢。”林小竹笑道。

    “爹爹。”忽然从里面奔出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冲着罗掌柜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