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九十六章 谈心

    萧潇扒在林小竹的怀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这才抹眼泪,坐直身体,低声问林小竹:“小竹,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会成了刘记的点心师傅?袁扬哥哥呢?”

    林小竹张了张嘴,看着萧潇,不知应该如何跟她解释自己跟袁天野的情形。(www.K6UK.CoM)*.好半天,才道:“他回到北燕,说要娶太后给他安排的逸王妃,我跟他吵了一架,就跑出来了,不知道他现在如何。”

    萧潇微张着嘴,看着林小竹,半天不作声。最后目光茫然地望向被车厢挡住的前方,好一会儿才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便是那样情深意重的袁扬,都辜负了林小竹。这世间还有什么感情是牢靠的呢?

    林小竹默然,跟萧潇一样抬起眼睛,看着前面的车厢发呆。

    离开北燕四个月了。不知这四个月里,袁天野,他怎么样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袁扬,他真的成亲了吗?”沉默了一会儿,林小竹还是开了口。在这里四个月,她一直没有去打探过袁天野的消息。一个是她生活在社会低层,没办法去打听;二来,她忽然间就害怕了。她当初离开,自以为懂得了袁天野的意思—因为她是他的软肋,所以他想让她离开北燕,以便放开手脚跟袁拓相斗(注:详见修改的第二百七十九章)—于是她离开了,她不想给他拖后腿她不想碍手碍脚。却不想,四个多月过去了,他仍然没有派人来找她。想起他当初说的那番话,她的信心开始动摇了——他不会,真的如他自己所说的,为了权利,遵照太后的旨意跟别人成亲吧?

    萧潇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知道的,这段时间来我一直都……都忙自己的事。”说完,羞愧地低下头去。

    林小竹拍了一下她的手,安慰道:“没事,我也就是随便问问。”这几个月来,萧潇面临了她人生最大的转折:恋爱、成亲、被人插足,她没精力去关注别人,也很正常。

    见萧潇情绪好些了,林小竹这才又道:“不过,如果方便,你能不能让颖王帮忙问一下?别跟他说是我要问的你就装着随口一问,反正你跟袁扬也是熟人,问一句应该没什么吧?”

    萧潇很爽快地点了点头。

    “小竹。”紧接着,她又抓住林小竹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她,“你能不能搬到颖王府去住?陪陪我?”

    这姑娘,还是这么不知世事!林小竹叹息着,道:“我手下管着十几个人,开着好几个铺子,每天还要做点心供给刘记实在走不开呢。”

    “两天,就两天,好不好?”萧潇抓住林小竹的手使劲地摇。

    嫁到东越来,受了委曲,她一直都不敢跟父皇母后说。便是母后派人来问,她也只能说好话,谁让她自己当初听不进人的劝,一意孤行呢?所以这几个月来,心里的委曲一直憋着。此时好不容易遇上林小竹,虽然岁数比自己小却是一个极有主意极聪明的人。萧潇便像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怎么也不肯撒手。

    “唉,好罢。”林小竹心一软答应下来,“不过我现在叫陈曦,东临人。咱们在南海国有过一段同行的经历,情性相投,成了好朋友。这情况,你可别说错了。”

    “好的,小曦,我明白了。”萧潇点点头,看着林小竹,犹豫了一会儿,问道,“你这样隐姓埋名,是为了不让袁扬找到你吗?”

    “也算是吧。”林小竹叹了一口气。

    “好了,我不问了,你别难过。”萧潇见她脸色郁郁,赶紧道。顿了顿,又问:“那你现在跟我回去吧?”

    “你先送我到刚才那地方,我跟店里人说一声;然后再送我到家里收拾些衣物。”林小竹道。

    开玩笑,要是就这么跟着萧潇离开了,虽然可以让人去店里跟孙浩告之一声,但其中原委是说不清的。她当初被颖王府接去做点心,罗启凡就说出那样的话了,担心颖王看上她,让她做姬妾。现在再这么不清不楚地住到颖王府去,还不知他们会怎么想呢。如果刘夫人因此做出什么事来,那就麻烦了。

    “好。”萧潇往车外喊了一声,“青黛,到刚才那地方去。”

    “是,王妃。”青黛应了一声,下车去把护卫们收拢来,仍让车夫驾了车,往百味居驶去。

    不一会儿,马车在百味居停了下来。林小竹起身刚要下去,却听萧潇道:“我也跟你下去看看。”

    萧潇下去,倒不用她再费口舌了。林小竹点点头:“也好。”退到一边,让她先下。

    “王妃。”青黛却道,“您这身体,还是别下去了吧。”萧潇这段时间,根本没什么东西,身上无力,平时走几步路,都是手软脚软的

    萧潇见了林小竹,诉说了一通,又哭了一场,心里的郁结去了一小半,此时精神比起原来好了很多。

    见青黛阻拦,瞪了她一眼:“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说着,也不用人扶,站了起来,走了两步。青黛忙上前去,扶住了她,不再劝阻。

    林小竹想一想也就明白了青黛的担心,笑着对萧潇道:“我亲手做的点心,一会儿你吃一点吧。为了那些臭男人,咱犯不着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要是林小竹跟袁天野感情幸福,说这些萧潇就不爱听。可现在,两人同是天涯沦落人,萧潇听这句话便感觉特别气,心情大好起来,点点头道:“好。”扶着青黛的手,缓缓下了车。

    待林小竹跟在后面下了车,云珊便迎了上来扶住她,禀报道:“姑娘,刚才我坐在后面那辆车里呢。”

    林小竹点了点头。这萧潇,做事还算靠谱。

    萧潇的这辆车,太过显眼。早在第一次来时,各个铺子的人都探头探脑的。不过以为是哪位贵人想要亲自在刘记买点心,大家只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了。这一回见它又来了,顿时感觉事不寻常,全都站到了店门口,朝这边张望。看到萧潇扶着青黛的手从车里下来,各自低声议论纷纷,猜测这是哪一位贵人,到这里来干什么;待林小竹也下了车,走上几步跟那位贵人说话,还领着她进了自己的百味居,大家惊诧地静默了一下之后,便如同菜市场一般喧腾起来。

    开饭馆的王老板道:“那辆马车,应该是颖王府的吧?你看看,那车辕上还有着颖王府的标志呢。这样的车,也只有颖王和颖王妃能坐。那岂不是说,先下来的那位就是颖王妃了?那身打扮,除了王妃还真没别人,没看她头上插着凤钗吗?可百味居的陈姑娘怎么会跟她在一起,还一同乘坐一辆马车出出进进?莫非她跟颖王府有什么渊源不成?”

    “不会吧?要是跟颖王府有渊源,她还跑到这里来开店?早就被接进府里去享福了吧?颖王府那么大,不差一个吃闲饭的人。”有人道。

    又有一人神神秘秘道:“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前天陈姑娘可是被接进颖王府去了,说是颖王叫她进府去做点心。没准是她奉承的好,做的点心合了颖王妃的意,此时路过颖王妃便来看看她开的铺子。”

    “切,吃个点心好就让她跟自己同乘一辆车,还说说笑笑地一起进店?你做这几十年生意,又没见哪位贵人也这样对你?”

    王老板见大家争执不休,声音越来越大,伸头看了看那些全身武装的护卫,赶紧低声道:“嘘,大家都别争了。一会儿他们都走了,大家去百味居问问孙浩那小子,不就知道了?”

    而那边林小竹引着萧潇进了铺子的隔间里,让云珊赶紧去沏茶,自己则到了隔壁的刘记拿点心。一进门,便遇上了正好奇地站在门口张望的罗启凡,笑道:“罗掌柜,没想到颖王妃是我以前的一个故人。她吃了我做的点心,猜想着是我,这才打探着找来了。我这两天要住到颖王府去陪她说说话,几个铺子便请罗掌柜照拂一下。”转头吩咐小二包了几样点心。

    这几个月来,罗启凡看着这个跟自己那无忧无虑的妹妹一般大的女孩儿,租铺子、买人、租宅子、培训下人、开店,一个人辛苦,一个人渡过一个一个难关。虽然听她说有后台,遇到难事却也没见有人来帮她,便一直担着心。那日林小竹去颖王府前,他说的那些话,虽然出于刘夫人的授意,却也是真心地担心着林小竹。便是刚才,林小竹不明不白地上了那辆不是有谁在里面的车,他都还悬着心呢。现在听得这话,得知她跟颖王妃有故旧,再不是无依无靠,自然地便替她高兴起来,道:“没问题,你放心去好了。”

    “谢谢罗大哥。”林小竹感激地道。

    拿了点心,回到铺子陪着萧潇一边吃点心一边喝茶。闲聊了一会儿,吩咐了孙浩几句,这才跟她一起上了车,直奔自己租住的宅子,收拾了几件衣服,便跟萧潇去了颖王府。

    到了颖王府大门口,两人下了车,进到门厅正准备上轿,便听得一人叫道:“潇儿,你回来了?”

    (谢谢友321和周淡的打赏,谢谢angelc、百花煞、一棵聊的、书友08534h5314、紫妍.赵一霖的粉红票,谢谢好几位亲千分的评价票,谢谢大家的安慰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