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零四章 气死我了

    林小竹听了这话,久久没有说话。(wwW.K6UK.COM)//只是慢慢地伸出了手环住了袁天野的腰,将自己的脸埋住了袁天野的怀抱。袁天野的怀抱依然温暖,他的心跳依旧有力,即便是沦落到这般田地,他身上仍散发一股淡淡的青草与阳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袁天野怔了一怔,眼神渐渐地溢满了感动与深情。他伸出手抚着林小竹垂在身后如绸缎一般丝滑的秀发,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小竹。”良久,他终于轻唤。

    “嗯?”

    “小竹,别这样。”他道。

    林小竹慢慢从他怀里站直身体,眼睛看着他目光锐利。

    袁天野移开眼睛,咽了咽喉咙,道:“你看,我现在残废了,破相了,一无所有。”

    “我知道。”林小竹点点头,“可是,那又如何?”

    “你现在······”袁天野打量了她一眼,“过得如何?”

    林小竹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也没打算安抚他,很是客观地把自己离开后的情况叙述了一遍:“我过来时,身上带了些银子。然后就开了一家酱菜铺子,接着跟越京城的刘府尹的夫人合伙,开了几家酱菜铺和点心铺。后来遇见嫁给了颖王做王妃的萧潇,跟她合伙开了几家酒楼。近来,又跟颖王陆健宁介绍的一位皇商合伙,把酒楼开到了其他京城去。”她抬眼看他,“就这样。”

    “那你现在,有钱了?”袁天野道·又看了看门外,“买了下人了?”

    林小竹瞧着他:“是。”

    “挺好。”袁天野点点头,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那就好。”然后他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系吧。”

    林小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看他把门拉开·看他走了出去,看他头也不回,听着他的脚步渐渐朝外面走去。她这才起身,也出了门,对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云珊道:“你跟罗掌柜说,今天我不能去他家吃饭了,道个歉。说完你就回去吧,不用跟着我。”

    “…···是。”云珊愣愣地看着一前一后出去的两人,想想感觉不妥,想要追上去·却又觉得不好违背姑娘的吩咐。...

    站在那里,左右为难。

    林小竹出了门,望着前面十几步外的那个高大的身影,也没快步追上去,只是坠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一直保持着那十几步的距离。直到他走过对面的大路,再进到一条小巷,穿过巷子到了一个破旧的地方,进了一个院子。她拉开刚合上没多久的几根木头做的栅门·跟在袁天野后面,一起进了屋子。

    微微有些歪斜、陈旧得看不清原色的木制墙壁,凹凸不平的地面·断腿少脚的几样家俱。显然,这不知是哪个市井人家建了新屋,遗弃了的还没有来得及拆除的旧房子。

    袁天野走进去,也没理身后的林小竹,只顾着拿起桌上的一个旧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嘟咕嘟”地痛饮了几杯。

    林小竹也没有作声,环顾了一下屋子·又走到旁边的厢房和后面的灶台看了一眼·便挽了挽袖子,拿了挂在外面破旧得看不出是什么的布·到井里打了水,沾湿后将堂屋、厢房、厨房各处都抹了一遍。抹完之后·她犹豫了一会儿,看看跑到后院炮制药材的袁天野,沉默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这个破旧的地方。

    听得她细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袁天野停住手里的活,站了起来,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如一尊塑像,良久没有动弹。

    “咚”地一声,从屋后的大树上跳下一个人来,走到袁天野身边,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王爷,您这又是何必?”如果林小竹在这里,定然一眼就能认出,这人正是以前常年呆在袁天野书房里的袁成。

    袁天野将手里的药材扔掉,拍了拍手,苦笑道:“不如此,我又如何知道她到底是喜欢我这个人,还是喜欢我的相貌、武功、金钱、地位?要知道,一直都是我在追着她跑;遇到事情,她又走得那样干脆。让她为了大局委曲自己一下,暂时做我的妾,她都不肯。如果不试她一试,我又怎么知道她是怎样一个人?”

    袁成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想当初,你相貌英俊、武功高强、有钱有地位,可人家还不是没有理你,还是你死乞白赖地追着人家要娶人家。完了之后又是你让人家走的,人家走得干脆你又不乐意了。人家小姑娘,即使不愿意做妾,那也能理解。我说王爷您怎么就钻了牛角

    袁天野也不管后面的那块大石头脏不脏,一屁股坐了下去:“反正,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试一试,总不能浪费不是?知道了便是我沦落到这种地步,她都不离不弃,我这一辈子,也就无怨无悔地送给她了。”

    “嗤!”袁成看他一眼,“如果林姑娘嫌弃了你,你就真不理她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袁天野一挑眉,慢慢地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更何况,我对自己看中的女人,有信心!”

    过了良久,看似已经睡着的他,蹦出了一句:“你说,她不会真的这么一走了之了吧?”

    早已回到树上的袁成瞧了他一眼,嘴角翘了起来:“难说。”

    见袁天野再没说话,睁着眼睛望着蓝天,不知在想什么。

    袁成终是不忍,正要开口安慰他两句,却听袁天野“嘘”了一声,然后飞快地坐了起来,回到刚才的位置上,继续炮制他的药材。

    听着渐渐走近的脚步声,袁成欣然地笑了起来。

    林小竹走了进来,见袁天野仍然蹲在院子里鼓捣他的药材,没有理他,对外面的人道:“都进来,把东西放到厢房里去。”然后有两个人,把两卷铺盖和一担箩筐挑了进去;紧接着又有几人,抬了一张床进来,放在了堂屋里。

    林小竹付了钱,打发他们离开。自己把一只箩筐拿着拿到厨房,从里面掏出锅碗瓢盆,洗净之后,烧火起锅做饭,之后又拿出一条鱼,熟练地剖鱼片鱼上浆。不一会儿,浓浓的水煮鱼的香味就飘荡在这个破旧的院子当中。

    袁天野终于在院子里呆不下去了,他走进厨房,看了看林小竹,又走到堂屋和厢房里看了看那床和床和两副铺盖,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林小竹睨他一眼,也不说话,只管麻利地洗着青菜。

    “你以后,要在这儿住?”袁天野心里痒痒,见林小竹不理他,忍不住又问。

    “对,我今后,就住在这里了。”林小竹头也不回。

    “你······这是何苦?”袁天野的声音有些嘶哑。

    林小竹叹了一口气,将手擦干,走到袁天野身边,偎进他的怀抱:“我知道,你很骄傲。所以,你绝不会住到我那边去的。于是,我只好住到这里来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只好委曲自己了。”说完,敲了袁天野一拳,“你以后,要多给人治病,好赚钱养活妻子孩子哦。”

    “你······不嫌弃我?我除了一身残疾,什么都没有。可能···…连妻子孩子都养不起。”袁天野抱着林小竹温软的身子,满满都是感动。

    “当初,我也不漂亮,我一穷二白,我不过是一个奴仆,你不是也要娶我?”林小竹离开他的怀里,认真地看着他,“其实,我更愿意你是一个平凡的人,不用整日跟人勾心斗角,整日操心国家大事。我会很担心。像现在这样,就很好。”

    “可是,如果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要跟人勾心斗角,要操心国家大事,你可还愿意嫁给我?”袁天野紧紧地盯着林小竹,生怕忽略了她脸上的一丝表情。

    林小竹眨了一下眼,看着他,久久地没有说话。半晌,她伸出手,摸了摸袁天野脸上那个狰狞的伤疤,然后一用力,“唰”地一声,那道疤痕从袁天野脸上被撕落下来。

    “嘶。”袁天野咧着嘴捂住脸,“你倒是轻点啊!”

    林小竹眼睛慢慢地冷了下来,然后用力地将袁天野一把推开,转身就走。跑到街上,拦了一辆马车,回到她新买的宅子里,没有理会欣喜地迎上前来的云珊,“”地一声关上房门,扑到床上大哭起来。

    哭了许久,她这才坐了起来,打开门出去。

    “姑娘,您怎么了?”一直守在门口的云珊道。

    “没事。我饿了,要吃饭。”林小竹面无表情地道。

    “是,就来。”云珊听了大喜,连忙去厨房通知厨娘做饭。能吃就好,只要能吃,就没有什么大事。

    “丫头,我的水煮鱼你还没给我做好。”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林小竹转头一看,一穿湛蓝色绸缎衣服的袁天野,正悠闲地坐在墙头,向她咧着嘴巴。

    “周义,你死哪去了?家里进贼了知不知道?赶紧抓了送官。”林小竹大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