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零五章 介绍你认识

    “来了来了,姑娘,贼在哪里?”一个高大的青年跑了来,话声未落就看到坐在墙头的袁天野,也不等林小竹发话,举着一把剑就击了过去,嘴里还大呼:“大胆贼人,光天化日之下,胆敢私闯民宅,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袁天野轻轻一动,就避开了周义手里的剑,啧啧道:“这位姑娘,你就请这样的人来护院?家里被人偷光了都不知道。(www.k6Uk.com)..”

    周义被袁天野这话给气得脸色通红,大叫一声:“小贼,有胆你就别躲,吃你爷爷一剑。”挥舞着剑胡乱地朝袁天野砍去。

    知道林小竹的气不会那么快就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袁天野正想帮林小竹调教调教这小护院,却听得外面有丫头声音清脆地禀道:“姑娘,罗掌柜来了。说是担心您,打听您回来没有。”

    林小竹正不想理袁天野,却又深知那家伙无赖起来花样极多,自己留在家里没准被他东缠西缠地就消了气。听得罗启凡来了,大喜,道:“我去见见他。”说完飞快地走了出去。

    到了前厅,果然看到罗启凡站在那里。她进去也不多寒喧,道:“罗大哥,你来得正好,我想去颖府,麻烦你送我一程。”

    罗启凡在店铺时听云珊说林小竹单独跟那人出去了,就直担心,怕她出事。所以这会儿便亲自来林府打探一下。此时见了林小竹出来,也就放心了·对今天的事也不多问,爽快地道:“好。”

    “那便走吧。”林小竹直接朝外面走去。一面走,一面又问:“罗大哥是坐马车来的吗?”

    “是啊。”罗启凡奇怪地看她一眼。这还用问?

    “那就好。我那马车坏了,一时修不好,就搭罗大哥的便车去吧。”

    “这······”罗启凡有些为难。他的马车还算宽敞,即便再装两个林小竹也没关系。问题是,孤男寡女地共乘一辆车,实在是不好。他自己倒无所谓,但如果有人说林小竹的闲话·那就糟糕了。

    “罗大哥怕人说闲话吗?”林小竹似笑非笑地看着罗启凡。她知道罗启凡这人极为正派,因对其妻感情极深,所以总对女子退避三舍,唯恐再发生秦寡妇那样的事。

    “那倒不是。”罗启凡被林小竹说中了心思,脸有些发红。..

    “如果罗大哥为难,那我还是雇一辆车好了。”林小竹道。

    深知有外人在,袁天野是不会现身的。他是一个极有分寸的人,两人闹闹小矛盾是他们自己的事,自然不会展示在别人面前以供别人饭后谈资。所以她现在不想理他,想要气他·便需要罗启凡的配合,送她到颖王府去。到了颖王府,她就住在那里了。东越国也有很多的武功高手,袁天野是绝不会半夜跑到颖王府去偷香,以免被发现有损北燕国的声誉的。所以到了那里,她就安全了。

    罗启凡听她这一说,赶紧道:“不用了,就坐我的车。”见林小竹诧异地看着他,解释道,“你罗大哥不是那等迂腐之人。”

    林小竹笑了起来。

    此时两人已走到了大门口·罗启凡的马车正停在那里。林小竹率先上了车,罗启凡既已答应了林小竹,自然也不再扭捏·也跟着上了车,坐到了林小竹对面。不过他并未叫出发,掀开车帘看了外面一眼:“你那丫头云珊呢?”

    “今天不带她,走吧。”林小竹道。

    “老黄,走了。”罗启凡只得叫道。

    “哎,坐稳。驾……”老黄驾着马车,扬长而去。

    坐在林小竹大门屋顶上的袁天野,看着越行越远的马车·没精打采地回了只隔一堵墙的院子·一屁股坐到院子的一张椅子上,对躺在旁边躺椅上的袁成道:“那丫头·真生气了,跑颖王府去了。估计以她的气性·今晚是不回来了。”

    “哈哈,这叫自作孽,不可活哟。”袁成毫无同情心地大笑起来。

    “袁十,给爷来杯茶。”袁天野没好气地冲着屋里道。

    “来凉的,你家爷需要降降火。”袁成又大笑起来。

    “来了。”袁十果然从屋里出来,手里端着一杯冰镇过的茶。

    这还是林小竹以前发明的泡茶方法。

    在炎炎夏日,用紫砂壶,装好足量的武夷岩茶,同时煮好开水,洗茶完毕,再浇开水于壶中,水刚刚淹过茶即止。这时将准备好的冰块,悉数填入壶中,直到塞满小壶,甚至要多出一块,顶住壶盖,然后把这壶茶放到太阳下面晒。待得“啪”地一声,壶盖盖上了,冰经历了太阳的灼烤,已经合部融化,这壶带着清凉和幽香的武夷岩茶,就华美出世了。

    看着这杯带普小竹气息的茶,回想起林小竹今天的举动,丝毫不嫌弃自一无所有;虽然后来生了气,但知道她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会对自己不离不弃,只要自己诚心道歉便会没事,袁天野就觉得十分的开心。他接过袁十手里的茶,大大地饮了一口,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饮完那杯茶,他畅快地舒了一口气,像袁成那样也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你不去颖王府?”袁成问。

    “颖王府,不是那么好去的。她既然想要避开我,我自然不好去讨她的嫌。等明日她去铺子再说吧。”

    “今天,是卫国公夫人的四十寿辰。卫国公夫人是颖王的姨母,这个宴会,颖王妃是一定会去的。而且,听说这段时间颖王妃一直拉着林姑娘参加各种宴会,介绍她认识了许多青年才俊······”袁成也闭着眼,漫不经心地道。

    袁天野蓦地睁开了眼睛,坐直身体,伸出手道:“拿来。”

    “什么?”袁成仍然老神在在地闭目养神。

    “请柬。”

    袁成犹豫了一下,终于摸摸索索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请柬,嘴里嘟嘟哝哝:“咱们培养出来的暗线,那是关键时刻用在国家大事上的。却不想这两天却用在打探一个姑娘的行踪上了。王爷啊,你假公济私,滥用职权啊!”

    袁天野带着袁十,早已走没影了。

    颖王府里。

    “小曦,来,穿这条裙子。”萧潇拿出一条胭脂红樱花薄绸衣衫,扔给林小竹,“赶紧换上,你穿红色最好看了。”

    “说了不用了。”林小竹有气没力地坐在椅子上,“我真不想去。想着要应付那些贵妇们,我就头痛,你饶了我吧。”

    “不行,你既然来了,就得陪我去。”萧潇又翻出一条裙子,放到林小竹手里,“好小曦,你就当陪陪我嘛。你要不去,我多闷呐。再说,我走了,你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好嘛。”

    “好吧。”林小竹想起如果萧潇不在,她一个人呆在颖王府,确实不妥。只得站起身来,拿起萧潇给她翻出来的衣服看了看,感觉还不是华丽得太过份,认命地到里间去换了衣服。两人的身材都差不多,她被萧潇临时抓差,就只得穿她的衣服。

    两人打扮好,萧潇便道:“青黛,你到书房去叫王爷,我们到大门口的马车上等他。”

    “唉,这叫什么事啊!拉我当电灯泡。”林小竹哀叫。

    “电灯泡是什么?”萧潇转过头来问。

    “没有,我啥都没说。”林小竹认命地跟着她出了门。

    三人到卫国公府,倒也不早不晚。林小竹跟着萧潇夫妻俩人向卫国公夫人见了礼,献上了萧潇帮准备的礼物,看着其他的人都上来跟萧潇两人说话,便带着蓝草赶紧退了出来,想到花园里透透气。却不想一出门,便听到身后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喜地叫了起来:“陈姑娘,你今天也来了?”

    听到这声音,林小竹就想冲天翻了一个白眼。这才转过身来,对身后那人一福,道:“黎三公子,你也来了?”

    她跟这位黎三公子,生意上合作得相当愉快。这黎振宇不愧是皇商出身,做生意果然有一套。从他身上,她倒是学会了不少生意上的手段。

    不过,如果这位公子对她不那么含情脉脉,不那么无微不至,那就更好了。

    黎振宇打量了林小竹一眼,赞道:“陈姑娘果然是美颜仙姿,穿什么衣服都这么漂亮。”

    “黎三公子过奖了。”林小竹左右瞟了瞟,想要找个借口离开,却听得身后传来了一阵喧哗。她大喜,转过身来,看向喧哗处,便看到陆健宁和几位皇孙公子,围着一个人正激动地说话。而那个人,竟然是袁天野。

    “快,快看看去,听说跟咱们宁公子齐名的轩辕四公子之一、北燕的扬公子也来参加今天的宴会了,卫国公夫人可是太有面子了。”旁边跑出两个少女来,步履匆匆地朝袁天野那边走去。

    “竟然是扬公子!”黎振宇扬着眉道。

    “黎三公子认识他?”林小竹转过头来,问道。

    黎振宇激动地道:“半个月前,我去北燕看铺子,在街上巧遇过扬公子。他知道我要开酒楼,还很热心地叫他的管家帮我物色了三个极好的铺子。这件事,我正想跟你说呢,没想到今儿竟然在东越见到了他。走走走,我带你去,介绍你认识认识。”

    (对不住,这两天又晚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