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二十一章 回来了

    主办方既出这样的题目,那自然早有准备。(www.K6Uk.Com)见林小竹要马立刻牵了一匹骏马来。另有两个一看就身俱武功的大汉也牵了马,在一旁伺立,看样子要护送林小竹去俞州城。

    马朝看看身着莲青色衣裙的林小竹,再看看那头高大的骏马,皱眉道:“林姑娘,我们备有马车,虽然时间耽搁得久些,胜在安全。姑娘还是乘马车的好。”

    “不用。”林小竹摆摆手,一翻身便上了马。她在东越时也曾尝试过骑马,后来跟袁天野从东越回北燕,一路上也跟着他时不时地骑马走上一程,她算是彻底爱上了骑马。古代的马车没有避震,道路又不平,坐在马车里颠簸得难受,倒不如骑马来得舒服。而且骑马那种驰骋奔腾的感觉,是坐在马车里领略不到的。

    见林小竹坚持,翻身上马的动作也娴熟,倒像是常骑马的,马朝便不再说话,叮嘱一声“多多保重”,又嘱咐了他们几句,便退到一边

    主办方既出这样的题目,两名护卫便是特意交待过的,极为熟悉去俞州城的路况,便是玉家宅子也不陌生。三人骑着马,直奔俞州,一百多里路,只花了大半个时辰便到了俞州城。

    因玉家绣品都是预订,并无存货,所以玉家并没有铺子。想要买绣品,都得到玉家宅子去投帖子。林小竹想了想,到卖文房四宝的铺子买了张帖子,借了他们的笔墨写了一张拜帖,便直奔玉家宅子。

    林小竹示意两个护卫在外面等着,自己进了门房,投帖求见。因玉家绣品价钱昂贵,来求卖绣品的人非富即贵。门房倒也不敢怠慢,让座上茶,然后将拜帖送到了主子手上。

    “代人传信,林小竹。”玉琢看着拜帖,眉头直皱。玉家因是经营绣品跟其他手艺人正好相反,手艺是传女不传男,女子招婿在家,并不外嫁。如没有女儿传承,或是女儿天赋不佳,也会收弟子,这些弟子改姓玉,跟女儿一样养大,同样是招婿。这玉琢,便是这一代的当家人现已五十多岁。

    “娘,什么事让您为难?”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走过来问道。这妇人是玉琢的女儿,名叫玉扣。

    “今日来了个客人,不是来订绣品,倒是代人传信的。”玉琢道。然后抬起头,对门房道:“传。”

    不一会儿,门房便带着林小竹进来。彼此见礼之后,分宾客坐下。林小竹便开口道:“小竹鲁莽,今天前来,只是怜惜一位九十多岁的老人不忍他临终前念念不忘的一件事情,特来请教拜访玉大娘。”

    林小竹来的路上,就一直在考虑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拜见玉家人。

    最后决定用传信者的身份去。在她想来老圣上出这道题,一方面确实是旧情未了,心里怀念当初的那粥的味道;二来也是想让人帮他传传言,获取玉家人的谅解。她此次登门拜访,应该是两家恩怨的调解者,自然应该坦然相对,实言以告。

    “九十多岁的老人?”玉琢的脸色变了一变。在古代,因医疗原因长寿的人并不多能活到九十多岁更是少见。而四国里,能活到九十多岁又跟玉家有些渊源的,当属轩辕老圣上萧占霆。

    林小竹看这玉家当家人只是五十来岁的样子从年龄看并不是老圣上女儿,便觉得事情不难办到。毕竟隔了两辈,玉簪再大的怨气传到这里都极为稀薄了。再用一个九十多岁高龄的可怜老人的感情来打动她,举手之劳便可圆老人的梦,何乐而不为呢?再说,那老人还是玉家的长辈。

    果然,林小竹看面前这位玉大娘只是脸色微变,却没有勃然大怒,翻脸将自己赶出门去,又接着道:“想来玉大娘已猜到我说的是谁了,正是轩辕老圣上。不过今日不是他遣我来的,而是我自己来的。只因他老人家现在躺在床上,手里仍拿着一块看不清颜色、上面绣着大红色木棉花的手帕,说他想吃一种粥。至于什么粥,他却又说不出来。我看那手帕是玉家绣法,便特地来前问上一问,不知玉大娘可知那手帕的来历,或是知道老圣上念念不忘的粥是什么样的粥?”

    “躺在床上?临终?”玉琢想起林小竹刚才用的这个词,脸色又是一变,然后站了起来,对林小竹道,“多谢林姑娘前来传话。你且在此略坐上一坐,我去去就来。”说完叫玉扣招待林小竹,转身往后院走

    “林姑娘,喝茶。这是今春的碧螺春,你尝尝看,喜不喜欢。”玉扣见林小竹面露困惑,也不解释自家娘亲的行为,只跟她闲聊。

    过了一会儿,有丫环进了门,对林小竹施了一礼:“太太有请,林姑娘请跟奴婢来。”

    林小竹站了起来,跟着丫环到了后院,只见玉琢正陪着一个头发全白的老太,坐在院子里说话。那老太太虽然头发全白,但行为举止仍有一股优雅美丽的风韵。看来女人美不美丽,无关于年龄,而在于气质。

    “老太太,太太,林姑娘到了。”丫环禀道。

    林小竹心里揣摩着这老太太的身份,一面对她施了一礼。

    “姑娘不必客气,来,坐。”老太太态度极为和蔼。

    玉琢转过头来,对林小竹介绍:“这是我娘。”又叫,“不必客气,坐吧。”

    既是玉琢的娘,那这老太太今年也就七十多岁吧?这么说,这位是老圣上的女儿?

    果然,老太太接下来的话,证明了林小竹的猜想:“你的来意,我已听玉琢说了。姑娘既然帮着传信,想必也清楚我们家跟老圣上之间的事情。老一辈的恩怨,已经过去这么多年,我娘早已作古。哪怕是我这个女儿,也都七十来岁了,早已看淡了世间的恩怨情仇。人与人能相识相知,便是缘份。既有缘份,又何必在意是谁负了谁,谁又对不起谁多一点呢?姑娘非亲非故的,都愿意帮着老圣上跑这一趟,我们家自然不会那么不通情理,连个九十多岁老人家的心愿都不愿意达成。”她笑了笑,又道,“我娘活着那几十年,虽然嘴里说怨,其实她这心里头,也是记挂的。这么些年,她一直喜欢做一种粥。这粥并是不她自己喜欢吃,在我想来,应该是老圣上当年喜欢吃的。”说着,便把粥的做法介绍了一遍。

    其实说起来这粥极为家常,叫做“皮蛋咸蛋腐竹咸瘦肉粥”。做法就是把一块瘦猪肉用盐腌一段时间,洗净盐水后切块。薄腐竹掰碎。煮开之后,下切块的皮蛋、腐竹、瘦肉、咸蛋黄。一个半小时后粥已经煮得均匀,把肉块捞出来用筷子捣碎放回粥里,再切碎一个皮蛋,煮十分钟起锅即可。米用油腌半小时再加水,为的是使粥更糯滑。皮蛋分开煮,是为了粥里既有皮蛋香,又有皮蛋块,起到“空山见了人,更闻人语响”的目的。

    说完粥的做法,老太太转过头去,吩咐玉琢:“去准备马车,我想去一趟轩辕城。”

    “娘,您······”玉琢颇有些意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应道,“好,好的。”脸上露出欢喜之色。

    而坐在一旁的林小竹心里更是大喜。她不知道老圣上有没有家人,但不管有没有,这个女儿对他的意义是不同的。她来这一趟,能圆了老人的梦,还把他最惦念的女儿带回去,想必老人一定会非常高兴。对于比赛结果,她不是很在意;能圆一个耄耋老人的心愿,才是最让她高兴的。

    不一会儿,玉琢便带了一个包袱过来,扶了老太太上马车。林小竹还是骑马随行。一个多时辰后,几人便到了老圣上宅子门前。

    让林小竹意外的是,马朝竟然没有回比赛现场去,而是坐在门房里,显然是在等她回来。

    见到马朝在,她心里大喜,对马朝道:“马大人,正好您在。老圣上所说的话,你也听到了的。”然后指着老太太道,“这是老圣上掂记的人,您带她们进去见见老圣上吧。我回比赛现场去。”又问,“比赛现场的厨房用具和食材都还在吧?”

    “在,自然在。”马朝没想到林小竹去这一趟,还把玉家人给带回来了。意外之余,也很替老圣上高兴。吩咐护卫送林小竹去比赛现场,便带了玉琢母女进宅子里去。

    林小竹原以为比赛场地上的人都走了,便是评委们都回去了,毕竟这时已是申时,离她们拿到题目已过去三、四个时辰了。可没想到到了那里,却发现大家都还在,便是连看热闹的厨子都还整整齐齐地坐在那里,似乎一个都没少,不由得颇为诧异。

    “来了,来了,那位林小竹来了。”等了一天的众人看到林小竹走上高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十二位厨子去见老圣上,然后只回来了十一位,最后一位却不见踪影。大家本以为那位年轻姑娘放弃了比赛,却不想评委们却说她还在完成比赛,她不回来,请大家坐在原地等候,不要走开。还送上了丰盛的午饭来。大家只得坐在这里等着。不过好在那十一个厨子做的菜也比较花功夫,一道道菜做出来,他们还被评委们抽到台上尝了这些厨子做出来的菜,这三、四个时辰倒不无聊。不过心里始终记挂着这位年轻女厨子,毕竟她不回来,即便台上的厨子做完了菜,他们都还不能离开。

    现在好了,她终于回来了。不过,她到底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

    (祝大家中秋快乐,合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