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章 狐说机缘为何物?

    “这一次撞仙缘的人还真多啊。(WWw.k6UK.Com)”

    雪白狐狸放下书卷,竟是口吐人言。

    “狐狸也会说话?”少年喃喃自语。

    雪白狐狸眯起眼,立起身双手作揖,说道:“小少年,我胡桑得机缘听得圣贤讲道,化了横骨,又读书解意,这才说得人言。你这般吃惊,可是吓到你了?胡桑在此赔礼了。”

    好狐狸,文绉绉,比读书人还知礼。让少年颇为不好意思,暗怪自己大惊小怪,就连怀中女童都去了几分害怕,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狐妖”。

    “我曾听闻古来圣贤讲道,让百兽开智,石头明道,还以为是讹传,没想到竟是确有其事,是我孤陋寡闻了。”少年摆摆手,不愿受狐狸的道歉。

    雪白狐狸呵呵笑了两声,颇为开心,又对红衣女子说道:“这位姑娘眼生的很,不知如何称呼。”

    “小狐狸,我知你意,你也不用问我,你这般妖类,想要入道门,只怕难比登天。”红衣女子说道。

    “仙缘难求,但有一线机缘,也要求过才是。”雪白狐狸叹了口气,有几分失落,自言自语道:“此地仙缘,三十年一次,现在算来,也有十一次了,果真是机缘渺茫啊。”

    少年听到这狐狸自言自语,暗道:“真是没天理了,一头狐狸都能活三百三十多岁。”

    哼!

    这时,一直抚剑静坐的剑客忽然冷笑了一声,目中透着一丝锐利,说道:“大道争锋,只在一个‘争’字,如何来求!”

    雪白狐狸不以为然,慢声细气反驳道:“非也非也,正所谓道不轻传,显而不露。是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我等凡夫,能见仙缘,都是不易,如何争得?”

    剑客“锵”的一声拔出手中剑,冷酷道:“某五岁学剑,十五大成,三十年便寻名剑,剑试天下,拔剑四顾,却无一人可堪论剑,求一败而不得。成就如斯,就是争那七尺利剑之地。你这妖物,能挣脱兽胎,敢说是求来的机缘?”

    雪白狐狸似被说到心中痛处,神色微黯,不再说话。倒是那少年噗嗤一笑,自言自语道:“求一败而不得,说的自己好像独孤求败似的。”

    剑客忽然抬头看了少年一眼,微微诧异道:“你怎知我姓独孤?不过某家乃独孤绝,并非……咦?独孤求败,独孤求败,这个名字倒是不错。”

    少年目瞪口呆,脸色顿时十分精彩。

    红衣女子笑盈盈的说道:“使剑的,你不去罗浮为何来这飞来山,自古剑仙出罗浮,难道你没听过吗?”

    “罗浮,剑仙……”剑客眼睛一亮,透出炽热的光芒:“世间果真有剑仙?”

    “不求性命双修,不求长生久视。”红衣女子带着玩味的目光:“但是打架杀人的功夫倒是一流。”

    剑客目中透出几分挣扎,终于站起身,持个剑礼,请教道:“还请姑娘告知罗浮所在。”

    “嘻嘻。不远不远,此处向西,九万八千里便是。”

    剑客整冠,拱手,不再犹豫,踏出了道观。

    那磕头的老乌龟挥了挥手,雪白狐狸长叹了一声,不知是是喜是悲,自言自语道:“倒是少了一人。”

    红衣少女似笑非笑的看着老狐狸,似再说“你刚才不是只求不争吗”,雪白狐狸脸上顿时露出郝然之色。

    红衣少女哼了一声,对那少年说道:“少年人,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少年打了个哈欠,说道:“反正都是要被一口吃掉,问我名字干嘛。”心中却想这红衣女子到底带他来这里干什么,莫不是真来撞那“仙缘”?可也从来没听过绑人来修仙的。

    红衣女子白了他一眼,又问那粉嘟嘟可爱女童道:“你呢?”

    “我跟小哥哥一样,也不告诉你。”女童脆生生说道,眼睛滴溜溜转了转,早没了之前的害怕,透着几分灵性。

    “小鬼讨打。”红衣女子笑骂两声,在女童额头弹了一下。

    女童捂着额头,眼泪汪汪,躲到了少年怀里。

    红衣女子失笑一声,也不着恼,随便寻个角落坐下养神。

    少年一撇嘴,凑到雪白狐狸身旁,好奇道:“狐兄,听你说来,似乎已经活了好几百年,能否讲讲你的经历?”

    雪白狐狸似乎对“狐兄”这个称呼十分高兴,点头说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胡桑虽然寿有五百,但前两百年前,都蒙昧无知,与禽兽无异,倒是这三百多年来,多流窜于人间,学人语,识文字,始知修行。”

    少年对他自称“禽兽”十分诧异,神情渐渐古怪起来。

    雪白狐狸自顾自说道:“我虽未脱去兽胎,但也知生命奥妙,无限美好在彼岸。只是那苦海无边,行道的船儿无处可寻。胡桑我三百年游走名山大川,寻道访仙,只为看破那阴阳轮回,宇宙自然奥秘,化身千万,不再受命寿困扰。”

    “只是神仙难寻,闻道无门。妖开灵智,若不得人身,最多八百寿至极,终究要化黄尘红土,灵光不存啊。”

    雪白狐狸长叹一声,眼角竟然盈盈生泪。

    老狐狸一哭,倒让少年尴尬起来,不知该如何安慰,心说人活一世,不过百年光景,你能活八百年,也算赚了。只是这话却无法说出口。

    那红衣女子突然冷笑一声,说道:“哭哭啼啼,让人心烦。小狐狸,我有一句话送你,你要不要听听?”

    雪白狐狸擦了擦眼角,作揖道:“姑娘请讲。”

    “修行不在口舌,求不来,争不得,且不说你机缘如何。我只说你自身福报不足,就算真入了道门,左右不过百年,免不了入轮回走一朝。”

    雪白狐狸一拜到底:“总说机缘,胡桑却对‘机缘’二字茫然无知,还请姑娘教我。”

    红衣女子“咯咯”一笑,说道:“所谓机缘,不过三物。一为自身福报。二为先天灵宝。三为护身道侣。前者为重中之重,中者次之,后者可忽略不计。我问你,你有何物在身?”

    雪白狐狸满脸困惑:“这便是机缘?后两者还好说,只是这福报为何?”

    少年看着狐狸,简直是笨的要死,哪有传说“狡诈”的本性,忍不住说道:“这还不好理解?福报就是你运气好到爆,出门能碰到神仙,随便摘个葫芦里面盛的都是仙丹,跳崖自杀都能找到道法秘籍,总而言之一句话,吃丹如吃饭,数宝数到手软,无数仙人磕头求你拜师。”

    “咯咯!”红衣女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咯咯笑道:“少年人,你真是有趣。”

    雪白狐狸说不尽的失落道:“机缘……这就是机缘?那岂不说我这三百年来都是竹篮打水,到头一场空?”

    红衣女子说道:“终究一场虚妄。”

    雪白狐狸泣不成声,让人忍不住心酸。

    少年看的不是滋味,说道:“你话也太伤人了。”又安慰道:“狐兄,天无绝人之路,总有一线生机。”

    雪白狐狸叹息一声,拱了拱手,目光垂落,一片迷茫。

    红衣女子冷笑一声,也不说话。

    待天渐亮时,红衣女子终于失了耐性,举目望那道像,忽然扬声喝道:“老道士,姑奶奶来了,给我滚出来!”

    声音不响,却有如神形,送入山谷之中,余声不绝。

    雪白狐狸吓得脸发白,语无伦次道:“怎可失礼,怎可失礼!”

    那磕头老乌龟也吓得不轻,头都缩回了乌龟壳里。

    “你嗓门太小,怕是连狼都招不来。”少年嘟囔了一句。

    红衣女子瞪了他一眼,又张口唤了三声,依旧没人回应。

    嘻嘻……

    少年和女童挨在一起,忍着笑,憋的很辛苦。

    “你们两个小鬼也敢看我笑话!”红衣女子气的脸色发青,手掐了一个诀,喝了一声:“土地何在!”

    只见一团黑气从地下冒出,滚出个老儿来,长的慈眉善目,笑呵呵的作揖道:“小老儿见过上仙。”

    红衣女子面色不善的说道:“去把臭道士给我叫来。”

    老儿苦着脸说道:“上仙休要为难小神,那洞天福地,别说是小神,就是此地山神老爷都进不得。”

    “这清微洞天三十年开一次,正是今日,你敢欺我?”红衣女子冷冷说道。

    土地一脸苦涩道:“好叫上仙知晓,小老儿本是这飞来峰下,滕家村人,因行善积功,死后得了三十里土地一职。领神位至今,不过二十余年,那清微洞天福地,真未曾去过。”

    红衣女子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忽然一步跨出了道观。

    雪白狐狸紧跟着,那只乌龟则一口咬住它的尾巴,窜出门去。

    少年也好奇的要死,正在犹豫是不是趁机逃走,身体突然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等回过神来,已经落在飞来峰通山的山麓上。

    飞来峰,好个飞来峰。

    霞光烟彩,苍柏翠青,猿飞虎啸游林间。

    少时,山麓上出现一头青黄老牛,身上坐着一个道童,风姿英伟,相貌清奇,歌曰:

    我本渔樵夫,观棋入松冥。

    偶入清微洞,拜师达贤明。

    忙时下山南,闲来诵黄庭。

    少不知岁月,老不知世情。

    修一身道德,传一脉清宁。

    去去去

    寻个机缘道种。

    来来来

    谁愿入我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