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传道法,念通达何须释意

    自古传法,有三祭。(WWW.K6UK.COM)

    一祭天地,二祭祖师,三祭法界虚空。

    李秀让师子玄稍坐,入内室换了一身整洁道袍,摆了玄坛,定了香炉,焚香向东三拜,又唤师子玄向指月玄光洞方向三拜。

    “小师弟,我传你一门经,名曰‘礼赞虚空法界万寿仙佛无量功德本愿受持经’。”李秀开始授经口诵,师子玄也是过耳不忘,不过一刻钟,就将上千字的大经记下。

    “此经每日诵持三遍,时间任意。且随我颂来。”李秀嘱咐一声,便朗声颂念起来。

    “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天尊度人,无量上品,无量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座。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礼赞虚空无量星辰沙数诸仙佛加持众生,随缘引渡,无量功德……”

    师子玄学猫画虎,跟着李秀颂念起来。起初有些放不开,渐渐跟着李秀的语速,越念越是顺畅,三遍下来,只觉得心清体畅,越念越觉韵味十足。

    “小师弟感觉如何?”李秀微笑道。

    “很舒服,意犹未尽。”师子玄老老实实说道。

    李秀叹道:“这本经文,俗世亦有流传,唤作‘度人经’,本是一本引人修行的方便法门,于人间却被人逐字逐句注释出了许多典籍,费尽心思寻找修行之法,却不知只要心诚颂念即可。”

    师子玄若有所思,点头说道:“念不通达。”

    李秀微笑道:“不然何来五浊恶世之说?”

    师子玄嘿然一笑,不赞同也不反对。

    李秀也不点破他心思,说道:“小师弟,你既入老师门下,乃是天大机缘,不可懈怠。亦需知我玄光洞十大真诀。”

    师子玄两眼冒光,暗道:莫非是腾云驾雾,七十二变,翻江倒海神通?

    李秀微微一笑,开口唱来,歌诀曰:

    入我玄门传真诀,口诵多来总清凉。

    得清凉,得自然,真传一句十方法。

    一曰:都斗开宫斩玄锁。二曰:六天门中放光明。

    三曰:八卦阴阳知分晓。四曰:九宫妙理道无穷。

    五曰:真人睁开智慧眼。六曰:三身显化露元明。

    七曰:骨络灵通晓变化。八曰:玉眼凡圣观通界。

    九曰:六通家乡闻圣号。十曰:返照虚空破分身。

    歌诀唱来,空空明明,玄之又玄,听的师子玄一头雾水。

    “六师兄,这就是道诀?”师子玄苦着脸问道。

    “便是道诀,日日颂念,早得道行。”李秀说道。

    师子玄难以置信道:“不是炼精化气,金丹大成,元婴化身,破碎虚空?”

    啪!

    李秀敲了师子玄额头一记,笑骂道:“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也不知你在哪听来的。”

    师子玄讪笑两声。

    李秀正色道:“小师弟切莫玩笑,道行为根本,那些请仙扶鸾,腾云驾雾,卜卦问阴,趋吉避凶的术法,不过小道,莫要因小失大。”

    师子玄原本不以为然,听李秀说的郑重,也收了焦躁心。

    稍后,李秀又传他观空静坐,观想入定的功夫,说了会玄,讲了会禅,不说妙理,只讲真言。

    一个教,一个学,这一日过的也快。

    晚饭时,四师兄徐长青回来,却不见了湘灵。

    “在道宫遇见琼华灵音殿妙音殿主,领走了湘灵丫头。”徐长青说道。

    “这是为何?湘灵不是我们玄光洞的人吗?”师子玄急了,湘灵和他虽然相处日浅,但十分依赖他,没想到今天就分开了。

    徐长青一怔,笑道:“小师弟这是怎么了?那琼华灵音殿虽不及我玄光洞一脉,但却是女仙修行福地。湘灵被琼华灵音殿主看重,收入门中,未必不是福缘。”

    “这……”师子玄半是不忿,半是不解道:“湘灵怎么说也是跟师兄走的,现在弄丢了,你也不怕师父怪罪。”

    徐长青笑道:“我指月玄光洞一脉,乃师徒传承,去留随意,琼华灵音殿主启口收徒,我怎好拒绝?况且湘灵那小丫头鬼灵的很,你害怕她去那里会受人欺负?”

    师子玄不可置否,但也只能默认。

    整个飞来峰五大传承峰脉,只有指月玄光洞一脉是师徒传承,人丁不旺。其他峰脉则是立教传承,以代传宗,自然兴盛。

    祖师未收湘灵入门,转投他脉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湘灵离开,师子玄倒成了孤家寡人,他也乐得清静,拒绝了与李秀一家同住,回了自家住处。

    李秀怕他寂寞,弄了袖里乾坤神通,抖落出许多书籍,给他读书解闷。

    不过读书不是逐字阅读,乃是一门“解离术”,李秀所创。当年六师兄李秀虽然用坐忘术忘了前尘所学,但好读书的性子却怎么也改不了,心痒之下,弄了这样一门小神通,观书不识字亦可明意。

    师子玄大喜之下,立刻向李秀讨了这门神通术。

    一晃三个月过去,师子玄白天听李秀和徐长青轮番传法,晚上便读书解闷,倒也快活。

    这一日晚上,师子玄正读一本六阳真人所著“六阳真解九阳经”时,忽感眼前一阵晕眩。

    接着,只觉周身一轻,不知去了何处,只见得一片连绵山峦在远方,身下却是一处灵湖。

    “我怎么飞起来了?”师子玄茫然,自己脚不着地,头不顶天,抬头一看,天上清蒙一片,不见日月,脚下也兜着一片白雾,看不分明。

    那湍灵湖倒是清晰,只是湖水浅窄,随时都可能干涸。

    师子玄茫然的四处飘荡,不知这是哪里,又不知道怎么离开,真感到书中说“孤魂野鬼”的滋味了。

    逛了一阵,师子玄开始向上飞,也不知飞了多久,突然感到自己似乎被一层无形薄膜挡住。

    他用力一挣,突然感到一阵轻飘飘,好似最后的束缚都挣脱,一下子跳了出去。

    师子玄吓了一跳,定睛一看,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一摸身子,却是无形无质,月光下,竟然连影子都没有。

    “怎么回事?”师子玄回身一望,却见自己坐在床上,眯着眼捧着书,好像睡着了一样。

    师子玄好奇的在自己身体上空飞了一圈,又向外飞去,穿过窗户时,竟然没受到一丝阻隔,直接穿了出去。

    “小师弟,你怎么把魂识飞出来了!”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师子玄扭头一看,正是四师兄徐长青,神色竟是出奇的严肃,一把抓住他,直往屋内的身体拖去。

    师子玄又感觉一阵眩晕,再次睁开眼时自己已经恢复正常,只是忽然头疼欲裂,昏昏沉沉,精神十分萎靡。

    “小师弟,快把还神丹吃下去。”徐长青坐在床头,拨开一个玉瓶,倒出一枚弹丸,剥了蜡衣,和水喂他吃了下去。

    很快,师子玄感到一阵神清气爽,好像睡饱了觉一样。

    “四师兄,你怎么来了。”师子玄眨了眨眼睛,有些心虚的问道。

    “幸亏我来了,不然时间久了,只能送你去轮回转世去了。”徐长青没好气的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师子玄讪笑两声,将方才的一切说了一遍。

    “咦?你已经进了都斗宫?”徐长青惊讶万分。

    师子玄现在还是晕乎乎,就将刚才的事详细说于徐长青听。

    “有意思,才三个月时间,小师弟就到了这一步,果然福缘不浅。”徐长青眉飞色舞的赞了一声。

    眼睛撇到床头的书籍上,略带几分恍然,说道:“老六把‘解离术’教你了?”

    师子玄点点头。

    “难怪。这本‘六阳真解九阳经’是道门正宗外道法门,可强引魂识入都斗之中。”徐长青点了点那本古籍。

    “都斗宫?”师子玄心中暗自琢磨,猛然想起六阳真解九阳经中有一句:

    “性之所出,九阳不显,元神隐蔽,魂识乃出,即为眼,鼻,口,舌,耳,身,触之感……,心沉守境,观空静坐,偶有灵光闪现,一入青空之府,或为天宫,或为地府,或为八荒,或为青冥……,观其所出,或有青狮灵象,或有莲花舍利,或有飞天玄女,或有恶鬼厉魂,或有人间烟火,或有渔樵农耕,或有书生女郎,或有老妪稚童……,此地因人而异,玄之又玄,奥妙无名,强记之为都斗,乃玄关之窍,众妙之门……”

    “四师兄是说……”师子玄心中狂喜,语调都带着几分颤抖。

    徐长青一掠胡须,摇头晃脑唱道:

    “世人总慕神仙好,不知神仙体中藏。都斗本是神仙府,神仙府里叹神仙。”

    师子玄正听的迷糊,徐长青一拍他的肩膀,似赞似叹道:“小师弟,你入道已。”

    “呵呵。”

    师子玄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