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章 三洞通玄真经

    捧了三部道书,依次看过,师子玄却心生犹豫。(wwW.k6uK.coM)

    三部道书:

    一本是“正法光明咒”,内中自生无数世界,自放光明,神威具足。

    一本是“三洞通玄真经”,有三言灵章,可通达玄妙,直通法界。

    一本是“灵宝大乘经”,内中十法,显密圆通,通灵至圣。

    师子玄翻来看去,真是挠破了头,难下决定。

    这三部道书,一半**,一半神通。都是根基深厚,无上妙经。

    “苦也。三择其二,这该如何选择?”

    师子玄正苦恼时,乾阳殿上两位妙成真人一时也都失了言语。

    乾阳殿首哑然无语,良久后说道:“道兄,你我还道他肉眼凡胎,哪知却是法目如炬。‘正法光明咒’,‘三洞通玄经真经’,‘灵宝大乘经’,都是道经之最,无上真经。”

    “是福是祸还犹未可知。若他选了‘正法光明咒’倒也罢了,有诸咒护身,诸天师者护持,法途明朗,道途光明,是大福源。若是选了后两本道书,反倒是选了一条勇猛精进的荆棘之路。”

    “我道门最重福缘。福缘若深,勇猛精进未必是祸,前路虽有挂碍,但只消不损道陨命,未来必有大成就。”乾阳殿首笑道。

    徐长青自失一笑,说道:“当真是关心则乱。想来也是,小师弟不是刚烈偏激之人,刚柔并济,未必不是缘法。”

    正说着,水镜中的师子玄却是弃了“正法光明咒”。

    散了水镜,徐长青起身道:“道兄,先走一步,这次是要去见过一次老师了。”

    “道兄自去便是。”乾阳殿首也不强留。

    宝经阁中,师子玄择定根基道经,主修三洞通玄真经,辅修灵宝大乘经。

    心念一动,将两部道经纳入都斗宫,霎时,灵湖裂开两个大洞,经书化成两枚真种,落入其中。

    随后雷光出,灵雨落,下了三炷香时间,雨厚三分三寸。

    可惜这真种非同凡响,刹那间就如鲸鱼吸水,不但将灵雨吸净,原本只剩半分的灵池又去了一半。

    “难怪只能选两部道书修持,经法为根,道行是雨。雨水不足,必是枝朽根烂。若是贪心,三部同修,只怕最终是灵池干枯,神消气短,道毁人亡啊。”

    师子玄一阵后怕,出了都斗宫,长呼了一口气。

    忽闻晨钟暮鼓,悠扬入耳,一睁眼,天已大亮,不知过了多少时日。而此时竟是身在宝经阁外。

    这时,长廊处正打瞌睡的道童听见声音醒来,连忙上前,打个礼,说道:“小老爷醒来了。”

    “我去了多久?”师子玄问道。

    “已有六日。”道童说道。

    “已经过了六天?”师子玄微微惊讶,皱眉道:“却是累得师兄和殿主等我一人,我这便去告罪一声。”

    道童笑道:“小老爷不必去,殿主之前来过,见小老爷未醒,便未打扰。又让我告诉小老爷一声,徐祖有事离开,小老爷自去便是。”

    师子玄点头,暗道:“四师兄不辞而别,定是有事。”

    对道童说道:“不必送了,我渡云舟回去。”

    言罢,也不停留,直接离山去了。

    离了青羊宫,师子玄长吸一口气,但见云缠雾绕,日光倾斜,照在身上暖洋洋,说不尽的舒服快活。

    青羊峰山高地阔,若是平常人,只怕走个数年也未必下得山去。

    师子玄虽然还不会腾云,但真诀常颂,身子倒也轻快,身上穿的又是赤元阴阳明道衣,轻飘飘,一步三丈,踏虚凌步,衣襟被风吹的猎猎作响,真有几分逍遥之意。

    不一会,行过几条山麓,到了渡口,正有一船夫撑橹行来。

    “这位仙长,可是要乘船?”那船夫识得道袍,打个礼,将人请上船。

    师子玄上了船,笑道:“第一次乘,不知船资如何?”

    船夫连忙摆手道:“仙长说哪的话,小老儿能在这里撑船载渡,那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哪敢收钱?”

    这话倒不是作假,以师子玄如今眼光,自然看出这船夫不过是一介凡胎,若在山外,最多不过百岁,就要寿尽归天,哪有如今在清微洞天自在。

    “那便去麒麟崖。”

    “仙长坐稳了,起了!”船家叫了一声,撑橹插入云雾之中。

    这云舟与飘在水上无异,顺流直下,四平八稳,速度竟也不慢。

    “这是法器?”师子玄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船家手中的橹。

    不过这个念头着实有些荒唐,凡人没有道行,哪有法力,这橹看起来就是凡物,倒是下面那层层云雾,几分法性。

    失笑一声,师子玄摇摇头,对船家说道:“船家平日落脚何处?”

    船家连忙道:“仙长不知道吗?这飞来峰下有个人职司。都是些俗人,好在手脚勤快,能伺候各家仙长起居。”

    “什么?”

    师子玄震惊莫名,伺候起居,这与奴仆何异?

    指月玄光洞一脉上至祖师,下到各弟子,都是清修之人,哪有让凡人伺候?

    “都是哪个道人,敢这般行事?”师子玄皱了皱眉,问道。

    船家被问的一脸茫然,诺诺的说不出话来。

    师子玄哑然失笑,摆摆手,自觉大惊小怪。

    祖师一派清净自修,其他四脉却未必如此。清微洞天虽然是清修福地,但难保没有俗心未断之人。

    当下也不再多问,在船头坐下,也不多言,一边欣赏路途胜景,一边默诵真诀,不误功课。

    “船家,等下!”

    “哪个?过来了。”不多时,路过一处崖峰,船家听到有人呼喊,连忙弄船靠了过去。

    崖前上来三人,两男一女,都穿着道袍,一看便知是入了道籍的道人。

    “去登道峰。”女道人说道。

    船家应了声,一男道人忽然笑道:“今天真是运气,正口淡的着恼,这大猫就送上门来,回去弄个炉,找个厨子,也让顾师妹和林师弟尝个鲜。”

    手从背后转过,拎着一头大猫。这大猫,虎纹白皮,猫眼沾光,好个卖相,少说有**斤重。

    顾姓女道笑道:“这畜生好不知趣。洞天福地虽好,又哪是人人都能来的?这却是自寻死路了。”

    “师姐说的是。”林姓道人带头称善。

    师子玄在一旁听的直皱眉。

    这几人说的看似有理,却也勉强。清微洞天之中不乏仙禽灵兽,但大多都有道行在身,一般道人根本惹不得。这三人擒了这大猫要烹食,显然是看它弱小可欺,又无靠山。

    转过身见那只大猫,猫眼含泪,浑身打颤,显然是通了人言,有大机缘,不然也入不了清微洞天。

    师子玄想起了那山下苦守的老狐胡桑,叹息一声,起身上前,打个礼,说道:“几位,见过了。”

    三个道人正说的兴起,倒是没注意船上还有旁人。

    “见过了,不知道兄何处修行。”三人有些尴尬,连忙回礼。

    “在麒麟崖暂修,今日虽是初见,却有一个不情之请,请几位道兄成全。”师子玄一揖到底,礼数做了周全。

    “当不得,当不得。原来是玄光洞的师兄。”

    三个道人一开始见师子玄身上道袍,还有几分不以为然,一听“麒麟崖”三字,顿时收了几分轻视。

    顾姓女道说道:“小妹等人在小紫檀青赤洞修行,不知师兄何事?”

    师子玄也不多言,一指那虎皮大猫,说道:“这大猫与我有缘,可入玄光洞修行,请几位道兄成全,来日必有所报。”

    好个大猫,一听有脱命的机缘,眼中亮光直闪,扭着身就要扑来。

    “这……”

    三道人相互对视,都露出为难之色。

    男道人皮笑肉不笑,对师子玄说道:“这位师兄,若是他物,师兄拿走也罢了。只是这畜生,偷入我师尊的丹房,吃了不少灵物。放它走了,师尊那里却是不好交代。”

    碰了个软刀子,师子玄不以为意,笑道:“既然如此,我便与几位道兄同行,拜见令师,讨个面皮。”

    男道人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音调低沉了几分:“师兄真要这畜生不可?”

    师子玄笑眯眯说道:“我看它与我有缘,见它要遭劫,实在于心不忍。”

    男道人再欲说,那顾姓女道却拉住他,笑道:“于师兄,不过是一畜生,送与这位师兄又如何?”

    也不理那道人如何反应,将大猫拿来放了。

    好畜生,也知好歹,脱了难,直蹿到师子玄脚边,冲着三人张牙舞爪一番。

    “谢过了,日后必有厚报。”师子玄打礼谢过。

    不多时,麒麟崖到了,师子玄抱起虎皮大猫,轻飘飘飞落道崖边,不一会,便失了踪迹。

    “顾师妹,此人左右不过是一个散人,何必把那畜生与他?”于姓道人脸色发青,带着几分怒意。

    “毕竟是指月玄光洞门下,总要给几分面子。”顾姓女道冷笑一声,也没方才那般客气:“此子年纪不大,却滴水不漏,方才两位师兄若是争执起来,那才是落了话柄。”

    清微洞天禁杀生,能入此中,都是福缘真灵。

    这三人真拿那大猫烹食,无人发现也就罢了,但师子玄开口讨要,就是不怕三人回绝,真要闹到青羊道宫,这三个道人只怕罪责不小。

    于姓道人与林姓道人一听,顿时冷汗直流,一阵后怕。

    “好贼子,这般阴险。”于姓道人恨声道。

    “不能这般算了。”林姓道人也道。

    “自然不能这般算了。”顾姓女道说道:“此人面生,怕是入籍不久,先去看他根脉,日后再作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