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 东华灵音见真人

    “湘灵,湘灵,再变个树。(www.K6uK.CoM)”

    “刚才变鸟儿简单,不算厉害,朱师姐还变个鹰哩。”

    这些女修,也未察觉有外人来,你推我拉,正玩的兴起。

    其中一个窈窕女冠,被她们烦的着恼,杏眉一挑,眼睛闪过一丝狡诈,咯咯笑道:“我就变个树,如果变出来,你们就输了,回去见到师姐,自己喊三声‘我是小狗’。”

    那些女道哄笑一声,一齐道:“羞羞羞,湘灵你也不怕牛皮吹破天,我们应了。”

    女冠眨眨眼,找了个空地,一掐诀,念了声:“变!”

    一众女道都瞪着眼,忽见一株巨松拔地而起。

    笔直如柱,高耸入云,针似长剑,枝繁叶盛,却是经霜耐雪枝,好个千岁树,好个万年松。

    这些女道人看的目瞪口呆,有几个还不信,上前摸了几下,却听咯咯一阵笑,女冠从树中露出头来,叫道:“好姐姐,别摸,别摸,痒死人了。”

    这一笑,却是漏了真气,这树也变不成了。

    “好湘灵,你真厉害。大师姐都变不出来哩。”一众女道人又羡又叹,直把女冠捧上了天。

    女冠洋洋得意,抽抽鼻子,拍拍胸脯,说道:“这有什么难的,等下了晚课,我教你们这戏法。”

    众女冠轰然叫好,又是大赞女冠,夸了个天花乱坠。

    一旁师子玄看的好笑,哪想当初那个娇滴滴,粉嘟嘟的女童,如今也成了妙龄女冠,绰绰佳人。

    师子玄轻咳了一声,那些女道都转过身来,看到师子玄,眼中都露出好奇的神色。

    琼华灵音殿都是女修,平常也少有离山,大多女冠连男人都未见过。真把师子玄当成了稀罕物,左看右看,目光都有几分奇怪。

    “呀!”

    蓦地,刚才那女冠失声叫了一声,似不敢相信,似欢呼雀跃,接着如乳燕还巢,直投了师子玄怀中。

    “小哥哥,你怎么才来啊。”

    这声“小哥哥”,真唤的师子玄心惊肉跳,软玉温香在怀,有几分不知所措,只能哄道:“坐关久了,一下就过了二十八年,今日刚出门来。”

    湘灵哼哼几声,有几分不信,仰起头,一双妙目盯他看了半天。

    师子玄摸摸鼻子,正有几分尴尬,湘灵忽然“噗嗤”一声,做个鬼脸,笑嘻嘻说道:“算你没有骗人,暂时原谅你了。”

    这时,身后传来几声嬉笑声,就听一个女冠叫道:“湘灵,这人是谁呀。”

    湘灵脸微红,但也不羞怯,挽上师子玄胳膊,娇声道:“这是我的小哥哥。”

    众女齐声道:“不是情哥哥吧。”

    师子玄和湘灵都是大窘,这时忽听见一个肃然女声喝道:“何事喧哗。”

    只见这玉宫中,走出一个女道,额开三目,拂尘开道,英目俯视,不让须眉。

    见了这女道,正玩闹的一众女冠都如老鼠见了猫,个个低下头,收了性。师子玄感到抱着他胳膊的小手一僵,连忙抽了回去。

    “见过大师姐。”

    众女冠齐声行礼,那三目女道看也未看,直视师子玄,慢声道:“你是何人?不在洞府修行,来东华峰何事?”

    师子玄总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道礼威仪”,也不着恼,哂笑一声,作揖道:“见过道友。我在麒麟崖修行,今日性起东游,寻访故友,叨扰了。”

    女道还礼,说道:“原来是玄光洞道友,道友稍待,我先处理家中事。”

    言罢,也不理师子玄,对众女冠道:“老师今日舍个慈悲,让你等交流,何故不思勤勉,在此耍弄?”

    众女冠如打蔫的茄子,不敢应声。

    女道眼一瞪,喝道:“还不说来!”

    众女吓了一跳,硬着头皮道:“大师姐息怒,我等正是看老师前日传了湘灵小神通术,心生羡慕,所以让她表演一番。”

    女道闻言怒道:“表演作甚?你等怎是修行人,不知清净。”

    众女不敢言,女道又对湘灵喝道:“老师宠你,传你神通小术,哪是让你卖弄的?”

    湘灵垂头埋胸,没好气道:“是,大师姐,湘灵错哩。”

    女道却不放过她,肃然道:“你莫要唬弄。这神通虽好,却是祸患。我且问你,若他人见你神通,心生羡慕,要你传个诀,受个法,你传是不传?”

    湘灵眨了眨眼睛,说道:“非亲非故,也无老师允许,自然是不传。”

    女道再道:“好,好,好,你不传,人家又欲得,该怎么办?你那般卖弄,勾的他人心心念念,贪念一起,就生邪念,便结了因果。到时不是他要害你性命,就是你造了恶业。”

    湘灵见女道说的骇人,也有几分怕,但仍自辩道:“大师姐,家中都是自家姐妹,哪有人害我?就算我传了戏法,老师也不会怪我。”

    女道听了更怒,喝道:“有道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知几颗人心?就算此中没有,等你离山修行,行走俗尘,那凡人都是五欲缠身,你要染了多少因果?”

    湘灵被说的哑口无言,眼圈顿时红了。

    女道怒气不减,喝道:“不知轻重,若不罚你,怎生记性,待我启禀老师,罚你去凿山百年,去了你的顽性。”

    众女一听竟罚的如此重,都吓了一跳,湘灵也骇的脸色发灰,上前拉住女道衣袖,祈求道:“好姐姐,我知道错了,饶我一回,再不敢了。”

    女道不理,甩了手,转身入了玉宫。

    湘灵嘟着嘴,直挂个油瓶,众女围了过来,七嘴八舌议了起来。

    “怎么办?湘灵,大师姐说一不二,你这回惹大祸了。”

    “大师姐平日执法甚严,老师都不过问,这如何是好?”

    “湘灵,湘灵,不如找个去处,躲些时日,等大师姐气消了,再回来陪个不是。”

    湘灵揉了揉眼角,拍拍胸脯说道;“没事,没事,大师姐刀子嘴豆腐心,我这就去找老师,来个软磨硬泡,哼哼,老师最疼我了。”

    眼睛一转,又抱上师子玄胳膊,眼睛亮晶晶,萌声道:“小哥哥,大师姐要罚我,你可要帮我去求情。”

    师子玄哑然失笑道:“你那师姐秉公执法,我怎好开口。况且她虽然说的严厉,

    但句句都是为你好。”

    “不依,不依!小哥哥你丢下湘灵二十八年,这次又要再来一百年吗?”

    这丫头,听风见雨,说着泪珠就漫了金山。

    师子玄怎不知她,又无可奈何,说道:“好,好,好,你莫哭,带我去见过你老师。”

    湘灵破涕为笑,拉着师子玄进了玉宫。

    好个琼华灵音殿,不比指月玄光洞简陋,真个金碧辉煌,仙家胜境。

    一入宫中,就有金光落下,灵音入耳。

    湘灵挥手一招,空中落下两只鸾鸟,托着两人,就入了大殿。

    刚落下,就有两个仙童迎上,礼道:“见过小老爷,老师已在殿中等候多时。”

    师子玄不觉惊讶,妙成真人之上,都有前知之能,如此才是正理。

    入了殿,内中倒是令人惊讶。

    寻常道场,不是供奉道相,就是立个丹炉,弄个玄坛,要不落个九宫,转个八卦。

    这琼华灵音殿中,放的却是千奇百怪的乐器,琴,笙,箫,笛,箜篌,玉钟……,除了凡间乐器,还有织雾愔,七虹琴,天波石浪,日月葫……

    一入其中,只听万器齐鸣,真个是大道之音,玄乐妙趣。

    师子玄听的如痴如醉,不过片刻,灵池就落了一阵灵雨,湖中涨了一寸三分。

    待得音消器停,师子玄只感意犹未尽,始知什么叫绕梁不绝,三月不知肉味。

    一抬眼,只见一个女冠坐在云床上,妙音仙姿,仪态万千,身披六铢衣,玉腕卷云袖,三千无名丝披肩上。真似天上牡丹仙,九天玄女娘。

    师子玄回过神,自知失礼,上前打礼道:“见过道友,忽闻道音,失了礼,罪过了。”

    那女冠尚未答话,伺候在身旁的三目女道却怒喝道:“你这道人,好不知礼。我师尊乃一脉掌教,掌教至尊,怎容你轻慢。”

    “灵琴,莫要胡言,你面前乃是指月玄光洞小祖,祖师亲传弟子,与贫道同辈,还不见礼?”妙音道人开口,如珠落玉盘。

    灵琴惊讶看了师子玄一眼,但也不敢再放肆,上前赔礼道:“有眼不识泰山,之前怠慢了。请小老爷责罚。”

    师子玄连忙道:“道友执法公正,护师正心,是我没有表露身份。”

    灵琴不敢受他礼,脸上也没一丝表情,退到了一旁。

    妙音道人笑道:“之前灵琴说外面来了轻浮道人,纠缠我门中弟子,贫道还纳闷,这清微中何人这般大胆。默算了一下,才知道是道友前来。道友入道不过二十八年,就脱凡斩窍,恭喜了。”

    师子玄听妙音道人打趣,又是尴尬又是无语,倒是湘灵低着头,眼睛滴溜溜转动,不知在打什么坏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