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法会开,五脉齐聚

    三月十五,宜:出行,嫁娶,祭祀,法会,开光。(Www.K6UK.COM)忌:兴庙,动土,凿山。

    这一日,麒麟崖东山,黑压压聚了许多人。

    这其中,仙也有,凡也有,人也有,兽也有。内中升起玄法台,直插云霄,外耸金山碧玉峰,直叫人叹。

    不过一会,西边飘下几艘云舟,渺渺行来几个道人,骑鹰牵犬,赶鹤驱豹,入了道场。

    接引小仙上前迎道:“可是小紫檀青赤洞道友?”

    为首一个伟岸道人拱手道:“正是,正是,一行五人,共入法会。”

    接引小仙笑道:“于师兄带人两次夺魁,怎生不认得?却是礼数,快请进来。”

    于姓道人含笑点头,嘴角却扬起得色,领人进去,寻了己方法台,坐了上去。

    又过一会,北方传来几声鸟名,天上忽然多出许多太阳。

    待临近一看,哪里是太阳,而是双翅太阳鸟,三足紫金乌。

    鸟上落下几个男女,不着道衣,穿着打扮类似古人,都是兽皮草衣,男的气概豪迈,女的野性十足。

    接引小仙上前道:“见过金乌宫诸道友。”

    只见一个只穿了裹胸,露着肚脐的娇娇女笑道:“这位道兄,不知人可都到了?”

    接引小仙笑道:“原来是赤水师妹,人还未齐,请先入座。”

    赤水笑着对身旁一个壮汉道:“扎古师兄,我们来早哩。”

    叫扎古的汉子朗笑道:“我就说晚些再来,你们不听,可不怪我。”

    四周几个男女都笑道:“为了今天斩敌夺魁,我们练了一年,等不得了。”

    金鼎三乌宫众人也登了法台,也不与小紫檀青赤洞诸人见礼,遥相对座,都是战意腾腾。

    少时,东方虹光飞射,又见紫气东来。

    不过一会,落下几道剑光,有男有女,都是青衣白袍,背负剑匣,立身如剑,锋芒外泄。

    与此同时,又落下一遏飞舟,飘下一众女冠,窈姿仙女,手挂花篮,挽手行来。

    接引小仙一愣,上前见礼道:“通天剑峰诸道友,灵音殿诸位姐姐,怎地同行?”

    灵音殿一女冠调侃道:“你这小仙,难道还怕我们结盟不成?”

    说完,众女冠都是吃吃直笑。

    接引小仙涨的脸红发涨,连连道:“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笑话,我们通天剑峰,何曾需与人做戏,胜便是胜,输便是输,不然岂不是有辱剑心。”

    这时,通天剑峰诸人中忽然走出一个女剑修,朗然说道。

    这女修,一袭白衣,英姿绰绰,生的是夺了造化,钟天地神秀。

    接引小仙一时失了神,但毕竟是有道之士,回过神,见礼道:“这位道友见的脸生,不知如何称呼?”

    女修看了他一眼,视若无物,傲然轻哼一声。

    接引小仙顿时面皮涨红。

    终于,还是一个男剑修解了围,上前道:“道兄,赔罪了。这位是我门中小师妹,不久前刚入门中,福缘深厚,资质超凡,得老师宠爱,性子却是孤傲了些,我带她赔礼。”

    接引小仙心中暗恼,也不违本心,语气转冷道:“当不起。诸位道友先入法坛吧。”

    当下,也不理会剑峰诸人,去和灵音殿诸女冠说笑去了。

    通天剑峰众人大觉尴尬,那男修也是暗恼,却怪不得他人,忍不住说道:“岳彤师妹,你若不来也就罢了,既然来了,何必弄的众人不快。”

    岳彤冷清清道:“华师兄既不喜我开口,我不言便是。”

    拂袖自去了。

    华师兄气的满脸铁青,却无可奈何。

    五脉聚首,已到四席,尚缺一脉。

    众人都已落座,眼看法时将至,接引小仙急了,心道难道是指月玄光洞诸人记错了时日?那便大事不妙了。

    众人正等的不耐时,忽见西方,明霞晃晃映天边,碧雾蒙蒙宝舟来。

    这祥云中,露个仙宫,外有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紫气喷。内中隐隐浮出宫殿,眼一看,上有三十三,心一观,内有百层自在天。

    众仙看的傻了眼,只见这宫中蟠龙成柱凤成梁,紫巍巍,明晃晃,有黄巾力士擂鼓,天妃玉女捧巾,三千金甲护中庭。

    内有个分宝岩,上挂玛瑙瓶,紫金葫,内中都是补天石,大觉真圣太乙丹。

    旁边玉兔喜玩闹,又有朝圣金乌飞。

    众人恍然失色,忽听一位小仙颤声道:“这是哪位大老爷出行?这般阵势?”

    小紫檀青赤洞于姓师兄打个机灵,暗思道:“难不成我等游戏,被哪位大老爷知晓,要拿我等问罪?”

    心中害怕,却不敢逃离,只能硬着头皮道:“诸位,莫要失礼,快随我去焚香迎驾。”

    众人称善,起了草蓬,焚香迎接。

    却见仙宫渐去,飞落出许多人,有清福居士,有清修小仙,道德之人。

    “诸位道友,何故这般迎接?应该是我等晚来,罪过了。”

    指月玄光洞众人摆阵前来,威风凛凛,当真震住了众人。

    这边还没反应过来,黄蛇仙就当了马前卒,上前见礼。

    “黄道友,你们这是……”接引小仙目瞪口呆,却听黄蛇仙笑道:“此番来人众多,不好行步,便请了件灵宝出行。”

    众仙顿时哗然。

    好个指月玄光洞,不过出行,就请了件灵宝。

    众人有人羡慕,有的不屑,有的赞叹,有的不以为然,神情各异,各有心思。

    那于姓道人暗思道:“这玄光洞往年都是小猫三两只,一盘散沙,这次怎么扯来这般阵势?”

    扎古对三顶金乌宫诸位同修笑道:“这次人家有备而来,气势不凡,我们也不能让人看扁,定要夺这会首。”

    通天剑峰中,那名叫岳彤的女修冷然道:“好个下马威,却不知是给谁看。只怕是外强中干。”

    琼华灵音殿众人却是笑了,迎了上去。

    “湘灵,我们还倒你去了哪儿,原来是投敌了。”

    “这般威风,难怪不思回来。”

    一众女仙瞧见湘灵,叽叽喳喳,拉着手要她分说。

    湘灵哪曾这般威风过,心理暗爽,却还记得师子玄吩咐,也不露底,跟着自家姐妹胡吹了起来。

    吉时到,众人登了法台。

    此时气势却是大不相同。

    小紫檀青赤洞众人原本携两届会首之威前来,自信满满,此番却被玄光洞诸人阵势给耍弄一番,士气大落。

    其他几脉除了琼华灵音殿众女修不在意胜负,士气多少都受些影响。

    众人都是清净人,心思都显在脸上。黄蛇仙等人看在眼中,心中暗乐,都道:“果真如小祖所料,大长士气。”

    师子玄藏在众人中,未露身份,身旁灵云童子苦着脸,小声道:“小祖却是威风了,日后让大老爷知道,却不知扒我几层皮。”

    师子玄低声笑道:“师父是慈悲人,哪有那般狠毒。你放心,那宝贝我亲自送回去便是。”

    灵云童子等的便是这话,心中暗喜,却是舒了口气,心放在肚子里。

    只听师子玄唤来三仙二童,嘱咐道:“玄坛起了,你们且去,一切依计行事。”

    众人点头,出了法台,上了玄坛。

    这第一坛,正是“雷火流光坛”。

    这坛不知何妙,只说表象,中空一个大圆,可分个九宫,层层叠叠,内中都有守关兽。一宫落雷,一宫起火,一宫吐水,一宫兴土。好个‘流’字坛,有的去,无的回。

    小紫檀青赤洞出来一个女道,上前作揖道:“贫道顾清,见过诸位道友,这‘流’字坛已起,诸位道友有何手段,尽管施为。”

    正是开门迎客。

    四方都不动声色,先看个究竟。

    过了片刻,却见那金乌宫赤水姑娘娇声笑道:“诸位道兄都不出手,小妹先拔头筹了。”

    说完,跳上玄坛,挥手招来护驾灵兽。

    这灵兽,却是个老猿,只是毛上生火,赤炎滔滔。右肩扛个棒,火眼沾光,一看就是通灵兽,性情暴跳真心猿。

    众仙在台下看它威风,都轰然叫好。

    李青青一见这火猿,眼睛都直了,又看自家的六猴儿,卖相也无,神通也无,就知道吃,是个傻缺儿,心中又是羡慕又是着恼。

    “顾师姐,请教了。”

    赤水姑娘笑盈盈,兜着火猿入了第一宫,那顾清也回礼道:“切磋而已,师妹施展手段便是。”

    赤水姑娘也不客气,打个诀,发了令,火猿拎棒冲了进去。

    这第一宫守关兽见得来敌,横冲直撞,如此凶悍,气的三尸暴跳,露出真身,却是个食雷鸟,顿时煽风起雷,威势惊人。

    那火猿是个斗兽,一个跟头,比雷还快,寻个空缺,一棒便打。

    食雷鸟哪料这猴儿这般凶狠,这一棍受得结实,吃痛叫了一声,转身便逃。

    火猿却也不追,出了第一宫,直奔着第二宫去了。

    这第二宫坐的是只火鸦,只是金鼎三乌宫中都是玩火的祖宗,哪怕这些俗种?不过一息,就再过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