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七章 神游物外斩阴宄

    五兽上了禅台,换了禅衣,在各自的蒲团上坐定。(Www.K6Uk.COM)

    这一边,接引小仙起了高香,叫了声:“起香了!”

    高香一起,五兽都入了定,灵犀盘卧,巨虎眯眼,青鸟盘巢,碧眼金睛兽裹起一个水团,鳄嘴龟更绝,将头直接缩进龟壳,酣觉去了。

    台下五人,抬头高望,看似风轻云淡,实则暗流涌动,你来我往。

    那林枫道人背着手,指尖掐诀,嘴中默默颂念,忽见东台刮起一阵邪风,吹的天柱摇摇晃晃,眼看着连兽带蒲团,都要顺风势落下来。

    “哼!”

    随着一声轻蔑的冷笑,岳彤忽然朱唇微启,口中飞出一道无形无相的白光,凌空一跳,直打在林枫道人手中,取了三滴血。

    林枫道人吃痛,心中一乱,断了术诀,邪风自然消了去。

    “这女人,真不知好歹,下手不知轻重!”林枫道人心中暗恨,却不敢再冒然出手。

    那八尺巨汉,将两人手段看在眼中,也自冷笑:“都是小术,若不露出两手,你们怎知我金乌宫法宝玄妙。”

    扎古暗中取出一口小钟,黄皮青状,明晃晃,亮程程,轻轻一晃,那台上除了巨虎,四兽都遭了秧。

    你道为何?

    这小钟看着不起眼,却是一件法宝,名唤“晃魂钟”,这钟声一响,旁人听不见,直入元神。

    这钟声一入耳,管你是得道禅师,还是正修仙士,都叫你口眼歪斜,失魂落魄。

    那四兽一失魂,便浑身打颤,只要过得片刻,胜负必分,再无变数。

    “道兄好手段啊!”

    这时,灵音殿柳絮低声笑道,取了枚柳枝,放在口中,轻轻一吹,送出一道清灵妙音。

    这妙音入耳,顿时神清气爽,毛孔舒畅。正是这载道真灵音,使四兽回过魂儿来。各个都出了一身冷汗,连忙闭眼,入定不动。

    扎古见法宝失灵,心中惊讶,却也佩服,输人不输仗,拱手道:“琼华灵音殿,果真是以音入道,高圣真修,师妹好手段。”

    柳絮姑娘笑道:“当不得道兄赞赏。只是吹个曲儿,助助兴。”

    “妹妹说的是,你听我也吹个曲儿。”巧杏仙咯咯一笑,张口唱曲,却是无音。

    无音怎么听曲?这也简单。

    殊不知“长针短腿大头蚊,双翅振振响如雷”。

    这巧杏仙,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变出一群飞蚊,目标小,身子灵,飞上了高台,也不叮人,也不吸血,就在你耳旁嗡嗡乱飞。

    这飞蚊好生可恶,飞在你耳旁,比雷声还响,比猫爪还挠心。

    这三角灵犀,巨虎,碧眼金睛兽,青鸟,被飞蚊闹的左摇右晃,恨不得飞掌拍死,却动弹不得,好生着恼,好生可气。

    下面四人,一时都愣住了。

    这四人,虽都暗中斗法,你来我往,但都是神通,法宝。何曾见过这般无赖招数?

    巧杏仙暗自得意:“小祖这招虽然有些无赖,却妙在一个巧字,任你们神通广大,法宝众多,还能变出网来捕蚊不成?”

    正得意间,上面却不知生了什么变化,那些飞蚊突然落在了地上,四脚朝天,竟是死了个干净。

    巧杏仙大吃一惊,看了一眼其他人,除了林枫道人,其他三人也都惊讶连连。

    “这是怎么回事?这林道人也未施法,也未动宝,是如何破了局?好生奇怪。”

    巧杏仙正在奇怪,突然听到台下有人“哎呦”一声,叫道:“倒台了,倒台了。”

    几人一怔,却见东台忽然裂出一个洞。

    下面无支,上必倒塌,呼啦一下,东面禅台连柱带台落了下来。

    那青鸟失了重,如何坐禅?只能振翅飞了起来,落回岳彤肩上,委屈的叫了几声。

    “无耻!”

    岳彤杏眼一瞪,双目放寒,直刺林枫道人。

    林枫道人只有冷笑,也不开口。

    岳彤恨不得拔剑做过一场,却无奈瞧不出对方施的何等手段,只能跺了跺脚,认输下了玄台。

    回了法台,扯过华云生问道:“师兄,可曾看出对方用的是什么手段?”

    华云生苦笑道:“为兄道行不深,没看出什么怪处,只看那柱子忽然裂开,似被无形所开。”

    岳彤咬着唇,华云生安慰道:“这一场就算了,下一场放开限制,再比来就是。”

    岳彤咽不下这口气,闷声不答。

    这期间,台上又落下一个,正是金乌宫的巨虎。

    这巨虎,输的更是莫名其妙,虎眼一眯,正是入定入禅,不知怎的,身子一晃,就从台上落了下来。

    扎古巨眼圆睁,死死的盯着林枫道人,冷笑了一声:“道友好手段,过会再来计较。”

    林枫道人闭着眼,只作未知。

    柳絮姑娘扯过巧杏仙的手,急声道:“姐姐,可看出他用了什么手段?”

    巧杏仙也是暗暗着急,原本依计行事,此战必胜,哪知出了这般变数。

    “我也不知。看不出来啊。”巧杏仙叹息一声。

    法台上,玄光洞众人也是大急,那黄蛇仙也是失语,许久道:“怎会如此?难道这场要输了?”

    湘灵瞧的分明,说道:“我刚才一直盯着看,那柱子倒的奇怪也就罢了,那虎落得却莫名其妙,定有古怪。”

    师子玄心中也暗暗称奇,也未看出其中有道法神通的痕迹。

    “难道真是意外?”师子玄摇头凝思,目光忽地一转,定在小紫檀青赤洞众人中,那于姓道人身上。

    “咦?此人瞧的眼熟……原来如此,却是当日云舟上,那抓了九斤的道人。”

    师子玄认出那人,定睛一看,只见旁人都在摇旗呐喊,呼声叫好,他却盘膝坐地,闭眼静坐,好似睡着一般。

    “定有古怪。”

    师子玄暗道一声,表面不动声色,施了个神通,正是从灵宝大乘经上悟的一门神通术,唤作“神游物外**”。

    这法术玄妙非常,不得真人阳神体,也可借物化形,魂识出游。

    神通一起,**一弄。

    魂识跳出都斗,附在宝剑上,飞出体去。

    师子玄真身还在法台,好似观战,却只剩个躯壳,真魂已御剑腾空,飞上了玄坛。

    真妙法,真神通。

    道行未至大成真人,魂识原本不能离体三丈,只能夜游不可日游。

    如今施法魂识附在剑上,如鱼得水,如人在壳中,轻飘飘,游荡荡,自在无拘束,上入青冥,下游海,真个玄妙。

    旁人都无眼神通,瞧不见这魂身。

    师子玄飞上台去,居高临下,眼一观,果然瞧出古怪。

    这南台上,突兀立着一团黑气,阴冷冰凉,好似阴魂,又有几分莫名威杀。

    这黑气,正落在碧眼金睛兽上,黑气一涨,起身正要扑过去,将那兽弄下台去。

    师子玄暗道:“你不作怪也就罢了,既然坏了规矩,也莫怪我出手。”

    嘴上忽地叫了一声:“何人在此作怪!”

    这声儿是魂念所出,旁人也听不得。

    那黑气自然听的,顿时一乱,缩成了一团。

    猛然感到不妙,黑气一抖,落出个物形,似龙非龙,似蛇非蛇,倒像个泥鳅,不伦不类。

    师子玄借物化形,乃是一口程光宝剑,道经德卷,威严正大,宝光光明,青敕蒙蒙。比这泥鳅卖相好了无数倍。

    那黑魂也看出不同,突然生得几分懊恼:“你是何人,竟来坏我好事。”

    师子玄朗笑道:“这法会比斗,都是公平较技,是胜是负,都是自取,各凭本事。你不思自家妙法,怎地作弊生事?我若不知也就罢了,既然瞧见,怎能让你乱了规矩?”

    黑魂心中没底,有几分退意,却不愿失了手中胜果,阴声道:“你这道人,多管闲事。快快退去,不然休怪我神通,伤你命数。”

    话音刚落,竟不等师子玄回答,偷了空隙,竟化了一团黑雾直扑而来。

    师子玄哂笑一声,道:“你这道人,魂不清,魄不净,一看就知不是清修之士。怕是哪个外道邪魔混入我清微洞天。”

    那黑魂一颤,声色更厉:“废话少说。”

    威杀之气,凶狠异常,大怒扑来。

    这算是师子玄第一次斗法,心中也生出几分兴奋,当下运了神通,自灵湖中取了灵雨甘霖,化了法力,运剑劈来。

    这一剑,锋芒锐利,明煌煌,威荡荡,直穿了魂,打落在地,将之斩成了两半。

    但不过片刻,这黑魂又聚了起来,只是气势消了一半,魂形小了三分。

    师子玄大为意外,也没想到眼前这人竟是这般不耐打。

    正愣神间,那黑魂却是一滚,哪里还敢逗留,心慌慌,惨戚戚往下逃去,真怕师子玄下死手,一剑斩了魂,失了性命。

    “果然未至真人境,魂识不可在日间行走。此人能离壳出魂,行走日下,只怕是用了一门邪术,刚才这一剑下去,就露了底,再不归壳,只怕立刻就要魂飞魄散。”

    师子玄抬头看了一眼当空烈日,以魂识看来,真是无限光明,红彤彤,热毒扑面,若不是他有神通**将魂识寄托在法剑中,只怕立刻要化成飞灰。

    他本来也无取人性命之念,只是给个教训。当下,也不追赶,收了神通,转瞬回了肉身中。

    “小哥哥,小哥哥,回神了儿。”

    眼前渐渐清晰,就听湘灵在唤他。

    “小师叔真是急人,眼看就要落败,他竟然还溜神,十分好呆。”李青青见师子玄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腹诽了一声。

    小紫檀青赤洞那边,于姓道人面色突然一黯,蓦然醒来,叫了声:“痛煞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