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一章 万仙齐破赤龙阵

    顾清与林枫道人,一人骑着三角灵犀,一人骑着蛟龙,入了阵门。(www.K6uk.com)

    只见两边江河水自流,中间高台立玄门。

    顾清小心翼翼行了半程,也未瞧出玄妙,不由笑道:“我还以为玄光洞有什么玄阵妙门,原来不过如此。”

    这时,忽见东方一朵乌云急行而来,落在坛上,化出小仙,打礼道:“见过两位道友。

    “原来是乌云道友。”顾清见了主阵人,不由笑道:“道友,我看你这阵法不过尔尔,不知有怎个玄妙?”

    乌云仙笑道:“无甚玄妙。小仙只在这阵中藏了两块碑。不论道友用什么手段,只需寻得,便算过关。”

    林枫道人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个迷阵。乌云道友,我若是你,就乖乖撤走,再换个阵法。不然等我等破来,莫要怪我不给你颜面。”

    乌云仙也不生气,打个哈哈,说道:“若真如此,小仙只能佩服道友,哪会动气?”

    林枫道人听的舒服,也笑道:“既然如此,请道友施展。”

    乌云仙嘿嘿笑了两声,也不再多言,摇起阵旗。

    阵旗一起,顾清和林枫道人眼前场景骤换,竟是立身在一片荷花叶上。

    四周尽是荷花池,偶有一两个凉亭,荷叶连绵成路,四通八达,不见尽头。

    顾清微微一怔,不由笑道:“这阵倒有几分妙景,却不知有何玄妙。”

    林枫道人哂笑道:“不过是个幻阵,只消本心不失,寻到阵眼,破之易尔。顾师妹,你在这里等着,让我一试这阵法。”

    手诀一掐,念动咒语,蓦地脸色一变。

    顾清莫名其妙道:“怎么回事?”

    林枫道人惊疑不定道:“此地竟然不能施展道术。”

    顾清也惊讶道:“这怎么可能?”一试法诀,果然失灵,旋即失笑道:“难不成这还是个文阵?”

    两道人面面相觑,骑着兽,踏着荷叶就进入了一个凉亭,刚要寻个去路,蓦然三个方向的荷叶突然消失不见。

    林枫道人楞了一下,说道:“果真没了去路,这是为何?”

    顾清道:“既是文阵,必会有提示。”

    果然,只见亭中石桌上忽然露出一行文字:

    “左行是江,右行是海,前行是河,后行是溪。你若停,这地颠三倒四,你若行,这地生门不开。”

    顾清看这行文字,十分无语,说道:“这文字,看来是破阵的提示,林师兄,你有何看法?”

    林枫道人头疼道:“若是武阵,强攻就是。若是幻阵,守本心就是。这文阵莫名其妙,提示又虚玄不明,这如何是好?”

    顾清揉着额,无奈道:“看这提示,行不得,停不得,虚虚幻幻,一时难解啊。”

    就在两道人困在阵中,苦思谜题时,那赤龙换天大阵中,却热闹许多。

    于道人落在阵心,看着华云生和岳彤,朗声笑道:“两位道友,请施神通。”

    当下也不多言,一点阵旗,只见日月不出,昏天暗地,当空落出一兽。

    此兽生出九个脑袋,一头喷火,一头喷水,一头吐毒,一头吹剑,一头卷风,一头落雷,一头吸魂,一头喷云。

    好个九头兽,张牙舞爪,一头喷出漫天飞针,形如飞剑,落在当空。

    华云生临危不惧,笑道:“好畜生,休要逞威。”

    掏出宣纸,挥剑绞碎,纸片撒在地上,唤了声“起!”。

    只见无数小纸人,直蹿上天,一抓一把,转眼间将那毛针收了个干干净净。

    那九头兽恼火一吼,又见一个脑袋喷出漫天雷火。

    “这般小术,能吓得了谁?”岳彤长剑出鞘,飞旋当空,垂在头顶,这雷火就落不下来,再一动剑元,但见三尺剑光乱,雷消火灭成灰飞。

    这九头兽,耀武扬威久了,何曾如此被人戏弄,九个脑袋你喷我吐,一阵阴风一湍毒水。只是这两人都是剑术通玄,神通不凡,只提着剑,三尺之内,泼墨不进。

    见两人剑道神通了得,于道人也暗自佩服,心道:“这剑修一脉,果真个个都有大神通。”

    心中也不着慌,哈哈笑道:“两位道友,你等只仗神通,不见灵兽,之前做的规矩,已是失了胜数,还不开口认输,更待何时?”

    岳彤冷笑道:“谁说此地没有灵兽?”

    于道人一指满地纸人:“道友莫要框我,这纸人哪算灵物?”

    岳彤冷笑连连,也不回话。

    那于道人以为她哑口无言,心中正在得意,哪知玄坛后的土中,突然窜出一条灵鼠,后背生出两个翅膀,纵身一跳,眨眼间便将于道人手中阵旗叼在了口中。

    于道人失了阵旗,大惊失色道:“哪个偷袭贫道!”

    却见不远处落下老鼠,白毛青眼,背生两翅,是个天地异种滚地鼠。

    那滚地鼠也不回头,直扑到岳彤身前,张嘴吐出了阵旗。

    岳彤大喜过望,当即挥剑斩了这阵旗。

    阵旗一破,这大阵就露出了破绽。

    于道人又惊又怒道:“岳彤,你敢毁我阵旗!”

    岳彤冷笑道:“看你还有何手段。”

    于道人怒极反笑道:“没了阵旗,你们也走不得。”

    当下念动真诀,起了恶阵,只见一道恶气平地升,黑云血雨当空落,不消片刻,便是赤地千里。

    岳彤看也不看,突然掏出一个旗符,用手捏碎,当即玄光一闪,面前落出许多人,踏云落下。

    “道友,见过了。”

    于道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众人,不是玄光洞诸仙更是何人?

    “你,你们!”

    于道人此时哪里还不知自己已中计,羞恼道:“你们这些恶道,怎么不守规矩!”

    众人中走出一人,正是黄蛇仙。

    就听这蛇仙吐着舌头,嘿然道:“道友此言差矣,怎说我等不守规矩?你且看来,此地虽是你阵中,怎不见也有我门中奇阵?”

    原来,这临时变阵,正是师子玄灵机一动,想出的偷天换日计策。

    在自家摆了个空城计,迷惑了两个道人。这边让滚地鼠藏在岳彤身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夺了于道人令旗,撕开一个口子,又捏碎了旗符。如此众仙一同施法,将九龙乙木离火阵移到了阵中,来个以阵破阵。

    正是:万仙齐聚赤龙阵,神通哪敌玄妙计。

    于道人此时怒火攻心,已有几分癫狂,挥手召了毒雨,唤来了九头兽真身,便要背水一战。

    师子玄在阵中不由笑道:“此道人技穷矣。”

    众仙哈哈一笑,此中一切早在谋算中,当下各归其位,取了百面夔牛鼓,同时敲响。

    只听擂鼓喧天震四方,威风扫荡乾坤清。

    灵云童子和善财童子各执令旗,向西方一挥。

    那紫竹精翻天而落,化成十里竹海,乌云豹腾空而起,化成千里乌云。雷光鹏飞入云中,化了万千雷光。吹风吼蓦地一吼,吹了漫天三昧神风。

    鳄嘴龟定了阵眼,镇住水龙。

    九斤足踏风火,背上坐着持棒的六猴儿和小八,威风凛凛,从天而降。

    那九头兽何曾见过这般阵仗,刚一吐水,就被龟嘴吸了去,刚一弄火,被乌云收走,刚要吐剑,那雷光正愁着无处可落,顺着飞针就打落下去。

    这畜生,见神通无用,发了凶性,猛扑了上前。

    九斤高傲的昂着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吼了两声。身上两个小弟一听,得了令,一个捧棒,一个弄扇,与这恶兽战成了一团。

    这九头兽,虽生了九个头,天赋神通,但九个脑袋各自为战,反倒笨拙非常。

    小八经过这阵子操练,少了几分傻性,多了几分灵动,也不跟你缠斗。在空中乱飞,抓着机会,就啄你一口,找到空隙,就用铁扇煽来离火,烧的九头兽哇哇乱叫,吃痛不已。

    六猴儿捧着棒,穿着磷光甲,带着晁天冠,穿着驾云靴,威风凛凛。

    这猴儿,纵身一翻,踩了个云,舞棒打来,也不管你是何灵物,就朝七寸打去,棍棍破空,入肉三分,不过片刻,这九头兽就鲜血淋淋,再不复之前威风,生出了几分惧意。

    于道人见之,气急攻心,还要暗施手段,就见乌云仙不知从哪钻出来,笑眯眯的走上前,说道:“道友,你这恶阵已破,还不认输,更待何时?”

    于道人浑身一颤,果然自己这方大阵已被破开,连那阵眼里的一片赤色龙麟都落在了乌云仙手中。

    “这怎么可能!”

    于道人万般算计,哪知却被人算计如斯,气急攻心下,一口黑血喷出。

    乌云仙笑呵呵道:“道友,一场法会也累的道友呕心沥血,佩服,佩服!”

    当下,也不再说,拿着阵旗一晃,却是解了内中迷阵。

    迷阵中,那顾清和林枫道人还在苦苦思索,突然见那石桌上落下两个石碑。

    两道人莫名其妙,上前一看,只见上面各写着一行字,分别是:

    “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两道人此时哪还不知自己是被人耍弄了,连忙持了石碑出了阵。

    刚一出来,就见到自家阵法已被破的干干净净,那于道人更是口中欧红,衣襟见血。

    师子玄被众仙拥在阵中,看着场中众相,淡然道:“胜局已定。”

    风轻云淡,翻云覆雨,不外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