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二章 麒麟崖下见龙女

    阵法既破,胜败已分。(wWW.K6UK.COM)

    众人眼前一花,人已经各归法台,想来是山神见赢家已胜出,就施法送回了众人。

    法台之上众人,看的如痴如醉,哪想到这第三坛一波三折下,又生峰回路转。

    众仙无不赞叹,指月玄光洞不愧是祖师一脉,灵兽通玄,阵法精奇,更是智谋多变,又是堂堂正正,不似某家只知诡计,落得下乘。

    接引小仙上台宣告此届三坛法会结果。

    通天剑峰和指月玄光洞都取了胜果,都算赢家。依照评定,三鼎金乌宫得了次席,琼华灵音殿再次。不知为何,小紫檀青赤洞最终得了末席,可谓输人又输阵。

    如此结果,众人之前哪里猜得到,有个好赌的仙家,放了赌局,真输的家徒四壁,口袋空空。

    两家取了会首,众仙齐声来贺。只有小紫檀青赤洞众人,一言不发,直接乘云舟离开了。

    指月玄光洞众人哪曾这般威风过,一个个都乐的合不拢嘴。

    “此番法会,怎个痛快了得!当浮一大白。”

    那酿了“闻仙醉”的老居士,拎着酒壶,拉了两个仙家就是一番痛饮,大呼小叫,一壶美酒还没喝尽,已是里倒歪斜,醉的一塌糊涂。

    李青青这次也是脸上有光,六猴儿和小八可是她养的灵种,这三坛法会过后,还有谁人敢笑话她?

    这姑娘,乐盈盈,对师子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答应回去做一桌好菜,要犒赏三军。

    只是众仙家都是清净人,这法会热闹过了就去了性。也不呼三喊四去庆祝,互相道了生恭喜,就各回道场修行去了。

    正是性起而行,性尽而止,不拘束本心,也不放浪形骸,正合道心。

    师子玄功成身退,拒绝了湘灵和李青青两个丫头要回麒麟院庆祝的提议。这些时日,又是操练,又演阵,着实耽误了不少功课。

    当即辞别了众人,跨上九斤,回了自家修行的小玄光洞。

    九斤这一次虽未真个出手,只用了两小弟就降伏了那九头兽,已被飞来峰众修士评为“清微第一灵兽”,这厮现在走起路,都轻飘飘,头昂的直比天高。

    师子玄骑着九斤,下了高崖,往小玄光洞行去,蓦地见到一个踩云的道人行迹匆匆,直往麒麟崖下方行去。

    师子玄一时好奇,突然起了兴,一拍九斤,让它跟上去。

    九斤低喵了一声,踩着猫步,无声无息,跟着那道人就追了下去。

    那道人,自以为行迹隐蔽,哪知道后面跟了个尾巴。

    师子玄一路跟着,越走越是心惊,暗道:“我在麒麟崖住了这么久,还不知有这一处崖洞。”

    再一看那道人,左行右转,在茂林石岚中行动自如,显然对这里极为熟悉。

    又行了十几里,那道人终于落下了云头。

    师子玄让九斤绕上前,隐在蔽处,定睛一观。

    “咦?竟是此人!”师子玄大吃一惊,这道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于道人。

    心中诸念闪过:“上一次我见他时,不过是个正簶散人,现在竟然已经斩了窍,脱了凡?”

    凡胎不能腾云驾雾,只有脱凡斩窍的神胎方可。

    这于道人,不知是得了什么奇遇,竟是斩了凡窍,这样一来,更让师子玄好奇不已,暗思:“我如今未领道职离山,是因我这一脉并无立教,可以拖延些时日。这道人是大教弟子,既已注了神胎,怎么还会留在清微洞?”

    百思不解时,就听那道人整了衣冠,恭敬对着一处石壁拜道:“前辈,可在吗?小道又来了。”

    内中并无回声,那道人一连又唤了三遍,才有一个清冷声音传来:“又是你这小道士,上次在我这里讨了法诀,这次又来求什么?”

    于道人恭敬道:“前辈,小道拜求前辈再传一些神通**。”

    那声音忽地笑了起来:“神通**自然有,只是你这小道士心地不纯,又非是我的徒子徒孙,我为何要传你**神通?”

    于道人道:“前辈啊。你我早有约定,你传我三次**,我放你出了这囚牢,你怎能无信?”

    那声音道:“哦?之前传了一次,让你脱了凡胎,而后又传了一次,让你学了些神通。今日便算第三次吗?”

    于道人眼中闪过一丝狡诈,嘴上做委屈状道:“前辈,你害得我好苦啊。”

    那声音讶异道:“我身在这麒麟崖下,怎就害你?”

    于道人道:“前辈传了我那‘赤龙换天大阵’,我在三坛法会上布了去,本想一抖威风,哪想被人轻而易举的破去了。”

    “不可能!”

    那声音蓦地一吼,似带无穷怒意:“小道士,你莫要欺我。我传你那大阵,别说几个小小地仙。就是法界虚空中的天仙罗汉,都叫他有进难出。你无灵宝镇压,虽显不出万分之一威能,但困几个小仙,还不在话下。”

    于道人道:“不敢欺满前辈,的确如此。”

    当下,将三坛法会添油加醋的讲了一遍。

    于道人言罢,心中也有几分惴惴,也怕惹恼了那人。

    谁知那人忽地轻笑了起来,似自言自语般道:“俗语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我这大阵虽然变化无穷,神仙难破,但这般被人破去,却也难怪。”

    又对于道人说道:“这次算你过关。我便再传你一门神通。”

    那于道人心中还准备了千般说辞,哪想对方答应的这般痛快,连忙拜道:“多谢前辈。”

    那人道:“你附耳上前来。”

    于道人走上前,也不知听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动容之色,许久后,默默念了几声,确认自己记住,这才跪在地上磕头道:“多谢前辈成全。请前辈放心,再有一次,小道一定谨守诺言,将前辈放出山去。”

    那人冷笑一声,也不多言,说了句:“离开吧。”

    于道人不敢造次,恭敬的退到了两里外,这才踩云离去。

    师子玄隐在暗处,将两人对话都听在耳中,心中暗暗奇怪,这麒麟崖下难道还有个囚笼?只是不知关的是谁。

    “这声音听的耳熟,好似在哪里听过。”

    师子玄摇摇头,见于道人离开,也没了兴致,正准备离开。蓦地一阵邪风吹来,捆住他和九斤,还未等他挣脱,就被牵进了崖洞深处。

    师子玄大惊失色,连忙念动口诀,运转法力挣了无形锁,护住九斤,凝神喝了一声:“是谁!”

    这崖洞中,怪石林立,也无他物,只有耳旁石乳滴答声。

    片刻后,却听一个女声讶异道:“小少年,这才多久,你竟是脱了凡胎?”

    师子玄脑中灵光一闪,惊讶道:“原来是你!”

    师子玄终于想起来,这麒麟崖下,可不是压着一人,正是当年绑他来飞来山的赤龙女。

    这时,眼前光华一闪,被人去了幻术。

    只见洞尽头处,正有个女子,下半身被压在石中,只露得脑袋和两臂,头发枯黄,面容憔悴,哪有当年那呼风唤雨,艳丽无双的龙女相?

    “怎不是我?看你如今道行,想来是入了道门,却不知拜入了谁人门下?”赤龙女见到师子玄,倒露出了一分笑容。

    师子玄心中警惕,虽知这赤龙女被束了神通,压在了麒麟崖下,但此龙女神通广大,保不准会害他性命。

    那赤龙女见他不回答,咯咯一笑,道:“怎么?当年我初见你时,说我是吃心的妖,你都无一分害怕。如今入了道门,脱了凡胎,怎么反倒怕死了?”

    师子玄一时哑口无言,自失一笑,道:“是啊。你说的有理。”

    旋即洒然道:“当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今反是倒转过来了。”

    一时唏嘘,两人心中不知作何感想。

    片刻后,师子玄道:“还未多谢道友当年带我来飞来峰,才有机缘拜在祖师门下。”

    赤龙女眼中闪过一丝惊色,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说道:“不必谢我。你能入这洞天福地,拜入祖师门下,那是你自身福报,与我无关。想来就算无我,你也必会入门。”

    这赤龙女,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有几分神经质的笑道:“命数,这便是命啊。咯咯咯咯……”

    师子玄被她笑的头皮发麻,身旁的九斤也感受到真龙威仪,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敢造次。

    幽幽笑声去了,那赤龙女忽然说道:“小少年,刚才那道人与我说话,你就在一旁,可都听得清楚?”

    师子玄点点头。

    赤龙女脸上露出一丝不屑,冷笑道:“那道人,不知从何处知晓我被压在这山下,寻路找来,便祈我传他神通**。作为交换,三次过后,他就放我出去。”

    师子玄不解道:“道友,旁人不知,我却知晓。当年师父说了,只压你三十年,就放你出去,若你愿意,可入我玄光洞门下修行。”

    赤龙女长叹一声:“是啊。我怎不知。祖师舍个慈悲,愿收我入门下。旁人看来,岂不是天大的造化,地厚的福缘。”

    师子玄真是惊讶了:“道友,怎么听来你好似不愿意?”

    赤龙女吃吃笑道:“怎么?很惊讶吗?我且问你,你可知我本体为何?”

    师子玄道:“应是一条赤体真龙。”

    赤龙女道:“没错,那你可知龙本性如何?”

    “这……”师子玄尴尬,说道:“我不知道。”

    “龙性逍遥。”

    赤龙女说道:“我自诞生以来,喜行于云中,布雨大地。”

    师子玄道:“泽被苍生,这是大功德。”

    赤龙女道:“性起时翱翔天地,出入青冥苍海,性尽时潜水游戏,一梦百年。”

    师子玄抚掌道:“真逍遥,道友得大自在。”

    赤龙女看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不愿食气,不愿吞云。只爱吃一物。”

    师子玄好奇道:“什么?”

    “人!”

    赤龙女认真道:“我只爱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