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四章 大法会,祖师开坛说阿僧只

    祖师看了众人,道了声善,也不多说,先让捡香童子撞了法钟。(Www.k6Uk.CoM)

    法钟响彻三声,天地法三界已通,正和三才。

    如是,祖师才开口道:“今日开坛,不讲他言。只说一法,只说一劫,再答众生三问。”

    师子玄身旁的女道人坐起,合什恭声问道:“祖师,这一法是何法,这一劫又是何劫?”

    祖师说:“这一法是‘守心不动智慧法’,这一劫是‘阿僧祇第三劫’。”

    对众仙说:“今日这法会,**之前,有三个规矩,我先讲来,也免得日后有人怪我。”

    祖师伸了一指头,说道:“第一规,此坛为‘香法菩提坛’,与真仙无关,与佛陀无关,挥请仙佛退去。”

    祖师话音一落,内中立时去了数人,空出了许多位子。

    祖师再伸出一根指头,说道:“第二规,此坛为‘有灵众生坛’,与鬼仙无关,与神人无关,挥请神鬼退去。”

    话音一落,内中又走了许多,空出十几个位子。

    祖师又伸第三根手指,说道:“第三规,此坛为‘九龙玄火坛’,与地仙有关,与众生有关,挥请地仙进来。”

    话音一落,外面进来许多地仙,谢了祖师慈悲,落座在了席位上,正巧合了缺席。

    三规已立,祖师方才开口,广讲大道。

    祖师开口,果真不凡。

    只见天花乱坠落梵罗,地涌金莲开九瓣。三乘**讲精微,道禅妙理合自然。

    内中诸人,听的如痴如醉,如梦如幻。

    有道行深厚者,闻道妙处,无边欢喜,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有道行稍逊者,闻到妙处,欢喜一阵,痛哭一时,不知何故。

    又有师子玄这般,只听得这**无边玄妙,却又晦涩难懂,过耳即忘,有所得,又有所失,让人七上八下,只能抓耳挠腮。

    此时,师子玄心中也生了几分急躁,乱了根本心,但他到底是福缘深厚人,灵光闪现当日李秀对他说过,此时听讲,虽未必增加道行,但可得菩提因。

    于是福灵心智,也不理听不听懂,只降了心猿,锁了意马,只听玄音,不误妙理,却又得了一番机缘。

    正是:玄子归本合元神,傻人真呆有厚福。

    沉浸玄音,师子玄无悲无喜,无知无觉,那都斗宫中,灵湖法池,落下一棵菩提种,投入其中。一炷香后,又降了真灵法雨,淅淅沥沥,清清白白,颗颗大如珍珠,放出光明,照耀真灵。

    那灵池不断上涨,深了有八寸七分,下面有泥牛翻滚,又有真经道书吐吸。

    上空露出一轮明月,在湖中照出一个月牙。

    师子玄心生无限欢喜,忍不住眉开眼笑,乐出声来。

    这一笑,正打断了祖师讲道。

    众人正听的入神,突然被那笑声打断,都暗自生恼。

    祖师睁开眼,默算了时辰,竟已过了两日。又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师子玄,心中暗道:“我这徒儿果真不似凡人,因缘在身。我本欲讲那‘守心不动智慧法’,却被假借他口拦住,果真是定数,不可强求。”

    祖师念头转过,止住了讲,面露怒容,喝道:“你这劣徒,不当人子。不听我讲也罢,何故打扰旁人。”

    师子玄吓了一跳,连忙道:“师父,这不怪我。”

    祖师板着脸道:“怎生不怪你?”

    师子玄道:“师父啊,你定三个规矩,只说让仙佛离开,地仙进来,未说不让人发笑。我看这旁人,有人手舞足蹈,有人癫狂做傻,只是没人出声,的确不怪我。”

    “咄!好个玩童,还敢强词夺理!”祖师大怒,跳下玄台,扯了戒尺在他头上敲了一记。

    众仙惊惧,都不敢做声,生怕恶了祖师。

    师子玄额头被打,但一点也不生痛,反倒这一尺打在额上,正点中眉心,搅了内中都斗宫。原本之前灵湖暴涨,有几分不稳,被祖师这一敲,反倒是定住了那水下泥牛,风平浪静。

    师子玄暗中得了好处,怎不知闷声发大财的道理。

    佯装着吃痛,捂着脑袋叫道:“莫打,莫打,知道错了。”

    祖师训斥道:“待法会完了,你再留下受罚。”

    祖师教训完,重回了玄坛。

    “法时已过。内中真意,自修自证。”

    祖师讲完了法,又说起劫:

    “自虚空生灵,灵根孕化。便生了四劫。”

    “一说根器出世,空间起风,风吹生水,水养成金,如此山河造化,生了有情众生,感知造化,增无上善业,自此六演诸天。由初禅大赤天起,至六相无间地狱为止,则成一大劫,谓‘成’劫,亦为‘天劫’。”

    “此劫后,天定人安,众生欢乐,享得无量寿,无量喜。而后善力稍减,恶业生,中劫时寿有增减,无量寿消,众生享八万四千岁寿,减至十岁寿。于此时,诸佛众仙乃出,于减劫时增无上力,人复八万四千岁。这一劫终了时,恶业超了善业,众生寿减至百岁。谓‘住’劫,亦为‘灵劫’。”

    “此劫后,有情众生先坏。诸心生魔,无边造恶,恶业大增。于是地器毁,水器失,外器皆损。地狱不复更生,鬼多生少。劫起时,先起火灾,点燃业火,又起水灾,浇灌地器,七日后,再起风灾,吹落诸天。无众生,无根器。此成一大劫,谓‘坏劫’,亦谓‘地劫’。”

    “此劫后。虚空无物,无日月,无星辰,无诸天。仙佛退居初禅大赤天,与贞洁烈女,清福居士,普济菩萨,大觉罗汉,逍遥真人,同居天街,精修二十中劫。此成一大劫,谓‘空’劫,亦为‘灭劫’。”

    “此劫后,虚空再演,重复四劫,各为二十中劫,总为八十中劫,如是反复。”

    祖师说完,内中鸦雀无声。

    众仙家面面相觑,心中惴惴。

    师子玄右旁一个青年道人站起身,合什问询道:“祖师,这四劫听来可怖。可有名字?”

    祖师道:“本无名字。只是此劫生灭皆由业果所化,由众生善果所生,由众生恶果所灭,是世人曾经所为,为‘人曾’受果。故为‘阿僧祇’劫。”

    第四席位一个道人起身问询道:“祖师,此劫所受可只是有情众生?”

    祖师道:“非也。色,欲二界之中,除却第四禅天外,诸天皆毁。人神鬼灵,天人罗汉,地仙天仙,都要应劫。”

    众仙闻言色变,此劫所累竟是如此之广。

    第六席的道人起身,合什问询道:“祖师,不知此时已至何劫?”

    祖师道:“此时世间,有仙佛驻世,正神庇护,众生本心向善,是为灵劫之末。但此世诸恶已生,人心乱想已生,已在‘坏劫’之中。”

    师子玄身旁女道起身,合什问询道:“祖师,既然已在坏劫之中,还请祖师舍个慈悲,告知劫生异相,让我等也有所准备。”

    祖师道:“坏劫之前,先有人心思变,人道更改,破庙伐天,在世仙佛归天法界,陆地真修避世修行。坏劫之中,人心生恶,以己心度佛心,以己意为仙意。乱批经文,假作**。此劫末前,法经尽毁,人心极恶,善根渐消。又有外道邪魔,伪做仙门,自称为祖,乱佛正心,乱仙正意,善果终消。”

    第七席的道人起身,合什问询道:“祖师,坏劫已生,我等修行人可有脱劫之法?此劫是否可消?”

    祖师道:“众生所做,因果已定,此劫已不可消。尔等修行人,先要护持本心,清修道德,不造业,不杀生,莫为一时邪欲,大造恶业,加速坏劫。只谨记一句俗语‘修行长须守菩提,莫失善行造恶因,知法犯法罪无赦,地狱门前和尚多’。”

    众人起身,齐声道:“谨遵祖师法旨,善守菩提,护法自身,普渡济世,长延善果。”

    “大善!”祖师长笑意声,这一劫已说完了。

    “一法讲完,一劫也说,还要再答众生三问。”

    祖师这一声,不知用了什么神通,于玄光洞外,听讲众生,无分仙佛,但凡有灵众生,都可听得。

    这时,师子玄身后一个一直未曾出声的道人,忽然站起身,走上前,跪拜在地,三跪九叩,呜呼一声道:“祖师,请先舍个慈悲,听弟子一问。虽不合法规,但弟子不得不问,还请祖师,慈悲哀许。”

    这道人,一身清净,道行不浅,师子玄听他自称“弟子”,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祖师闻言,脸上也无表情,说道:“你之所言,就在你心中,我如何不晓。你之欲行,正是我所预见,我怎不知?”

    那道人连连磕头,满目泪流,说道:“祖师,你既知,还请告知弟子,是否有一线生机?”

    祖师道:“一分也无。今日你若回头,闭门清修,不出道场。还有一线生机。”

    师子玄听的莫名奇妙,这道人先问可有“一线生机”,祖师先说一分也无,又说还有“一线生机”,也不知两人打的是什么机锋。

    那道人哀色更浓,哭诉道:“让我独善其身,舍故友爱徒受劫,我心怎能安然?求祖师舍个慈悲。”

    “我舍慈悲,对其他人可曾公平!”

    祖师怒斥一声,拂袖道:“生此大恶,要造多大恶果!你这劣徒,快快滚出山去,日后造孽行恶,也任由你,休要说是我弟子!”

    法袖一挥,就将面前跪着的道人送出玄光洞,一路飞出了清微洞天。

    祖师震怒,天地色变,仙惊鬼骇。

    众人吓了一跳,齐声道:“请祖师息怒。”

    祖师默言良久,长叹一声:

    “难,难,难,道最难。莫把清修作等闲。不遇至人传真言,空言口困舌头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