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九章 结缘法,缘从何起?

    书生赶驴,亦是驴赶书生。(Www.K6UK.COM)真叫人贻笑大方。

    这书生正气闷,低头咒骂,忽听到一个声音道:“那书生,可是需要帮忙?”

    书生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正见一个年轻道士站在眼前,警惕道:“你是谁?”

    师子玄笑道:“一个游方道士,路过而已。”

    笑眯眯的走过来,一拍毛驴,笑道:“你家主人要你赶路,你为何不听?”

    说来也怪,这毛驴好像听懂了一样,“啊吁,啊吁”的叫了两声,自己撒欢就跑跳了起来。

    “咦?这犟驴怎么听你的话。莫非你懂兽语?”书生又惊又喜,开口问道。

    师子玄玩笑道:“不过小道而已。”

    本是一句谦虚话,谁知这书生却满是赞同道:“不错,不错。奇淫巧计,都是小道,怎比圣贤大道。”

    若换个人,只怕会被他气个半死,拂袖离去。

    师子玄哑然一笑,说道:“书生,还未请教你姓名。”

    书生整了整衣冠,施礼道:“学生柳昌,字朴直。在清河郡学海书院读书,还未请教道长尊号。”

    师子玄作揖还礼道:“小道道号‘玄子’,如今是一个游方道士,暂无落脚之地,正要去那清河郡寻个生计,不如同行如何?”

    书生大喜道:“有人同行,自然好过独自一人,道长请上来,这犟驴虽不听话,脚程却还不差。”

    师子玄刚要拒绝,心中却转过念头,暗道:“且试他一试。”

    当下也不拒绝,翻身上了那毛驴背上。

    这毛驴被人骑上,自己也纳了闷,这人骑在身上,怎生一点重量都没有?

    师子玄如今神清体轻,别说一头毛驴,一团云雾都能托起。

    一书生,一道人,一毛驴,就这样在羊肠小道上徐徐而行。

    师子玄坐在毛驴上,优哉游哉,这毛驴,身上也轻快,走的是蹄轻脚快。只是苦了那书生,平时只知读书,弱不禁风,刚行了不到两里地,就落的老远,满头大汗。

    师子玄暗笑一声,按住毛驴,等那书生气喘吁吁的赶来,才笑道:“柳书生,快上来坐吧。贫道已经歇息够了。”

    那书生上气不接下气,好半天才摆手道:“不用,不用。学生还承受得住,道长你是出家人,清静惯了,还是让学生吃些苦头吧。”

    师子玄暗道:“这书生,也不知是真善良还是装模作样。”

    脸上笑道:“小道虽然少有劳作,但平日也练有吐纳健身的功夫,走些路,不碍事。”

    也不听那书生分说,直接将他送上了驴背。

    书生坐在驴背上,有几分不好意思道:“多谢道长。”

    师子玄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路走来,书生不时的看师子玄几眼。只见这道人闲庭信步,看起来不紧不慢,却也没被毛驴落下。

    柳朴直暗道:“这道人,只怕真是有道之士,这般脚力,赶上我家这头犟驴了。”

    师子玄如果知道柳朴直心中将他跟毛驴比较起来,只怕鼻子都要气歪了。

    天色渐黯,已然黑透。

    柳朴直心里有些焦急,说道:“道长,天已黑了,我们是否找个地方先落脚歇息一夜?”

    师子玄道:“我对这里不熟悉,柳书生你知道什么地方有客栈吗?”

    柳朴直笑道:“这荒山野岭的,哪里会有客栈。不过早年这里的确有个半荒废的驿站,应该能落脚歇息一下。”

    师子玄好奇道:“你这么熟悉这里,难道长走这条路?”

    柳朴直道:“道长有所不知,我本是竹安县人,家就住在距此十五里处。十岁时为了进郡中求学,每天都要行走十几里地。这么些年下来,我敢说就是这山中猎户,都没有我熟悉这里。”

    师子玄恍然大悟,难怪这里贼匪猛兽出没,这书生却安然无恙,显然这么多年下来,早就趟出了一条路来。

    突然看到书生胳膊上戴孝,不由问道:“柳书生,你家中何人去了?”

    柳朴直叹息道:“是家母,两年前去世,还有半年,就满三年了。”

    师子玄点点头,突然奇怪道:“我曾听说家中有长者离世,需要守孝三年。你如今守孝期未满就离家求学,学府收纳吗?”

    柳朴直叹道:“道长有所不知,我那家中,非但有恶霸横行,还有亲戚纠缠,如今我家田产和房屋,都被人霸占了去,只剩下老母的一个灵位与我。若非我早把家中那耕牛寄放到恩师家中,只怕我日后生计都是问题。我已经去信给老师,老师知我难处,特准了我回学府学习。”

    师子玄暗暗奇怪:“家中双亲不在,有口角在身,这书生似乎气运不旺,难道是今世何该修贫苦忍辱?”

    师子玄点点头,也不再说话,如今两人刚刚结识,套了这些话已经足够,再问下去,只怕这书生再耿直也会心生防备。

    有柳朴直领路,很快到了驿站。

    这驿站,倒还不小,从外面看来,上下三层,十几个房间。

    两人到了门前,外面的树上拴着八匹马,柳朴直奇怪道:“这里怎么还来了官府中人?”

    师子玄讶然道:“官府中人?怎么说?”

    柳朴直笑道:“道长恐怕修行久了,不知这律法。我朝律法,寻常人家不许养马,只能以骡驴代步。要是没有官家出身,随意养马,可是要杀头的。”

    “这么重的罪?”师子玄十分惊讶,如今这世道,人命还真是不值钱。

    “是啊。我朝马匹较少,除了军队,就只有官宦人家养有马匹。”

    柳朴直叹了一声,随即笑道:“其实这也合理。寻常人家,一家老小都填不饱肚子,如何养的起马?道长你看这些马,膘肥体壮,若非日日悉心照料,喂以上等饲料,哪能长成这般模样。”

    苦笑一声道:“我有个同窗,正是官宦人家,他那匹白马,一日光是饲料和养马人的支出,就有六七两银饼。这些钱财,都抵得上我半年用度了。”

    师子玄暗叹一声,说道:“柳书生,那你可要好好努力读书了。若是考中功名,就是一步登天,到时功名利禄皆来,就不用这般清贫度日了。”

    师子玄似开玩笑,柳朴直却当了真,严肃道:“道长切莫消遣与我。我柳朴直虽然是个一穷二白的读书人,但还有志气。我读圣贤书,是为了明理达义,一展抱负。怎可让功名利禄坏了平常心!”

    师子玄笑了笑,说道:“是我说错话了,请你见谅。希望你日后也能不违本心,不让钱财美色,功名利禄迷花了眼。”

    柳朴直笑道:“多谢道长劝告,学生一定谨记。”

    柳朴直寻了空处,将毛驴拴上,又弄了些草食,两人这才进了驿站。

    这驿站,年久失修,被风雨侵袭,门前的台阶有许多地方都漏了洞。

    推开门,大堂内十几盏灯照得屋里亮堂堂。

    内中大堂上摆着一桌饭菜,有几人正在用餐,一听门响,都将目光聚在来人身上。

    师子玄一进门,又是一阵扑鼻恶臭,摸了摸鼻子,心里暗暗苦笑。

    柳朴直关好门,擦了擦汗,走上前,拱手道:“见过几位。萍水相逢,同居陋室,也是缘分,可否借煤炉给小生用用?”

    这席位中,有一个人冷声道:“我家小姐正在用餐,你这书生好不知礼,还不快快退下!”

    柳朴直皱了眉,哪想这人口气竟是如此生硬,正要再开口,蓦然愣住了。

    只见桌前靠灯处,一个年芳佳许,黄衣青衫的女子正坐在那里,眸光清澈,肌肤胜雪,正轻咬着一张薄饼。

    柳朴直曾在书中看过有人描写那颜如玉,是如何捧心之美,如何沉鱼落雁。但如今看来,比起眼前这女子品尝美食的美态,简直不足以论。

    被这**裸的目光瞧着,那小姐也察觉到了异样,回眸一闪,竟让柳朴直不敢对视,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开了。

    “哪里来的登徒子,如此明目张胆占我家小姐便宜!”

    一声冷笑,柳朴直回过神来,就见那小姐身旁一个青衣小婢正冷笑的看着他。

    柳朴直十分尴尬,虽然被人骂上一句登徒子有些冤枉,但的确是自己失礼在先,连忙道歉道:“是我一时失态了,请小姐恕罪。”

    那青衣小婢明显不是善茬,不依不饶道:“你这号书生,我见得多了,看起来彬彬有礼,谁知道心中生的是什么龌蹉。你这人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好东西。喂,那道人,你说是不是?”

    师子玄正听的津津有味,忽听那青衣小婢唤他,便笑道:“女施主,我跟这书生也是萍水相逢,不甚了解。但贫道看来,他不算坏人。”

    柳朴直对师子玄拱拱手,又对那青衣婢女道:“这位姑娘,我家世清白,模样端正,如何贼眉鼠眼?方才失态,我已经道过歉了,何故纠缠不放?”

    青衣小婢哼了一声,正要再说,却被那小姐拉住,说道:“好了,谷穗儿,不要无理,人家也没怎样,况且已经道了歉。”

    又起身对两人福了一礼,说道:“同是天涯旅人,何必客气,两位若是不嫌弃,不如一同用饭吧。”

    “小姐啊!”谷穗儿拉了那小姐一下,身旁几个随从也有异议,这小姐说道:“人行在外,哪里没有碰到难处时?今天施与援手,怎知来日不会受人恩惠?”

    随行几人也知道自家小姐的性情,无奈之下,倒也不反对了。

    “这女子,倒是个良善之人。”师子玄暗赞了一声。

    柳朴直大喜之下,谢了这小姐,拽着师子玄一同落座。

    这桌上,方的是烤野猪,兔子腿,黄泥鸡,乌龟汤,糖油饼,桂花糕,都是美食。

    而且样样精细,一看就出自行家之手。色香味俱全。

    “这荒山野岭的,也能找出这些食材,也算本事了。”

    刚一落座,滚滚恶臭扑入鼻中,师子玄强忍着没有离席。

    柳朴直却没师子玄这般心思,真是饿极了,抓来一个面饼,撤了开来,抓起一根鸡腿就是猛吃。

    这书生,谨守食不言,寝不语。嘴巴塞的满满,一声也不吭。

    谷穗儿气鼓鼓的在一旁,看那书生吃的痛快,越发不高兴。

    见到师子玄只是坐在一旁饮些清水,并不用餐,突然好奇道:“道士,你看那书生吃的欢快。你怎么一口也不动?”

    那小姐也发现师子玄异常,关心问道:“道长。可是饭菜不合胃口?若是如此,我叫人再做些素斋来。”

    师子玄摇头道:“多谢姑娘好意。不是饭菜不合口,而是我有修行在身,过午不食,只用些清水便好。”

    柳朴直咽下一口肉,灌下一口水,惊奇道:“道长。真的过午不食?我平日来,一日两餐,不出力,只读书,到晚上时都头昏眼花,你如何忍得?”

    师子玄道:“你用脑读书,不比出力人精力耗的少。至于我,是个修行人,谨固牢藏不漏泄,体无亏损,自然不用食餐果腹。”

    “原来是这样。”柳朴直点点头,虽然听不太懂,但觉得也有些道理。

    突然,角落里传来一声讥讽的笑声,说道:“装神弄鬼,卖弄口舌。小道士,如你这般说来,你已经不用食餐果腹,难道是仙人了?不知可否露两手,让我等凡夫俗子长长见识。”

    师子玄顺着声音寻去。角落里正坐着一个红脸道人。穿着一身道袍,极尽华贵,只看卖相,倒还真的比师子玄更像得道之人。

    师子玄看了他两眼,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玩味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