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章 辩雄辩,也说菩提五行果

    “这位道友,见过了,不知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师子玄眼中神光一闪,看出这道人,不过是练了一些道家吐纳养生的功夫,根本没有道行在身。(Www.K6UK.CoM)

    但修行人在世行走,不会因为修行高低而生轻慢心,师子玄也不生气,起身作揖。

    “我能有什么意思?只是听小道友你说来,似乎已经到了不食五谷,炼气纳虚的真人境。佩服,佩服啊!”

    道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谷穗掩嘴笑了笑,说道:“是啊,顾真人,这个小道长可是比你年轻多了。”

    这“顾真人”哼了一声,说道:“贫道这真人,可是朝廷册封,不像某些道人,并无封号,却以真人自居,大吹法螺。”

    师子玄哑然失笑,什么真人境,这俗世道人,未免把这真人看的太不值钱了一些。

    “自身并无修行,朝廷敕封了一个真人名号,就真有真人道行不成?”

    师子玄心中失笑,嘴上说道:“我的确不是真人。那般境界,需是得菩提心圆满,见五行道果。我修行日短,还达不到那般境界。”

    那小姐忽然问道:“道长,这菩提心,五行道果,是在哪本道经中记载?我也曾熟读过道经,却没看到过。”

    那顾真人正琢磨着师子玄话中意思,听到小姐说话,顺话接道:“白小姐,道经中的确没有提及,想来是一些游方道士作的伪经,不听也罢。”

    师子玄也不恼,说道:“道友,不知你读道经几何?”

    顾真人傲然道:“道藏三万卷,虽未全解,但也都熟读背诵。注经释义,已有三十六卷。”

    “道长真乃读书人。”师子玄抚掌赞了一声。

    谷穗儿“噗嗤”一笑,那小姐也莞尔。

    顾真人羞恼,猛的把手中杯盏重重落下,怒喝道:“你这道人,为何羞辱本真人!”

    师子玄“咦”了一声,茫然的问柳朴直:“柳书生,我刚才说错什么话了吗?”

    柳朴直也茫然的摇摇头,说道:“没有啊。道长你夸奖这位真人,有理啊。”

    顾真人黑着脸道:“不当人子,不当人子。贫道乃是道中人,怎是读书人?”

    师子玄作恍然状,说道:“这就奇了。道长熟读道经三万多卷,不就是读书人吗?这修行人,哪有读书解字的,不是清修自在,口诵真经,就是念诵黄庭,哪个注经释义?”

    顾真人黑着脸,正要张口,又听师子玄轻笑道:“真人莫要跟小道开玩笑了。那菩提心,五行道果,连我这个刚入道修玄的小道士都知道,道长是真人,又怎会没听过?想来是真人在考校我了。”

    师子玄这是送个台阶给这顾真人下,顾真人此时真是又羞又恼,却无可奈何,干笑了两声,说道:“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你这道士,还真有几分道行。”

    在场众人,哪里还不知道顾真人是在这道人面前吃了瘪。

    那白小姐有意解围,笑道:“两位道长都是有道之士,小女子见识了。”

    颇为好奇的看着师子玄,说道:“这位道长,小女子平日就喜欢读些经文,有向道之心,不知道长能否为我解说这菩提心,和五行道果?”

    师子玄道:“菩提心,便是无上道心,无上觉意,无上清净念。这是善法良田。涤尽一切烦恼丝,道果真种,众生善行愿心。”

    “五行道果,是法田落种,开花结果。人身五气演五行,不再受地火风水空五界所限,跳出五行。虽是正果之一,但还有一识无名未破。”

    众人虽听不大懂,但都从心里觉得师子玄所言非虚。

    顾真人心中暗恨,却也无法辩驳,暗道:“这道人哪里来的,好个江湖手段。只怕是知道白小姐来历,是要抢贫道的饭碗了。”

    白小姐若有所悟,忽然看着师子玄,十分认真的说道:“道长,我们曾经见过吗?为什么我看你有几分亲切?”

    这小姐,说话由心,也不顾忌场合。

    非但师子玄尴尬起来,在座众人眼神儿都变了。

    柳朴直怔怔的看着白小姐,又是吃惊又是吃味,有些神伤的暗道:“这般佳人,怎不思花前月下,才子佳人。竟看上了这出家的道士?罢罢罢,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想她何必?”

    顾真人心里骂道:“好个小白脸,不当人子,用这种手段。只怕也是个江湖人。”

    谷穗儿心中也偷笑道:“小姐平日性子清冷,我还以为她是从不动心哩。原来是没碰到有缘人。只可惜是个道士,模样看起来还不错,只是不知能不能还俗。”

    白小姐看到众人惊诧各异的目光,也发现自己似乎说的有些歧义,脸微微有些发红。

    师子玄却笑道:“菩提果中有前因。今世擦肩而过,焉知不是几世善果所得。今日于此荒山野岭,我们大家能坐在一起谈笑,都是因缘。小姐看我亲切,我看诸位亦然。来,来,来,小道以清水代酒,请大家满饮此杯。”

    师子玄举杯遥敬,在座众人轰然大笑,气氛也热烈了几分。

    白小姐暗松了口气,心道:“这道人倒是个世情达练之人。”

    顾真人看到师子玄三言两语,就取得众人好感,愈加不忿,又道:“道人,不知你在何处修行?”

    师子玄道:“暂无落脚之地。”

    顾真人心中一动,说道:“出家人怎能无修行道场?就算是云游道人,也有归根之地。”

    师子玄似笑非笑道:“世间的确无修行地。这次出来,正要立个道观,寻个道场。”

    顾真人心中冷笑,暗道:“果然是个‘骗子’,被我三言两语,就试了出来。”

    这道人,以己心度人心,暗生龌龊,说道:“道长要立个道观?这可不是容易事啊。先不说寻找合适的风水地,这建立道观,肃立神像,可都是要不少金钱。莫非道长想要自己化缘不成?”

    “化缘”二字,咬的极重,就差没把“骗子”两字直接说出来。

    师子玄不知是根本不在意,还是没听出来,只是点点头,也不说话。

    白小姐很是好奇道:“道长要去何处立观?若是在清河郡,又少钱资,我可以帮助一些。”

    顾真人一听,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他为了抓住白小姐这只“肥羊”,不知用了多少手段,哪知道半路杀出来个程咬金,眼看到手的肥羊就要被人夺了去。

    师子玄笑呵呵道:“多谢,多谢。我看小姐是个慈悲人。多行善事,日后必有善报。”

    谷穗儿哼了一声,说道:“那是当然。这清河郡中,谁不知道我家小姐是大善人。平日不必说,三年前东江水患,好多难民涌入清河郡,官府无能为力,还是我家小姐自己掏的私房钱,施粥救民哩。”

    “谷穗儿!不过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何必总拿出来说,惹人厌倦。”白小姐皱了皱眉,瞪了小婢一眼。

    师子玄心中惊讶,暗道:“这白小姐,看衣着谈吐,非富即贵,倒是个大善人。”

    正准备运法诀,一观此女福根时。驿站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刹时,一阵冷风吹进来,让众人不由打了个寒颤。

    “原来这里已有人了。”门口传来一声惊讶声,就见到十几个穿着锦袍,披着红黑斗篷的人进了驿站。

    白小姐身旁的护卫神色一紧,手已摸到腰中的兵器。

    来人中一个白脸男人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突然朗声笑道:“几位朋友,打扰了。这荒山野岭,也没个去处,还请通融一下,让我们兄弟几人在这里过上一夜。”

    此人声音尖细阴柔,皮肤暗白,给人一种阴翳之感。

    一个护卫低声对白小姐道:“小姐。这些人衣着宽大,里面怕是都藏着兵器。手掌老茧暗红,看起来都有功夫在身。”

    白小姐说道:“我知道了。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只是人家只求住宿之地,我们若是拒绝,只怕更是恶了这些人。况且这里本来就不是我家产业,随他们去吧。”

    那护卫点点头,便开口说道:“我家主人说了。出门在外,路遇的都是朋友。请你们自便就是。只是我家主人是女儿家,有些不便,这第三层请你们不要上去。”

    白脸男人笑道:“多谢你家主人。我们省的,绝对不会打扰贵主人。”

    当下,招呼一声,这些人似乎都以白脸男人首,听话的时候都低着头,不敢对视。

    这些锦袍人倒也知趣,寻了桌子,自己去弄吃食了。

    “小姐,早点休息吧,这里人多眼杂,容易出事。”那护卫十分尽责,对白小姐说道。

    白小姐点点头,对师子玄和柳朴直道:“两位,我先告辞了。”

    说完,起身上楼去了。

    师子玄突然留意到,另外一桌的白脸男人,不时的将目光瞥向那白小姐,目光深邃,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师子玄心中一动,对柳朴直道:“柳书生,夜已深了,回房休息吧。”

    柳朴直吃的一顿好饱,一听这话,也有了几分困意。

    收拾好了行囊,就跟师子玄往二楼客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