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三章 且三拜这人间

    方术甲士突然倒地,众人惊疑不定。(WWw.K6uK.COM)

    一个护卫警惕道:“头领,这人不会是装死吧。”

    护卫头领也疑惑道:“没道理。我们本来就不敌此人,他何必装死?”

    走上前,用脚将尸身挑翻过来。

    “咦?”

    护卫头领目光落在方术甲士脖颈处,神色微变,看了下四方,忽然抱拳道:“不知哪位义士出手相助,还请相见一面。”

    小道山林中静悄悄,只有风声,树摇声,哪有人在。

    一连又问了三声,无人响应,护卫头领暗道:“不知是谁人出手,只怕是江湖游侠儿,不露面倒也甚好。”

    护卫头领转过念,说道:“这贼人怕是用了丹药邪物,一时威猛无比,现在药效过了,自然死了。”

    护卫头领话虽这般说,还是提剑在方术甲士心口捅了两剑,又用厚背刀割下头颅,这才放下心来。

    护卫头领提着头,带着两人走到马车前,恭声道:“小姐,贼人已死。”

    白漱姑娘探头,看到死伤的家兵,面露哀色道:“死伤几人?”

    护卫头领道:“棍爷,小四,还有柳丁去了,其他人倒没大碍。”

    “他们为了保护我而死,叫我如何报答?”白漱姑娘盈盈含泪。

    “小姐,他们为主尽忠,本来就是职责。况且小姐平日对我们都极好,他们为保护小姐送命,也是一恩报一恩。”众护卫真诚道。

    白漱道:“将他们尸体收敛好,送还给他们的家人,至于……罢了,等回到郡中,我亲自去把他们的家人接来家中赡养,但求他们去的心安。”

    护卫头领跪下磕头道:“小姐慈悲,我代他们家人谢过小姐了。”

    站起身,看到倒在马车前,大喘粗气,血流不止的韩离,恨声道:“小姐,此人如何打发?”

    白漱姑娘默默不语,那韩离阴阴一笑,说道:“莫非你们想杀人灭口不成?我且告诉你们,我乃军机府中人,这次行的也是皇差。你们想要灭口,也要想想后果。”

    一个年轻护卫神情激动道:“少来压人!天高皇帝远,就是杀了你,又能怎样?”

    韩离似未听见,只看着白漱,单手作礼,说道:“白姑娘,这次是我不对在先。但事发突然,无可奈何。若非如此,我也不愿将你们牵连进来。”

    此人柔中带刚,先说自己背后靠山,又点出白漱姓氏,就是让你有所顾忌,不怕你杀人灭口。

    白漱叹了一声,吩咐道:“宋叔,给他些止血药,再留下一匹马,我们走吧。”

    “小姐!”

    宋护卫抬起头,扬声道。

    “不必说了,去做就是。”白漱摆摆手,放下窗帘。

    宋护卫面色青黑,走到韩离身前,从怀中掏出个瓷瓶,丢在他身上,警告道:“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就算小姐阻拦,你也难保性命!”

    韩离只作未闻,将瓷瓶塞子用牙咬开,将药粉尽数倒在创口上。

    宋护卫转身离开,刚走几步,就听此人突然问道:“这方术甲士是怎么死的?”

    宋护卫冷冷道:“关你何事!”

    不再理会,大步向马车走去。

    “有趣,有趣。这方术甲士,可是游仙道的宝贝,寻常好手,十几二十人都制服不了,竟然莫名其妙被人杀了。”

    韩离咧着嘴,阴柔的目光瞥到马车上,暗思道:“会是昨夜那年轻的道人所为吗?”

    “我这次选的路线如此偏僻,竟然都被人察觉,只怕有叛徒走漏了消息,这条路是不能再走了。”

    此人心思缜密,暂收了窥探之心,单手扯了两个木箱,送上马背,翻身一跃,竟是折路返回,狂奔而去。

    马车上,白漱神情黯然,心情欠佳。

    柳朴直和师子玄也无意在马车上多待,就下了车去。

    那毛驴,见了危险,不知躲藏到了哪里,等危险去了,这才跑出来。啊吁,啊吁,撒起欢儿来。

    “犟驴,你倒好命,害我差点丢了性命!”柳朴直骂了一声,那犟驴用鼻息喷了他几口,差点没把这书生熏晕过去。

    师子玄看这主仆,心中暗乐:“这驴比这书生聪明多了。”

    众护卫收拾了尸身,众人再次上路。

    往下路途,走的倒是顺坦。下午时,清河郡城已经在望。

    师子玄站在城门前,感受到一股与清微洞天截然不同的气息,笼罩在郡城当中。

    眼一看,贩夫走卒,车马牛羊,听一声,人间细语,悲欢轻歌。

    这是红尘气,沾一下,就如其中,进去容易,出来难。多少真灵子,一入其中,如坠泥潭,五欲缠身。不知出离法,误以此间是家乡。

    寻常修行人,不愿入红尘,只知出家离世静修。哪知真修行,便在红尘深处。

    师子玄忽地生出一分感慨,对着这城门拜了三拜,道:“这人间,见过了。”

    旁人见到,指指点点,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师子玄。

    柳朴直也楞了一下,挠挠头,问道:“道长,你这是在拜什么?”

    师子玄道:“我啊。在拜这人间烟火。”

    柳朴直不解道:“道长不拜神像,拜这人间做什么?”

    “我拜的是众生受苦厄,却自强不息。我拜的是清修人,落入泥潭也不染菩提心。我拜这真圣贤,慈航倒驾,也要度得人去。我拜这山河万载,任由有情众生踩踏,也无一语怨叹。”

    师子玄说道:“那神像,只是众生心中的偶,你看他是神,他就是神,你当他是猪,他不会是牛羊,唯心所照罢了。不必拜,见到了,打个礼,作个揖就好。”

    柳朴直挠头道:“听不大懂,但我看道长与其他出家人不同。”

    这时,白家小姐的马车行来。白漱从马车中探头问道:“道长,不知你可有落脚地?”

    师子玄道:“尚无去处。”

    白漱姑娘惊喜道:“既然如此,道长不如来我家中。我父亲向道已久,最喜欢结交道人。道长是真修士,我愿意供养道长。”

    师子玄微笑道:“多谢居士,只是我如今已经答应柳书生,暂且去他家为他亡母做一场法事。”

    柳朴直愣了愣,苦苦回想自己什么时候请这道人做法事了?

    白漱姑娘是玲珑心,看柳朴直的表情,怎不知道这是师子玄婉言谢绝。

    心虽遗憾,但还是说道:“原来如此。若下次再遇见道长,还请道长不吝赐教修行。”

    “一定,一定。”

    师子玄作揖道。

    进城门,有守城兵盘查。

    “道人,可有度牒?”

    师子玄取出身上符箓,交在守城兵手中。

    守城兵看过,皱眉道:“这位道长,不知你挂单何处?”

    师子玄楞了一下,说道:“我是一个游方道士,并无挂单的道观。”

    守城兵道:“这就难办了。道长,不是我故意为难你,按照规定。道人入城,需有原籍和挂单道观的信印,还要有官府大印。不然不准通行。你这上面一无官印,二无挂单道观的信印,我不能放你入城。”

    其实兵汉子已经算是客气了。若是放在边关或者乱战区,像师子玄这般度牒不明,缺少印记的道人,哪由你分说,直接抓走,送入大牢再说。

    师子玄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暗道:“莫非要我腾云进这城中?”

    这自然是玩笑话,祖师训诫尤在耳旁,人间事,人间解,做世人行。万事都求神通,诸仙佛菩萨度人也就不需化身入人间劝度了。

    饶是无烦恼事挂心的师子玄,如今也犯了难,真是苦思办法不得。

    好在这时,白家小姐似看出这边的情况,下了车,徐徐走来,说道:“道长,可是遇到了难事?”

    师子玄还未答话,那守城兵突然换了脸色,带着讨好的语气说道:“原来是白小姐,这位道长是你的朋友?”

    白漱客气道:“是。这位道长是真修士,可是因为没有印信不能入城?这就是了,这位道长是家父请来,走得匆忙,未去盖过大印。还请你行个方便。”

    守城兵连忙道:“白小姐说哪儿的话。有您担保,自然没有那么多麻烦。”

    将符箓还给师子玄,露出一个笑脸,说道:“道长,如果有时间,还是去郡府盖过大印。不然离开清河郡去其他地方,总是麻烦。”

    “多谢,多谢。我知道了。”

    师子玄笑呵呵的收了符箓。

    进了城门,回头看了一眼。不过是一道门而已,偏偏生出这么多麻烦。

    “崎岖世路人难行啊。”师子玄感叹一声。

    “道长何故生出这般感叹?”白漱与师子玄同行,护卫都在身后,这姑娘也不知避讳。

    师子玄道:“没什么。只是有所见,有所感。这路本来就是给人走的,我今却要为行路险些被人拒入城中。该说是这路错了,还是人错了?”

    白漱微笑道:“道长,我听你说话。好像真不似这世间人。”

    师子玄笑道:“谁说我不是?我生得是世间人,修的也是世间行,只是还有些不习惯罢了。”

    白漱若有所思,师子玄作揖道:“方才多谢居士帮忙。别过了,若是有缘,再报答居士恩义。”

    白漱怔怔点点头,就见这道士挎着紫竹杖,背着手,唤了那牵驴的书生一声,一同去了。

    “小姐,小姐,回神儿了。”

    过了很久,白漱姑娘才回过神来,就见婢女用手在眼前晃来晃去。

    谷穗儿掩嘴笑道:“小姐你若想见这道人,我让宋叔打听他去处就是了,可千万莫要失了女儿家的矜持哩!”

    白漱没好气道:“你这死丫头,想到哪去了。”

    谷穗儿知道自家小姐面皮薄,偷偷笑道:“小姐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老爷是开明人,没有门户之见,你若真相中那道人,也没什么不好意思。让那道人还俗就是了。”

    白漱哭笑不得道:“你胡说什么。前些年母亲病重,我就求神拜佛,发愿只要母亲病好,我便守此清净身,礼神敬法,行普济事。如今母亲转安,怎能违愿?莫说我没有此意,就是真有,我岂能因为一点儿女私愿,就坏人修行?”

    扯了扯小婢女的脸蛋,没好气道:“走了。以后再胡说八道,你就去伺候母亲去吧。”

    “不说了,不说了。”谷穗儿呲牙咧嘴。

    白漱轻笑一声,转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