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五章 读圣贤书,慕神仙道

    第二日一早,师子玄除下道袍,换了一身青衫,跟着柳朴直出了门。(www.k6Uk.com)

    今日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柳朴直家中也无油伞。师子玄念了避水诀还好,这书生却遭了秧。

    一路急行,到了学海书院,只见这里占地不大,虽然是在闹市街,内中却十分安静。晨雨洗尘下,透着一股安然。

    师子玄抬眼望去,这书院之上一股清气弥散,偶尔有几道杂气,但多数被抵消,让人呼之怡然。

    “学府圣地,是读书人精神聚集地,精气神具足,少有俗尘气息。”

    师子玄暗暗点头,走到书院门前,匾额上龙飞凤舞提着“学海书院”四个大字,旁边贴着劝学警词,正是:勤读千卷方识志,学海无涯苦为舟。

    刚进了学府大门,中央立着一个泥塑的圣像,正是躬身行礼状的文圣人。

    “入山门既是过道场,入庙宇既是见真贤。还是先上柱清香,方不失礼。”

    师子玄上了前,从香坛前取了一炷香,点燃后,也未拜,只拱了拱手,将香送入炉中。

    “道长,你不是道门中人吗?怎么还拜圣人?”柳朴直见师子玄上香,十分不解。

    “非是拜这泥偶,而是礼敬文圣人上教贤良下化愚真,赞其功德。”师子玄顿了顿,突然似开玩笑道:“柳书生,日后你出门在外,路过神庙道观,去上一炷香,未必需要掏钱供养,总是好的。”

    柳朴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说道:“礼多人不怪嘛,有理,有理。”

    两人说笑一声,就往书舍里走去,师子玄打定主意,要先见一下那位教习。

    进了书舍,正有个书童在分晒宣纸,梳理笔毫,见两人进来,站起身,说道:“你们找谁?”

    柳朴直上前道:“我是老师的学生。姓柳,前来拜见老师。”

    这书童看了他一眼,没搭理,问师子玄道:“你又是谁?”

    师子玄横眉看了他一眼,冷笑了一声。

    书童楞了一下,心中暗怒:“这人好不识礼,想见先生还这般倨傲。”

    这书童心思转过,也冷下了脸,不咸不淡道:“老师正在批改作业,暂时没有时间,你们先回吧。”

    柳朴直一听急了,正要恳求,突然师子玄拉住他,蓦地厉声喝道:“你又是谁?能做的了先生的主?”

    声音先扬后缓,师子玄冷眼道:“知道的,晓得你是先生的书童。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阎王殿前的小鬼,这般难缠。”

    书童一下被喝的愣住。往日在这书院,哪个读书人来求见先生,不是对他好声好气,何曾见过这般凶人?

    师子玄拂袖一甩,抬手指着一处,慢声道:“你且看这里写的是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不识字!”

    书童下意识的抬起头,这书舍的门前,贴着两个对子,上面写着:秉圣贤恭谦教化,承文道厚德育人。

    书童反应过来,脸上又是羞愧,又是恼怒,耍了性子,说道:“你们等着,我去问过先生,见不见你,我可做不了主。”

    这书童,仓皇直进了书舍。

    “道长,你何必难为他?方才只要说几句好话,他也不会为难我们。现在得罪了他,在老师面前搬弄是非,老师一怒,我们岂不是更见不到老师了?”

    柳朴直有些急了。

    师子玄笑道:“柳书生。你莫急,若真是‘求见’,只怕还真见不到哩。”

    柳朴直想不通道:“那这般就能见到了?”

    “有八成把握。若还是不见,再想其他办法。”师子玄微笑道。

    却说这书童,带着怒气,进了书舍内。

    一进内舍,正见到一个素袍老儒生,正卧在榻上,半眯着眼看书。

    “先生。有事了。”

    这书童进了门,大声嚷了起来。

    老儒生板脸道:“呼呼喝喝,成何体统,什么事?”

    书童叫屈道:“先生,外面来了一个书生,说是你的弟子,要见你。”

    “既是要见我,必是有事。你带进来就是了。”老儒生说道。

    “先生之前不是交代过吗?如果来的人姓柳,就打发回去,我可不敢做主啊。”

    书童偷偷看了老儒生一眼,见先生脸色沉了下来,心下大定,开始搬弄起是非来:“先生啊。那书生也不是好人,来这里拜见先生,还带着一个恶人,凶的紧,说话十分难听,分明是不把先生您放在眼里。”

    老儒生皱眉,暗道:“柳姓书生?是那柳朴直?此子怎么回事,分明是你情我愿,怎地又来纠缠?还带着一个人来。此子向来呆傻愚钝,什么时开了窍,还知道找帮手了?”

    书童见老儒生不作声,心中大乐,嘴上又道:“还不止如此哩。那恶人说我也就是了,我年纪小,读书不多,骂也就骂了。但他指着门前的字,指桑骂槐,分明是借机讽刺先生。我看他们哪里是来求见先生,定是来找麻烦的。”

    书童嘴上说着,心中不由冷笑:“你们欺我,怎叫你们见得先生!”

    谁知这老儒生一听书童的话,心里猛然打了个机灵,仓皇坐起身,暗道:“坏了!这柳朴直不见也就罢了,与他同行的人却不得不见!”

    这老儒生,蓦地想起了学海书院的院规。有这一条,是说学海书院的教习必须是德才兼备。首先一点,便是风闻尚佳,谦恭有礼。

    如今若只是柳朴直,这老儒生还可以推脱有事见不得。但若有外人一同来求见,却被他挡在门外,只怕要生出闲话来了。

    想到这,老儒生不由怒斥道:“我平日怎么教你?不知谦恭守礼,反倒是学那市井妇人,搬弄是非,乱嚼舌头!”

    书童哪想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又是气又是害怕,连忙跪在地上,求道:“我知道错了。先生息怒!”

    老儒生此时哪是生他气,借题发挥罢了。正了正衣冠,板脸道:“随我去迎客,莫要再失礼。”

    “是,先生。”书童打落着脑袋,跟着老儒生身后走了出去。

    出了书舍,老儒生首先看到柳朴直,心理一阵腻味,又看师子玄,不由停下脚步,暗道:“此人是谁?气质不俗,不像是寻常人家。”

    师子玄今天虽然没有穿道袍,但毕竟不是凡胎,老儒生也是常修儒学,自有一套观人之术。

    一念至此,老儒生更是放下姿态,走上前,笑呵呵,说道:“朴直你来了。近日有些繁忙,找我有事?”

    又板脸对那书童喝道:“这是你柳师兄,是我的弟子,今天来看我,你怎么还敢阻拦?”

    书童委屈的差点掉下眼泪,扭扭捏捏,不情不愿的赔礼道:“是,弟子错了。柳师兄,对不起了。”

    柳朴直连忙道:“没事,没事。你没对不起我。”

    这书生,已往憨直,被人欺负惯了,第一次被人道歉,有些不知所措。

    老儒生虽是让书童给柳朴直道歉,余光却在打量师子玄。就见此人背着手,也不说话,也无表情,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老儒生吃不准,问柳朴直道:“朴直,这位是?”

    柳朴直刚要说话,师子玄突然道:“你就是柳书生的老师?”

    老儒生听师子玄语气轻慢,却愈发认定此人不凡,拱手道:“正是,正是。这位公子,今日来可是有事?”

    “也无他事。只因我与柳书生一见如故,暂时在他家中做客。听他说起先生你家中藏书丰厚,不仅有儒家经史,山野杂记,还有一些前朝损毁的遗册。见猎心喜,才来先生这里打扰。”

    师子玄笑着说道。

    老儒生一听,呵呵笑道:“原来公子是个爱书之人。不忙说,先进来用一杯茶再说。”

    说完,引着两人进了书舍。

    进屋时,师子玄低声对柳朴直道:“柳书生,一会切记千万不要提及耕牛的事。不然讨要不回,你休要怪我。”

    柳朴直现在对师子玄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连忙低声道:“一切交由道长做主就是。”

    师子玄点点头,随老儒生进了内屋。一入内,就见到床榻上还未合上的书卷。

    师子玄眼一扫,却是一怔。

    这屋舍内,除了一些儒经杂记,竟有一多半是道家典籍。

    “老先生还熟读道经?”师子玄奇怪问道。

    老儒生呵呵笑了声,说道:“俗话说的好,‘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来是一家’,都是一祖传宗,当然要熟读。”

    说是这么说,却不动声色将床榻上的经卷合上,放回了书架。

    但这哪里能逃过师子玄的法眼?

    那册经书,分明是一门外道炼气术,唤作《紫府丹霄诀》,是一乘法门。

    “这世间,果真是光怪陆离,什么人都有。文圣人立了儒门,弃神通而不用,不屑修习,哪想他的徒子徒孙里,竟还有仰慕神仙道之人。”

    师子玄心生感慨,心中微动,却是想到了如何讨回那耕牛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