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章 愿守清清白白身

    白漱一露面,这些本地的百姓都主动让出一条道,纷纷给白家小姐见礼。(WWW.K6UK.COM)就是平日常积善德,才这般受人敬重。

    白漱走上前,说道:“这位差爷,这位道长是我熟识,我可以担保,他是真道人,绝对不是骗人的江湖术士。”

    这差人看到白家小姐时,神色微变,暗道:“坏了,这道人怎么还跟白家的人认识?听说这白家小姐已经许给了韩侯世子,这是一步登天,要得大富贵。他要保这道人,只怕不好做手脚了。”

    一念转过,勉强笑道:“白小姐,我们也是接到有人报案,这才来看过。既然有白小姐担保,那是最好。”

    这差人见今天是无法成事,也不纠缠,告了声得罪,转身就走。

    柳朴直不依不饶叫道:“不说清楚,怎么就走了!”

    这差人停下脚,回过头,眸子透出绿幽幽的光,冷然道:“书生,好好读你的书,卖你的字,小心祸从口出!”

    柳朴直直感到一股寒气从头凉到了脚底,心底的一股义气一下子就散了。

    差人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斯文扫地,斯文扫地!这人怎当得官差!”柳朴直只觉得一口闷气,萦绕在胸,十分难受。

    柳书生暗生闷气,师子玄却心生震惊:

    “这白姑娘,本是清福长寿相,才十几天未见,怎就福消气衰,面色无光?”

    师子玄大惑不解。

    这姑娘家,面容暗淡,眸中无光,眉中凝着一缕愁丝,当日品尝美食时那让人失神的玉容,今时也黯然失色。

    师子玄暂收了心思,起身作揖,说道:“白姑娘,又见面了。”

    白漱见到师子玄,也有几分欢喜,说道:“当日道长说有缘自会再见,没想到会这么快。这多谢了谷穗儿那丫头。”

    师子玄想到那青衫婢女,不知因由,却也不问,说道:“白姑娘,是否遇到了难事?”

    白漱点点头,也未说,先对身旁众人福了一福,说道:“我有急事请教道长,是些女儿家的私事,可否行个方便,多谢各位了。”

    众人都连连摆手,说道:“白小姐请便。”,主动避让开。

    几个外地豪客,也看出白漱和这位道长熟识,惋惜叹了一声,只能离开,等明日再来。

    白漱走上前,掏出一个秀囊,放在桌上,说道:“道长,我没有现钱,只有这颗珠子,是件古物,价值尚可,是否能抵字金?”

    这秀囊,近在眼前,尤有一股女儿家的清香扑入鼻中。

    师子玄摇摇头,说道:“白姑娘,之前就说了。若是有缘再见,就是缘法。”

    也不故作玄虚,说道:“这字也不用测,白姑娘,你将难事说来,世间事,世间解,不用问阴卜卦。”

    白漱叹了一声,说道:“道长,我……哎,我也不知该怎么说,还是从头说起吧。就在三年前,家母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病来如山倒,只是三日,就倒榻不起,神志不清,一直发着高热。我和父亲请了许多郎中看过,都素手无策。后来因缘巧合,求请来了当世名医扁鸠先生。”

    柳朴直在一旁“啊”的一声,说道:“神医扁鸠,我听说过,据说他是医中圣手,向来行踪不定,施针救治穷苦病患,从来都不收钱资。想必有他在,白老夫人一定是药到病除了。”

    “柳公子说的是,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白漱苦笑一声,说道:“可是扁鸠先生来看过家母后,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柳朴直愣道:“这是为何?”

    白漱苦笑道:“我和爹爹也是这样问,扁鸠先生只说了一句‘药医不死病,白夫人病入膏肓,药石之力已是无解。人间医术解不了生死玄关,若真还有一线生机,就去庙里拜一拜神吧。’。”

    柳朴直皱眉道:“白小姐,你真去庙里拜神了?”

    白漱点点头。师子玄突然道:“白姑娘,你拜的是哪一尊神,礼的是哪一尊仙,敬的哪一尊佛?”

    “我哪认得,只是见庙就进,见像就拜。”

    白漱姑娘回想当初,尤有泪光:“娘亲从生我时,就险些难产而死,养我这么多年,是多大的恩义,只求母亲能够平安无事。我没了办法,只能发愿求仙佛,只要能让母亲好转,我今世就誓愿守清净身,礼敬仙佛,大行善事。”

    师子玄闻言,赞道:“白姑娘,你果真有大善根。是至孝之人。”

    旋即皱了皱眉,说道:“只是白姑娘,誓愿不可轻说。愿心也不是胡乱发的。”

    柳朴直却插言道:“白小姐,那白老夫人后来怎么样了?”

    白漱擦了擦眼角,说道:“也许是我日有所求,当天晚上,我就梦到了一个骑牛的长者,说我有善福,又有愿心,会心想事成,来日还有大机缘。当时我不懂,就问他是谁,他也不说话,跟我作了个揖,就骑牛走了。我想追,却追不到。跑着跑着,就累的醒来了。”

    师子玄心中暗暗吃惊:“这是哪尊真仙佛菩萨托梦?”

    就听白漱继续说道:“等我醒来后,下人就来报喜,说母亲高热退了,已经清醒。那时我真的感谢上苍,让母亲好了过来。”

    “大善!至孝之心,可动天地。白姑娘你善根不浅,白老夫人真有厚福。”师子玄礼赞一声。

    柳朴直听的倒觉得匪夷所思,尤有不信道:“这听来太过玄虚了。”

    白漱道:“柳公子,你说什么?”

    柳朴直咳嗽一声,说道:“白姑娘,是否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又或许是因为白老夫人之前吃的药才生效,并非是因那虚玄外力。”

    这柳书生,因云来观和官府差人勾结之事,憋了一肚子气,现在连那玄虚仙佛都有些排斥。

    白漱说道:“柳公子,你不知,那些来看过母亲的郎中,都是连药方都没开出来,母亲她一碗汤药也未曾喝下过。”

    柳朴直“啊”了一声,惊疑中又是不解。

    师子玄突然说道:“这事先不说。白姑娘,这跟你那难事有什么关系?”

    “正要跟道长说来。”

    白漱脸色一黯,说道:“自母亲病好之后,我就跟爹爹和母亲说起我那梦境,和当日所发的愿心。母亲和父亲听来,都心有所感,也愿意成全我的孝心誓愿。当日父亲也答应,日后我的婚事,便由我自己做主,是清修也好,是嫁人也罢,都不再过问。”

    师子玄奇道:“白老爷和白老夫人都是开明之人,这是大好事,白姑娘怎就犯了难?”

    白漱道:“这次我因事离家两个月,回来之后,不知怎的,父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非但性情大变,还做主将我许给府城韩钦侯世子。”

    师子玄奇道:“白姑娘,是否是白老爷不愿见你空守一人,怕你寂寥,所以才给你找的夫婿?”

    白漱摇摇头,说道:“道长有所不知。若按家事,那世子是有爵位世袭,而我白家也是百年望族,倒也勉强门当户对。但我却不能答应。一来说,我早有愿心,誓守清白身。二来说,这韩侯世子,早就名声在外,为人贪欢好色不说,性情还残忍暴虐,据说韩家的婢女奴仆,早不知被他虐杀了多少。”

    “还有这等恶人,怎就没人报官!”柳书生怒道。

    白漱看他一眼,摇摇头,师子玄叹道:“这韩侯就是最大的官府,去告官让他处死自己的亲子吗?”

    “王法,这还有王法了吗?”柳朴直喃喃自语。

    师子玄没理会他,对白漱说道:“白姑娘,你今日所求,就是这件事吗?”

    白漱点点头,说道:“正是。道长,请你直言相告,是否有办法能让我解脱此难?”

    师子玄叹了一声,说道:“未必没有办法,但有前提。白姑娘,你与那韩侯世子是否交换了婚书?”

    白漱点点头,说道:“婚书已经换下了。”

    师子玄暗叫一声“坏了!”,心道:“婚书一换,姻缘即定。这姻缘律果,纠缠最深。任何修行人都不会插手此事。除了点化良缘的和合二仙,谁人敢插手这个?凡人都知道,宁破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是天大的业力。”

    心中所想,面相即生。白漱姑娘也是灵慧人,怎看不出师子玄的为难,神色一变,凄然道:“道长,是否十分为难?罢了,我也是走投无路,还留一线希望,现在没了念想,我也不强求了。”

    白漱姑娘心若死灰,师子玄心有不忍,说道:“白姑娘,先别灰心。且将你随身之物与我一件。”

    白漱脸色微红,从脖颈上解下一个贴身的玉佩,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交在师子玄手中,尤带体温,有些不好意思道:“就这一件了。”

    师子玄却没有多想,拿过玉佩,默请橙敕,运转法力,几滴甘霖入了眼中。

    法目如炬,神光一闪,落在白漱身上。

    猛然!

    自这姑娘身上闪出一阵刺目白光,明晃晃,威仪光,放大光明,直射而来!

    师子玄只觉眼睛一阵剧痛,眼中立时流下了血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