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四章 人心似鬼蜮,妄念照人心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张肃猛的一脚挣脱青牛口,快速走到乔七身边,一把将他提了起来,色厉内荏的问道。(wwW.K6uk.coM)

    乔七暗暗吃惊,暗思:“里面能有什么?不就是道长以及柳书生的尸体吗?那刘二是怎么了?好像受了惊吓?”

    见乔七也是一脸茫然,张肃哼了一声,松开了手,对段道人说道:“道长,这可知是怎么回事?”

    段道人摇头说道:“现在是白天,又有惊雷,应该不会是鬼怪山魅作祟。”

    迟疑了一下,说道:“或许与妖鬼一流无关,那刘二是不是自己在吓唬自己?”

    孙怀舔了舔嘴唇,说道:“理他做甚?进去一看就知道了!”

    张肃沉思了片刻,说道:“好!我们一起进去!”

    段道人也道:“我身上有一件宝物,危机时可以一挡,若是些阴魂作祟,二位公爷身上都有威杀气在身,不惧这个。”

    张孙二人一听,略微放下心,提着的刀,与段道人一同进了木屋。

    谁想刚一进屋,迎面一股阴风吹来,三人都打了个寒颤。

    “鬼气森森,还真有几分怕人。”

    三人扫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孙怀收刀还鞘,哈哈笑道:“那泼皮,平日耍弄无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吓跑了,真是胆小如鼠。”

    张肃倒是狐疑的看了一眼内中,只见一个人躺在地上,周围摆放着七盏灯,有四盏灯已经熄灭,还有三盏灯在亮着,只是火光暗淡,随时都有可能熄灭。

    而七盏灯外,有一个道人盘坐在地,无声无息,似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

    “果然是只有柳书生和那道人!”张肃眼睛眯了一下,却没有立刻上前,对段道人说道:“道长,这道人是在搞什么鬼?怎么在那书生四周放了七盏油灯?”

    段道人暗道:“的确邪门,只怕这道人是在施什么法术,给这书生续命?可惜我刚拜了恩师,却还没有修习道法。看不出名堂来。”

    这段道人,向前走了两步,想要一探究竟,却一不小心,将其中一盏还亮着微光的灯盏碰倒在地。

    灯盏一倒,又是一盏灯芯火灭去。

    段道人愣了一愣,仔细看了一眼柳书生。面色发白,没有进气出气,的确死的不能再死。

    “好!大好!这书生果然是死了!”段道人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

    不过这喜色却稍纵即逝,段道人却皱眉道:“可惜这道人似乎也没了生气,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倒少了一个替罪羊了。”

    张肃呵呵笑道:“这又如何?就说那乔七和道人图财害命,结果坐地分赃的时候起了争执,杀了这道人。”

    张怀也笑道:“左右不过是做些‘罪证’,只要做的仔细,不是公门的老前辈来,绝对不会让人看出破绽来。”

    “如此,就拜托两位官爷了。”

    段道人闻言大喜,连忙作揖谢过。

    孙怀上了前,查看了一下柳朴直的尸体,看看是否有致命伤。若是没有,再“补上”一些。

    正要翻弄尸身查看,突然发现柳朴直的嘴中放出微弱的光芒。

    “嗯?这是什么?”

    孙怀掰开柳朴直的嘴,凑过去一看,就见他口中含着一颗鹅卵石大小的玉珠,闪闪发光,

    “自发毫光!这绝对是一个宝贝!”

    孙怀大喜过望,刚要伸手去将之挖出,突然耳旁有人咯咯的笑了一声。

    “是谁?”

    孙怀吓了一跳,猛的回过身,却发现张肃和段道人,竟是不知所踪,整个屋子里,就只有他一个人。

    “张老大和那道人,什么时候出去了?还是我眼花了?”孙怀楞了一下,却又听一阵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

    “什么人?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孙怀心中寒气大冒,右手按到了刀上。

    “孙大哥,是我啊,我是素素,你不记得我了吗?”

    就在孙怀心惊胆寒的时候,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素衣女子,姿容姣好,只是脸色发白,巧笑嫣然的看着他。

    “素素?哪个素素?”孙怀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那个你说了要与她天长地久,又为你偷偷打掉孩子的素素啊。”女人轻轻的说了一声。

    “你!你……”

    孙怀就像是见到了世间最为可怕的事,一连后退了三步,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孙大哥。我怎么会死呢?我们说好了天长地久,永不分离的啊。”

    这个叫素素的女人,轻轻的走过来,眸含柔波,似有无穷爱意,轻轻的搂住了孙怀的脖子,靠在了他的胸前。

    肌肤相接,孙怀身体一僵,感到自己似乎抱着的是一个冰块,那股寒意,从心底直窜脑上。

    “你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我不想杀你,真不想杀你啊。但已经杀了一次,还怕再杀一次吗?”

    孙怀幽幽的说了一声,眼中迷茫一扫而空,双手慢慢伸向了那女人的脖颈。

    叫素素的女人似乎根本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用爱慕的目光,脉脉注视他。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张肃也陷入了困境之中。

    他面前出现的人,不是那个叫素素的女人,而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没有脸的男人!

    “还我的脸来!你还我的脸来!”

    这没有脸的男人,死死的掐着张肃的脖子,只说一句话,就是要自己的脸。

    张肃被掐的喘不过气,那一身好武艺,天生神力,似乎一下子都失了作用。

    “你自己没有脸,我怎么有脸还给你!”张肃喉咙嘶嘶作响,好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

    没有脸的男人恶狠狠道:“你这张脸,本来就是我的,我才是张肃,而你不是张肃!你把我的脸还回来,还给我!”

    “原来是你!”

    张肃大吃一惊,真如见鬼了一样,嘶叫道:“你已经死了,被我亲手埋的,怎么还可能活着?这一定是幻觉!”

    “张肃”阴森森道:“这不是幻觉!是你自己的妄境!想要离开,就拿你的脸换来!”

    “妄境……?”

    张肃露出了茫然的神色,但很快,此人清醒过来,还复公门强人的本色,狞笑道:“什么狗屁妄境!我既然能李代桃僵,用你的名字,你的身份,在清河县一待就是七年,不被人发现。就能再隐瞒十七年,二十七年!而你,不过是一个没有名字的孤魂野鬼!”

    张肃凶意上涌,搬开掐在喉咙上的双手,一拳轰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段道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他身上那件宝物,突然变的滚烫,热的吓人。

    “不好!这里当真有人做法。”

    段道人被怀里的宝物烫了一下,头皮一阵发麻,一回头,就见孙怀似乎发了疯一样,抓住了张肃的脖颈,死死的掐着。

    而张肃也不甘示弱,挥拳就打,两人从屋里扭打到了屋外,真个拳拳到肉,把对方当成了生死仇人一样。

    更令段道人惊惧的是,两人边打边胡言乱语,说出的话,竟是两人心中藏的最深,最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辛。

    “这两人,竟然一个杀了自己青梅竹马的表妹,另一个是杀了官差,李代桃僵,是个货真价实的江洋大盗!”

    段道人曾经也是公门中人,收敛死人财的事没少做。但跟这两位比起来,简直可以算是大善人了。

    段道人此时哪还有心思理会广真道人交代的事,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段道人死死的握住手中的护身宝物,飞快的向山下跑去,不时的回头看那间木屋一眼,脑中只有一个疑问徘徊:

    “这举头三尺,真的有神明吗?”

    段道人恐怕做梦都想不到,此时这举头三尺,还真有神明,而且不是一位,是四位。

    无相空中,南方鬼面千眼通真大圣收了神通,长叹了一声,说道:“七星回影阵,被这些人一打扰,七盏护命灯只剩两盏,也不知道玄光洞小祖能否赶得回来。”

    东方虚空宝月神闭上眼睛,眼如一轮明月,一眼观通无边世界,忽然露出一丝喜意,说道:“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团光芒从虚空之中飞回,四方护法正神同时施法接引。

    光团一落,化出了师子玄的魂身,见到四方护法正神就在自己身器鼎炉旁边护持,不由一阵感动,连忙拜谢道:“多谢四位神灵护持。多谢,多谢。”

    西方宝船紫光神笑道:“道友不必谢,这本是我们的神职,职权在身,做应做之事。”

    北方青华净光明王树神问道:“道友此去幽冥府,可接引回那书生的真灵?”

    师子玄笑道:“总算没有白忙一场。”

    一看身下,却是一片狼藉,门大敞四开,七星灯也灭了五盏。

    师子玄惊讶道:“出了什么事?”

    四位神明简单的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就听西方宝船紫光神说道:“却是人劫。好在通真大圣用神通,送外面那两人入了妄境,不然只怕等不到道友回来了。”

    师子玄奇道:“何为妄境?”

    南方鬼面千眼通真大圣笑道:“人心似鬼蜮,妄念照人心。即为人心欲念成因,后因身行成果,于心中自成颠倒梦想。”

    通真大圣的话说的不是十分明了,师子玄却听懂了。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因为**而生出过妄念。

    举个例子,某一人,突然见到了一个漂亮小娘子从面前走过,生了爱慕之心,就在心中生了念头,幻想有朝一日,他与这小娘子相识于西湖水边,订情于花前月下。日后洞房花烛,你侬我侬,恩恩爱爱,真个郎情妾意,快活赛神仙。

    但实际上呢?那小娘子早就心有所属,此人也早有婚约在身,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心中所想,只能在心中幻想意淫,便是一场颠倒梦想。

    这种妄念,人人都有,但来的快,去的快,毕竟人是要活在现实之中。

    对于普通人来说,妄念并不算什么,也不影响日常生活。但对于修行人来说,这妄念一生,即为元神所摄,在静修炼法时,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返照出来,阻碍修行。

    破妄境,种菩提种,这也是五行道果上的一道拦路虎,师子玄如今就在路中,也曾经历过,听通真大圣一说,相互印证,立刻就明白了。

    这通真大圣自有千目神通,一眼可送人入心中妄境,而且是那两人内心最不愿回想面对的妄境。

    南方鬼面千眼通真大圣说道:“道友迟迟不归,我等也不敢出手干预欲界之事。无奈之下,就在这里摆了个阵,也无他用,只能引出人心妄境,阻他们一时。”

    师子玄听这神灵说的轻松,但怎不知这是四方护法正神坏了神戒律令,是要大受责罚的。

    “连累四位神灵破戒,生了大罪,我何德何能?”师子玄连连作揖相谢。

    四神灵呵呵笑道,同时回礼道:“我等正修之士,皆互为护法,怎得一个谢字?”

    四方护法正神有神职在身,法身也不能常在欲界驻留,告辞一声,就纷纷回法界去了。

    师子玄敬送四方护法正神离开,这才施法回转真灵,投入了身器鼎炉之中。

    (ps:嗯,建立了一个书友群192150045,闲得无聊的朋友可以进来聊聊天~还有一件事,鹤舟的好朋友,作者雾外江山的新书发布了。也不用我多介绍,仙傲的作者,起点名家,质量绝对有保证,欢迎大家阅读啊。传送门放在下面了!)[bookid=2641978,bookname=《大道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