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章 是谁人的机缘?

    披着油衣,出了内衙。(WWw.K6uK.COM)

    安县令就见一道人,站在雨中,远远对自己作揖见礼。

    “这位道长,从何而来?”安县令仔细打量了一下师子玄,但见这道人,站在雨中,却似不染水汽聚化之物,身上干干/爽爽,不由暗暗称奇。

    “见过县令。贫道随缘而来,今日到此,只为结一场善缘。”安县令打量师子玄,师子玄又何不是在一观此人?

    “目清神明,眉骨高凸,此人应是一个刚正不阿之人。但凡这类人,于世凡为官,一般都难得长久。宜作吏。不宜做官。不然恐怕难得善终。倒是死后入幽冥,或可作一判官。”

    师子玄见这一方父母官,不由暗暗叹息。

    “道长是来化缘的吗?我身上不揣金银,请道长稍后,待我回去取些来。”

    安县令猜不出师子玄来意,索性把“结缘”做“化缘”,却也是一番试探。

    若真是结缘,怎会索要钱财。若真化缘,就当施舍了去,让这道人快快离去。

    他心中所想,师子玄怎是不知?

    心中暗笑,便作揖说道:“大人不必去,我一个修行人,要那黄白之物有何用处?若真有心,还请赠贫道清茶三杯,五谷就不必了。”

    安县令闻得此言,却是笑了,拱了拱手,说道:“不知道长高洁,怎用金钱污了耳?我家中尚有一些好茶,请道长一来品尝。”

    “叨扰了。”师子玄作揖谢过。

    安县令引着师子玄入了内衙静室,正要吩咐下人一声,就听师子玄说道:“安大人,不知尊夫人现在何处?若是方便,可否请来一见?”

    安县令闻言微微一怔,却是思道:“这道人,怎知我今日接了夫人来?”若唤作是旁人,开口就请见县令夫人,只怕这安县令早就拂袖而去,勃然大怒。

    但安县令此时却无那般胡思乱想,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应了声,让下人去请夫人前来。

    不多时,柳氏推门进来,说道:“相公有客人?”,安县令上前扶着她,说道:“夫人,你来了,给你引见一位道长。”

    柳氏对师子玄福了一福,说道:“见过这位道长,不知道长尊号,如何称呼?”

    安县令暗自道:“我真是个粗人,却没爱妻想的周全,却是连这道人道号都未请教。”

    师子玄作揖道:“尊号不敢,只是一个游方道人,道号玄子,见过居士。”

    柳氏听了师子玄的道号,“咦”了一声,说道:“原来是玄子道长啊。早闻道长善名,没想到今日有缘相见了。”

    安县令惊讶道:“夫人,你何时与道长见过?”

    柳氏笑道:“相公啊,你好生糊涂。还是你讲给我听的,怎就忘记了?”

    安县令更是糊涂了,说道:“夫人,我何时与你说的?”

    柳氏掩嘴笑道:“从水路下来,坐上马车,你便给我讲述清河县的奇闻雅事,便说起过那一字一秤金,不取分毫,但舍他人的善道人,怎就不记得了?”

    安县令恍然大悟,说道:“哎呀。我怎就如此糊涂,可不就是道长嘛。”

    当下,连连拱手道:“古有巨善沈云散尽家财分与穷人,今有道长得金舍善,当为我辈敬佩,请受我一拜。”

    便要一拜到底,却被师子玄拦住,笑道:“我这一舍,不过是小善,与寻常人舍一口吃食于乞儿,并无分别。倒是大人你身居高位,能善听忠言,广施善政,为民请命,才是大善。”

    安县令有些羞愧道:“道长这话,折煞我了。我初来此地,名义上虽是个父母官,说实话,此时却是两眼一抹黑,这清河县便如一滩泥潭,看不清,搅不动,我便是有心做些实事,却是寸步难行啊。”

    师子玄笑道:“冰川三尺,非一日之功,有些事,且缓不可急。快刀斩乱麻,固然痛快,但后患良多。”

    安县令有些茫然的点点头,那柳氏却眼睛一亮,扯了一下自家相公,低声说道:“相公啊,这道长是奇人异士,今日既来,必是有因。若不是化缘而来,那便是随缘点化,你莫要错过了。古有三仙老入庙堂点化陈御使,也有西岐公路遇弓长祖,得解大难,都是机缘啊。”

    柳氏所说,都是此世间广为流传的高真圣贤,点缘度化的奇闻异事。

    安县令闻言,却是福灵心智,暗叫一声“贤妻金玉良言,我怎这般糊涂?”,连忙作揖道:“道长,我却有几件烦恼事请教道长,还请道长不吝赐言。”

    师子玄笑道:“慢来,慢来。我此番前来,与你结缘尚在其后,与尊夫人结缘,才是为先。”

    柳氏惊讶道:“道长?”

    师子玄说道:“不必说,不必说。我只问一句,居士你是否早有病样,每到风起雨来之时,身上就生有怪相,浑身燥热难忍,必须以冰水浸身?”

    柳氏惊的退后三步,难以置信道:“道长,你怎知道?”

    安县令脸色也变了一变。

    他这娇妻,从小便体弱多病,看过许多名医,都没有治好。所以家境殷实,相貌端庄,却年过双十,还未出阁。若非如此,只怕也等不到两人结缘相守。

    师子玄一见柳氏如此反应,便暗暗点了点头,说道:“看来真是你。我受人之托,却是要将一物交与你。你不必问,我也不会说。”

    师子玄探手入怀,掏出一物。竟是一颗璀璨的夜明珠。便在暗室之中,自生毫光,散出一股清香。

    柳氏一见这夜明珠,不知为何,由心中生出一股亲近感,似是见了远方的亲人一样。

    “居士。此物是你缘中之物。物归原主,请你收好。莫要遗失,若有后人,便传承下去,莫要贩卖送人。”

    师子玄将此物交给了柳氏。

    柳氏呆呆的接过来,好一会,才回过神儿。她毕竟是大家闺秀,不会因此失态,说道:“道长,此物实在是太过贵重了,我不能要。”

    师子玄笑道:“居士。你方才还劝说安大人,机缘到了,一定要抓住,切莫错过。怎地到了自己身上,反倒是犹豫了?”

    柳氏闻言,却是没了主意,只能看向自己相公。

    安县令却是皱起了眉头。

    他为官清廉,除了俸禄,从不收取分文贿赂,如今师子玄要送给柳氏的夜明珠,一看便是价值连城,他如何能收受?

    正要拒绝,却见到妻子爱不释手的样子,心中蓦地一软,暗道:“罢了。我看这位道长也不是居心叵测之人,若真是她的机缘,我又何必阻拦?”

    一念至此,便轻轻对爱妻点了点头。

    柳氏一见丈夫点头,顿生欢喜。

    师子玄微微一笑,说道:“居士,此物你且收好,随身携带切莫遗失。只要此物不离身,你身上那怪病,便不会再犯。”

    柳氏一听此物能医好多年困扰自己的怪病,也不论是真是假,却心生了希冀,整个人都精神焕发。

    对师子玄福了一福,说道:“多谢道长相赠。真不知如何相谢。”

    师子玄说道:“不用谢。都是缘法。若有心,便与所爱之人相亲相敬,便是善谢良缘。”

    柳氏点点头,说道:“道长赠言,我一定谨记在心。”

    师子玄点点头,又对安县令说道:“安大人,我还有一求一请。”

    安县令说道:“道长有事,还请说来,不用客气。”

    师子玄说道:“这一求,是贫道欲求取一个信印。我欲去凌阳府,度牒却没有盖印,还请安大人行个方便。”

    安县令笑道:“这是小事,容易的很。”

    出去取来了大印,看了看师子玄的度牒,除了没有官府的信印,倒也没什么不妥。当下蘸了印泥,盖了上去。

    “道长,请收好。”安县令将度牒交还给师子玄。

    师子玄双手捧过,将度牒收好,又道:“安县令,还有一请。”

    安县令连忙说道:“道长请说,无需客气。”

    师子玄说道:“韩侯世子即将娶亲,届时不知安大人是否前去恭贺?”

    安县令皱了皱眉,说道:“世子娶亲,却是一件大事。我虽不愿去,但礼数还是要做的。不可不去。”

    师子玄笑道:“如此甚好,我还有一物。赠与大人。请大人此去凌阳府,一路带着,莫要离身。”

    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把拇指大小的桃木剑,上面有个挂线,可以挂在脖子上。

    安县令楞了一下,说道:“道长,这是何物?”

    师子玄说道:“只是一件辟邪之物。送给你,做个防身,以免阴邪冒犯。”

    安县令心中一沉,说道:“道长是否是说,此去凌阳府,会有阴邪作祟,害我性命?”

    师子玄摇摇头,说道:“莫生疑。此去必是平安无疑。你若信我,便莫问,随遇而安便是。”

    安县令将桃木剑收好,重重的点了点头。

    师子玄见状,欣然起身道:“如此,贫道便告辞了。”

    安县令和柳氏惊讶道:“道长,怎么刚来就走?”

    师子玄说道:“缘法已结,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对两人作揖拜别,这就离开了。

    安县令和柳氏连忙相送,一直送出了衙门外。

    目送这道人离开,安县令突然感叹一声,说道:“这道人,真奇人也。”

    柳氏倒是若有所思,摸着手中的夜明珠,不知在想些什么。

    师子玄离开了县衙,一路东行,忽听有人在身后喊他:“那位道长,请留步。”

    师子玄闻言,却是心中一笑,暗道:“正等着你,只怕你不来。”

    停下脚步,回过头,便见一个身体微胖的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追来。

    (ps:推荐一本好朋友的书,古典仙侠,写的很不错哦~简介:向天求道,天不予,道不仁。则何如?斩之!)

    [bookid=2839158,bookname=《大仙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