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七章 洞天难成,修行道场莫轻许!

    “侯爷,道观寺院,只是修行之地,不算是道场。(Www.k6UK.coM)真道场,当在洞天福地之中。”

    知微真人说道。

    韩侯不以为然道:“这又有什么区别?我凌阳府名山大川无数,孤就送一座山给这位道长作为道场,又能如何?”

    知微真人神情变的很难看。修行道场真的这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一处洞天福地,需要人工开凿,于山川灵枢之中,开辟洞天,立下道脉,才为一脉道场。哪是随口送一座山这般简单?

    青书先生也说道:“侯爷,名山大川,乃是无主之物。古来这么多修行人,为何少有立下道场,如今只有三十六洞天,侯爷可知原因?”

    韩侯摇头道:“确实不知,先生能否说来?”

    青书先生说道:“开凿洞天福地,需要去陡峭山壁之中开凿,非一时之功能完成。其中耗费人力,暂且不说,便是动土所耗金银,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昔年我清虚道开宗立派,凿山开辟洞天,耗费了六代人于红尘世间化缘求取,耗时一百四十三年,方才建成。”

    韩侯闻言,微微一怔,不由奇道:“青书先生。像你等奇人,自有神通在身,难道不能施展神通,非要耗费人力吗?”

    青书先生摇动羽扇,说道:“侯爷有所不知,山川之中,自有灵枢,生息造化,自有玄奥。修行人求大道,遵循天道,不行逆事。谁敢妄用神通,以干戈山川造化?这是天大的因果,任由谁也无法承受。”

    想了想,青书先生说道:“或许山神可以,移动山川龙脉,可保不损灵枢。只是这样一来,山川有神,便不能作为道场。所以,只能以

    人为之力,与表象之中开凿。自成洞天之后,再汇聚山川灵枢,如此才是洞天福地,清修道场。”

    韩侯恍然大悟,对师子玄说道:“道长,青书先生所说属实?”

    师子玄点头说道:“的确如此。正是因为道场难立,贫道才说自己胃口太大,请侯爷不要轻易答应。”

    韩侯闻言,不由也沉默了起来。

    那郭祭酒见韩侯迟疑,连忙说道:“侯爷,此事万万不可答应!凿山之事,所耗人力物力,不可计量。我凌阳府养兵尚且缺少钱粮,如何能给这道人

    ?”

    这郭祭酒,却是气昏了头。

    若他旁敲侧击,顺着青书先生的话说来,韩侯或许还会仔细思量一番。

    如此直白说来,却把韩侯推上了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先前已说金口一开,绝无更改。现在郭祭酒又说自己养兵缺少钱粮,岂不让韩侯脸面无光?

    韩侯轻哼了一声,说道:“孤之前已经说过。有功必赏,言出金口,便是绝无更改。道长为我凌阳府立得如此大功,得神位而不取,孤却因吝惜钱财而不赏。日后还有谁人愿来侯府为孤效命?”

    韩侯心中虽也有几分肉疼,但此举却如千金买马,不得不为。

    知微真人神色微变,说道:“侯爷……”

    韩侯一摆手,说道:“真人你不必说了。孤意已决。”

    知微真人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淡然自若的师子玄,心中不知闪过什么念头,坐回了席位。

    那青书先生呵呵笑道:“侯爷如此决定,我等自然没有异议。”

    又对师子玄拱手说道:“恭喜道友了。”

    师子玄还礼道:“多谢。日后道场若立,欢迎先生前来做客。”

    “一定,一定。”青书先生说道。

    韩侯呵呵笑了一声,对师子玄说道:“道长,不知你相中了哪处名山?我凌阳府中,赫赫有名的山可是不少。姑射山,太牢山,景室山,长天山,东阳山,包括东游湖三连山,都是当世名山。道长可以自己选来。”

    韩侯话音一落,师子玄立刻心中有感,都斗宫中,灵池翻腾,溪水滔滔。

    师子玄入定一观,便见橙敕之中,浮现出一片山川,雾霭笼罩,清灵常幽。不过一会,又换了一座山,便见此山险峻陡峭,直入云中,巍巍高耸。

    “太牢山。景室山。这两处名峰,都在缘法之中。”

    师子玄心中沉思,突然想到白先生之前说过,这韩侯曾在太牢山中遇仙,不由思道:“仙不落尘埃,这位仙家却化身于此中。莫非这太牢山曾经是仙家道场?若是如此,没与那位仙家打招呼,便立下道场,却是冒犯了仙家。也许他不会在意,但终究不妥。”

    师子玄思定片刻,便说道:“贫道便选景室山吧。”

    韩侯点点头,说道:“景室山却是一处修行的好去处。只是凿建洞天,非一时之功。明日我便命人上山,先为道长修建一处道观吧。”

    整个山都送了出去,便也不怕再多送一座道观。

    师子玄作揖谢道:“贫道多谢侯爷了。”

    韩侯含笑点头,此事便算定下了。

    回到席中,白衣僧赞道:“恭喜道友,失了一个神位,却得来一处洞天福地。”

    师子玄说道:“大师何必笑我。神位不是人间受封而得。虚名而已。我所求这洞天福地,却是受了韩侯之恩,因果已结,却是不好了结啊。”

    白衣僧呵呵笑道:“虚名未必,恩情也未然。

    ”

    师子玄暗道:“这知竹大师是什么意思?他是在暗指什么吗?”

    白衣僧的师弟,知觉和尚,都证了阿罗汉果位,身为师兄,虽然未必一定要道行境界高过他,但想来也是道行不俗。

    这样的人,开口必有深意,师子玄却暂时捉摸不透。

    正思索时,外面突然有人唱道:“世子到!”

    师子玄闻言猛的抬头,没想到他想方设法欲见韩侯世子一面,这世子倒是自己送上前来。

    “果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师子玄暗道。

    众人起身相迎,就见一个紫袍金带,清瘦挺拔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

    众人齐声道:“见过世子。”

    世子微微一笑,说道:“诸位不必多礼,我来得晚了,还请见谅。”

    众人连忙道:“不敢,不敢。”

    师子玄心中错愕,这凌阳府风传韩侯世子,是一个贪花好色,性情暴虐之人,可初次一见,却似一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雅士,与传闻大相径庭。

    “果真是皮囊表象,难辨真假。以这韩侯世子的卖相风度,初次见来,任谁都会心生好感,有结交之心。”

    师子玄暗暗想道。

    韩侯见爱子到来,抚须笑道:“我儿不是去游山了吗?怎么连夜赶了回来?”

    世子上前,跪拜道:“儿臣在游逛太牢山时,偶遇了一位神仙散人与隐世高贤,一见如故。几次诚心邀请,才说动他们前来侯府做客。正巧今夜赶上父王设宴,便匆匆赶回。”

    韩侯奇道:“哪位神仙散人,又是哪位高贤?”

    世子说道:“神仙散人名号梅尘,隐世高贤正是八山老人。”

    韩侯闻言,大喜过望,激动的站起身,说道:“可是曾谢辞国师之位,隐居东阳山的神仙散人梅尘,以及桃李天下的仁德高贤八山老人?”

    世子笑道:“正是!我知道父侯对这两位仰慕久矣,这次路遇高贤,怎能不为父侯请来?”

    “我儿做的不错。还不快快将两位请来!起乐欢迎!”韩侯大悦。便见管弦齐奏,迎宾入殿。

    不过一会,殿外进来两人。一人银丝羽衣,横眉入鬓,长袖飘飞,从容而来。

    另一人是长发披肩,满头花白,慈眉善目的老人,拄着扁拐,缓缓行来。

    “咦?这两人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啊?”

    一见两人,师子玄身旁的白衣僧突然愣住了,喃喃自语,神色十分古怪。

    师子玄问道:“大师,是否有什么不妥?”

    白衣僧说道:“道友可认识这两人?”

    师子玄摇头道:“不知。大师难道认识?”

    “五十年前,在玉京中有过一面之缘。只是那时神仙散人梅尘寿元将尽,欲求长生果而不得。我曾听一位佛友说过,二十年前他已经归天去了。”

    白衣僧困惑不解,又看了一眼那八山老人,脸上又露出错愕的神情。

    “大师?”

    “这不是八山老人!”

    白衣僧脸上蓦地露出惊愕的神情:“八山老人只是一个雅号,真人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居士。怎么变成了一个满头花白的老人?”

    师子玄闻言愕然,脱口而出:“听大师说来,这两人一个已死,一个又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那殿前这两人是谁?”

    白衣僧摇摇头,默然不语。

    “见过侯爷。”

    “有礼了。”

    八山老人和神仙散人一同上前见礼,韩侯亲自起身,上前虚扶道:“两位都是有道高贤。不必多礼。”

    “侯爷!这两人来历似有蹊跷,小心!”

    这时,坐在一旁的青书先生,神色骤然大变,大声示警道。

    韩侯闻言一愣,却见这神仙散人和八山老人,目中凶光爆闪,一声怪啸,一左一右,直向韩侯扑去!

    “侯爷小心!”

    重甲甲士反应奇快,几乎是在青书先生示警的一瞬间,便向韩侯身前挡去。

    只见这八山老人和神仙散人,人手扣上一道紫青色的剑形符箓,挥袖一甩,当空蓦地露出一阵刺鼻的硫磺味。

    便听滋啦一声,密密麻麻的蛇形雷光,直取韩侯首级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