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九章 为道门尽忠之日!

    烂银大枪横空刺来,青书先生和知微真人同时出手。(Www.K6UK.COM)

    但“神仙散人”和八山老人都早有准备,一个抽剑就刺,一个提扁拐打来,缠住两人。

    “保护侯爷!”

    两个重甲甲士以身为盾,挡身在前。那鬼面人却视若无物,手中银枪一抖,劲力枪风直接将两人带倒,刚猛无比,直取韩侯咽喉。

    “请手下留人!”

    便见青书先生长袖飘飘,闪出空挡,挥动羽扇拦阻。

    鬼面人也不理会,眼前的青书先生视若无物,唯有手中一杆银枪,不取敌首,一往无回。

    青书先生抵挡不得这股势若天河直落的气势,心惊之下,暗道:“此人是谁?一身武艺,技艺近道,身上杀气如虹,这是哪里来的百战将军?”

    回身抓住韩侯手臂,带人猛的后撤,对师子玄那边喊道:“道友,还请出手相助。”

    师子玄倒想借此机会,一试韩侯底细,是否还有其他高人隐藏在暗中。只可惜被青书先生喝破,却不能再做壁上观。

    “大师,还请你小心保护自己。”白衣僧不修神通,师子玄倒是怕斗法余波,伤了这和尚。

    白衣僧说道:“神通伤我不得。道友放心去吧,莫要让他们再造杀业。”

    师子玄一点头,对晏青说道:“道友,还请你出手。”

    晏青舔了舔嘴唇,哈哈笑道:“看此人枪术,也是登峰造极之人,正要一试其锋。”

    说完,运剑出鞘,一道天青光化,如同青红坠地,朝鬼面人斩去。

    “哼!”

    剑仙出手,凌厉凶狠,此人一往无前的气势,终于受阻。横枪一扫,将剑光挡去,反身一记回马枪,却是让过韩侯,直刺知微真人。

    知微真人持剑正在力战“神仙散人梅尘”和“八山老人”,本就有些力有不逮,猛的被银枪袭来,顿时手忙脚乱,叫道:“以一敌三,太不公平,哪位道友前来相助!”

    却见一道人提仗上前,轻轻一点,将夺命的银枪带到一旁,说道:“道友莫慌,贫道前来助你!”

    师子玄入了战圈,那“神仙散人”和“八山老人”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神仙散人”问道:“你是哪里来的道人,为何插手我太乙游仙道之事!”

    师子玄说道:“闲话莫说,却是早有仇怨。”一手掐个诀,定住身后偷袭的扁拐,哈哈笑道:“背后伤人,算什么本事!”

    悬空一杖,直接将那偷袭的“八山老人”,打了一个跟头。

    青书先生眼前一亮,暗道:“这道人果真有几分神通。”守在韩侯身旁,说道:“侯爷,还请赶快离开。”

    韩侯捂着心口,神色阴晴不定,说道:“青书先生,你看这三人如何?”

    青书先生说道:“两个旁门左道,不是道门正宗。另一人却以枪术入道,修的是人间杀伐之术,一般神通,莫能与之抗衡。”

    韩侯轻轻点了点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吃了师子玄一仗,“八山老人”感到自己脑袋嗡的一下,好像魂识都要被打出来,心中大惊失色:“哪里来的道人,如此厉害。”

    受这一杖,却被打出了畏惧之心。躲开师子玄,换了一个对手,却是直扑晏青而来。

    “咦?你把某家当成软柿子不成?还想拿捏一番?”

    晏青哈哈大笑一声,剑化三尺青光,朝此人斩来。

    “八山老人”不知厉害,着扁拐迎上,却是眼前一花,蓦地“啊”的惨叫一声,抽身而退,手中扁拐直断成两截。

    满头银发落在地上,只听滋啦一声,化成了一阵黑气,消散而来。

    “外道邪术!”

    “方术甲士!”

    青书先生和师子玄同时开口,这“八山老人”,竟不是真人,而是太乙游仙道用秘法炼成的人形道兵。

    “之前那方术甲士,不过是刀枪不入,能使一些火石符箓。而此人竟然还能御使神通,不像是普通的方术甲士!”

    师子玄运使法目,眼功大开,就见这“八山老人”,不过是一具白骨皮囊,内中却有一团阴黑气团种在天门中。

    “果然又是那种神之术。”

    师子玄暗道一声。

    韩侯听闻“方术甲士”的名号,剑眉一扬,冷笑道:“看来黄祸余孽,还真看得起本侯,竟然将这等邪物都用来对付孤。却是下了一番功夫,可惜啊!”

    “神仙散人”怪笑一声,说道:“大圣良师有旨,韩侯为我道中魔障,必须以雷霆风火之势,拔除干净,不留后患!”

    这散人,突然卖个破绽,闪身向韩侯扑去,高声喊道:“为我道门尽忠之刻来临了!”

    青书先生神色一变,挡在韩侯身前,脑后飞出一本经卷,垂在头上,一股清圣华光笼罩在身。

    知微真人也捧出一枚龙虎双形的大印,上有神符,默念神咒,头顶生出三色奇云,沐浴其中。

    晏青舔舔嘴,嘟囔了一声:“真是一个疯子!”,却是默运剑元,只见眉心之中,飞出一柄虚无小剑,垂在头上。

    师子玄神情肃然,用紫竹杖划了一条线,运了土遁之术,挡在白衣僧身前。

    便听“隆!”的一声。

    一阵巨大雷声响起,大地震动,众人站立不稳,踉跄倒地。

    那“神仙散人”,却是在自己身体中,种入了十几枚雷泽玉符剑,待时机一到,立刻引爆自身。

    就见无数电光,黑气,血肉残肢,当空四射!

    师子玄和青书先生同时出手,一个御使号雨令风旗,从外面水池之中,唤来水龙成墙。

    一个手从袖中掏出龟甲,吐出六枚铜钱,起了一个阵势,护住大殿众人,将这可怖的雷火石毒,抵挡在外。

    咳……咳……黑烟弥漫,呛的众人不住咳嗽,便见原本富丽堂皇的灵霄殿,被炸得四分五裂,顶棚摇摇欲坠,哪有之前的荣华盛景?

    “疯子!难怪太乙游仙道会被朝廷如此忌惮,果真是一群不怕死的疯子!”

    知微真人有宝印护体,却没有受伤,但脸色骇的一片惨白。

    这等雷火石毒,却比道法狠毒许多,又令人防不胜防,一旦有所失察,被人靠近,引爆来,就是有道高人也难保不受其害。

    “你们能护的了此人几时!”

    黑气未消,却听那“八山老人”怪笑再次传来,披头散发,笑声似鬼,手持半截扁拐,寻个空隙,直向韩侯刺去。

    青书先生一惊,喝道:“快快保护侯爷!”

    重甲甲士持剑冲来,此獠却喷出一口七色雾气,被护卫吸入口中,短短一两秒的时间,便都倒在地上,口吐黑血,生死不明。

    青书先生身子一晃,手中书卷照出一道清圣光芒,定住“八山老人”,口绽奇光,喝道:“邪宄妖孽,还不滚开!”

    这一喝,带有浩荡威仪,便见这“八山老人”身体一晃,一团黑气被逼出了体外,化成了一个道人,怒目喝道:“草堂居士!你敢坏我游仙道的好事,我等与你不死不休!”

    这道人留下一句狠话,便化作黑光,冲出灵霄殿去。

    青书先生还没松一口气,却见一道银灿灿的光芒闪过,大惊失色,回身叫道:“侯爷小心!”

    就见那鬼面人,不知从何处突然暴起,人枪合一,直刺韩侯心口。

    这一次,不但师子玄和知微真人赶不及,就算身侧的青书先生,都来不及救人。

    从“神仙散人”自爆剑符,再到“八山老人”偷袭,都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之策,真正的杀招,全在这一枪之下。

    韩侯身侧,此时根本没有一个护卫,孤家寡人一个,如何抵挡这夺命一枪?

    命在旦夕,却见韩侯无恐也无惧,冷冷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鬼面人和银枪,淡然道:“你不过一个凡人,伤得了孤吗?不自量力,退下!”

    一声“退下!”,韩侯怀中骤然飞出一颗奇怪的珠子,鸡卵大小,通体晶莹透明,奇光异彩,绽放无穷明亮光。

    鬼面人手中烂银大枪一滞,竟是刺进不得,骤然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直将他掀了一个跟头,毫光如剑,刺的持枪的手臂血水淋淋。

    咔嚓!

    脸上的鬼脸面具,裂开一道缝隙。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整齐而富有节奏的脚步声,金吾卫终于赶来了!

    “侯爷,无恙吧,末将来迟了!”

    武烈换了一身重甲,手持长戟,威风凛凛的跨入大殿,一进门,看到满目疮痍的惨状,神色不由大变。

    “孤没事,幸得诸位高人护佑。”

    韩侯一指鬼面人,冷冷说道:“此人勾结黄祸余孽,行刺本侯,罪大恶极。武将军,给孤拿下此人!”

    “末将遵命!”

    武烈一摆手,金吾卫上来一队持盾护卫,将韩侯团团护住。

    殿外,弓箭手,长枪手,刀斧手,全部严阵以待,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出去。

    鬼面人见良机已失,一言不发,收起手中抢,几个纵跃,便奔出殿外。

    外面叮叮当当,一阵呼喊声,兵器交融声传来。

    师子玄死死的盯着站在龙座之前,负手而立,神情无喜无悲的韩侯,心中涌起惊涛骇浪:

    “韩侯手中挡住致命一枪的珠子,怎么与白漱赠我之物,如此相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