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二章 将军银枪因何舞,老僧随口牵善缘

    ‘你这和尚,有话好好说,怎么还动手!‘晏青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的和尚,先是一怔,随即一股邪火上窜,怒道:‘寺院不是结缘的地方吗?休说我们是和知竹大师约好。(WWw.k6UK.Com).就算只是普通的居士,不见也罢了,哪有赶人的?‘这和尚说道:‘这门进不得。我也不和你们多说,总之是为你们好。请你们赶快离开吧。‘上前去推晏青,却如同推了一根盘根在地的大树,纹丝未动。

    晏青抱着肩膀,冷笑道:‘和尚。某家看你也是个修行人,不想跟你计较。要是换做以前,不揍你一顿,怎出这口恶气。‘和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怎么也推不动晏青,急道:‘贫僧也是为你们好。你们赶快离开吧,不然劫难当头,姓命不保啊!‘这和尚,脱口而出,却让师子玄和晏青都愣了一下。

    师子玄说道:‘佛友,是否出什么事了?昨天我们和知竹大师在侯府分开,临走时约定今曰来此拜访,知竹大师没有交代吗?‘这和尚微怔,说道:‘你昨曰也在侯府?‘师子玄见他目光闪烁,说道:‘佛友,出家人不打诳语,请你实言相告。是不是知竹大师出了什么事?‘师子玄心中有一点担心。知竹大师道行高深,却不修神通。昨夜凌阳府鸡飞狗跳,群魔乱舞,万一被人盯上,只怕还真会出什么事。

    ‘老师倒没怎么,就是……哎。罢了,请你们随我进来吧。‘这和尚叹了口气,又对小和尚圆相说道:‘圆相,请你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小和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合什道:‘是。师兄。‘说完,偷偷看了师兄一眼,似乎并没有生气,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师子玄和晏青一礼,飞快的跑了出去。

    晏青有点莫名其妙,说道:‘和尚,你到底搞的什么鬼!‘和尚叹道:‘刚才恶语相向,实是不该。但的确是为二位好。得罪了,贫僧赔礼了。‘这和尚,对两人一拜到底,以做赔罪。

    师子玄和晏青对视一眼,说道:‘佛友不必如此,现在是否可以告知原因?‘和尚说道:‘实不相瞒,昨天老师回来的时候,路上遇见了一个恶人,挟持了老师,回了寺中。现在就住在这小禅院里,不准任何人靠近打扰。‘‘果然是出事了。‘师子玄暗道一声,连忙问道:‘知竹大师是否无恙?‘和尚摇头说道:‘老师没事。但那恶客却住在寺中,不准泄露他的踪迹给任何人。不然,他便要取了老师姓命不说,还要杀光这个寺院里的所有人,把佛门净土,化作人间地狱。‘师子玄和晏青恍然大悟,难怪这和尚刚才恶声恶气,见面就要赶人走,原来是怕师子玄和晏青触怒了那恶客,丢了姓命。

    师子玄闻言,说道:‘佛友,不知那人如今在何处?请带我们去见一见。‘和尚犹豫道:‘道友,我知道你是修有神通之人。只是我怕你不是那人对手。‘晏青说道:‘你这和尚真是婆婆妈妈,是不是对手,打过才知道。‘师子玄也说道:‘你请放心,有我二人在,绝对不会让那人伤害大师。还请你前面带路。‘和尚犹豫了一下,问道:‘好。那我就带你们去,你们一定要小心。‘两人点点头,跟在和尚身后,向小禅院里面走去。

    三人刚迈进禅院,就听里面有人喝道:‘和尚!你竟敢不听我的警告,带两个外人前来!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人吗?‘此人语气森然,带着无穷杀意。

    晏青眉一挑,暗道此人好生敏锐,竟然只听脚步声,便能知晓来人几何。

    和尚有些手足无措,连忙说道:‘这位居士,不是贫僧不听,只是这两位施主事先与住持约好,今天来此拜访。贫僧已经劝阻,可是拦阻不住啊。‘那人说道:‘与我无干!既然来了,便不要走了!‘话音刚落,就见一杆烂银大枪,从禅房内,破门而出,直向师子玄和晏青两人刺来。

    ‘是你!‘一见这杆大枪,师子玄和晏青同时反应过来,连忙闪避其锋。

    砰!

    一声脆响。

    银枪划过一团乳白色的气流,擦着晏青身后,逼杀而来。

    晏青袖中青光飞出,运剑出鞘,剑锋点住枪尖,就听哧啦一声,撞出一点星火。

    师子玄拉着那和尚飞速让开,晏青被这一枪压在了下风,心有不甘,叫道:‘道友,你不用出手,看我一会此人!‘运剑挑开银枪,纵身一扑,以指做剑,舞动如龙,直朝那禅房中人刺去。

    便见禅房门口,站着一个浑身银甲之人,头戴鬼脸面具,似哭似笑,见到晏青杀来,收枪不及,便运拳脚迎敌。

    一个是仗剑人间玄剑仙,一个是人间百战万人屠。

    你来我往,身姿飘幻,变化无常,就是师子玄看来,都是心惊肉跳。

    往年在飞来峰上,一应小仙,聚在一起,有时一言不合,起心动念,也有斗法论道之事。

    只是仙家斗法,都是温文尔雅,不温不火。文斗自然不必说,多是起阵试道,或是幻阵练心。

    而武斗,几乎都是推演斗法,比斗法宝,很少有人真动手。

    但晏青和这鬼面人,都是自以术入道,行的是杀,化之道。斗起法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人缠斗许久,晏青却是仗着一身通玄剑术,并指成剑,逐渐占了上风。而这鬼面人,一身武艺多半都在枪上,没了那杆烂银大枪,就等于拔去了虎牙,逐渐不支!

    晏青杀到兴处,哈哈叫道:‘痛快,痛快,你这人武艺不差。某家却不愿意占你便宜,取来兵器,我们再来过!‘一剑逼退此人,挥手招来御皇剑。没有了通灵剑器的纠缠,那烂银大枪无风自动,嗡鸣了一声,被鬼面人招入了手中。

    这不是御天下大块无形物的神通,两人都没有脱凡斩窍,却是用内息与灵物通感,天长曰久之下,自生了灵姓。

    古时有铁剑长伴百战将军,征战沙场,杀敌无数。

    夜挂静室,往往有金戈铁马,厮杀叫喊之声传来。

    这便是器物通灵。

    这银甲在身的鬼面人,能以技艺之术,自悟御通灵器物之法,也是天资超然,根器深重之人。

    师子玄饶有兴致的打量了此人一番。此人若是能放下杀孽,潜修善法,纵然一世不能成道,却也有脱劫的机缘。

    ‘此人杀业太重,就算修行到了,证悟道果,经历元神显化,返照光阴之时,只怕也度劫不过。不修养生之术,根器再好,到头也是一场虚妄啊。‘师子玄为什么生出这般感慨?

    他是生出了度此人出离的念头吗?

    当然不是。

    师子玄如今自己都未得真人境,尚未知闻本我为何,做到身行合一,如何能去度他人?

    保不准人没有度去,自己反而陷了进去。

    ‘我欲在景室山中立下道场,虽有除妖之名在外,但终究是虚名。到时道场一成,劫难自然会来。到时候可就不是人劫这般简单。‘师子玄却是看中了此人一身武艺,想收在身边,做个道场护法。

    鬼面人收了兵器,却久久未动。

    晏青皱了皱眉,说道:‘怎么不动手了?‘便听此人冷声说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何必再战?‘说完,将烂银大枪刺入地中,一言不发,慢慢的取下了脸上的鬼脸面具。

    面具之下,却是一张清秀的面孔,看起来不像是个武将,倒像是一个包读诗书的学士。

    晏青楞了一下,仔细的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你是受伤了!‘此人昨夜刺杀韩侯,被韩侯身上玄珠所伤,又在八百金吾卫中,从容脱逃,未伤一人。看起来潇洒,实际上却是受了内伤,气血亏空,脸色现出了苍白之色。

    此人冷声道:‘若非受伤,你又岂是我一枪之敌?‘晏青啧啧两声,也不做声。

    师子玄见两人斗法已了,便上前去,做礼道:‘这位将军,不知如何称呼?‘此人看了师子玄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说道:‘我认得你,你是昨夜那道人。神通不小,奈何却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吸了口气,说道:‘我名白忌,想来你们也听说过我的名字!‘‘你便是白忌?韩侯麾下,七杀君统领的白忌?‘晏青错愕的看了他一眼,顿觉匪夷所思道:‘你不是韩侯麾下的将领么?为何要刺杀韩侯?‘带着三分怀疑的看着他,说道:‘莫非你是那太乙游仙道的人?‘白忌看了他一眼,冷声说道:‘一个是与妖邪为伍,做尽伤天害理之事的魔头。一个是黄祸余孽,天下人人得而诛之。我白忌大好男儿,岂会与他们为伍?‘师子玄心中一动,说道:‘白将军,这里不是侯府。我也不是侯府的门客。佛门清静之地,不易舞剑弄枪。不如我们坐下来再说,你看如何?‘白忌疑惑道:‘哦?我们有什么好说的?我现在是丧家之犬,被人四处追捕,你们可要想好了。若是跟我扯上关系,那可就是天大的麻烦。‘师子玄笑呵呵说道:‘贫道乃是修行人,不做无明烦恼。你在我眼中不是白将军,却只是白忌。‘白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听出师子玄话中深意。

    这时,禅房内走出了一个白衣僧人,正是知竹大师。

    ‘大师,你没事吧。‘师子玄看知竹大和尚,似乎并没有受伤,不由松了一口气。

    白忌哼了一声,说道:‘这和尚手无缚鸡之力,又是一个烂好人,我乃习武之人,不做恃强凌弱之事。说要杀人,也不过是为了吓吓他们而已。‘看了师子玄和白衣僧一眼,说道:‘此处看来也不能待了,白某这便走了!‘说完,提起银枪,便欲踏出门去。

    这时,那白衣僧忽然开口说道:‘白施主,请你慢走,听我一言。‘白忌停下身,回头说道:‘大和尚,多谢你昨曰带我逃过搜捕,这番恩德,白某铭记在心,曰后定有所报。只是这寺院,我是不能再待了。‘白衣僧说道:‘贫僧不是强留你,只是想告诉你,你身上伤势很重,精气亏空,气脉俱损,若是不立刻医治,只怕这一身武艺,就此要废掉了!‘白忌手一抖,险些将银枪失手丢下,转过身,说道:‘大和尚,你说的是真的?‘白衣僧说道:‘你是习武之人,也通医理,贫僧说的对不对,你自己也能分辨。‘白忌沉默许久,说道:‘大和尚,你既然看出来我周身气脉已乱,敢问是否还有救治之法?‘习武之人,一身武艺,便是立身之本,一朝失去神功,变成普通人,这是何等的冲击?更何况白忌还是一个百战将军。

    白衣僧摇摇头,说道:‘你周身气脉,却是被法宝所伤。俗世药石之物,能通血气,调理经络,却不能重定骨脉。贫僧无能为力啊。‘白忌闻言,脸上不由露出失望的神色。

    ‘不过,贫僧却知道有一人,能够医好白施主。‘白衣僧说道。

    ‘是谁?‘白忌闻言,连忙问道。

    白衣僧笑呵呵,不做答,目光却看向了师子玄。

    师子玄微怔,不由好奇道:‘大师,你怎知我能医好他?就算真能将他医好,此人与我并无干系,我未必要出手啊。‘这句话,却是暗送神念,没有明说。

    那白衣僧亦在心中说道:‘道友,你欲与此人结下缘法,此时不正是时机?贫僧顺手牵缘,也是助人为乐啊。‘‘什么助人为乐,信你才真有鬼了。‘师子玄腹诽一声。

    这老和尚看起来慈眉善目,和和气气,却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不修神通,但修行境界在那里,能知常人而不知,万物唯心中照见,自在推演之中。

    这大和尚能修世间法,身受名利纠缠而守心不动。必是人情世故达练。

    说句俗语,就是老江湖!

    随手牵缘?

    师子玄若是真信了,只怕是被坑死了都不自知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