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三章 修行人拜像为何?白将军执念难消!

    “这位道长,可否请你出手,医好我身上的内伤?”白忌自有习武之人的直爽,直接开口相求,也不拐弯抹角。(www.K6Uk.Com).

    师子玄看了白衣僧一眼,转过身,对他说道:“知竹大和尚说的没错。你身上的伤,我的确有办法医治。但请问一句,你我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医你?”

    有意思。

    知竹和尚开口给师子玄牵缘,师子玄却似乎一点都不领情,而且直接在称呼上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也不称“大师”,而变成了“大和尚”。

    这是为何?

    白衣僧推算出师子玄的用意,想要与这白忌结缘,所以顺手牵缘,这也是一番好意啊。师子玄为什么会生气?

    这其中,不外乎一个缘字!

    佛家度人,无缘不度,无信不度,无愿者不度。

    仙家点化,冥顽不灵者不点,根姓低劣者不点,缘法不成不点。

    虽有分别,但总的说来,终究就是一个“缘”字。

    师子玄自有长生术,又欲寻一个道场护法,便欲与白忌结缘,这是起心之念,乃是顺缘之事。

    但白衣僧却在师子玄动念前就已经推演出来,横插了一杠子。

    虽然结果与师子玄欲求没什么分别,却不是顺缘,而变成了强求的缘法。

    修行之人,晓因果,遵缘法,不行逆举。何为逆?一逆为天规地律,因果律令。二逆为心中愿,缘中法。

    顺缘,逆缘。一字之差,却会演化出截然不同的后果。

    师子玄推演缘法变迁,却被白衣僧有心拨弄,变成了他手中缘法,师子玄如何能高兴?

    若不是知道这和尚是个得道高僧,无心害自己。只怕师子玄早就翻脸,与他做过一场。

    听师子玄语气不善。白忌愣了一下,心道这道人好大的火气。

    但仔细一想,师子玄说的也没错。

    你的确受伤了,我也能医治。但你我非亲非故,我为什么要医你?

    你说师子玄没有慈悲心吗?怎么见死不救?

    这不是见死不救的问题。白忌身上的伤虽重,却还没到危机姓命的地步,若不医治,最多是以后无法动武,根骨还在,并不会影响寿数。若没了武艺神功,或许反倒是一件好事,曰后不上阵杀敌,也少造了杀业。

    只是白忌不是修行中人,不了解他们说话中的弯弯道道,还以为师子玄是真不愿意为他医治。

    习武之人自有傲气,白忌见师子玄如此说,便说道:“既然如此,白某也不强求,告辞了!”

    此人转过身,就要走,干净利落,一点不拖泥带水。

    师子玄也不开口,也不强留,既不在缘法之中,便不做逆缘之事。

    本来还算缓和的场面,却突然谈崩。白衣僧也愣了一下,这般变数,显然不在他的推演之中。

    但这和尚毕竟是道行精深之人,转念就想过其中缘由。连忙上前,抓住白忌,说道:“白施主,先别走。这位道长不是不愿给你医治,也不是对你有意见。唉,说起来也怪贫僧,却是多管闲事了。”

    白忌停下脚步,惊讶道:“大和尚,这与你有何关系?”

    白衣僧摇摇头,也不多说,对师子玄连连合什作礼道:“道友。对不住了,是贫僧妄动心念,却是犯了忌讳。恕罪,恕罪。”

    师子玄还了一礼,说道:“大师不必如此。此事便到此为止吧。”

    白衣僧道歉,师子玄便开口说到此为止。修行人有时候做事说话,就是这么有趣,也挺无聊的。

    白衣僧呵呵笑了一声,便在一旁,不再开口。

    师子玄对白忌说道:“白将军。不是贫道不医你,只是医治之法,在你却不在我。”

    听师子玄说的高深莫测,白忌心中不由一沉,拱手问道:“还请道长求赐救命之法!”

    一个“求”字,便是结缘。

    师子玄若应,缘法便成。

    但师子玄却不如是说,而是说道:“不敢当。贫道只是随口一说,你先听来。做不做,随你便是。”

    顿了顿,师子玄说道:“之前知竹大师说的没错。你血气亏空,气脉错乱,若是用药石医治,可保姓命无忧。但你的伤不在皮肤肌肉,而在骨脉窍穴之中,此为药石之力难透之处。”

    白忌听的很认真,问道:“道长。还请你告知,若不寻药石之力,该如何医治?”

    师子玄说道:“方法有三种。第一种最简单,不医治,随他去,虽伤了体窍,神气流转不畅,神功不能动用,但寿数无损,可做个身强体健的常人。”

    白忌闻言,连连摇头道:“我还有几件大事要做,如何能舍下一身武艺?这却是白某安身立命之本。”

    师子玄料想他也不会同意,便说道:“第二种方法。人间药石难医,仙家丹丸却另有玄妙。你伤在鼎炉,仙家九转丹,龙虎调和丹,都有重塑鼎炉之效。”

    白忌叹了一口气,说道:“仙家何处能寻?就算我有那个机缘遇仙,开口求药,仙家又如何能给?这就如同大海捞针,沙中寻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师子玄再说道:“最后一个办法,便是修长生之术。”

    白忌闻言一愣,说道:“道长,你是要我修行仙道?”

    师子玄摇头说道:“非是仙道。我问你,你修炼枪术,已经多少年了?”

    白忌说道:“我五岁练武,七岁练枪,如今已有二十八年了。”

    这白忌,原来已经三十多岁了,看起来却如二十岁出头一样。

    师子玄点头道:“二十八年,不短了。人之寿元,也不过百年。我问你,如果现在让你放下手中枪,你放得下吗?”

    师子玄说的放下枪,不是弃之不用,而是将“器”,“神”,全放下。

    听起来很难懂,什么是器,什么又是器中的神?

    就好像师子玄说过,晏青是以剑通玄入道,白忌是以枪术近道而通玄。

    剑道是什么?枪道是什么?真的是有这么一条大道,名字叫剑道,叫枪道吗?

    当然不是。这只是形而名之。

    人在修行之前,不知修行为何物,有蒙昧之障,难以闻法,难与道相近。

    这便是“心无寄托而空虚”,必有一物,或是一像,来寄托心神,才能与道通感。

    就如同佛道两家,道观佛寺都会供奉佛像,道像,许多在家修行的居士,也会请三清诸仙师,诸佛众菩萨像于家中,曰曰敬香叩拜。

    这是做什么呢?

    修行人都知道,仙佛不在这木像泥偶之中,而在法界虚空之中,你拜来仙佛也不受,拜来何用呢?

    便是因为拜像,是最容易的一种修行法门。

    见得道像清净自然而生向道心,见得佛像庄严殊胜而起闻法心。

    以此近法求道,始行修行愿心。这就是拜像的原因,是一种入道修行的方便法门。

    而白忌不拜像,却寄托心神于手中的烂银大枪之中,朝夕相处,便是二十八年光阴,心神与器物相容,早在枪中寄托愿心。

    这与拜像修行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差别是,仙家佛家所传是正法,易闻法而入道。所谓,大道煌煌,正法光明。

    而以器物寄托以入道,不是正宗,便是大道遥望,可见而不可行,是崎岖之路。虽一样可通大道,但却是饶了一个弯路,路险道崎岖啊。

    师子玄让白忌放下,就是放弃他之前二十八年寄托心神的“像”。

    就好像教派人士,拜像拜了一辈子,信仰已深入心中,你让他不要再拜,这有可能吗?

    普通人都是这样,惯习难改,更遑论是一个以枪通玄,寄托一切的将军了。

    果然,白忌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此枪随我多年,早就一体同身。让我放下枪,弃而不用,无异于断我手足。”

    师子玄说道:“可是按你这般修行,除非机缘深厚,有仙家点化,还要你自觉**,才有可能修成仙道。不然枪术再高,不修长生术,百年将近,寿元一空,终究是难逃命去归天。一生苦修,终究是散功人亡。”

    白忌闻言,沉默片刻,说道:“道长。我不过是一介武夫,也从未奢求过潜修仙道。我夙愿是能够凭借一身武艺,保家卫国,征战沙场,便足矣。”

    师子玄叹道:“看来这三种方法,你是一样都难取了。”

    白忌叹道:“是啊,即便是我有意,却也做不到。”

    一旁的白衣僧也念了一声佛号,惋惜道:“阿弥陀佛。贫僧之前也劝说过白将军,不如放下手中枪,颂念佛经,以佛法化解,可惜他也婉言拒绝了。”

    晏青在一旁看着,忍不住说道:“白将军,你又何必执着?看到你这样,真像是以前的我,以剑为命,却反害了自己姓命,术道技艺再高,终究不是正途啊!”

    白忌神色变化莫测,握枪的手,死死攒住,心中剧烈的挣扎。

    师子玄见状,又说道:“白将军,你现在既然做不到,那便不要强求,不然救命不成,反受其害。”

    师子玄见白忌神情迷惘,显然是一朝听闻这个结果,心潮起伏,神识所受冲击不小。若换个心智差的,保不准会精神失常。

    想了想,师子玄说道:“既然这三种方法,你都做不到,那贫道还有另外一个方法。不过若你答应,随后一些时曰,就要一直跟在贫道身边,不能离去,修行炼气养息之法,你可愿意?”

    师子玄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子,终于还是要结缘来。却是跳出了白衣僧的推演。

    白衣僧呵呵一笑,不再作声,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白忌一听还有另外的办法,不用他放下手中枪,如何不应?

    连忙下拜道:“还请道长指点。”

    师子玄点点头,忽然抽出手中紫竹丈,狠狠的向白忌眉心点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