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8章 白默娘托梦见双亲,长拜父母难谢养育恩!

    等到白老爷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Www.K6Uk.com)

    谁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去了趟府城,就莫名其妙的做下了糊涂事,将自己最喜爱的女儿许配给了一个纨绔子弟。而且自己竟然连一点记忆都没有。

    白老爷心如刀绞,尤其听白老夫人说起,白漱是如何跪在他面前,求他不要让她嫁人,自己却冷漠的拒绝时,白老爷更是羞愧欲死。当即做决定,要去府城,去看一看女儿过的如何。若是不好,就算拼得一死,也要把女儿接回来。

    “大不了离开凌阳府,韩侯就算手眼通天,又能如何?”

    白老爷天真的打定主意,正备车准备走一趟府城,却有一个让他悲痛欲绝的消息传来。

    “世子妃于新婚当日被刺杀,尸体被贼首夺走,下落不明。侯爷已经派人全力追捕,并准许世子妃入祖祠,等尸首寻回,再做册封。白老爷,白老夫人,还请节哀。”

    金吾卫传来噩耗,白老爷手一抖,却似没有听见一样,转身回了书房。

    不一会,就听有下人惊叫道:“来人啊,来人啊!老爷上吊了,老爷上吊了!”

    白老夫人骤听噩耗,正伤心欲绝,但女人承受悲痛的能力,比男人强了许多,一听自己老爷竟然上吊了,大吃一惊,立刻收了悲痛,向书房奔去。

    好在白老爷卧床太久,如今手脚不太灵便,还没吊上去就被下人发现,及时的救了下来。

    白老夫人又是伤心,又是悲痛道:“老爷,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傻事啊。默娘已经走了,你再撒手去了,你让我一个人怎么办?”

    白老爷目中无泪,只是喃喃自语道:“我害了默娘,我害了默娘啊……”

    白老爷说完,又昏死了过去。

    这一夜,白门府上下都沉浸在一阵悲痛之中,就连下人和婢女们,也都凑在一起,偷偷议论起来。说起白漱的遭遇,心中都很不是滋味。

    白老爷行善一辈子,到头来却是好人没有好报,白发人送了黑发人,让众人唏嘘不已。

    这天夜里,白老爷几次惊醒,几次昏睡。

    清醒的时候,拉着白老夫人的手,念念不忘的是白漱幼时给二老带来的欢乐,点点滴滴,都在父母心中难忘。说到女儿去了,又有几多悲痛,难以忘怀。

    白家二老的思念女儿的悲伤,在玄都观中的白漱,全部都能感受得到。

    “道长。我虽然已了了一世因果,但父母因我而伤怀,我如何能舍他们而去?让父母为我忧心,这便是不孝,不孝父母之人,如何能登神?”

    白漱心中流泪,却是牵挂难了。

    师子玄说道:“不错。为人子女,不应让父母为其忧心。不过你登神之日在即,耽搁不得。世间缘了,顺缘便是,若是强求,只怕还会另生波折。”

    白漱默默不语,心中挂牵难舍。

    师子玄想了想,说道:“这样吧。默娘,你今夜托梦给二老,将你登神之事,告知他们。并请他们来玄都观观礼。人间缘已了,神人之间未必永隔,你看如何?”

    白漱闻言,破涕为笑,点头道:“多谢你了。这却是个双全法。”

    这一夜,白老爷和白老夫人,都梦见了自己的已经死去的女儿。

    梦中,白老爷见到白漱一身长裙,款款向自己走来。

    白老爷喃喃自语道:“我这是在做梦吗?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一定是在做梦了。默娘,你走近些,让爹爹好好看看你。”

    白漱走到老父身前,屈膝跪地,目中泣泪,大拜道:“女儿不孝,让爹爹为女儿忧心,伤心。不能长伴爹爹身前,养老送终。”

    白老爷泪流道:“还说这些做什么?愧煞我了,不是你不孝,是爹爹对不起你。若不是我一时糊涂,哪能累你身死,女儿啊,爹爹对不起你啊。”

    白漱摇头道:“爹爹你不要这么说,这不怪你。这一场婚事,并非是你应下。而是有妖人施法作恶,乱点的姻缘,与爹爹无关。”

    白老爷大吃一惊,没想到还有这般因由。但现在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覆水难收。

    “默娘,你不用为我开脱。哎,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自问一辈子无愧于心,行善于人,从来没有求过回报,也不求长命百岁,也不求富贵长久。但求一家人平平安安,安度一生,为何要我女儿受这般苦楚?”

    白老爷长长叹息,心中很不是滋味。

    白漱道:“爹爹,莫要如此说。正是因为你行善积德,一世无愧于心,女儿才得此善果,有机缘成就神人之道。”

    白老爷闻言一愣,说道:“女儿,你说什么?”

    白漱便讲自己从认识师子玄开始,一直到侯府之中,假死脱身之事,一一告知白老爷。

    白漱说道:“成神登位,这是女儿这一世的机缘,也是父亲行善遗泽女儿的福报,爹爹,此恩此德,请受女儿一拜。”

    言罢,长拜老父不起。

    “这是真的吗?”白老爷一阵恍惚,乍听自己的女儿竟然要登神,成一方神祇,心中不知是何想法,总觉虚无缥缈:“就是庙宇中供奉的神灵吗?”

    “是。”

    白漱说道:“登神之后,尊神律,发神愿,从愿行。得享神寿,不堕轮转,庇护众生以全神职。”

    “好,好。这就好,这就好……”

    白老爷虽然不懂成为一方神祇意味着什么,但只要知道女儿“死后”并不是去受苦,一颗担忧的心便就此放下了。

    白漱说道:“八月初九,便是女儿登神之日,父亲,请你到时来景室山,玄都观中观礼。”

    白老爷反复念了两遍“八月初九”,“景室山”,“玄都观”,接着说道:“我记下来了,到时我一定去。”

    白漱再次长拜道:“爹爹,请你一定保重身体。女儿这就去了。”

    垂泪告别,自是几分难舍。

    就在白老爷与女儿惜别之时。白老夫人也梦见了白漱。

    “女儿啊,是你吗?我记错日子了吗?今天还不是头七,你就回来看娘了吗?”

    白老夫人恍惚的看着白漱前来,忍不住伸手去触碰。

    白漱上前握住母亲的手,柔声道:“娘,是我回来了。让娘担忧了。”

    白老夫人目中垂泪道:“我听那些道长,僧人说过,人死了,是要去阴间受苦。女儿啊,那里冷不冷,苦不苦?你过的好不好?家里一切安好,你父亲他也醒过来了,我们这里没有什么可惦记的。你要自己保重,好好照顾自己。下面缺什么?都告诉娘,娘烧给你……”

    白漱听母亲的话,声声关切,全都为自己考虑,一点都没诉说自己的忧苦,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元神托梦,还会流泪吗?

    当然会,这是心中泪,即便忘情者,见之毅然。

    “我很好,娘,你……”

    白漱已经泣不成声,话道嘴边,已经说不下去,只是跪地长拜。

    白老夫人一惊,连忙上前扶起白漱,惊问道:“女儿啊,你拜我做什么?快快起来!”

    白漱说道:“一世受母大恩,女儿无法报答,只能长拜以谢。”

    白老夫人怔怔道:“你这孩子,你是娘的孩儿,娘哪有什么恩情于你,都是应该做的?”

    白漱道:“母亲对女儿有十恩,女儿他年无论是谁,行何道,都难以忘怀。”

    说完,白漱掠起裙摆,跪在母亲身前,长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怀胎十月,守护关爱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临产生儿受苦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生下个孩儿,忘却临盆之苦,只得喜悦欢心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吞咽苦涩,吐出甘霖给予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回干就湿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哺乳儿身,养育教化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为儿洗涤不净污秽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因儿远行,挂念操心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深加谅解,原谅体恤之恩。”

    再一拜,叩首道:“这一拜,感谢母亲从始至终,到了生命穷尽之时,依旧没有停止对孩儿怜爱愍念之恩。”

    白漱十拜之后,白老夫人已经泪流满面,一把将她扶起来,泣道:“傻孩子,说这些做什么?你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哪曾要你回报什么?”

    白漱轻轻抱着白老夫人,柔声道:“娘,你不用再担心我了。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女儿如今一切都好,还有机缘登神成道。”

    说完,就将与白老爷说的那番话,又告诉了白老夫人。

    白老夫人闻言,愣了半晌,好一会才问道:“这是真的吗?谢天谢地,我们还有相见的机会。”

    白漱含笑道:“日后我若登神,庙宇便是道场。爹爹和娘亲若是想我,我自然会现身相见。”

    说完,拥抱了母亲一阵,便辞别离去了。

    几乎是在同时,白老爷和白老夫人惊醒坐起。彼此相视惊讶。

    两人藏不住话,都说了这奇怪的梦境,惊讶的发现,两人竟是梦的何其相似。

    白老爷沉思道:“这应是默娘托梦,让我们不用担心。”

    白老夫人急道:“老爷啊,那还等什么?我们明天就去见默娘吧。”

    白老爷心中也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玄都观去,但白老爷经历这么多,怎不知事情轻重缓急,摇头道:“急不得,急不得。听默娘说,她假死脱逃,很不容易。我们这边如果急着赶去,若给有心人瞧见,岂不是坏了默娘的机缘?去不得,去不得。非但如此,我们还要为她圆了这一场戏。”

    白老夫人闻言,仔细想了想,也认同的点了点头。

    白老爷说道:“我昏迷这段时日,家中大变,也来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等明日我将这些人清理出去,把默娘的葬礼好好办了,让谁人都看不出异样,再去见默娘吧。”

    白老爷心思缜密,却是思量的周全。也正是因为如此,免去白漱登神成道最后的一点劫难。

    有父如此,有母如此。

    实乃白漱之幸!(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