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6章 荤戒因人而守莫强求,肉铺中弱女子替父操刀!

    大雪慢慢,一连下了十几天。(WWW.K6UK.COM)???这样的天气,景室山上的洞天也无法开凿,那些工匠挑夫,都停工在家,山上也安静了一些。

    玄都观中,如今也无旁人。

    白忌自世子婚宴那一天起,就和晏青一起,不知所踪。师子玄倒是大致猜出了两人的心思,应是去追查太乙游仙道行踪去了。

    而傅介子这几天也下了山去。他虽然是个闲散之人,但毕竟还有家室,在山中一呆数月,总要回家看上一看。

    而白家二老,也回了清河县,他们毕竟还是世凡人。不可能久在白漱的神庙之中常住。

    这观中,如今只有师子玄,陆老,白朵朵,还有长耳四人在,虽然人少,却不冷清。

    这一日,白朵朵和长耳突然发现观主今天似乎没有像往日一样在殿中静修,而是正在和陆老商量着什么。

    不过一会,就见师子玄将一袋银钱交给陆老,说道“陆老,就拜托你下一次山了。”

    见白朵朵和长耳在一旁偷听,不由笑道“你们两个,也都过来,今天随陆老下山去吧。”

    两小一听,顿时大喜过望,两人早就想下山去玩耍。但是师子玄不让他们出山,他们也不敢提这个要求。

    长耳欢喜连连,忍不住问道“观主,你让我们下山去,是有什么事要我们办吗?”

    师子玄笑道“前阵子拜托刁师傅刻的匾额,应该已经雕好了。劳烦人家走一趟,总是不好,还是我们自己过去取来。再有,眼看就到年关了,这是玄都观立观以来的第一个新年,怎么也得好好制备一些年货,热闹一番。”

    “过年?”

    白朵朵和长耳一听。立刻拍手叫好。

    每年的新年,是人间最为热闹的时候。家家户户,放下一年的辛劳,团聚在一起,做上最好的吃食,放爆竹,贴对联,热闹非凡。

    白朵朵和长耳早在灵智初开的时候,就听青丘娘娘说起过人间新年时的热闹,让他们向往不已。

    “观主。办年货,可不可以买些肉吃?”白朵朵兴奋过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偷偷的看着师子玄,小声的问道。

    师子玄闻言,蓦地一愣,随即失笑道“当然可以。你们未受戒律,也没那个修行,无需强制禁荤。既然喜欢。你们便随意采购,钱在陆老那里,随你们喜欢买就是。”

    白朵朵闻言,大喜过望。一想到肉食,口水都流了出来。

    自从她灵智一开,听青丘娘娘讲道,几乎都不食肉了。

    因为吃肉就要杀生。白朵朵虽是虎身,得开灵智之时,却得了一颗童心。心软不忍杀生。

    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吃素。

    一只老虎吃素,这朵朵还真是够可怜的。

    因为师子玄不食人间五谷肉食,所以也没注意。今天朵朵说自己馋肉了,这才反应过来。

    就如他说的,吃素不食荤,这个戒律并非人人都要遵守,如果你修行到了,自然不需要吃,就如同师子玄一样,闻到肉的味道都是臭的,如何下咽?

    而世间有很多道统传承,都会要求入门修行的弟子不要吃肉,只吃素食。

    这戒律里面有两个用意。

    其一,不吃肉,则少杀生。是让门中弟子少造杀业,渐生慈悲心。有这个用意。

    其二,血肉之气,最是污浊。虽能强壮身器鼎炉,但却容易污浊法窍,气脉难通,有碍修行。

    而不同的门派,对荤戒的要求也不一样。

    有的道门,不食三厌。

    天秽鸽子,地秽牛,人秽狗,都是不吃的。

    还有的,乌龟,蛇,狐狸,这三种生灵,极易开智,而且天生灵性比较重,故而不食。

    而有的门派,不但一切肉食都不允许吃,连一些地荤辛性之物,诸如大葱,大蒜,茴香等等植物,也不可以吃。

    而有心向道,却没那个修行心境的人怎么办?就是想吃肉,忍不住,该怎么办?

    心性没到那个地步,戒律禁也禁不住,而立心守戒,自己又忍不住,破了戒,反而是自毁修行。

    所以一般在家修行的居士,自认为做不到不吃荤,那就尽量只食三净肉。

    眼见被残杀生灵之肉,不要吃。

    耳闻被残杀生灵之肉,不要吃。

    不能因自己想吃肉这个**,而亲手宰杀来吃。

    可以暂时吃买来的肉。日后修行到了,食肉的**淡了,再慢慢戒荤而食素。

    白朵朵就是这样,修行未到,只是听青丘娘娘说来,不好食荤,她便记住了,但心中还是馋肉。一听过年了,要办年货,就忍不住提了出来。

    而师子玄也看出这一点,所以也没强制让她戒荤,便准了她的提议。

    白朵朵欢呼一声,忽然想到什么,有些迟疑的说道“道长哥哥,那大白怎么办啊?”

    “白离?他怎么了?”

    白朵朵说道“道长准许我们吃肉,为什么不让他吃肉呢?”

    师子玄闻言,不由笑道“他跟你们情况不同。他不是为吃肉而吃肉,而是兽性未脱。我让他戒荤,也是因为他曾为满足吃人的**,害人无数。你们不用理会他。既然你白姐姐答应他会帮他,自然会做到。”

    白朵朵回想到白漱与白离的一月之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师子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说道“好了。快下山去吧。早去早回,路上小心。记得傅先生教过你们的礼仪,见人要知礼。一切听陆老的,不要惹是生非。”

    说完,对陆老拱拱手,说道“陆老,一切拜托你了。”

    陆老笑道“观主放心,我们这就下山去了。”

    说完,带着白朵朵和长耳,就下了山去。

    三人都不是普通人,脚程很快。不过半日,就到了府城。

    自从几月前的风波过去之后,府城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进城检查,也没有那么严格。

    而陆老和两小,让人一看,就是祖孙三人,都不会在意,也没有仔细盘查,就放三人进了去。

    进了府城。白朵朵和长耳又是新奇,又是有几分怕生的打量着四周。

    对于他们来说,这俨然是一个新世界。

    但见市集之中,各种千奇百怪的物件,一样也没见过,让白朵朵和长耳开了眼,从东市走到西市,两小的眼睛一直是亮晶晶,若不是自己克制。只怕什么好东西都要拿起来,赏玩一遍。

    陆老则是心性沉稳,而且之前也来过府城几次,比两小强了许多。

    见两人如此。心中不由一笑,去买了两个糖人,送给他们,白朵朵和长耳哪吃过这等小吃。脸上立刻笑的跟花儿一样。

    道观中办年货,倒不是寻常人家那般大肆采购。

    陆老先是去刁师傅的店中,使钱雇了两个年轻人。将匾送上了山去。

    而后去买了书写对联的红纸,又去买了一些笔墨,灯笼。随后就去了肉铺。

    进了一家肉铺,里面却没有人。

    陆老张口问道“有人吗?”

    “来了,客人请稍等。”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不一会,就见屋内走出来一个女子,身上粗布麻衣,头发盘在头上,相貌清秀,姿容上等,看起来柔柔弱弱,手上却提着剁肉的刀。

    陆老和两小都有点傻眼。

    一个弱女子,竟然提刀卖肉,这反差也太大了。

    陆老忍不住问道“姑娘,这是你家的铺子?”

    这姑娘,柔柔一笑,说道“是啊。这是我家的铺子。只是平常都是家父出工,最近家父生病,所以我就来帮忙。这位老人家,请问你要些什么?”

    陆老说道“来二十斤净排,再来十斤饺馅。”

    这姑娘点头道“好。请你们稍等。”

    说完,转身就去忙活去了。

    这时,外面进来一个妇人,似乎与这姑娘相熟,进来就喊道“幼娘,婶子帮你把药买来了。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这姑娘闻言,连忙放下刀,走了过来,连声感谢道“陈婶子,多谢你了。劳烦你替我奔波。不知药钱多少,我这就拿给你。”

    这妇人摇头道“没几个钱。多数都是我家那口子上山采的。不用给了。”

    姑娘摇头道“不行,拿人之物,怎能不给钱?”

    这妇人推挪了半天,拗不过这姑娘,只能收了药钱。

    等这姑娘回去忙活的时候,陆老禁不住好奇,问那妇人说道“这姑娘家里人病得很严重吗?怎么让一个姑娘家抛头露面,出来干这种粗活?他家男人呢?”

    这妇人也是个健谈的人,闻言叹息道“都是作孽啊。这个柳家姑娘,模样端正,人也贤淑。不知多少好男人相中了,请人说亲。可这姑娘,却是个死心眼。喜欢上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林家郎。这两人倒也登对,之前也口头上立了婚约。

    只是这林家郎,说是进京赶考,让姑娘等他回来,等金榜题名时,就回来娶她。谁知这林家郎,一走就是三年。迟迟不归,也无音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去那林家问过,他双亲也不知人去了哪里。”

    这妇人叹息了一声,说道“现在这人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姑娘死心眼,就一直等着。别人来说亲,她也不理。现在年纪大了,再想嫁人也不容易。而偏偏最近她父亲又得了怪病,一直卧床不起。只能让她操持家务。哎,这女人啊,好时光就那么几年,现在不嫁人,又抛头露面,老的更快。等人老珠黄的时候,哪还有人要了?”

    这妇人,一打开话匣子,就说个没完。

    陆老闻言,不由说道“这柳父得了什么病?居然还没好?我可是听说前阵子有神灵降药雨落入人间,可是不少人的病都好了。”

    妇人说道“这我也听说了。我家隔壁的王瞎子,淋了一场雨,眼睛就好了。还真是神仙显灵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柳姑娘的父亲,不但没好,反而病情加重了。”

    忽然压低声音,说道“这邻里乡亲的,都说这是柳屠夫平日杀生太多,造孽太多,所以神仙降的药雨,对他不管用。”

    陆老和两小闻言,不由面面相觑。

    白朵朵小声的说道“陆爷爷,这柳姐姐也太可怜了。她的父亲得的是什么病?白姐姐的药雨为什么治不好?”

    陆老刚要答话。这时,铺中又来了几个人,其中一人高声道“柳家娘子,我又来了。”

    那柳幼娘闻言,神情蓦地一冷,提着刀,风风火火的冲了出来,瞪着那几人,喝道“又是你!你带这么多人来,想要干什么!”

    这姑娘,杏眉含怒,娇柔之中带着刚烈,倒别有一番风采!(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