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49章 说公平,道公平,谁的公平?

    柳幼娘问了公平,以常人的角度来看,的确很不公平。(Www.K6UK.CoM)(?

    柳屠户的确是杀了这狐狸,但追其根源,应是那位看上这狐狸毛发的大家大小姐。这狐狸要讨债,也应该去向那位小姐讨债,为什么偏偏折磨柳屠户?

    师子玄叹息一声,说道“世人总愿说公平于否。若放在自己身上,都想公平。对待别人的时候,却从来不想这两个字。柳姑娘,那我问你,你父亲为了一点钱财就扒了人家身上的皮毛,活活将他折磨致死,对他公平吗?”

    柳姑娘闷声道“难怪爹爹向来讨厌道人和僧人……”

    她声音极小,但师子玄却听到了。若是换做其他人,只怕早就勃然大怒,将之赶出门去。但师子玄却不会,柳幼娘说的也是赌气话,人心如此,如何会见怪?便耐心说道“柳姑娘,现在我们不是说公平与否,说这个也是无用。就事说事而已。你既然心中存疑,那我便不说了。”

    柳幼娘也是玲珑心思,怎不知自己的心思被师子玄猜到,心中又惊又羞,不好意思的说道“道长,你别见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哎,我这人嘴巴笨,老是说错话。道长,请你千万别在意。”

    师子玄摇头道“我没有生气,你也是救父心切。你既然今天能走到我面前,开口相求,便在缘法之中。我如今道破此事根由,信或不信,全都在你。”

    “信,我如何不信?”柳幼娘叹道“若非如此,如何能解释我爹爹身上的怪症?道长,我知道你是一位高人,听说你曾经降妖除魔,平定水患。一定是有神通法力在身。能不能请你出手,将那作怪的狐狸收走?别让他缠着我爹爹。”

    师子玄闻言,连连摇头,说道“我做不到。休说我做不到,就算能做到,我也不会去做。”

    柳幼娘忍不住问道“为何?”

    师子玄说道“你爹爹受如此大难,是他种恶因,得恶果。业报如此。世人有一句话说的好,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设身处地换位想想,柳姑娘,若被人残虐身死的是你父亲,而你父亲又来寻人偿命,你会阻止吗?”

    柳幼娘闻言,却是沉默了,摇头道“应该不会。”脸上渐渐露出绝望的神色,说道“道长,那怎么办?就这样看我父亲被活活折磨致死吗?”

    师子玄安慰道“柳姑娘。正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必如此。我相信你父亲不会有事。”

    师子玄看了一眼天色,说道“今天太晚了,不便下山。柳姑娘你暂且在观中住上一晚吧。陆老,麻烦你一趟,请你送柳姑娘去歇息。”

    陆老连忙道“观主放心,我这就去。”

    说完。引着失魂落魄的柳幼娘,出了殿。

    等两人离开,白朵朵忍不住问道“道长哥哥。你怎么见死不救啊?你真的帮不了柳姐姐吗?”

    师子玄说道“帮人容易。但怎么帮却有说法。”

    白朵朵问道“怎么说?”

    “用业报来讲,这柳屠户杀了那白狐,是造了杀业。而这白狐一来被他坏了性命,二来被他坏了一世修行。这无论对谁来说,都是天大的仇怨,不是那么好消除的。若现在不找他报怨,一入轮转,只怕几世甚至十几世都难以消除。而这白狐现在折磨他,也是现世怨,现世报。若两怨偿清,反倒是了了这一场因果。”

    白朵朵自是不明这其中的因果纠缠,不由傻了眼道“这么说,这柳姐姐的父亲遭了这么大的罪,反倒是好事了?”

    师子玄说道“于因果来说。是好事。现世怨,现世报,现世了。修行人不就是这样吗?今世了尽前生今世因果,度劫超脱。但对于世人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生前苦痛受难,何其难忍,而来生又太飘渺,求来生不如看今朝。”

    顿了顿,对白朵朵和长耳说道“朵朵,长耳。你们要记得。日后帮助他人,一定要看明白,什么事情能帮,什么事情不能帮。怎么帮,也要想清楚,不然帮人不成,反而害了他人。

    就说柳姑娘父亲之事,他求我出手降了这白狐。我能不能做到?当然能,我可以直接施法将它去入轮转,自然消了柳姑娘父亲身上的怪症。显而易见,这父女俩也会对我感恩戴德。看起来皆大欢喜。但实际上呢?

    百年之后,柳姑娘的父亲终究是要入轮转。那时候,受业力牵引,再入轮转,他和这白狐不知几世都要纠缠在一起。生生世世要受如今这般痛楚,偿还与那白狐。这般想来,你说我做的对吗?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

    白朵朵和长耳也曾在青丘娘娘身前听讲,明白因果之说,现在听师子玄举身前例子说来,不由大觉可怖。

    长耳忍不住说道“观主,这世上谁人没有做过恶事,没有与人结怨,难道就消不了与他人的因果吗?”

    白朵朵也有些害怕道“道长哥哥,请你救救朵朵啊。朵朵以前可是杀过不少小动物,我可不要再去轮转受苦。”

    童言无忌,师子玄闻言不由莞尔,说道“了因果,消业报,也并非不能。”

    长耳福灵心智,连忙拜道“求观主传我了因果,消业报之法。”

    白朵朵眨了眨眼睛,也学着长耳那般,跪地求法。

    师子玄叹道“此事说易也易,说难也难。现在先不必说,你们且等两日,看一看这柳姑娘父亲的结局如何,那时我再传你们这法子。”

    说完,就让两小出了去,自己入定颂经,自不必提。

    入夜,玄都观客房内。

    柳幼娘心中纠结不已。师子玄既然一口道破自己父亲身上怪病的原因,自是有解治之法,但嘴上却不说,也未说答应还是不答应帮忙,让这姑娘心中好生难安。

    辗转反侧,一直到了后半夜,实在是困的不行,这才沉沉睡去。

    这一夜,柳幼娘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妆容祥和,手拖净瓶的女子,足踏霞光而来,直唤自己的名字。

    在梦中,柳幼娘傻傻的问道“你是谁?你是神仙吗?”

    这女子答道“我乃药师妙灵元君,得正神之位。与你却是有缘。今天知道你有疑难难解,便来见你。”

    柳幼娘闻言大喜道“原来是神仙娘娘。娘娘,我的确有事相求。我爹爹如今怪病缠身,听那位道长说,是那白狐作祟。还请娘娘你大发慈悲,救一救我爹爹。”

    药师妙灵元君道“那位道长所说不错,你爹爹的病症,非是不能解,而是非常麻烦。若现在收走那白狐,日后恐怕还要再生波澜。柳幼娘,请问你是想你父亲一时解脱,日后受苦。还是彻底将事了结?”

    柳幼娘毫不迟疑道“自然是一了百了!”

    药师妙法灵君道“好。既然如此,你明日去这景室山下的‘药师妙灵元君庙’中,请上三炷香,呼我之名,我自寻声而来,为你解难。”

    说完,这娘娘驾起彩霞,化虹离去。

    柳幼娘大吃一惊,连忙呼喊这位娘娘的名号。但奇怪的是,却怎么也喊不出话来。这一着急,人便醒了过来。

    “呼,呼……这是梦吗?”

    柳幼娘惊坐起来,口中穿着粗气,一看窗外,却发现天已大亮。仔细回想梦中所见,竟是如此清晰。

    “这位娘娘说她与我有缘。托梦来见我,这是指引我去找她吗?她能治好我爹爹的病吗?”

    柳幼娘定了定心神,心中却生出了一丝希望。

    匆匆的起了身,梳洗一番,推门出来。却见白朵朵正巧进了院子,说道“柳姐姐,你起来了。饭已经做好了,我们去用饭吧。”

    柳幼娘昨天匆匆赶来,心中有事,晚饭也没有吃。听白朵朵一说,肚子禁不住咕咕的叫了起来。

    白朵朵咯咯一笑,说道“柳姐姐饿了吧。肚子都咕咕叫了。”

    柳幼娘脸色微红,不由拉着这小丫头的手,说道“是饿了。我们快走吧。”

    心中有了底,柳幼娘暂时放下了心,与白朵朵一道,去饭堂用了饭。

    期间,柳幼娘向陆老请教了药师妙灵元君庙的所在。

    白朵朵和长耳低头扒饭,心中暗笑。这柳姑娘突然问起白漱的庙宇,自不必说,一定是白漱托梦与她。

    陆老早得师子玄交代,此时也不惊讶,微笑道“娘娘的庙宇就在山中,却是不远,等用过饭,我带你去。”

    柳幼娘连忙道“多谢你了,老人家。”

    用过饭后,陆老便带着柳幼娘去了白漱的庙中。

    如今这庙宇,已经挂上了牌匾。匾额上写着“药师妙灵元君庙”。说起来,为此题字的,正是白老爷。

    柳幼娘带着半分紧张,半分期待的心情,进了庙中。

    却见这庙中,空空荡荡,也无人来。

    庙中的一个香炉,散发着阵阵药香,让人闻之,禁不住心旷神怡,精神大震。

    柳幼娘往里走,到了神坛前,仰头一望,却见那神坛上的女神像,与她昨晚梦中所见神人,竟是分毫不差。(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