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5章 异类修行多艰难,玄狐开口道沧桑!

    非人身异类,成道之难,不仅在于问道无门,难寻传法上师。(WwW.K6uK.COM).

    更重要的是,世人对于其他生灵,都有分别心。对于畜生来说,人说兽语,他们不会感到怪异,只会更加亲近。但反过来,就不一样了,人人都会惊惧,并将之当成妖类。

    所以,那些得开灵智,化了口中横骨的灵物,便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喊杀。但是普通人奈何不了他们,所以就会请一些有神通在身的“高人”前来做法,除掉或者收走这些妖类。

    这样的人,也被称为“除妖师”,未必都是道士和尚,有许多都是习武之人,还有一些是有神通术传承,却未入修行道脉之人。

    听了胡桑的话,师子玄心有所感,幽幽一叹,说道:“可惜啊。原本我下山之时,想送你们一场机缘,谁知再相见,你们两人却都已经离生了。”

    感叹一声,师子玄又问道:“对了。那除妖师既然杀了老乌龟,为什么没有杀你?”

    胡桑叹道:“之前我也奇怪,以为这人是见我可怜,所以留我一命。可后来我才知道,那除妖师之所以把我留下,是要让我为他做事。”

    白漱忍不住开口道:“让你为他做事?他有什么事能让你帮忙的?”

    胡桑道:“娘娘,你误会了。不是那人求我帮忙,而是要我替他做恶。”

    师子玄道:“他让你如何作恶?”

    “他让我专找那些家境殷实的人家,进去装神弄鬼,祸害他们。他们心中惊恐,就要请人来看,那时他就可以上门降妖。在众人眼前将我收走。”胡桑解释道。

    师子玄和白漱闻言,都明白了。

    这降妖师为什么要这么做?本来若是真有作恶的灵物,他们将之降服,自然是一场功德,是大好事。但这么做。就完全是自导自演的戏剧,就变了味道。

    说起来,无非是名利二字。

    能降妖除魔,在世人眼中,就一定是高人。因此就会名扬四方,那时人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降妖师。神通广大,若遇见了离奇之事,都会前来恭请。

    请人上门,自然不能白请,大多都会奉上一些“辛苦钱”,多少不论。越是家境殷实之人。出手就会越阔绰。

    而胡桑口中的那位除妖师,就是看明白这一点,所以就干脆自己找了一只“狐妖”,自导自演起来。想让胡桑去那些人家捣乱,然后自己再登门除妖,名利双得,却是玩的好手段。

    白漱闻言。忍不住道:“怎么还有这样的人?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是大损修行福德吗?”

    师子玄道:“这除妖师,应不是修行人,最多是修神通的术士。哎,可惜了这些人,机缘不浅,却自毁了一世入道之机。”

    胡桑感叹异类修行之难,闻道无门。而如今世间,有许多人,机缘不浅,能够得闻正法。但却不知为何,对清修正法并不感冒,偏偏对神通之道异常感兴趣。

    说起来,这也是世间道脉之中,并无相应戒律的原因。正修之士入人间行走时。遇见有缘之人,就想随意点化,而传法神通之时,虽也有戒律,但都是口头说一说,真正持戒与否,并不关心。

    所以就出现了这样一种情况。许多人遇见高人,百般礼待,好吃好喝孝敬了,就开口求法。而这些高人吃人嘴短,又不好拒绝,就胡乱传了一些神通术。

    这些神通术,常人也能修出来,而且立竿见影。

    寻常人,心性未定,得了神通术,修出了神通。就犹如顽童得了玩具,爱炫耀之人得了奇珍异宝,总要在人前显露一番。

    如此一来,就生出了是非,就有了神通为祸的根源。

    那些除妖师,就是如此。他们未必非要做除妖师,吃这口饭,以此为生。但却喜欢那种受人尊敬的感觉,并以此显露自身神通了得。

    师子玄感叹一声,问道:“后来如何?我听说你被一个猎户捕到,那除妖师就这么看你被人抓走吗?”

    胡桑苦笑道:“说起来,我可真是傻瓜啊。当初那除妖师要我为他作恶,我当然不肯。我虽是畜身,但也知道果报之事。但那除妖师对我说,如果我替他做事,他就愿传我修行**,能够得人身正果。我这几百年来,求道无门。如今能有这般机缘,如何能不答应?

    后来我去祸害那些人家,他便在人前抓我。赚得了不少钱财。而他也没有食言,传了我一些法术。后来有一天,他又盯上了一个人家,让我前去作恶。谁知这一次却是不走运。那户人家,正巧有一个修行高人在他家做客。我一进门,还没动手,就被他窥见,出手就要拿我。我一着急,哪里能挡,转身就跑,却被他给伤了。”

    这胡桑,还真是不走运。装作去被“高人”来收服,没想到却碰上了真正的高人。

    “后来呢?”白漱问道。

    “我受了伤,一路逃回了那除妖师的身边。说了原因,求他为我疗伤。谁知那除妖师一听,脸上却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说了一声麻烦来了。接着,也不提为我疗伤之事。却是取出了那长幡。

    我见状,心中惊惧,问他要做什么,那除妖师说,我这幡上,如今还少一个真灵,就能凑足九九之数,我传了你这么长时间真诀,现在是你报恩的时候了。说完就晃动起那长幡。”

    胡桑说起此事之时,脸上不由露出了极度恐惧的神色。

    师子玄和白漱闻言,脑中都浮现出“卸磨杀驴”这四个字。

    师子玄忍不住道:“听你说来,此人手中之物品,却是一件极其恶毒的邪器,竟能拘拿真灵。难怪一晃你就会昏迷不醒。”

    人的真灵,正常来说,无论是谁,有多大神通,都拘拿不走的。但这是说寿终正寝之人。枉死之人,心中有怨恨之念,是无法受业力牵引,自行归入虚空。只能在世中徘徊,等待机缘,有人来为他们超度。

    而这样一来,就给一些人可乘之机,将这些真灵拘拿起来,炼成法器。

    这法器有什么功效?有什么威能?

    很简单,聚怨憎之念为神识冲击,专扰元神。

    修行人斗法,本身道行修为尚在其次,自身神通也不是万能。大多数时候,都是要依靠身上的法器。

    比如横苏,一身雷法神通,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但白漱一动用君子之传这般上善之剑,她一样要退避三舍。

    师子玄在从幽冥世界回归之时,妙行真人出手欲坏他性命,他仗着手中祖师所传紫竹杖,便能伤那妙行真人的法器。

    再如白漱,登天成神,有法衣加身。就能够自由穿梭虚空世界。寻常仙佛,没有法衣在身,都无法如此,要受到很多限制。

    由此可见法宝的重要。

    而法宝何来?有的是应愿所化。有的是擅长炼器的修士,耗尽心血,采虚实灵物所炼。各有各的玄妙,各有各的用途。

    而这除妖师手中的邪器,却是专门害人真灵,为斗法之用。斗法之时,一动此宝,聚积那些真灵的怨憎之念,化作神识,直冲元神。

    若无护神法宝在身,一个不小心,道行精深的修行高人都有可能在这里栽跟头。

    而这种法器虽然厉害,但实在是有伤天和,正修之人都不会去做。因为动用此宝,每害一个人,这法器之中的怨灵就要多一个。日积月累下来,谁知道里面会有多少怨气难消之灵在其中。

    而若要将之超度,那又需要多大的道行?不是人人都像师子玄这般有玄珠异宝,又恰好修持度人经,一念通感诸天世界,得加持之力,超度怨灵。

    所以正修之人,绝对不会炼这种法器,厉害的确是厉害,但是长期持此邪器,心性就会受邪器侵染,渐渐堕入邪道。

    “是。我也知道那长幡的厉害,若被他晃来,我绝对没有逃生的可能。”

    说到这,胡桑冷笑了一声,说道:“可惜这除妖师却是太小看我了。他自是不知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每日炼法的时候,我都会偷偷的在一旁偷看,我胡桑别的本事没有,躲藏的本事,谁也比不过我。我偷学了他的法术,在他动幡之前,就用偷学来的术法,施术从他眼前逃走了。”

    师子玄不由好奇道:“哦?你学了什么法术?竟能从这邪器之下逃脱出来?”

    胡桑道:“是一门神通,叫‘乌云遁光术’。那除妖师有这等神通在身,却笨的可以,日日演练,都没有修成,却是被我悟出了一些门道。”

    说完,这胡桑忍不住得意的笑了一声,便在师子玄和白漱身前演练了起来。

    却见这玄狐,在地上一滚,化成了一团乌云,轻飘飘的,就往天上飘去。

    师子玄见状有趣,不由施法去拘那乌云。

    谁知那乌云却猛的绽出一阵霞光,向四方爆射,每一道霞光都是一团小乌云,而那玄狐到底藏在哪里,一时间还真无法分得清。

    “咦?倒是有些门道。看这术法,不似邪术,莫非那除妖师还是正修道脉传承的弟子不成?”

    师子玄见胡桑施的法术,不似邪术,心中不由浮现出了一丝疑惑。(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s:亲们,来几张月票呗~~~

    9